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向|又闹掰了!美国空唱独角戏,日韩关系有多糟?
资讯

风向|又闹掰了!美国空唱独角戏,日韩关系有多糟?

2021年11月19日 17:14:35
来源:风向

风向|又闹掰了!美国空唱独角戏,日韩关系有多糟?

文/凤凰网《风向》特约作者 王煜

当地时间17日下午,原定在美国进行的美日韩副外长联合记者会出现变故,因日本官员拒绝与韩国官员同台,最终记者会由美国常务副国务卿舍曼一人主持,场面尴尬。

编者按:11月16日, 韩国警察厅厅长金昌龙登上日韩争议岛屿独岛(日方称竹岛)视察,引发日方强烈抗议。 11月17日 日韩副外长缺席美日韩三方共同记者会,留下美国副国务卿舍曼“唱独角戏”。美联社认为,日韩连展现团结姿态的意愿都没有,这是十分罕见的。日韩关系怎会如此糟糕?美国想协调日韩关系有多困难?凤凰网《风向》栏目为您解读。

核心提要

1.当前日韩关系处在两国建交以来的冰点。慰安妇、强制劳工、领土争端和战争记忆是困扰两国关系的主要问题。东京奥运前夕,日本驻韩公使将文在寅改善双边关系的尝试描述成“自慰”,双方关系自由落体。美国试图调解矛盾,但7月的美日韩副外长会议上日韩副外长丝毫不愿碰肘致意。

2.日本历来比韩国对美国重要。当前,日本紧随美国,韩国却时常疏离美国。历史上日本多为美国提供帮助,但韩国却需输血保全。美国本不愿保护韩国,直到朝鲜战争结束美韩才缔结盟约,而美日早在1951年就已结盟。

3.“均衡”是文在寅的外交指导思想。朝鲜和印太是韩国和美日分歧矛盾最大的两个议题领域。韩国认为朝鲜是自己的兄弟,而美日则认为朝鲜是敌人。日本是“印太战略”的首倡者和主要推手,韩国则多次拒绝不成被迫将自身的“新南方”政策和印太战略对接。

4.今年3月的《美韩联合声明》和《美日联合声明》有天壤之别,如果朝鲜和印太矛盾无法解决,美韩始终是同床异梦。一个“均衡”的韩国对华仍然较为友善,但随着2022年韩国大选临近,中国需保持警惕。

日韩针锋相对,双边关系自由落体式下滑

2021年7月16日, 日本驻韩国公使相马弘 尚将文在寅改善双边关系的尝试描述成“自慰”,引发韩国人的强烈不满。7月17日,韩国外交部第一次官崔钟建表达严正抗议,要求日本政府采取“看得见和恰当的”措施,“防止类似事情发生”。

▎日本驻韩国公使相马弘尚 图源:IC photo

2021年1月,当韩国新任驻日大使姜昌表示“当前的日韩关系位于 1965年建交以来最冰点”的时候,一定不会想到,今年夏天双方关系开始自由落体。7月13日,日本发布2021年度《防卫白皮书》,第17次声明对日韩争议岛屿(韩称“独岛”,日称“竹岛”)拥有主权,韩方对此强烈抗议。

▎7月20日,韩国奥运代表团驻地挂出“猛虎图”。有解读认为,猛虎的形状与朝鲜半岛相似,而旁边的一点,是象征着日韩争议岛屿“独岛”。也有人认为此举是在影射日本历史上捕杀朝鲜虎的恶劣行为。图源:IC photo

整个奥运期间,日韩没有片刻安宁。 7月16日,韩国奥运代表队套用壬辰倭乱期间(中国称万历朝鲜战争)抗日名将李舜臣的名言,拉出“臣还有5千万国民声援和支持”的横幅。日本右翼势力则针锋相对,悍然扬起带有军国主义色彩的“旭日旗”。7月19日,青瓦台表示,文在寅不会在奥运期间访问日本。

▎“臣还有5千万国民声援和支持”的韩语横幅。图源:IC photo

闹成这个样子,美国怎么不管管自己的两个小弟?事实上美国没少管,此次在华盛顿举行的三国副部长级外交磋商也是重要的协调尝试,可惜日韩两国一点儿都不给美国面子,只留下舍曼一人独立在联合记者会上应对三国记者。那么问题来了,日本和韩国到底怎么了?这一点也不像是美国的两个盟友,而仿佛是仇人相见,分外眼红。

日韩冰释前嫌乃是空中楼阁,美国试图协调却步履维艰

日韩矛盾由来已久,当年两个国家关系正常化和实现建交就用了14年,岂能轻易冰释前嫌。 战争侵略的历史记忆难以磨灭,此轮日韩关系走低也与其密切相关。日本认为,日韩签过的一系列条约和协定已经基本解决了历史问题,韩国不应当没完没了地翻旧账。韩国则认为,政府层面确实达成了共识,但韩国民间仍然具备要求赔偿的权利。双方的核心争执主要在慰安妇问题和强制劳工问题。

▎2021年4月15日,德国德累斯顿国家艺术收藏馆举行了慰安妇少女像揭幕仪式。图源:IC photo

慰安妇是二战期间日本侵略亚洲时推行的一种军队性奴隶制度。 日本根据1965年签署的《日韩基本条约》,认为韩国事实上放弃了对日本的赔款索求。条约对慰安妇等历史问题的解决也大多有明确规定,这事儿应该了结了。更何况2015年,在美国的主持下日韩达成了慰安妇协议,日本又一次赔钱道歉。日本人觉得,朴槿惠签了条约,慰安妇这事儿就彻底“不可逆”了,但事实是韩国人继续在世界各地摆少女像。在日本政府表达抗议之后,韩国表示,政府层面确实如此,但民间的我们管不了。更让日本人生气的是,文在寅上台之后居然说朴槿惠当年签的条约非法,把条约推翻了。

▎1965年6月22日,《日韩基本条约》签署。图源:维基百科

强制劳工是横亘在日韩之间的又一大纠纷。 侵占朝鲜后,日本曾强制征用当地劳工参与高强度体力劳动,其中一些人在重压之下活活累死。日本认为,根据1965年《请求权协议》,日本当年已经用3亿赔偿金和2亿贷款解决了劳工问题。但此后韩国劳工一直表示钱没拿够,所以在各国各地法院起诉。朴槿惠时期这事儿基本压着,但2018年韩国最高法院作出了判决,“《请求权协定》导致原告拖欠工资的索赔权已经消失,但原告有权针对日本强征行为造成的伤害要求赔偿。”什么意思?韩国政府允许劳工接着向日本索赔!随后日本政府和企业表示拒绝赔偿,在他们看来,韩国人出尔反尔,着实过分。果韩国法院批准扣押多家涉案日企在韩资产,让日本怒不可遏。

日本的反击开始了。2019年7月1日,日本宣布对出口韩国的氟聚酰亚胺等三种非常关键的半导体材料实行管制,日本这三种材料的产量垄断了全球产量的70%~90%,一旦断供将对占据韩国经济半壁江山的半导体产业造成沉重打击。随后8月2日,日本决定将韩国移出贸易“白名单国家”,取消对韩出口管理上的优惠措施。

韩国也不甘示弱,2019年8月文在寅宣布,此后韩国不再对日韩军事情报保护协定延期。这事实上是一个杀敌一百,自损一千的行为,因为韩国需要依赖这个协定获取朝鲜方面的很多情报,比如导弹发射的数据信息。可见韩国为报复日本,已经不计代价。另一边美国也是心急如焚,原本两个小弟窝里斗就会影响美国的亚太布局和对抗中国的谋划。这次韩国退约更是火上浇油,直接损害了自身利益。

▎2019年6月底,日本大阪G20峰会期间,安倍晋三与文在寅擦肩而过。图源:视觉中国

于是美国接连派出官员穿梭往返于日韩之间进行调停斡旋,提出了至少3套解决方案,最终2019年11月22日下午,在条约即将失效的前夕,韩国选择了续约。续约让步,就代表韩国原谅日本了吗?恐怕并非如此。日本也还是继续厌恶韩国,2020年9月菅义伟上台后连续多日不给文在寅回信,演讲也不提韩国。直到11月,菅义伟才会见首位韩国高官,与韩国国家情报院院长朴智元谈了谈历史问题。直到今天,菅义伟上台了这么长时间,日韩首脑间还没有一次正式的峰会,两人仅仅只在G7会场上“偶遇”并互致问候。

▎美日韩副外长会议。舍曼(右)与日本外务副大臣森健良(中)、韩国外交部第一次官(副部长)崔钟建。图源:Reuters

今年的7月20日,美日韩副外长会议时隔四年重启。美国当大哥难啊,不过即便大哥在场,日韩也是冷眼相对,韩国副外长崔钟建与日本副外长森健良在会晤合影时根本就不碰肘致意,连个样子都不想做,可想有多糟糕。

那为啥美国总是劝不动架呢?因为对待日韩,美国历来亲疏有别。

“车”还是“相”?兄弟还是路人?联盟起源追溯

二战后,日韩这两枚棋子的份量对美国而言本就轻重有别,一个是工业基础基本得以保留且可以迅速投入运转的日本。另一个是战后满目疮痍,亟待疗伤且以农业为主的韩国。日本可以为美国提供军需,而韩国则需要美国输血来保全,孰轻孰重,毋庸置疑。

如果说美国对韩国的定位是远东防御的最后盾牌,可以类比为中国象棋中的“相”。那么日本则像可以直接威胁中苏安全的利刃刀柄,是象棋中最具威胁性的“车”。 蒋介石败退台湾后,日本扮演了最重要的冷战桥头堡角色,是为美国提供补给、协助美国投送军事力量的枢纽。同时,根据1947《日本国宪法》第9条,日本“永远放弃把利用国家权力发动战争、武力威胁或行使武力作为解决国际争端的手段,为达此目的,日本不保持陆、海、空军及其他战争力量,不承认国家的交战权”。这令彼时的美国无需担心自己被牵进无意义的战争。

▎《日本国宪法》正本于昭和21年(1946年)11月3日颁布,现藏于东京国立公文书馆。图源:维基百科

二战后,美国对日本进行了按部就班的民主改造,1951年两国便缔结了《美日安保条约》。条约明确界定了日本的责任,确立了日本在远东的支柱地位。但在朝鲜战争之前,美国并未考虑将韩国纳入自己的同盟体系,这是为什么呢?

“美国的太平洋防线经由阿留申群岛、日本、冲绳而至菲律宾”,时任美国国务卿艾奇逊讲到。很显然,如今的韩国、当年的朝鲜半岛不在美国的防线内。彼时三八线附近已是摩擦不断,1949年3月金日成择机驰往莫斯科会见斯大林,信誓旦旦地表示依靠朝鲜自身力量便能实现半岛统一。斯大林犹豫再三,担心苏联与美国爆发直接冲突,但最终仍表示同意。在斯大林眼中,美国不会对南朝鲜的防务负责。

的确,按照最初乔治·凯南设计的遏制战略,美国在资源有限的情况下要重点关注和防御世界五大工业-军事力量中心,即美国、苏联、英国、莱茵河谷(德国和中欧地区)以及日本。韩国,是无足轻重的。

▎乔治凯南的长电报。图源:维基百科

不过,韩国之于美国的地位,也在逐渐发生变化。伴随着朝鲜战争的进行,美国的大战略逐渐从重点防御转向了全面防御,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第68号文件指出,苏联在任何一个地区的影响力上升都会对美国造成威胁。朝鲜的现状改变将可能引发“多米诺骨牌效应”,损害美国信誉,打击西方阵营的士气。这样一来,韩国便显得有些重要了。

但美韩还是没有立刻缔结盟约,直到1953年7月朝鲜战争告停才有转机。同年8月,美韩缔结盟约。其后韩国私自释放北朝鲜战俘,拒绝在停战协定上签字的一系列单边行为也令美国头痛不已,韩国的战时指挥权收归美国所有也部分源于此。时至今日,文在寅的数次努力回收几近徒劳无功。

几十年后,美日同盟走上了从区域性联盟向全球性联盟的转变。1997年,《美日防卫合作新方针》赋予了美日同盟新的内涵,“美国实施、日本支援”变成了“共同参与、分类实施”,而保障日本本土安全也早已扩大到亚太。反观美韩同盟,始终停留在区域,甚至是次区域范畴。而进一步讲,即便在东北亚的棋局上,日本和韩国,孰轻孰重也难以定论。

▎2019年5月26日,特朗普和安倍在日本千叶打完高尔夫球后合影。图源:IC photo

时至今日,美日领导人热情相拥、亲密接触的照片和报导屡见不鲜,而美韩之间却寥寥无几。2019年5月26日,特朗普和安倍在日本千叶打了两个半小时的高尔夫球,两人欢笑合影。午餐会,安倍安排了特朗普最喜欢的牛肉汉堡,而且牛肉还是美国产的。 更有甚者,早在2017年11月,安倍便曾与特朗普共打高尔夫,并精心定制了若干顶帽子,上面绣着“唐纳德与晋三让同盟更加伟大”。 这样的日本,美国怎会不喜欢?

▎2017年11月,特朗普和安倍晋三在餐桌上秀“唐纳德与晋三让同盟更加伟大” 图源:IC photo

即使在美国总统换届后,美日之间仍然保持着良好的关系。 2021年1月28日,拜登就任美国总统后首次与菅义伟通话,然而直到2月4日,拜登才和文在寅首次通电话。

▎ 在一次美日经贸谈判间歇,美国时任商务部长米基·坎特挥舞一把剑直抵日方代表桥本龙太郎的喉咙。图源:Reddit

虽然美国和日本也常常存在双边分歧,但美日同盟往往十分牢固。日美经贸摩擦曾持续数十年之久,美国也一直希望增加日本的防务开支。然而即便在冲突激烈的上世纪八十年代中后期,当美国时任商务部长米基·坎特在日美经贸谈判上,挥舞一把剑,直抵日方代表桥本的喉咙时,日本也没有说过要离开双边同盟。可韩国却不一样,当2020年特朗普狮子大张口,要求韩国增加军费承担时,韩国驻美大使李秀赫甚至表示“韩国在70年前选择了美国,不代表未来韩国还要继续选择美国”。

韩国有时会出现疏远美国的离心倾向,这种疏离行为的原因是什么?美韩之间的分歧何在?

朝鲜是敌人还是兄弟?印太,是追随倡议还是百般推阻

就当下而言,美韩分歧主要集中在朝鲜和印太两个议题领域。朝鲜问题远未随战争结束而终止,而龃龉在于,今天的韩国看待朝鲜同美日有根本性的差别。早在2018年,韩国国防白皮书就删除了朝鲜是敌人的描述,同年3款13条的板门店宣言强调南北统一,共同繁荣。今年7月27日上午,韩朝双方宣布,恢复此前被中断的南北通信联络线路。朝韩之间虽然时有争执甚至对抗,但在韩国看来,朝鲜是血浓于水的兄弟。

▎2018年4月27日,朝韩双方签署《板门店宣言》,金正恩和文在寅热情拥抱。图源:ICphoto

美国则绝不认为朝鲜是“兄弟”,提前21年解密的《美国印太战略框架》中写道,朝鲜无论在现在还是未来,其侵略美国及其盟友的意图和军事上核导弹的存在,都构成了严重威胁。2021年4月,日本政府决定将对朝鲜的单边制裁再延长两年。而根据日本2021年度的《防卫白皮书》,朝鲜是“重大和迫切的威胁”。对朝鲜,美日是一条线上的蚂蚱,而韩国,则似乎颇为疏离。

▎日本2021版防卫白皮书封面。图源:环球网

这种疏离在韩国对待印太的态度上体现的更明显,日本是紧密追随美国,一边出谋划策,一边卖力吆喝。韩国则是在百般推阻、多次拒绝不成后,被迫选择将自身的新南方政策与印太战略对接。 美国屡屡施压不成,很是恼火。为什么会这样?

因为“均衡”始终是文在寅的外交指导思想,这一思想势承卢武铉一脉。在文在寅上台之初制定的 100 项《国政课题》中,“均衡”一词出现了 24 次之多。而在2017年6月底7月初的美韩首脑峰会上,美方多次批评韩国在中美之间搞“两面派”。文在寅不得不反复解释,均衡不是两边下注,而是外交手段多元化、关系多元化,尽管这似乎并不足够讨好美国。

按理来说,自奥巴马政府“亚太再平衡”战略实施以来,美国逐渐改变了长期以欧洲为重的政策,这对韩国来说是件好事。自家地界被大哥重视,小弟不用太担心被抛弃被欺负了,心里应该偷着乐。但问题在于,这两年美日政治话语的主流已经逐渐从“亚太”变成了“印太”。印太概念一方面是日本人首创并大力推广的,韩国在很多议题领域对日本缺乏信任;另一方面这一概念也逐渐变得处处针对中国,令韩国深表忧虑,毕竟萨德的阴影始终横亘上空。

早在2006年和2007年,麻生太郎和安倍晋三便提出了“自由与繁荣之弧”的两洋交汇构想,认为价值观相近的美日印澳应当团结在一起。然而这一提法一直不温不火,直到2017年底特朗普在日本横田军事基地接过话茬。安倍满心激动,特朗普兴致正浓,两人一拍即合,印太的内容此后不断充实。

2018年5月,美国防长马蒂斯宣布将太平洋司令部更名为印度太平洋司令部。2019年6月,美国国防部出台《印太战略报告》。不仅如此,2020年美日印澳四国还联合举办“马拉巴尔”军事演习,剑指中国。韩国则对此十分忧惧。

最初,韩国对印太是持观望态度的,因为其学界一度认为,“印太”是希望在更广泛的地区概念下,同中国开展经济竞争,这对韩国颇为有益。可当遏制中国的意图愈发清晰时,韩国开始了百般推阻,青瓦台多次表示不参与印太战略。文在寅的经济顾问金显哲表示:“印太是日本的倡议,目的是把美日印澳连起来,韩国如果加入会卷入同中国的对峙格局中。”

▎2021年3月美韩“2+2”(即双方防长和外长会晤)会议期间,美国外长布林肯和韩国外长郑义溶击肘

虽然拒绝拥抱亚太,但韩国还是得想个办法平息美国的不满,于是战略对接应运而生,即推动自身的“新南方政策”和美日领导的“印太战略”对接。用我们中国人熟悉的话语,就是求同存异。“同”的合作部分主要集中在能源、基础设施、数字经济等经济合作,反腐败、人力资源开发、妇女赋权等人的治理,以及跨国犯罪、禁毒、网络安全等安全合作。这些合作在美国看来固然有益,但是没有触及其所关心的核心。

双方“异”的最大分歧在于,韩国人想要的是“Peace(和平)”,尽管并不介意军事合作,但不希望这是印太框架下的。换句话说,加入四边对话机制,派遣军舰去南海凑热闹这种事,韩国是不愿意做的,毕竟韩国还有一个“新北方政策”同中国的一带一路进行对接。但美国就不一样了,美国希望韩国加入遏制中国的队列。

于是同样是2+2会谈,《美韩联合声明》和《美日联合声明》有天壤之别。前者几百字的篇幅提到了6次中国,甚至还带上了台湾海峡,后者仅泛泛谈了谈“自由而开放的印太秩序”和盟友关系。 韩国恐怕不是不想讨好美国,但可惜朝鲜和印太的分歧如果得不到调和,美韩始终是同床异梦。

对中国来说,一个持“均衡”策略的韩国还是颇为友善的。但随着2022年韩国总统选举的临近,文在寅或许会作出较为“失衡”的亲美行为来获取选票,对此中国应当有所警惕和预防。

[1] 赵懿黑,郑华.权力变迁视角下美韩同盟关系解读[J].上海交通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20,28(06):45-58.

[2] 詹德斌.韩国对美国“印太战略”的认知与政策[J].东北亚论坛,2021,30(02):22-40+127.李枏.东亚同盟的修补与重塑:美日韩三边关系的再构筑[J].世界知识,2021(10):28-30.

[3] 路虹. 日韩经贸关系呈微妙变化[N]. 国际商报,2021-03-05(004).

[4] 笪志刚. 拜登政府能靠“情怀”拉紧日韩吗[N]. 环球时报,2021-03-05(014).

[5] 卢昊.新一年,日韩关系再生波澜[J].世界知识,2021(05):22-23.

[6] 吴怀中.战略分歧与日韩关系困局(英文)[J].China International Studies, 2020(06):108-129+3.

[7] 吕耀东.拜登政府与美日同盟的发展趋向[J].当代世界,2021(02):25-30.

[8] 孙兴杰. 处于印太边缘的美韩关系[N]. 中国经营报,2021-05-31(A08).

[9] 韩献栋,赵少阳.中美战略竞争背景下韩国的对华战略:基于对冲概念框架的分析[J].国际论坛,2021,23(03):97-118+158-159.

[10] 凌胜利,杨帆.中美战略竞争:韩国的认知与回应[J].当代韩国,2021(01):3-20.

[11] 石源华,汪伟民.美日、美韩同盟比较研究——兼论美日韩安全互动与东北亚安全[J].国际观察,2006(01):61-68.

[12] 刘江永.“安倍政治学”与中日韩关系[J].东北亚论坛,2015,24(03):3-19+127.

[13] 陈刚华.韩日独岛(竹岛)之争与美国的关系[J].学术探索,2008(04):41-46.

[14] 王珊.日本对韩外交及日韩关系[J].现代国际关系,2004(08):7-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