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电视台记者采访遭纠缠 受伤后反而面临处罚
资讯

河南电视台记者采访遭纠缠 受伤后反而面临处罚

2021年11月25日 17:19:28
来源:北京青年报

2021年10月27日,河南广播电台法制频道记者王恒接到任务,去采访“疑似整形失败被骗”的当事人。采访收尾时,整形医院高管邵江以“不清楚王恒的记者身份”为由而禁止王恒离开,过程中,两人在路边发生肢体冲突。

王恒说,有监控录像拍到,绍江多次拉扯自己胳膊,经医院诊断为“右桡骨小头骨折,最终被鉴定为一级轻伤。但邵江觉得自己很委屈,期望警方查清事实。

因为双方对受伤原因意见不同,原本的医美纠纷也演变成记者与医院负责人的一场纠缠。

采访被要求“亮身份”

王恒接到的采访任务是对一起因隆胸产生的纠纷。事发至今已超过一年时间,纠纷仍未解决。

根据隆胸当事人曹女士反映,2020年11月19日,她曾在郑州爱美丽整形医院做了隆胸手术,但术后胸部一直不舒服,出现胸闷、无法平躺、乳房下面皮肤无知觉等情况。她认为乳房下垂并未改善,手术是失败的。

曹女士还称,在郑州爱美丽医院做手术前,有医院工作人员帮她用手机贷款11万元来支付医疗费用;做手术后,她发现自己胸部对比图在微信朋友圈被转发。

曹女士还反映,术后约三个月,她到医院询问说法,但主刀医生让她等过了半年恢复期再来医院。曹女士发现,半年后,爱美丽医院已不存在,而是“改名换姓”重新开了一家医院,无奈,她找到媒体想要曝光此事。

河南广播电视台记者王恒到新开的医院采访时,工作人员承认,新医院与爱美丽医院为同一批人员,只是医院换了名字。

2021年10月27日下午,王恒与同事一起在爱美丽医院原址门口对曹女士拍摄采访。采访工作临近尾声时,一名男子来询问王恒的身份,并阻止王恒离开。

曹女士称,来者正是原医院的负责人邵江。据曹女士所知,邵江是原爱美丽整形医院的负责人,曾三次让她走法律途径解决问题。

事发现场视频显示,邵江拿着手机对着王恒拍摄,同时向王恒询问所属媒体,并称“你拍摄我,就要告知我”。王恒的同事称已经告媒体名称后,邵江短暂走开。

王恒承认,河南广播电视台曾为他申报过记者证,但因客观原因暂未申请下来,事发时他没有记者证。

“领不到记者证不是自身的原因,电视台也认可我的记者身份”,王恒认为,他当天拍摄位置是已关门的老院区门口,属公共区域,也未影响正常秩序。他没有专门采访邵江,所以没必要专门解释自己身份。

记者离开遇阻,发生肢体冲突

爱美丽整形医院原本位于郑州市商务外环与西四街交叉口,属于郑州市核心商务区内。采访当天,王恒准备离开时遭邵江阻止,两人的行为引来路人围观。

多段手机视频显示,邵江一边拿着手机通话,一边用身体阻挡王恒离开,王恒几次试图跑开,但被邵江跑着追上,用手拽住。邵江认为王恒是假记者,报了警,等待警察到场的过程中,两人发生肢体冲突。

视频画面显示,在一条马路边,邵江躺在地上,王恒呈爬着的姿势压在他身上。王恒几次想要站起来,但因邵江抓着他的衣服,未果。在多名路人的帮助下,邵江抓着王恒衣服的手被拉开,两人站了起来,王恒跑开十几米后,被邵江追上,拦下,称要等警察来。

对于这次倒地,邵江称是王恒他拌倒压在他身上。王恒称,两人是在拉扯中倒下的,但他被邵江拽住衣服,起不来。邵江称,只要王恒越是要离开,他就越怀疑王恒是假记者。王恒称,摄像机上有台标,同事也多次报出单位名,邵江仍不让离开,是怕曹女士的事情被曝光而故意纠缠他。

视频显示,王恒挣脱后,跑出十几米远,拐弯到了另一条街上,邵江紧随其后追了过去。之后的事,手机视频没有拍到。

王恒称,拐弯后他又被邵江拽住,两人再次发生肢体冲突,他的胳膊就是这时伤到的。他到医院检察,医院诊断为“右桡骨小头骨折“,后被正式鉴定为轻伤一级。

案件正在调查中

警方调取了双方追逐和纠缠的录像,王恒称,他在派出所看过这段录像,画面中能看到邵江多次拽过自己的胳膊,因而认为伤就是邵江造成的。

王恒称,11月18日,郑东公安分局商务区派出所出警民警张展告诉他,初步认定他的伤不是邵江造成的,并认为王恒殴打邵江,要对王恒进行行政处罪。王恒觉得不可思议,“邵江并没见有伤,为啥处罚我?”

深一度记者尝试办案民警张展核实这一情况,但张展未接电话,也没有回复短信。

得知派出所要处罚王恒,河南广播电视法治频道主要负责人曾与郑州警方进行交涉。

电视台方面表示,邵江曾在场多次纠缠王恒,也多次拽过王恒胳膊,从监控录像上看,王恒的伤就是邵江造成的。电视台方面认为,邵江纠缠记者及后来到电视台继续纠缠均是无理取闹,社会影响极其恶劣该处罚的是邵江。商务区派出所所长表示,会依法依规处理。

邵江承认,他确实与王恒有过肢体冲突,但目前警察还没有给出确定的结果,他也在等待警方的最终结论。

文/北青-北京头条记者 关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