金融反腐风暴:年内近70人落马,银行成重灾区,退休也非安全港
资讯

金融反腐风暴:年内近70人落马,银行成重灾区,退休也非安全港

金融圈高管“落马”的消息不断。前有光大证券投资银行总部总经理杜雄飞涉嫌严重违纪违法遭查,后有中国证监会原发审委委员、国泰君安投行总经理朱毅接受监察调查,与此同时,银行系统也是“内鬼”频出……

寒冬到来,金融大佬们能否穿越“反腐风暴”?

由于金钱与权力深度纠缠,利益和资源相对集中,金融圈的反腐实际上与防范化解风险、维护国家安全息息相关。

“要持续压实金融管理部门、监管机构和地方党委、政府主体责任,做好金融反腐和处置金融风险统筹衔接,强化金融领域监管和内部治理。”继2019年十九届中央纪委三次全会、2020年十九届中央纪委四次全会之后,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今年在十九届中央纪委五次全会上再次谈到金融反腐。连续三年谈金融反腐,其重要性就不言而喻了。

今年金融反腐持续提速。9月以来,十九届中央第八轮巡视相继展开,截至10月12日,15个中央巡视组入驻并对中国人民银行等25家金融单位党组织展开常规巡视,目前巡视工作已开展一个半月。

年内金融反腐“战绩”如何?据贝壳财经记者不完全统计,年内在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公布的金融领域涉嫌重大违规违法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被“双开”的人员近70人,中管干部2人,其余多是中央一级党和国家机关、国企和金融单位干部。

面对金融领域腐败具有技术含量高、方式复杂,隐蔽性和传染性强等特点,如何加强守门人监管,强化内部治理,金融反腐工作依旧任重而道远。

(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胡萌依据公开资料整理。)

年内近70人落马,退休也非“安全港”

延续2019年、2020年金融圈的反腐风暴,2021年金融圈依旧严打“内鬼”。今年年初,十九届中央纪委五次全会将深化金融领域反腐败工作作为重要任务,提出深化金融领域反腐败工作,督促加强金融监管和内部治理,保障防范化解重大金融风险。

10月以来,15个中央巡视组完成对中国人民银行等25家金融单位党组织入驻并展开常规巡视,这是十九大以来首次金融领域中央巡视。今年落马的官员中,不少都是中央纪委国家监委派驻机构和地方纪委监委协作发布并分别进行纪律审查和监查调查。

据贝壳财经记者不完全统计,年内在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公布的金融领域涉嫌重大违规违法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和被“双开”的人员近70人,中管干部2人,其余多是中央一级党和国家机关、国企和金融单位干部。

从状态来看,年内接受纪律审查和监查调查达到52人,逾20人则被给予“双开”。其中,“被双开”的大部分是去年被通报落马的金融干部,且主要集中于上半年。比如,中国工商银行河南分行原党委委员、副行长张有赋,中国农业银行四川省分行原党委委员、副行长吴锐,银行间市场清算所股份有限公司原党委书记、董事长许臻等多人。

值得注意的是,至少10位干部上半年接受监督调查,下半年就已经落实了处分,比如,今年年初,中国进出口银行业务条线风险巡回工作组组长冯增兵、中国银保监会山西监管局二级巡视员杨庆和两人接受调查,7月处分就得到了落实。

此外,退休便是“安全港”的幻想再次被打破。贝壳财经记者发现,今年被“双开”和接受纪律审查和监查调查的官员中,数十位都是退休干部。

有人退休高达8年被查,比如,生于1951年的蔡鄂生。2013年6月,蔡鄂生已被免去中国银监会副主席职务。今年7月30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发布了蔡鄂生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审查调查的消息。

有人刚刚退休就被查。7月23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发布中国建设银行内蒙古自治区分行原党委书记、行长张勤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审查调查的公告。值得注意的是,张勤今年1月才刚刚退休。

守门人监管待加强,银行系统成“重灾区”

金融监管部门是金融领域的“守门人”,但监管干部和金融机构、不法商人长期勾结时有发生,严重扰乱金融秩序,甚至威胁金融安全。

年内落马的干部中,不乏“一行两会”等监管机构人员。贝壳财经记者不完全统计,今年接受审查调查和被双开的金融监管系统官员有16人,且多为银保监会系统人员。其中,9人为今年最新接受审查调查。

整体来看,银行系统落马官员占据了绝大部分。国家开发银行落马的干部高达9人,其中3人为9月以来接受审查调查。中国农业银行、中国建设银行和中国银行则分别有5人、4人和3人落马。

公开披露的信息显示,这些银行干部涉嫌违法违规主要集中在违反政治纪律、廉洁纪律两方面。

具体来看,中国进出口银行业务条线风险巡回工作组原组长冯增兵挖空心思拉关系、找项目借机敛财;陕西省农村信用社联合社原理事长杨建新,履行全面从严治党主体责任不力,落实中央金融政策不坚决,打折扣、搞变通,偏离主责主业,防控金融风险不力;而广发银行天津分行原党委书记、行长赵勇利用职务便利违规为他人提供帮助并收受财物;利用职务影响低价购房,收受下属单位钱款。

值得注意的是,在金融腐败交易市场上,金融贷款审批权则是官员落马的“重灾区”,不少银行干部利用信贷审批权谋取私利。中央纪委国家监委驻工商银行纪检监察组组长王林此前指出,“对‘一把手’的监督仍是薄弱环节,派驻机构改革以来工行查处的职务犯罪案件中,各级‘一把手’占比约22.6%。顾国明、张有赋就是插手干预信贷发放和选人用人的典型。”

金融反腐任重而道远 证监会主席易会满:紧盯关键少数、重点领域

金融反腐工作一刻也没有放松且任重而道远。

年初,十九届中央纪委五次全会将深化金融领域反腐败工作作为重要任务。证监会等各大监管机构也在相关的工作会议中对金融反腐作出了相关布局。

证监会在1月研究部署2021年资本市场改革发展稳定重点任务时强调,坚持将金融领域反腐败工作与深化改革、完善制度、促进治理贯通起来,健全监督制约机制,加强对关键少数尤其是“一把手”的监督。

3月19日,证监会2021年系统全面从严治党暨纪检监察工作会议再次强调,坚持从严的主基调,做好金融反腐和处置金融风险统筹衔接,扎实推进系统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斗争,为资本市场“十四五”开好局、起好步提供坚强政治保证。

其中特别提出,强化对发审委、上市委、并购重组委以及相关部门、机构的监督管理。常态化开展警示教育。对腐败行为保持“零容忍”,积极营造风清气正政治生态。

7月,中办国办印发《关于依法从严打击证券违法活动的意见》强调,坚决落实深化金融领域反腐败工作要求。执法司法机关与纪检监察机关协同推进风险处置和金融反腐工作,坚决查处金融风险背后的各种腐败问题,同时注重防范腐败案件可能诱发的资本市场风险。

10月28日,中国证监会党委与中央纪委国家监委驻证监会纪检监察组召开全系统警示教育大会。中国证监会主席易会满指出,资本市场“围猎”和“反围猎”的斗争仍然激烈,证监会系统反腐败任务仍然繁重。

面对金融领域腐败具有技术含量高、方式复杂,隐蔽性和传染性强等特点,易会满对此提出了四大举措,一是紧盯关键少数,确保主体责任压实压细;二是紧盯重点领域,加快完善全流程立体化监督体系;三是紧盯“特定群体”,强化对发审委、并购委、上市委委员,年轻干部、借调干部的教育、管理和监督;四是紧盯作风建设,推动防腐拒腐关口前移。

就银行业而言,银保监会也明确指出当前银行业面临的经济金融环境复杂严峻,一些长期积累的矛盾和问题集中暴露。比如,有的银行落实国家宏观政策不力,有的银行授信管理领域问题屡查屡犯,有的银行监管套利手段花样翻新,损害了银行业的整体声誉,暴露了相关银行风险合规意识淡薄、业务潜在风险评估不足、核心管理制度与控制措施缺失、内部员工道德风险突出等问题。

对此,11月23日,中国银保监会办公厅发布关于持续深入做好银行机构“内控合规管理建设年”有关工作的通知。通知明确,各银行机构要切实扭转当前内部问责“宽松软”的状况,建立健全从总行到分支行的责任认定与追究机制,要下大力气解决“问下不问上”“问前不问后”等问题。

记者 胡萌 编辑 陈莉 校对 危卓

亲爱的凤凰网用户:

您当前使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导致网站不能正常访问,建议升级浏览器

第三方浏览器推荐:

谷歌(Chrome)浏览器 下载

360安全浏览器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