怒取500万现金羞辱银行 这波操作我给满分
资讯

怒取500万现金羞辱银行 这波操作我给满分

2021年10月19日 15:38:00
来源:冰川思想库

因为疫情防控,广大基层工作者获得了某种权力。这是被疫情改变后的社会环境,人们生活在一个需要反反复复自证安全的环境里。这也是一场或明或暗、普遍性的尊严剥夺……

冰川思想库特约撰稿 | 青柳

日前,有位网络大V(微博粉丝177万,应该够大V门槛了)去上海银行取钱,后来嫌银行态度不好,回头怒取500万元现金,装了4个行李箱,用劳斯莱斯运走,以此“羞辱”银行。

之所以说是“羞辱”,是因为目的很明确,就是给银行找麻烦,报复一下银行。大V自己在微博上说了,“一个冷知识,清点500万并从柜台拿出来一共需要2个小时(两个人+一台点钞机)”。

可见,拿行李箱带有公开处刑的表演性质,如果只是想拿走在银行的钱,网上转账就行了。

▲银行工作人员正在清点500万元现金(图/网络)

复盘下这个事,其实是个很小的事。

据大V自述,“到门口发现没戴口罩,保安指了指嘴,我说忘带了,你们这有么,保安扭着脑袋抬手轰我出去。我问哪有卖的,还是一摆手。我立刻出去门口隔壁立刻买了一个。全程交流我说三句话。”

就是这三两句话,让大V深感保安的傲慢,于是决定报复。

01

这是一幕现实爽剧,让多少人看了深感过瘾。

普通人在生活里受的类似窝囊气不少,无奈根本没有报复的办法,4个行李箱倒是有,就是没有装行李箱的钱。

反过来讲,这500万其实就是尊严的价格。受气了怎么办?有这500万,就可以这个单位服服帖帖地写一个情况说明并致歉。

当然,这并不是说500万是个尊严标准价,只是当现实生活中受气了,想要把这口气撒出来,成本非常之高。

这两天,还有个沈阳社保局的保安拒绝办事民众进屋取暖的要求,还说“你冷不冷上外面去,你死了跟咱有什么关系”。当然,这事情被网络曝光后,保安就被开除了。

但可以想想看,这口气撒回去,这个全网关注是多大成本?

▲沈阳社保局一保安驱赶避寒群众 (图/网络 )

也有人觉得这根本不是事,不就是被保安拦了么?这种事,每一天、每个人、每个地方不知道发生多少次,不值得大动干戈。

但这种事有个大家都懂的背景——疫情防控。

疫情防控同时也是一场全国规模化地对保安、志愿者等等基层工作者的赋权行动,使他们一夜之间获得了检查、拦截甚至“抓捕”的权力。

标准化的服务意识就别提了,态度好坏全看运气。

就我个人经验来讲,最高档商场我也遇到过摆手如赶狗的保安,再破的棚户区我也遇到过满脸堆笑、一团和气给你查体温的。

原本无所事事的“门卫大爷”,一瞬间就一脸凶相地、别着红袖章挡在了门口,开始盘查所有人。这其实是种有罪推定,假定所有人是危险的、可疑的,因而必须出示证明或是采取措施(戴口罩)来证明自己的清白。

这也是一场或明或暗、普遍性的尊严剥夺,人进门必须低头——向保安等群体证明自己的安全。

这本是一个非常措施,但由于疫情持续两年,非常措施反而像一种常态,有的地方也开始流于形式主义。

比如据这位大V爆料,保安查他铁面无私,银行工作人员却不戴口罩,这种双标令人反感,也凸显了保安“严肃认真”的滑稽。

在类似场景里,想让人心平气和,有时就比较难了。

02

当然,保安等群体也是在履行职责,得承认,某种程度查各种码、戴不戴口罩是疫情防控的必须。

但也得看到,由此引发的冲突不知道有多少。地铁、公交,城市、乡村,只要是设卡拦人的地方,都少不了这种事。什么地铁保安对着大爷怒吼,志愿者把不听话的村民绑树上,什么奇奇怪怪的新闻都有。

这些新闻,有时也很难讲清对错。那些“不听话”的民众,有时也有责任。防控措施本身,一定是自带张力的,多数情况下很难让人感到友好。

至少从我自己的体验,现在是能不出门就不出门,能少转几个商场就少转几个商场,来来回回又扫码又找口罩,只能说是深感麻烦。当然也很难完全回避,比如地铁里会有检查员,保安挂个红袖章,口罩遮掩之下露出一双犀利的眼神,来回扫视着两边乘客,提醒没戴口罩的。

▲2021年8月30日,扬州一小区内,市民领取出入证进出(图/视觉中国)

当然得承认这种场景是一种必须,但我不知道是不是有人天生喜欢生活在这种环境里。有个成语叫“狗猛酒酸”,店家的狗太凶,酒都卖不掉了。疫情一来,我自己就拉黑了好几个商场,就因为保安过于生硬,把进店顾客当做嫌疑犯似的细细盘问。

现在的情形是,人们几乎生活在一种“普遍受气”的环境里,很难说人会在哪个点爆发。

就在十一假期的某天,我市内玩了一趟,忍受了各个著名景点“检查、放人”或红脸或白脸的对待,没想到最后回小区的时候,平时从来不管的保安竟然又给拦了下来。

那一刻我愤怒了,愤怒于这种双标、流于形式、不可预期——这天之所以拦人,说是有街道的来检查,要查一个几个月没用过的出入证。

这是被疫情改变后的社会环境,人们生活在一个需要反反复复自证安全的环境里,几乎无处不遇到关卡。这种检查,是直指人的核心隐私的,哪怕只是进入一个商场,人都是要在底线程度上来证明,你是安全的。

03

当然得再强调一遍,这种措施是疫情防控的要求下是必须的,就像这位大V的态度,“我非常配合尊重疫情防控规定”。

不过,我倒是希望人们别忘了,这种措施是非常规的,属于社会正常秩序的加码,是对普通人的一种额外要求。

因为疫情防控,广大基层工作者获得了某种权力。这是一种突如其来的权力,也是未经过规训的权力,不是所有人都对这个权力的边界和合理度有概念,像大V遇到的保安,点头之间的傲慢,在生活里是很常见的。

这当然也是职责,保安们也很不容易。我想,他们应该也不想去增加这种工作量。但现实就是,一些原本甚少体会权力滋味的群体,开始有了“给人脸色”的膨胀欲望。

▲2020年1月30日,上海徐家汇商场,工作人员对一推婴儿车妇女测温。

在这些措施预计还要持续一段时间的大背景下,我只能非常天真地期望,保安也好,各个单位也好,能够提高一点服务意识,明白非常措施给人带来的麻烦。毕竟,人们是来消费的、办事的,而不是来证明自己是没病的。

保安或是各种工作人员,至少别再增加摩擦了,别再把落实防疫要求,作为碾压尊严的理由了。当然,这种呼吁估计是苍白的,人们“该受的气”,大概不会减少多少。

现如今,我希望人们能记住疫情前的生活——从这个小区里抄个近道、去那个写字楼里蹭个洗手间都不会有人拦你,人们一定不要忘记社会正常的样子,也希望这样的日子能早日重现。

更希望经历疫情后,人们能明白一些道理,不被人怀疑、不被人轻蔑的尊严是多么宝贵,人的活动自由是多么美好。

而不是像现在,你想拥有这些,说不定得用上500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