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驳虎:朔尔茨接棒默克尔,中德关系迎来摩擦冲突
资讯

唐驳虎:朔尔茨接棒默克尔,中德关系迎来摩擦冲突

2021年11月25日 21:33:03
来源:唐驳虎

文/凤凰新闻客户端荣誉主笔 唐驳虎

核心提要:

1.德国大选后经过两个月的谈判,最终确定了史无前例的三党执政联盟协议。社民党候选人、现任副总理兼财政部长朔尔茨将出任新总理。相比默克尔政府时期低调务实处理中德关系,这份协议中十多次提及中国,并触碰相关“红线问题”,加重了“对抗”色彩。

2.德国政党众多,单一政党赢得半数以上的席位少见。往往需要多党组成联盟,才能执政。得票最多的党派主导得票较少的党派协商谈判,组建一个超过50%的多数议席联盟,然后再选出总理。联盟谈判的过程中会出现种种分歧,2017年大选后组阁困难就是一个例证。

3.今年大选,社民党“逆风翻盘”成为新的第一大党。社民党认为每次和“基盟”联合执政,自身都得不到”好处”,此次主动放弃和曾经的第一大党“基盟”合作。但由于今年的选择实在不多,社民党-绿党-自由党的三党联盟的组合,其实在选举前就能确定。

4.默克尔领导的德国,在过去10年都是中国在欧盟稳定的合作伙伴。然而现在的绿党和自由党对华态度并不友好,不少人预测这将影响未来的中德关系。作为社民党要员的朔尔茨接任了总理职位,对于“如何处理德中关系”是他们需要好好考虑的问题。

左起:自由党主席林德纳(未来财长),社民党的朔尔茨(未来总理),绿党联合主席贝尔伯克(未来外长)、哈贝克(未来经济-气候部长),社民党的两位联合主席

9月26日德国举行了大选,也就是第20届联邦议院选举 。之后经历了两个月谈判,确定了史无前例的三党执政联盟协议

社民党、绿党和自由党当地时间24日周三下午3点(北京时间晚8点)在柏林举行新闻发布会。因为三党的代表色分别为红、绿、黄,所以也被称为“交通灯”组合。

在德国现任总理默克尔政府中担任副总理兼财长的朔尔茨(Olaf Scholz),作为社民党大佬,将接替默克尔出任德国下一届总理

绿党主席之一的贝尔伯克(女,1980年生),将代表执政第二党,出任副总理兼外长。关注经济的自由党主席林德纳(1979年生),将出任财长

而默克尔所在的基盟(基民盟-基社盟),将丧失执政资格。

其实,这个三人组合早在大选前的9月初,就已经比较明确了。三党这两个月谈判,主要是为了协调和妥协各自的政策,以及谈判其他部长的职位。

值得注意的是,在公布的177页的联合执政协议中十多次提及中国,还首次提到了涉台、涉港、涉疆的中国问题。

这是德国有史以来涉华部分措辞最强硬的一份联盟协议,如此提及中国的“红线问题”,并加重在对华关系上“竞争”和“对抗”的分量,这显然是绿党主导外交政策的结果。

这一政党尤其注重所谓“人权”和“价值观”等领域的话题,德国新政府对华政策的意识形态色彩也更加浓厚。

相比默克尔政府低调务实处理中德关系,三党联合执政的德国新政府或将转变对华政策的基调,加重意识形态色彩。

德国政党选举制度简介

联邦议院选举是德国最重要的选举,同时涉及了政党分布和总理人选。

因为德国总理需要获得联邦议院中一半以上的议员,也就是党派的支持。

一般情况下,总理都是由联邦议院多数党提名的候选人(仅有2次例外)。获选后随议院任职4年,没有连任次数限制。

德国大选的真正看点,实际上还是大政党推出的总理候选人,也是党派大选的带头人。个人影响力比党派因素起到了更大的作用。

德国选民手中的票同时有两个选项,一个选项是投本选区的直选代表议员,一个选项是投自己支持的政党。

联邦议院基础议席数是598席,其中一半的议席由全国的299个选区直接选出。

全国按人口地理划分为299个选区,每个选区1个议席,在本选区获得简单多数(无需过半)者赢得该议员议席。

而另一部分则由全国选民各自投给自己支持的政党产生。获得全国5%以上选民票支持率的政党,就能够参与依照得票比例分配议席。

但在299+299=598的基础议席之外,德国还搞了一个比较复杂的“增补议席”问题。

简单地说,就是要求整个议会的党团比例,都得严格按照政党票的结果比例来分配。

由于前面299位全国各地直选议员(第一票)的政党分布比例,正常都不会等同于(第二票)政党得票比例。

所以往往又得增补约100多张议席,使得最终的整个议会党派比例,调整到符合政党投票的比例。

由于德国的比例选举制,不同于美国式的“赢家通吃”制度,所以不会演化为二元对立的两党对抗,小党完全没了生存空间。

但为了防止小党过滥,又设立了5%的过滤门槛。像今年共有47个党派参加选举,这是两德统一以来的最高纪录。

但最终能获得超过5%的选票门槛的政党只有6个: 基盟(基民盟-基社盟)、社民党、绿党、自民党、左翼党、另类选择党。

1、基民盟-基社盟(CDU/CSU)是传统的德国第一大党, 是创始于北威州的基督教民主联盟与巴伐利亚州的基督教社会联盟的组合联盟,属于中右翼政党。

基盟主张降低企业和个人的税负,对高收入群体更友好;主张控制政府支出规模,严格控制政府债务,社会观念保守。

基民盟(CDU)标志色为红色,基社盟(CSU)标志色为蓝色,而基盟采用黑色标志,也就是德国国旗的黑色。

默克尔在东德长大,但其实她的父亲是被西德教会派往东德的牧师。因此默克尔在两德统一后加入了基盟,并用了10年时间迅速成为基盟党首。

从2005年到2021年,默克尔连续4次带领基盟成为议会第一大党,也因此连续4次执政。

2、社会民主党(SPD)是德国现存历史最悠久的政党,也是传统的德国第二大党, 根源可追溯至19世纪工人运动。

马克思和恩格斯对其都曾有不少指导, 它曾经被俾斯麦、希特勒镇压,也被视为过“背叛革命”。

原东德的执政党——统一社会党,其实也就是社民党的左翼分裂部分,标志色为红色。

今天的德国社民党属于中左翼政党,现代德国著名的总理勃兰特、施密特、施罗德,都出自这个党。

社民党主张相对温和的“大政府”理念,主张增加企业和富人税负,减少低收入群体税负,提高基建投资,保留但放宽政府债务约束的限制。

3、绿党源自70年代的环境、和平运动。除了标志性的激烈环保主张,还主张相对激进的“大政府”理念。

40年来,绿党从一个边缘另类小党,发展到德国第三大党,成为政坛不可忽视的力量。也使他们反核、反碳的主张,在德国“深入人心”。

4、自由民主党(FDP):该党1948年成立,以捍卫和扩大“个人自由”为自己的根本目标,主张减少国家对“公民自由和私生活”的干涉。

该党以自由主义为鲜明旗帜,要求减少国家对经济的干预,社会主张基本属于中间派,标志色为黄色。为区别于日本自民党,常简称为自由党。

5、左翼党(Die Linke):该党主体是原东德的执政党——统一社会党的后继势力,并结合了西德的工人运动。

但即使在大部分前东德州,左翼党的选票支持率也都仅有10%出头。

该党的标志色和社民党都是红色(历史同源),媒体一般将左翼党的标志色设为紫色。

6、另类选择党(AfD):该党是德国新兴的极右翼政党,反移民、反欧盟,标志色为蓝色。各党均拒绝与其合组联合政府。

按政策主张从左到右排序,大致分别是左翼党、绿党、社民党、基盟、自由党,以及明确自己就是另类的极右派选择党。

现实的德国政党政治

由于德国政党众多,单一政党赢得半数以上席位很少见,因此需要组成执政联盟,才能执政。

一般都是得票最多(30%~40%)的党,主导其他的票较少的党派协商谈判,组建出一个超过50%的多数议席联盟,完成后再选出总理。

同意联合执政的政党,会通过谈判达成一份协议,其中涉及新政府的施政纲领和内阁职位归属等问题。

在联盟谈判的过程中,各政党会进行政治妥协和利益交换。

一般来说,总理一职由主导党(也是多数党)推选的总理候选人担任,内阁其他重要官员的位置,则可以互相交换。

比如,2017年大选后组阁困难重重,拖延了近半年,创造了德国历史记录。

第一大党基盟为了说服已经不愿继续合作的第二大党社民党,不得不让出六个部长职位,包括非常重要的财政部和外交部,才延续了“红黑大联盟”。

默克尔及基盟的第一个任期(2005~2009)与社民党结盟,第二个任期(2009~2013)另找自由党,第三个任期(2013~2017)重找社民党。

社民党发现,每次和基盟联合执政,自身的得票率都在流失。 支持中间路线的选民把功劳全部记在默克尔身上,而社民党的传统左翼票仓则反对与中右翼的基盟合作。

在2017年德国大选中,社民党遭受了新一轮打击,得票率仅20.5%,创二战后历史新低。

那时社民党就已经再也不想继续“红黑联盟”了,表态“烂执政还不如不执政”。

但实在是基盟找的其他政党组合,席位都无法过半。组阁整整拖延了半年,创造了德国历史记录。

在礼节性虚职的总统协调下,为了“国家利益”,社民党才勉为其难地与默克尔、基盟合作了第四个任期(2017~2021)。

果不其然,接下来社民党的民调支持率继续下滑,一度跌到了10%出头。不但被绿党甚至还一度被极右选择党超过,跌落到第四位。大党地位岌岌可危。

到2020年8月,整整提前一年多,社民党在德国各政党中,率先确定了总理候选人,即联合执政的政府副总理兼财政部长奥拉夫•朔尔茨(Olaf Scholz)。

一年来民调支持率的变化图,黑-基盟,绿-绿党,红-社民党,黄-自由党,蓝-选择党,紫-左翼党

但当时社民党的民调依然非常差,想执政?当总理?做梦吧!

但整整一年过后,德国的政党格局竟在2021年的8月被意外颠倒过来了。

朔尔茨不仅在这一年疫情期间个人表现不错,展现了危机管理能力,在选民中的认可度大增。而且他的个人支持率也带动了社民党。

反观老对手基盟,在默克尔2018年辞去党首职务,宣布不再谋求个人第五个任期之后,一直未能确定接班人。

直到2021年4月,基民盟主席、北威州州长拉舍特,才艰难战胜伙伴党——基社盟主席、巴伐利亚州州长索德尔,成为基盟主席、总理候选人。

北威州是德国第一大州,也就是鲁尔工业区所在,人口、GDP都占全国20%。

拉舍特的口号就是,能当好北威州长,就能当好德国总理。

然而今年7月德国洪灾,总统施泰因迈尔视察北威州灾区并发表慰问讲话,拉舍特却在后边的人群中聊天,嬉皮笑脸。

拉舍特不合时宜的说笑,使得“总理相”尽失,基盟的支持率也一路断崖式下跌到近20%。尽管默克尔罕见地拉票也未能回天。

半年多的时间里,德国大选形势出现了前所未有的大起大落。主要就是拉舍特7月份那一次不合时宜的嬉皮笑脸,直接让基盟(CDU/CSU)和社民党(SPD)的支持率在选前2个月倒了个个。

2021年大选结果与博弈

根据大选统计结果,社民党以25.7%得票率成为第一大党, 基盟24.1%得票率为史上最低。绿党得票率14.8%,是历史上最好成绩。自由党为11.5%,选择党10.3%。

最后联邦议会议席调整为735席,社民党206席、基盟196席、绿党118席、自由党92席、选择党83席、左翼党39席、独立议员1席。总理和执政联盟需要获得368席议员的支持。

从左到右的政治光谱:紫-左翼党,红-社民党,绿-绿党,黑-基盟,黄-自由党,蓝-选择党

理论上说,社民党+基盟=402席过半,可以执政。但是,社民党好不容易重新成为议会第一大党,是绝对不想再和基盟合作,影响本党基本盘了。

而社民党与政治光谱较为接近,多次合作过的绿党,加起来只有324席,未能过半。还需要找到一个加盟伙伴。

另类选择党自然不可能合作。左翼党的外交立场(解散北约、反对欧盟)也无法被社民党和绿党接受,而且左翼党的39席也太少了,加上也不够过半数。

因此,唯一的选择只剩92席的自由党了。但自由党和绿党的内政政策难以兼容迁就,是最大的难题。

社民党和绿党力主的富人加税、提高最低工资等目标,与自由党的经济自由主张极大。绿党的强烈环保管制主张,更是和自由党水火不容。

其实2017年的上届选举结束后,基盟就先找过绿党和自由党,谈判联合执政。但最终自由党因为不肯迁就绿党,致使组阁谈判破产。

最后基盟好说歹说,才说服了社民党,继续“红黑大联盟”。

4年过去,自民党的参政意愿更加强烈,增加了回旋的空间。说白了,这些选举政党的理念和立场,也没有绝对到不可以讨价还价的地步。

政党联合组阁就是一种博弈,总要做出利益的妥协和交换,否则就没必要结盟。

总之,德国政党组阁才是大选最不确定的阶段,组阁结果取决于政党之间如何进行谈判和妥协。

“交通灯”联盟

但由于今年的选择实在不多,社民党-绿党-自由党的三党联盟组合,其实在选举前就能确定了。

从实力地位和意愿选择来看,自然是绿党的贝尔伯克代表执政第二党,出任副总理兼外长,而关注经济的自由党主席林德纳将出任财长。

在自由党2019年的党代会上, 林德纳的开场白用生硬的中文说:“社会与经济在不断变化,我们要与时俱进。”

他还花大量篇幅描述中国的快速发展,以此批评德国经济。 在随后的选举中,林德纳再次当选党主席。

林德纳和自由党主张财政纪律,减少债务,反对扩大政府开支,反对加税。拿到财长位置,自然是他们势在必得的目标。

而绿党的候选人贝尔伯克则出任“更出风头”的副总理兼外长,在国际上推广绿党的减碳主张。

绿党另一位联合主席哈贝克将负责德国未来的能源事务,全面推行绿党的绿色能源政策。

由于绿党更加关注气候治理、知识产权等方面,对华态度很不友好。不少人预测,中德关系将受到影响。

其实,2005年默克尔首次当选时就对中国毫不留情,经常指手划脚。

后来事实教育了她,跟中国搞好关系能带来更大利益,才改变对华政策,变成了中国人民的老朋友。

关注度都被林德纳和贝尔伯克抢走了,接任总理职位的朔尔茨,相比之下反而少人关注。

朔尔茨是类似默克尔的低调的实用主义者,有多年参政的经验。 朔尔茨1958年生于北威州,后随父母移居汉堡。1975年以高中生身份加入社民党。

当时在社民党内,朔尔茨也属于左翼。据他的早期战友回忆,朔尔茨发言积极、智商高、雄辩能力强、做事主动,很少说废话。

1978年,朔尔茨开始在汉堡大学念法律。1985年毕业后成为律师。1990年,他与同事创立了一家律师事务所,主要领域是劳动法和商业法。

德国统一后,他曾协助东德企业工会与雇主的谈判。或许因为这段期间的实际历练,他逐渐失去对左翼的理想,逐步转为党内实用主义的右翼。

1998年至2011年,他是联邦议员,先是为施罗德削减过高福利的劳工市场和社会改革辩护,2007~2009年在基盟-社民党的联合政府中出任劳工部长。

2011年,他成为汉堡市市长,一直担任到2018年,在基盟-社民党的联合政府中出任副总理兼财政部长要职。

朔尔茨的夫人名叫Britta Ernst,60岁,是勃兰登堡州教育部长。二人相识很早,但到1998年才结婚,没有孩子。

朔尔茨是社民党要员,但并非党主席。这是党内左翼对其不信任,又不得不依赖其实用主义的执政能力的结果。

在最近的G20峰会上,已经变为看守总理的默克尔向与会领导人和世界介绍她的继任者,朔尔茨。

虽然朔尔茨本身就已经是副总理、二把手,但初次登上最高层的政治舞台时,还是显得有些拘束。

朔尔茨63岁成为德国总理属于“高龄”。先前只有两位在接管总理府时的年纪比他大,即战后德国第一任总理阿登纳和第三任总理艾哈德。

默克尔领导的德国在过去10年都是中国在欧盟稳定的合作伙伴,但变化终究来临。

近70年以来,德国一般都由中右翼的基盟、中左翼的社民党轮流把持总理府,再带上一个辅助性小党,要么自由党,要么绿党。

三党联合组阁,在战后德国尚属首次。即使互相妥协组建了政府,党派之间的矛盾也会比较激烈。这样的政府定然会比较脆弱,内外施政会面临很多限制。

而且德国正在面临失控的疫情,地缘政治紧张的局势。朔尔茨作为德国的新任总理,必然被国内纷争所牵制。

另外,明年春天法国将举行总统大选,马克龙大概率将被选下去。欧盟将重新陷入一段群龙无首的境地。

德国本身发生了变化,但更多的变化来自周围的世界。

正如默克尔的临别告诫,2005年她就任总理时,德国的GDP是2.8万亿美元,中国只有2.3万亿美元。

而今天德国的GDP增长到3.8万亿,而中国的GDP已经达到14.7万亿,翻了6倍有余。

“德国在全世界的影响力还是越来越小,因为世界的重心正在转移。”因此“处理德中关系必须有战略上的智慧”,这样才能努力保持“我们在国际上的重要性”。

默克尔这些话是留给朔尔茨的,更是留给林德纳和贝尔伯克的,愿他们好自为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