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向|调查显示深陷“内卷”的中国年轻人,对世界的未来最有希望?
资讯

风向|调查显示深陷“内卷”的中国年轻人,对世界的未来最有希望?

2021年11月18日 19:15:12
来源:风向

编者按: 似乎在一夜之间,全球互联网上的年轻人都开始emo了。emo,是英文单词emotional的缩写,表示情绪低落、多愁善感。一方面,日新月异的技术带给年轻人们超乎想象的便利;另一方面,全球新冠病毒大流行、气候变化、经济滑坡又强烈冲击着年轻人对世界的认知。年轻人到底怎么看世界的未来?凤凰网《风向》编译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最新发布的国际调查《The Changing Childhood Project》和Varkey Foundation的调查报告《Z世代:全球公民意识调查》部分内容,以期 提供年轻人对世 界的 思考范本。

核心提要:

1. 当代年轻人认为科技最让他们对未来充满希望。但年轻人也有明显的担忧,因为他们面对新冠病毒全球大流行、气候变化、性别歧视等一系列危机,金钱、学校压力、健康也困扰着年轻人,这种担忧在中国(19%)格外明显。

2. 据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的一项大型调查,富裕国家的年轻人对未来世界的发展更悲观;低收入、发展中国家的年轻人更可能认为世界正随着每一代人变得更好。

3. 面对充满不确定性的未来,高收入国家、尤其是美国的年轻人不再憧憬“美国梦”,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国家的年轻人认为教育和努力工作更重要。发展中国家越来越重视作为一种上升途径的教育,但在教育发展更好的发达国家,高等教育已成为一条分界线。

4. 中国年轻人发出了自己独特的声音,对世界最有希望,53%的受访者认为世界正在变得更美好,且中国年轻人最关注气候变化。整体来说,中国年轻人的总体幸福水平在全球遥遥领先,排名第3。

文/ 整理自 凤凰网《风向》 胡圣晗

下一代将比上一代过得更好吗?据最近在21个国家进行的一项大型调查,对富裕国家的年轻人来说,步步高升的梦想更像是过去的故事,而不是当代的现实。

“在很多发展中国家,乐观的看法多一点,人们认为每一代人的生活水平都在提高,”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全球视野和政策办公室主任劳伦斯·钱迪说,该机构与盖洛普公司一起进行了这项调查。“但西方的一种趋势是,这种情况已不再发生。”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最新发布的21世纪年轻人的多代国际调查《The Changing Childhood Project》

这项调查涵盖了两个年龄组——15至24岁和40岁以上,共2.1万人,包括对来自世界所有地区的具有全国性代表的抽查。 年轻一代表示,今天的孩子们在教育、医疗保健和人身安全等基本方面境况更好。

在苏格兰格拉斯哥举行的第26届气候变化大会上,年轻的气候活动家参加示威游行 图源:联合国

然而他们并不满足于此,年轻人认识到日益数字化生活的好处和对应的风险,他们对虚假信息、新冠病毒全球大流行、气候变化、性别歧视等一系列事件有强烈的不满情绪,他们认为决策者应听到年轻人的呼声,年轻人也在以实际行动寻求改变。

面对不断发展的危机,尽管不平等加剧、心理健康问题日益严重,但调查显示,年轻人仍相信每代人都在变得更好,他们也在努力履行自己的使命。

这个世界带给年轻人最好的是什么?最坏的是什么?

身为今天的年轻人,最好的东西是什么?据对回复调查者的后续采访,是科技。 全球84%的年轻人说,技术进步使他们对未来充满希望。

互联网青年( 每天使用互联网的百分比 ) 数据来源: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盖洛普的调查报 告《The Changing Childhood Project》

“如今的年轻人能够使用或接触的信息和新技术,与以前几代人有过的是天壤之别,”24岁的维克多·帕加诺托·卡瓦略·弗雷塔斯说,他住在巴西圣保罗。“互联网的到来,让人可以不出卧室就能学习不同的技能。”

困难时期心理健康的经验和态度 数据来源: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盖洛普的调查报 告《The Changing Childh ood Project》

但年轻人也有明显的担忧。 约90%的人在调查中说,他们时常感到焦虑。60%的人说,今天的孩子们感受到的来自成年人的成功压力,比他们的父母受到的大。

70%的人说,他们父辈的行为导致了气候变化,这让他们对未来忧虑不已。

新冠病毒全球大流行也是导致年轻人忧虑的一大原因。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在一份新报告中警告说,由于冠状病毒大流行的限制,现在还有“严重”和“多年来”明显的其他影响。

年轻人认为,如果各国在抗击新冠病毒等威胁上加强合作,每个国家都会更安全。 大多数人说他们有过心理健康方面的挣扎。他们信任度最高的是医学和科学机构(信任度最低的是社交媒体和宗教机构)。

“我想到未来时,总是想到新冠病毒疾病,”16岁的兰登·大高说,他住在夏威夷。“我们正在努力适应已经发生的事情。”

导致年轻人生活中最焦虑的因素 图 源:Varkey Foundation的调查报 告《 Z世代:全球公民意识调查 》

此外,金钱、学校压力、健康也是困扰年轻人的三大 因素,这种担忧在中国(19%)格外明显。

哪里的年轻人会认为世界正在变好?

在调查中最富裕的6个国家, 只有约1/3的年轻人说,他们认为今天的孩子们在经济上将优于父辈。 日本、法国、英国和西班牙的年轻人尤为悲观。

15至24岁的年轻人认为如今的孩子未来在经济状况上与他们的父母相比会如何?( 国家排序依据世界银行对人均国民总收入的计算方式) 数据来源:2021年2月至6月,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盖洛普对21个国家的超过2.1万人通过电话进行的调查

但在低收入国家, 大约2/3的年轻人说,他们认为今天的孩子们在经济上将比他们的父母更好,尤其是在非洲和南亚。与高收入或中等收入国家的年轻人相比,他们也更可能认为世界正随着每一代人变得更好。

年轻人,尤其是来自低收入国家的年轻人认 为世界会变得越来越好 数据来源:2021年2月至6月,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盖洛普对21个国家的超过2.1万人通过电话进行的调查

“我们开始讲述与父辈不同的故事了”

在西方,尤其是美国,许多接受调查的年轻人表示,每个人并不是出生在同一起跑线上,成功与否并不完全在他们的掌控之中,这与“美国梦”的定义恰恰背道而驰。 这一代人似乎对“不论出身,努力工作就有机会过上更好、更富有、更幸福的生活”这种信念心存疑虑,这也与最近的一项经济研究的结果相符: 自1980年起,美国人已不再更可能获得比他们父母更高的收入。

各国15至24岁年轻人眼中决定成功的最重要因素 (国家从最富有到最贫困排列,排序依据世界银行对人均国民总收入的计算方式) 数据来源:2021年2月至6月,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盖洛普对21个国家的超过2.1万人通过电话进行的调查

“我们正在开始讲述不同的故事,不再是关于自力更生的美国梦了。” 鲍勃·麦金农说,他是美国一家非营利组织的负责人。

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国家的年轻人更有可能说,他们掌控之中的事情:教育和努力工作最重要。 南美、印度和一些非洲国家的年轻人说,教育是成功的最重要因素。 德国的年轻人也这样认为,在这方面,德国在富裕国家中是个例外。

21岁的洛林·恩杜塔说,她住在肯尼亚内罗毕。“事实上,我认为,当你拥有更少时,你有动力去追求更多。改变任何境况的力量在我们自身——努力工作、坚持不懈、有自制力。”

现年24岁的拉菲亚特·乌拉是孟加拉国吉大港的一名大学生,他说,他认为自己的经济状况会比父母的更好,因为他接受的教育。“我父母没有机会接受那么多的教育,”他说。“但尽管他们没有上过太多学,他们的确让我接受了教育。教育创造机会。”

在发展中国家,教育作为一种上升的途径越来越受重视;但 在普及教育存在的时间更长的美国,高等教育已成为一条分界线。

约翰·霍普金斯大学 全球青少年早期研究 的首席研究员罗伯特·布鲁姆博士 说,“在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国家,高等教育被视为‘我怎样才能过得更好的门票。 我没有太多门票。 我没有富裕的家庭,我的社会资本真的很有限。 所以,如果我能拥有门票的话,那就是接受教育。 ’”

中国年轻人有怎样独特的声音?

在联合国总部举行的“资助未来:教育2030”的高级别活动的青年与会者 图源:联合国

年轻一代和年长一代都同意,年轻人的声音应该被听到,关于性别平等的呼声格外高,90%的年轻人愿意为此努力。与传说中“自我陶醉”的一代相反,世界各地的年轻人对世界有着坚定的承诺:67%的人表示,为社会做出更广泛的贡献很重要。

中国年轻人发出了自己独特的声音,在所有接受调查的国家中,中国年轻人对世界最有希望,53%的受访者认为世界正在变得更美好。

中国年轻人图鉴 图 源:Varkey Foundation的调查报 告《 Z世代:全球公民意识调查 》

中国年轻人比任何其他国家和地区的年轻人都更关注气候变化, 而大多数国家都担心极端主义和恐怖主义(83%)或冲突和战争(81%)的威胁, 这无疑是一个充满希望的发展。 中国年轻人渴望通过行动 作出改变。

整体来说,中国年轻人的总体幸福水平在全球遥遥领先,排名第3。 中国80%的年轻人认为他们与父母的关系很好,与朋友的关系也很牢固,比起名声和社会地位,认为家庭是对归属感影响最大。

中国年轻人图鉴 图 源:Varkey Foundation的调查报 告《 Z世代:全球公民意识调查 》

年轻人何以乐观?

斯沃茨在研究中发现,贫穷国家的年轻人常常从宗教信仰、以及强劲的家庭和社区纽带中得到乐观态度。

“当人们写有关南半球和生活在贫困中的年轻人的文章时,他们常常以为,这种对更高存在的信仰、对哥哥姐姐正在为他们铺平道路的信心不重要。”

在全世界,尽管“一代更比一代强”的梦想在遭遇波折,但无数年轻人仍保有希望和热忱,也正在通过行动让他们期许的世界变成现实。或许我们不应太过悲观,只需要多倾听他们的声音,静待花开。

本文综合自纽约时报、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官方出版物、Varkey Foundation调查报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