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驳虎:大西北疫情再起,边境防疫吃紧
资讯

唐驳虎:大西北疫情再起,边境防疫吃紧

2021年10月17日 22:48:23
来源:唐驳虎

文/凤凰新闻客户端荣誉主笔 唐驳虎

核心提要:

1.陕西发现两例阳性,系上海退休教师,曾在甘肃核酸检测异常后自行离开。如果两人的感染点是在上海、西安,必有其他感染者,近10天内也早就暴露了。所以,更大可能是在额济纳旗旅游期间感染上的。

2.中国的几个陆上邻国,都在经历疫情高峰的冲击。与这些国家接壤的黑龙江、内蒙、新疆、云南、广西,都面临疫情从边境输入的压力。

3.国内疫情开始到现在,瑞丽人民倾尽所有为疫情防控努力。为了入境,偷渡客们无所不用其极,甚至身带长刀,被发现后还攻击守边人。无数边境抗疫一线人员用汗、用血、甚至用生命构筑防线,未让一例本土病例向内地流动。

4.边境输入,现在是继归国入境人员、境外冷链输入之后的又一大防控难题。据介绍,目前西北边境的物防设施比较健全,西南边境物防设施缺口较大、尚在完善之中,工作压力和强度很大。

10月17日星期天下午,西安卫健委的通报又打破了半个月的国内疫情平静。

西安卫健委的通报时间线稍显混乱,经与各地稍晚公布的病例活动轨迹,综合梳理后如下:

姜某,男,62岁,闫某,女,62岁;两人系夫妻,均为上海某高校退休教师。

10月9日早8时,两人由上海浦东机场搭乘国航CA1216航班,于10时40分抵达西安咸阳机场;

13时54分转乘东航MU9649航班前往甘肃张掖;16时06抵达张掖甘州机场。租用一嗨车辆,入住张掖宾馆,步行至祁连羊肉馆包厢用餐,步行回张掖宾馆。

10月10日,上午在平山湖大峡谷游览,午餐在车上吃了自购食物;下午在七彩丹霞景区游览,后在景区门口购买玉米,途径中国石油丹霞加油站加油,进入丹霞高速入口前往酒泉市金塔县。

11~14日,在内蒙古额济纳旗自驾旅游;其中13日在内蒙古额济纳旗人民医院进行核酸检测,结果为阴性。

15日上午9时在甘肃嘉峪关中医医院进行1:10混检,结果异常,当地通知该2人原地等候,但该2人已自行离开。

中午13时38分,该夫妇2人搭乘东航MU2165航班(嘉峪关—西安),于15时抵达抵达咸阳机场,17时乘坐出租车入住唐隆国际酒店。

16日上午8时15分,两人搭乘出租车前往西安市第八医院(新冠定点医院)进行核酸采样检测,9时由八医院搭乘出租车前往大雁塔,在大雁塔北广场及大慈恩寺游玩;

11时步行至侗庆楼古法面新陕菜就餐,随后于12时20分步行返回酒店休息;

下午14时30分,搭乘出租车前往市八医院查看结果(结果待出),15时40分搭乘出租车返回酒店;

傍晚17时,初筛结果显示阳性,随即对2人落实隔离措施。当晚陕西、西安省市两级疾控中心复核为阳性。

大西北疫情再起升

有人问,怎么又飞机又能自驾呢?

从行程看,显然是落地张掖,然后从张掖租车,行经酒泉,去内蒙古最西端的额济纳旗,看著名的金秋胡杨林去了。

然后返回嘉峪关,在嘉峪关异地还车,飞往西安。

嘉峪关和酒泉本来就是一体的,后来因为酒泉钢铁公司,分立出嘉峪关市。“酒嘉合并,敦煌升级”的提议说了很久。

国内的新冠感染,当然不是凭空变出来的,也不会是孤立的 。姜某闫某必有“上家”。上海?西安?酒泉?额济纳?

简单分析一下,如果两人的感染点是上海、西安,那么必有其他感染者,近10天时间,其他感染者早就暴露了

所以,更大可能是在额济纳旗旅游期间感染上的

额济纳旗与蒙古国接壤,有重要的策克口岸 。策克口岸位于内蒙古阿拉善盟额济纳旗境内,与蒙古国南戈壁省西伯库伦口岸对应。

这里对外辐射蒙古国南戈壁、巴音洪格尔、戈壁阿尔泰、前杭盖、后杭盖等5个畜产品、矿产资源较为富集的省区。

这里是中国国内陕、甘、宁、青四省区和内蒙古所共有的陆路口岸,同时也是内蒙古第三大口岸

运煤送货的大卡车会经此出入,有边境输入的可能 。10月13日,蒙古国驻华大使巴德尔勒还到策克口岸考察访问。

而从社交网络上游客发布的参观照片看,这里至今仍可以参观游览,实在是有点大意了。

而且,本来可以在嘉峪关酒店就控制住的感染,一下涉及了嘉峪关机场、15日的MU2165航班众多乘客、咸阳机场、西安5辆出租车及后续乘客、大雁塔的众多游客,还有一家陕菜餐馆

这实在是闹大了。当然,现在更大的问题是他们到底是在哪里被感染的呢?源头在哪里?

嘉峪关市、西安雁塔区都有全民核酸检测的必要。当然,还有额济纳旗,以及近日从额济纳旅游返回的游客。

这样才能找出病毒传播的路径与源头。

中国的几个陆上邻国——北边的俄罗斯、蒙古、哈萨克斯坦,南边的越南、缅甸,都在经历疫情高峰的冲击

像俄罗斯的日新增死亡人数已经超过1000人,达到了美欧的疫情高峰规模——

据俄防疫指挥部16日通报,该国新增新冠死亡病例1002例,这是去年疫情开始以来该数值首次突破千例,累计死亡222315例。

而且这些国家的疫苗接种率,除了蒙古之外,都不高。

与这些国家接壤的黑龙江、内蒙、新疆、云南、广西,都面临疫情从边境输入的压力

艰苦卓绝的云南边境

不要忘了,“为国守边”的云南瑞丽,至今还在新增感染者。

3个月来,因为新冠疫情,根据国家传染病防疫法执行全城封控。一切为了控制疫情传播,不停的核酸检测。

从国内疫情开始到现在,瑞丽人民已经倾尽所有为疫情防控努力,把疫情防控作为压倒一切的工作了

什么办法都尝试过了,边境隔离墙修了两道,缅甸人遣返了一批又一批,抵边村寨也撤离了,路上的监控密密麻麻。

病毒还是防不胜防,零星病例如影随形,不断出现。

但是,瑞丽和诸多沿边口岸一样,都从未让一例本土病例向内地流动

能够取得今天这样的防疫成果,是无数个边境抗疫一线人员用汗、用血、甚至用生命换来的。

2021年4月10日凌晨,35岁的德宏州交警支队瑞丽高速公路交巡警张峻珲,在疫情防控一线突发疾病殉职。

2021年6月29日下午,40岁的德宏州梁河县一线民兵曹德才,执行完疫情防控任务,准备轮休时,因劳累过度出现呕血。7月1日抢救无效殉职。

2021年7月31日凌晨,34岁的盈江县昔马镇团结村红木树村民早爱国,发出当天工作图片后,在疫情防控值守点上突发疾病,再也没有醒来。

2021年8月23日中午,44岁的瑞丽市畹町镇混板村委会委员吞静,在防控一线突发心梗,抢救无效殉职。

在边境疫情防控的“战场”上,还有许多人像吞静、曹德才、早爱国、张峻珲这样,用实际行动践行“镇守边关、视死如归”的誓言,用生命守护着生命

为了入境,偷渡客们无所不用其极。有的游泳,钻下水道,有的挖地道,有的搭梯子,还有的身带长刀,跑进香蕉地躲避追捕,被发现后还攻击守边人

有一名守边人在值守时大腿被刺伤,缝了十几针。

云南还要接收数以万计的归国投案电诈人员

除了瑞丽姐告口岸正对着的缅甸木姐(缅政府控制),缅北还有三座城镇与中国云南省直接接壤——老街、邦康、勐拉。

临沧市镇康县城南伞镇,毗邻掸邦一特区的果敢(老街);

普洱市孟连县勐马镇的勐阿口岸对面,是掸邦二特区的佤邦(邦康);

西双版纳州勐海县打洛镇对面,就是掸邦四特区的小勐拉(为了区别于云南的勐腊)。

这里战火纷飞,势力盘根错节,却仍靠着与中国比邻的地理优势,疯狂汲取生存养分。

这里能收到移动、电信、联通三大运营商的信号,却又不在中国的管辖范围内,也因此成了电信诈骗犯罪分子的天堂。

现在,一方面是疫情的影响,更重要的是多个地方政府,对这些非法出境的人员已经掌握了情报,下了最后通牒:

再不回国,户口就要注销了。

从6月开始,中缅边境排起了长长的人流,大批人拖着行李,排队等候入境

在重大利害面前,这些滞留缅北的人员宁可入狱,也要回国投案自首。

随后,在境外经过5天集中隔离、3次核酸检测呈阴性的入境人员,分批从专用通道陆续进入镇康南伞、孟连勐马、勐海打洛等地的集中隔离点。

以孟连县为例,已建成隔离场所40个,有房间10862间,其中单人独卫标准的有7534间,以隔离21~23天计算,平均每天可新接纳入境隔离人员475人。

而平均1间隔离板房、1个入境人员,就要配备1位管理工作人员。他们组成医疗专班、保安专班、后勤专班,为服务入境人员管理做好准备,

工作人员在这里连续执勤28~30天,然后再经14天隔离,历经50多次核酸检测之后,才能休假14天。然后又是一次历时2个月的循环。

白天进入隔离区,工作人员有的要穿着防护服工作3个半小时以上,接近40摄氏度的高温挑战着身体极限

边境疫情防控阻击战打响一年多来,孟连县实现了“输入疫情零扩散、医务人员零感染、本地病例零出现、远程传播零发生”的防控目标,取得了来之不易的抗疫成果。

云南与缅甸、老挝、越南三国山水相连,有8个边境州市、25个边境县,有19个国家级口岸、6个省级口岸和65条边民通道

在新冠疫情的冲击下,东南亚几乎所有的国家都在经历着确诊数、死亡数的新高,情况远比去年严重

云南是现在全国收治新冠感染病人最多的省份,境外输入累计确诊病例1146例,累计治愈出院病例972例,现有确诊病例174例。

在云南4000公里边境线上,军人、警察、医护人员和全体边民值守人,以“镇守边关、视死如归”的决心意志,睡工棚、吃泡面、熬长夜,战蚊虫、防偷渡、保平安,打一场疫情防控的人民战争、阻击战、持久战。

守边境很难,但再难也要守 。只有把好每一道关口,不留任何死角,如今来之不易的疫情防控阶段性成果才会更持久、更扎实。

小结

边境输入,现在是继归国入境人员、境外冷链输入之后的又一大防控难题。

据介绍,目前西北边境的物防设施比较健全,西南边境物防设施缺口较大、尚在完善之中,工作压力和强度很大

面对严峻的防控压力,需要防线前移,有新的举措和思路。

根据中国驻缅甸大使馆消息:中方已向缅甸提供2660万剂疫苗,其中590万剂由中国向缅无偿援助,2070万剂由缅方采购。

在中方援助下,专用于中缅边境地区的100万剂疫苗和防疫物资大半已落地实施,在中缅边贸最重要的木姐-瑞丽口岸105码货物集散中心修建的方舱医院已投入使用。

中方希望缅方,在防疫关口前移、边贸货物机械化通关、打击非法越境等方面加大投入,为中缅边境贸易有序恢复,为云南减轻防控压力,创造条件

这些举措将为统筹云南缅甸疫情防控和保障边境贸易提供助力。

同样的措施,可以用于其他依然有边贸来往,特别是大批量货物输入输出的陆上邻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