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向|美国还要召开民主峰会?权威调查展示的美国印象有点意外
资讯

风向|美国还要召开民主峰会?权威调查展示的美国印象有点意外

2021年11月30日 11:06:27
来源:风向

编者按: 11月23日,美国公布将于12月9日举行首届线上“民主峰会”,110个国家和地区的领袖和代表受邀,中国台湾在邀请名单上,而中国大陆、俄罗斯、土耳其等不在受邀之列。美国的民主情况到底如何?17大发达经济体民众如何看待美国?美国软实力的强项和弱点都有哪些?凤凰网《风向》栏目编译皮尤研究中心报告《全球各地民众如何评价美国社会与政治?》,以期帮助读者更真实地看待美国现状。

作者:Richard Wike、Laura Silver、Janell Fetterolf、Christine Huang、J.J. Moncus

核心提示:

1. 美国的科技和流行文化广受赞誉、军事实力也得到了广泛认可,但人们对美国的生活水平褒贬不一,美国医疗保健体系只得到了较差评价。而且虽然民众对拜登外交政策的关键议程表示赞同,但关于具体问题如气候变化的处理,大多数人认为美国表现不佳。

2. 关于美国政治制度,受调查的海外民众给出的评价普遍不温不火,并且存在分歧。认为美国的民主值得他国效仿的民众少之又少,持此观点的中位数比例仅为17%。大多数受访者(中位数比例为57%)认为,美式民主曾经是典范,但近年来不复如此。

3. 人们对于美国的民权现状普遍持批评态度,大多数海外受访者认为,在美国种族和族裔歧视是一个严重的问题。在除美国之外的受调查国家和地区中,有82%到95%的受访者认为美国的歧视问题至少有一定严重程度,超4成受访者认为其“非常严重”。

4. 调查发现,年轻人往往比老年人更多持有对美国的肯定态度。受教育程度较高的人群也倾向于用更积极的眼光看待美国。与女性相比,男性受访者更有可能认为美国许多方面高于平均水平。希腊、中国台湾、韩国、西班牙、意大利和日本对美国的评价最为正面,而德国、荷兰、澳大利亚、新西兰和瑞典对美国的评价则最低。

在发达经济体中,美国的科技、娱乐、军事和大学得到肯定,但其医疗保健体系、歧视问题和民主现状受到诟病。

据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的调查显示,美国的全球声誉在过去20年间跌宕起伏,是上升还是下降往往取决于谁入主白宫及其奉行何种外交政策。

此外,美国巨大的文化影响力、经济模式和政治分裂等诸多因素也在持续影响着人们对美国的看法。一份对17个发达经济体的调查显示,美国的国际形象非常复杂。其他国家和地区的民众发现美国有许多值得钦佩的地方,但也看到了不少问题。美国民众本身也看到本国社会优势和弊端并存。

民主灯塔光辉不再

美国形象中最积极的因素体现在其名声最大的一些出口产品,其中科技和流行文化广受赞誉。 当被问及美国与其他发达国家的科技创新孰优时,受访者大多选择了美国——硅谷的所在地。在美国以外的16个受调查国家和地区中,72%的受访者认为美国的技术处于发达国家最高水平或高于平均水平。( 除特别说明,下文出现的 “最高水平”“最低水平”或“平均水平”均指发达国家层面的水平。)

当然,作为好莱坞的所在地,美国的电影、音乐和电视等娱乐文化也得到了大多数受访者的高度评价。认为美国娱乐文化处于最高水平或高于平均水平的中位数比例为71%。

美国的军事实力也得到了广泛认可, 在16个受调查国家和地区中,中位数比例为45%的受访者认为美国军队高于平均水平,26%认为处于最高水平。美国大学同样受到广泛赞誉,中位数比例为43%的受访者认为其高于平均水平,16%认为处于最高水平。

美 国底特律的伍德沃德大街分隔出了对比鲜明的两处住宅区。左侧朴素规整的住宅风格是收入水平一般的人们生活的地方,而右侧富人区的住宅面积更大,配置明显优于左边

不过,人们对美国的生活水平褒贬不一。 多数国家和地区的多数受访者表示,美国的生活水平处于平均水平。在希腊、西班牙、韩国和中国台湾,约半数受访者认为美国生活水平高于平均水平或处于最高水平。在瑞典、荷兰和澳大利亚,超4成受访者认为美国生活水平低于平均水平或处于最低水平。

美国的医疗保健体系得到的评价较差: 认为其低于平均水平的中位数比例为48%,认为其处于最低水平的中位数比例为18%。近两年皮尤研究中心的民意调查显示,美国以外民众对美国处理新冠疫情的方式普遍持批评态度,而那些认为美国没有处理好疫情危机的人,更倾向于对美国的医疗保健体系给予差评。

综上,受调查国家和地区对美国形象各种因素的态度各不相同, 希腊、中国台湾、韩国、西班牙、意大利和日本对美国的评价最为正面,而德国、荷兰、澳大利亚、新西兰和瑞典对美国的评价则最低。

这项调查是在弗洛伊德事件引发国际抗议后不到一年开展的。调查发现,人们对美国的民权现状普遍持批评态度。大多数受访者认为,在美国,种族和族裔歧视是一个严重的问题,多数国家的多数受访者认为这个问题非常严重。尽管许多受访者表示,歧视问题在他们自己的国家也很严重,但他们始终认为美国的歧视问题更加严重。

自称左派的受访者更可能认为美国的歧视是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 如在加拿大,81%的左派受访者持这一观点,相比之下,只有66%的中间派和52%的右派受访者持相同观点。

如先前报道所述,虽然拜登当选美国总统后,美国的整体形象得到了明显改善,但仍有不少人对美式民主的健康状况表示怀疑。鲜有人认为当下的美国民主是其他国家的典范。认为美国民主仍是其他国家典范的中位数比例只有17%,有57%认为它过去曾经是,现在已经不是了,还有23%认为一直不是。大多数美国民众也认为本国的民主不再是典范:72%的受访者认为美式民主曾经是典范,但现在不是了。民主党人和倾向民主党的独立人士,相比共和党人和倾向共和党的独立人士,前者认为美式民主从来不是典范的比例是后者的2倍。

美国民众对社会的其他方面也持批评态度。 4成多(42%)美国受访者认为国内的种族和族裔歧视是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32%的受访者认为这是一个有点严重的问题。黑人(93%)和拉美裔(82%)成年人明显比白人(68%)更倾向于认为歧视问题至少具有一定严重程度。认为美国的歧视是严重问题的民主党人(94%)几乎是共和党人(49%)的2倍。

虽然美国民众对本国医疗保健体系的评价比国外民众更为正面,但仍有近4成的受访者表示,美国医疗体系低于平均水平(32%)或处于最低水平(7%)。 实际上,美国人对本国大学的评价低于国外民众,只有47%的美国受访者认为本国大学高于平均水平或处于最高水平,而在其他受调查国家和地区中,持相同观点的中位数比例是59%。同其他国家和地区的受访者一样,美国民众对美国的科技成就、娱乐文化和军事实力持积极态度。对于美国社会这些方面,共和党人普遍给予正面评价,而民主党人则倾向于对美国的电影、音乐和电视等娱乐文化给予正面评价。如果想进一步了解美国人对本国社会的看法与国际社会看法的异同,参看《美国民众与其他国家在美国某些“硬实力”和“软实力”上的看法差异》一文。

美国年轻人通常对调查中涉及的方面不甚乐观。 相比65岁及以上的老年人,18至29岁的年轻人认为美国的生活水平、医疗保健体系、军事和科技成就高于平均水平或处于最高水平的可能性更小。相反,在美国以外的许多地方,年轻人往往更倾向于以积极的眼光看待美国形象的这些方面。

不过,美国国内外的年轻人都特别喜欢美国的流行文化。 在所有受调查国家和地区(包括美国)中,18至29岁的受访者比65岁及以上的更有可能认为美国娱乐文化高于平均水平或处于最高水平。如在中国台湾,18至29岁的受访者中有84%持这种观点,而65岁及以上的只有39%持相同观点。

皮尤研究中心于2021年2月1日至5月26日对17个发达经济体的18850名成年人进行了一项调查,上述为该项调查的主要结果。调查还显示,约6成受访者表示美国政府尊重人民的个人自由。在有趋势数据的国家中,人们对这一点的评价普遍高于2018年特朗普担任总统期间的评价。然而,在一些国家,对美国这一点的负面评价仍然多于奥巴马总统执政时期。

多数受访者肯定美国的科技、娱乐、军事和大学

在美国以外所有受调查国家和地区中,近半或过半受访者认为,美国的科技成就高于平均水平或处于最高水平。 除了在德国只有52%的受访者持这种观点,在其他受调查的所有发达经济体中,约2/3或更多的受访者持相同观点。在希腊,45%的受访者明确表示美国的技术成就处于最高水平,韩国和中国台湾这一比例分别是38%和31%。在所有受调查国家和地区中,很少或根本没有受访者认为美国的科技成就低于平均水平。

美国的电影、音乐和电视等娱乐文化也受到好评:在大多数受调查国家和地区中,约2/3或更多的受访者认为美国的娱乐文化至少高于平均水平。在希腊、日本和新加坡,约1/3的受访者甚至表示美国的文化出口处于最高水平,而在西班牙、比利时、韩国和加拿大,约1/4或更多的受访者持相同观点。在所有受调查国家和地区中,都只有不到1成的受访者认为美国的娱乐文化低于平均水平。

调查显示,在所有发达经济体中,约6成或更多受访者认为美国军队至少高于平均水平。 美国在亚太地区的盟友更倾向于对美国军队持肯定态度:如在韩国、中国台湾、新加坡和日本,分别有42%、37%、29%和27%的受访者认为美国军队处于最高水平。在希腊、西班牙、意大利和瑞典这些欧洲国家,1/4或更多的受访者也认为美国军队是世界第一。

在美国以外的16个受调查国家和地区中,近半或过半受访者认为美国大学至少高于平均水平的就占了15个。 希腊、韩国、日本和新加坡给出的评价尤其高,这些国家约有1/4或更多的受访者称美国大学处于最高水平。然而,在德国和澳大利亚,只有不到一半的受访者认为美国大学高于平均水平。不过,在所有受调查国家和地区中,认为美国大学低于平均水平的受访者比例均不超过14%。

民众对美国生活水平褒贬不一,肯定其医疗保健体系的寥寥无几

在所有受调查国家和地区中,认为美国生活水平处于最高水平的受访者比例均不超过15%。 仅在中国台湾、韩国和西班牙,有过半受访者认为至少高于平均水平。相反,在大约一半的受调查国家和地区中,大多数受访者认为美国人的生活水平处于稳定的平均水平——德国和新加坡的受访者中约一半持这一观点。在瑞典和荷兰,约一半受访者甚至认为美国的生活水平低于平均水平或处于最低水平,而在澳大利亚、比利时、新西兰、加拿大、德国和法国,均有超过1/4的受访者持相同观点。

至于美国的医疗保健体系,得到的评价甚至更低。多数地方的多数受访者认为美国的医疗保健体系至少低于平均水平。 在澳大利亚、比利时、西班牙、英国、法国、德国、新西兰和瑞典,近2成受访者认为美国的医疗保健体系处于最低水平。仅在中国台湾、希腊、日本和新加坡,至少1/4的受访者认为它高于平均水平或处于最高水平。

在分析对美国这些方面的评价时,有几个特点值得注意。先,年轻人往往比老年人持更加肯定的态度。例如,年轻人认为美国娱乐产品高于平均水平的比例高于老年人。年龄导致的差异可能会非常大:如在中国台湾,30岁以下的成年受访者中有84%认为美国的娱乐产品高于平均水平,而65岁及以上的受访者中只有39%持相同观点。

在某种程度上,一些地方的年轻人也更倾向于肯定美国的军事、大学和科技成就。 如在新西兰,30岁以下的受访者中有2/3认为美国大学位于最高水平或高于平均水平,而65岁及以上的受访者中只有40%持相同观点。

受教育程度较高的人群也倾向于用更积极的眼光看待美国,尤其是其科技成就和娱乐文化。 而一些地区(尤其是亚太地区)的民众在评价美国的大学或军队时也是如此。同样,富裕人群也会倾向于对美国这些方面给出更积极的评价。

与女性相比,男性受访者更有可能认为美国许多方面高于平均水平。 (此外,女性也更有可能回避其中一些问题。)

认为美国存在严重歧视问题的人群,对其医疗保健体系和生活水平的评价也颇为消极。 在加拿大,认为美国存在非常严重的种族和族裔歧视问题的受访者中,有74%认为美国的医疗保健体系低于平均水平,而在认为美国歧视问题不太严重的受访者中,只有48%持相同观点。同样在加拿大,认为美国歧视问题非常严重的受访者中,有40%认为美国的生活水平低于平均水平,而在那些认为美国的歧视算不上问题的受访者中,只有12%持相同观点,这一比例差达到3倍以上。

对美国政治制度的看法

关于美国政治制度,16个受调查的发达经济体给出的评价普遍不温不火,并且存在分歧。 认为美国政治制度运作良好的中位数比例为50%,但持相反意见的为48%。在韩国,高达80%的受访者对美国政治制度持肯定态度,而新西兰这一比例低至30%,评价结果差距悬殊。

2021年1月6日,美国国会遭暴力 冲击,忠于特朗普的人周三冲击美国国会大厦,试图破坏对选举人团结果的确认

在受调查国家和地区中,认为美国的民主值得他国效仿的民众少之又少, 持此观点的中位数比例仅为17%。大多数受访者(中位数比例为57%)认为,美式民主曾经是典范,但近年来不复如此。认为美式民主从来不是典范的中位数比例近1/4(23%)。(如果想进一步了解人们对美国政治制度和民主的看法,参看《美国的国际形象随着拜登的上任有所改善》一文。

不过,受访者总体上认为美国政府尊重人民的个人自由。 在所有受调查国家和地区中,均有约一半或以上的受访者认为美国人的个人自由受到政府保护。但仍有相当一部分受访者(16个国家和地区的中位数比例约为40%)认为美国政府不尊重个人自由。在澳大利亚和新西兰,有近一半受访者持这一看法。

这些数字呈上升趋势。2013年至2018年间,认为“美国政府尊重人民个人自由”的比例在许多受调查国家和地区持续下降,并于2018年触底。 但自上一次调查后,在加拿大和整个欧洲,这一比例有明显的回升。这种反弹趋势在西班牙尤为显著,该国认为美国政府尊重人民个人自由的受访者比例从2018年到2021年大约翻了一番。

大多数(63%)美国人认为政府尊重个人自由,但也有相当一部分(35%)持相反意见。 相比共和党人和倾向共和党的独立人士(56%),民主党人和倾向民主党的独立人士(71%)更有可能认为美国政府尊重其公民的权利。相比受教育程度较低的人群(57%),拥有学士及以上学位的受访者(72%)更倾向于认为美国政府尊重个人自由。

不过,尽管受调查国家和地区的民众在美国的个人自由方面持相对积极的态度,但仍然对美国的种族和族裔歧视问题高度关注。 这项调查的开展恰逢全球爆发反种族主义抗议活动近一周年之际,抗议活动的导火索是美国警察杀害乔治·弗洛伊德和其他美国黑人。

在除美国之外的受调查国家和地区中,有82%到95%的受访者认为美国的歧视问题至少有一定严重程度,超4成受访者认为其“非常严重”。认为美国的歧视问题不太严重或根本不成问题的中位数比例只有9%。

2021年 3月27日,加州洛杉矶。亚特兰大按摩中心枪击案发生后,美国多地有亚裔人士组织游行示威,抗议歧视

种族和族裔歧视问题导致部分受访者对美国的政治制度评价较低。 认为美国歧视问题非常严重的受访者更少认为美国政府尊重其人民的个人自由。在所有受调查国家和地区中,认为美国的歧视问题非常严重的受访者都更少认为美国的政治制度运作良好或者美式民主是其他国家的典范。

在许多地方,相比老年人和男性,30岁以下的成年人和女性更倾向于认为美国的种族和族裔歧视问题非常严重,左派人士也是如此。中位数比例为71%的左派人士认为美国歧视问题非常严重,而右派人士中持相同观点的中位数比例只有49%。例如,在瑞典,有60%的左派人士认为美国的歧视问题“非常严重”,而右派人士只有35%持相同观点。

拜登当选后,外界对美国的总体评价有所改善,但是……

除了对美国社会和政治的态度外,人们对美国的看法也与美国总统及其外交政策密切相关。 如之前的一份报告所述,自从拜登总统当选后,美国的整体国际形象有了明显改善。

在2020年和2021年间受调查的12个国家中,中位数比例为75%的受访者在今年表示,他们有信心拜登能在国际事务中作出正确决策,而在2020年,对特朗普持相同看法的中位数比例仅有17%。与此同时,对美国的总体评价也明显改善——2021年,在12个受调查国家中,中位数比例为62%的受访者表示他们对美国有好感,而2020年这一数据仅为34%。

与特朗普相比,人们对现任总统拜登的领导能力评价颇高。 受访者大多认为拜登胜任总统一职,是一个强有力的领导者,他们很少用“傲慢”或“危险”这样的词形容他。

大多数人对拜登初期外交政策议程中的关键内容表示支持。 当被问及拜登的四个具体外交政策目标时,绝大部分受访者对每个目标都表示赞同。对美国重返世界卫生组织的支持率最高,中位数比例达89%,其次是重返《巴黎协定》和举办民主峰会,而赞同接收难民政策的中位数比例也达到了76%。(该调查是在拜登做出2021年8月31日前从阿富汗撤军的决定之前开展的。如果想进一步了解美国人对该政策的反应,参看《拜登在重要议题、个人特质和工作认可度方面失去群众基础》一文。)

2 021年9月24日,气候活动人士在纽约组织了气候罢工的游行示威活动,数百人聚集在一起,要求全球领导人对气候变化采取行动

尽管人们普遍支持美国重返《巴黎协定》,但大多数国家的成年受访者更倾向于认为美国在处理气候变化上表现不佳。 在12个受调查国家中,至少有1/5认为美国表现糟糕。批评声较多的是瑞典和德国,这两个国家均有3/4的受访者对美国应对气候变化的举措表示否定。在新加坡和美国本身,只有大约一半的受访者认为美国在应对气候变化上表现良好。

凤凰网《风向》编译整理自https://www.pewresearch.org/global/2021/11/01/what-people-around-the-world-like-and-dislike-about-american-society-and-poli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