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星李政宰 《鱿鱼游戏》里搏命演绎底层人惨史
资讯

韩星李政宰 《鱿鱼游戏》里搏命演绎底层人惨史

2021年10月17日 13:41:48
来源:环球人物

导演黄东赫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我想要写的,是一则寓言,是一个关于当代资本主义社会的故事。它说的是某种极端形式下的比赛,是为了活命而去比赛。”

“不抛弃被冷落的弱者,是以前的孩子们,玩游戏时会遵守的美好规则。”这句颇有深意的台词,出自奈飞(Netflix)近日推出的韩国剧集——《鱿鱼游戏》。目前该剧已经播完,但热度却有增无减。

·《鱿鱼游戏》海报。

自播出以来,《鱿鱼游戏》登顶了包括韩国在内的94个国家(地区)奈飞“今日十佳”榜,更成为首部摘得美国“今日十佳”冠军的非英语剧集。此外,剧中出现的椪糖、木头人玩偶、运动服等衍生产品也卖到脱销。

虽然火爆全球,但这部剧也引发了不少争议:许多观众表示剧情“高开低走”;其暴力元素让欧洲有的学校增设了暴力预防课程;韩媒称,吴京穿着带“中国”二字的衣服是抄袭其主角穿搭......

即便如此,这部剧在某种意义上已经成功:主演的火爆程度令人咋舌。女主郑浩妍ins粉丝数从几十万一跃成为韩国女演员第一,其余演员也都迅速“吸粉”。

尤其是男主李政宰,仅开通ins两天便收获150万粉丝,真正凭借演技再次“出圈”。

穷小子到实力明星

李政宰能在事业上再获成功,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从小到大,他体会过人生的起起落落,也经历过事业的低谷期。

韩国tvN节目《名单公开2016》曾介绍,李政宰于1973年出生,爷爷奶奶都是医生,上世纪60年代就双双通过了韩国国家考试,为他父母的成长提供了优越的环境。

小时候,李政宰的家庭很富裕。他妈妈拥有多家酿造厂,全家居住于著名的“江南八学区”之一,韩国最顶级的8所高中都在这里。

然而,意外不期而至。在小学一年级,他妈妈因为投资失败而与爸爸产生矛盾,爷爷又连续4次竞选国会议员均落选,家中经济条件每况愈下,很多东西被拿去抵债。原本的富家公子,一夜之间成了穷小子。

·年轻时期的李政宰。

因为要躲债,李政宰一家经常搬家,情况最差时还住过简陋拥挤的单间。当时,他甚至连给朋友买礼物的钱都拿不出来。

他小小年纪便承担起家庭重担。中学毕业后,他没有念大学,而是四处打工挣钱,补贴家用。在咖啡店打工时,因为相貌英俊,他被经纪人看中,前往广告公司试镜,成为一名模特。

·刚出道时的李政宰。

1993年,李政宰因出演SBS电视剧《恐龙先生》被人熟知,正式成为一名演员。

1995年,他在一部名为《沙漏情人》的剧中饰演女主角的保镖,人气一度高过男主,大量观众写信给编剧,拜托编剧多给他一些戏份。

他也凭借此剧获得SBS演技大赏新人演技奖,以及韩国百想艺术大赏电视类最佳新人奖,成为百想史上首位包揽同届影视新人奖的演员。

然而,李政宰因密集的行程深感疲惫,在事业上升期选择了入伍。1997年,他回归娱乐圈,却陷入低谷期:工作不顺、遭遇经济问题、与所属经纪公司沟通不畅......

在那段艰难的日子,李政宰没有放弃。为了磨砺演技,他考上了韩国东国大学话剧电影硕士。

沉淀过后,在1999年,年仅27岁的他凭借电影《没有太阳》斩获20届青龙奖最佳男演员,成为韩国史上获此称号的最年轻影星。

·《没有太阳》的主演李政宰(上图右一)和郑宇成。

此后多年,他出演了多部电影及电视剧,取得了大大小小的成功。磨练演技20余年,给了李政宰把握好每个角色的信心,也成为他凭借《鱿鱼游戏》再次“出圈”的底气。

卸下包袱演“鱿鱼”

《鱿鱼游戏》能够大火,离不开它的豪华阵容:入行许久的演技派李政宰、朴海秀,曾执导过电影《熔炉》的导演黄东赫,客串的金奖明星孔刘、李秉宪,潜力新秀郑浩妍、魏化俊......再加上紧张刺激的剧情,很难不吸睛。

该剧名称来源于韩国上世纪80年代流行的儿童对抗游戏:在由圆形、三角形、四边形组成的鱿鱼形状图案上进行攻防对战。

三种图形在剧中无处不在,成为贯穿始终的标志。

·《鱿鱼游戏》标志。

相较其他“生存类”影视剧,《鱿鱼游戏》的逻辑更贴近现实:456位身负债务、在现实社会中走投无路的人,进行如123木头人、拔河等孩童时期的游戏。未在规定时间内完成游戏的人就会面临死亡,每死亡1人,奖金池就会增加一个亿,最终奖金为456 亿韩元(约合人民币2.7亿元),留到最后的人可以获得这笔巨款。

在游戏过程中,人性善恶的界限变得模糊:

上一场游戏中互帮互助的人,在下一场又会想方设法欺骗对方,将其逼上绝路;上一秒赢了比赛的丈夫,下一秒却又因打败妻子而痛苦自杀......

没有永恒的队友,只有求生的迫切。在生命紧要关头,每个人都是自私的。

与其他个性迥异的角色不同,男主成奇勋则因为太过善良、总帮助别人,被观众评价为“圣母”“白莲花”。

·李政宰在剧中扮演成奇勋。

李政宰则将他形容为“鱿鱼”:

相比以往扮演过的帅气高冷的形象,成奇勋是生活在底层的边缘人。他身无分文却爱赌博,有一个患有糖尿病的老母亲,在前妻面前抬不起头,在女儿面前强撑面子,又在追债人的威胁下吓得快哭出来。

·成奇勋。

因此,塑造“成奇勋”这一人物对李政宰来说是一次不小的突破。为了演出男主身上的“烟火气”,他琢磨了很久。“我拍这部戏时卸下了许多包袱,使用了很多平时不怎么用的表情、呼吸和动作。”

剧中主角时刻处于高压刺激下,演员能否将面对突发状况的真实状态呈现给观众,尤为重要。

“因为要很自然,并且看起来就像是日常生活中的人。像扣糖饼戏份,就让我很苦恼,犹豫要那么夸张地去舔么,但后来一想,这是冒着生命危险来比赛,所以要全力以赴。所以,我就游走在自然演技和极限演技之间。”

·《鱿鱼游戏》中的扣糖饼戏份。

李政宰凭借实力派演技,在全球粉丝心中留下深刻印象。让人又爱又恨的人物形象和颠覆性的表演,也使观众沉浸于剧情无法自拔。

真实社会的寓言故事

《鱿鱼游戏》能够引起观众共鸣,除了演员沉浸式的演技外,离不开它的现实性。在韩国,许多人与剧中角色有相同困境。

剧中的游戏者们被比作“田忌赛马”中的“马”。而掌握大部分财富的上层阶级,则拥有“赛马”的权力。他们随意挥霍钱财、下赌注,在幕后玩乐般看着底层阶级的人互相残杀。

过去十年发生的金融危机以及特朗普在2016年美国总统选举中获胜,启发了导演兼编剧黄东赫制作这部剧:年轻人失业率上升、大城市房价上涨,很多突如其来的裁员和投资的失败,将走投无路的人逼向高风险贷款机构,韩国平民负债率不断攀升,贫富差距急剧扩大。

他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我想要写的,是一则寓言,是一个关于当代资本主义社会的故事。它说的是某种极端形式下的比赛,是为了活命而去比赛。”

这种“极端形式下的比赛”,是韩国不同社会阶层间矛盾激化的真实写照。

西方有一句谚语:含着银勺出生。这句话在韩国衍生出“勺子阶级论”:按照家庭背景好坏程度,将年轻人分为 “金勺““银勺”“铜勺” 和 “土勺”。

·勺子阶级论。

而想要跨越阶级等级、从“土勺”往上爬,难度堪比登天。

在此背景下,韩国诞生了许多现实题材剧。其中,《天空之城》尤为著名:剧中身处上流阶层的父母们绞尽脑汁,希望儿女们将“金勺”“银勺”传承下去。

·《天空之城》台词。

虽然其中很多情节略有夸张,但艺术来源于生活,残酷现实早已压垮许多韩国人。

如今,《鱿鱼游戏》的出现,更是直指底层民众精神上的苦闷:生活的无助、善恶的抉择、阶级压迫的不堪......

或许,它在争议下的爆火,也得益于观众对这则“寓言”故事的共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