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岁已婚男将24岁情敌杀死装入拉杆箱 被提起公诉
资讯

39岁已婚男将24岁情敌杀死装入拉杆箱 被提起公诉

2021年10月14日 19:25:53
来源:澎湃新闻

跨年夜前夕,时年39岁的已婚男子邹刚用尖刀猛刺20多刀,残忍杀害了24岁的“情敌”肖开,并将其尸体装入拉杆箱,藏于自己的汽车后备厢内。

尽管肖开的女友程青早已明确告诉邹刚,她与肖开感情稳定,有妻有子的邹刚仍纠结于自己与程青之间的关系。杀人后,他把妻子和程青先后叫至自己工作的酒店,想要“做个了结”。

10月12日,该案在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记者从庭审中获悉,上海市人民检察院第二分院以故意杀人罪对被告人邹刚提起公诉,该案仍在进一步审理中。

被告人脱光死者衣服将其装入拉杆箱

根据上海市人民检察院第二分院指控,2020年8、9月间,被告人邹刚因发现程青与被害人肖开交往,遂心生怨恨,欲伺机背后报复。2020年12月30日下午,邹刚先至上海某银行领取拉杆箱,又在去肖开住处途中,购买了尖刀、美工刀、羊角榔头等作案工具,并于当日16时50分许到达静安区某小区,进入大门后乘坐电梯至十楼楼梯间等候肖开。

被告人邹刚供述,当时他走到肖开所住十一楼的楼梯间等候,将携带的拉杆箱放于门外,将购买的尖刀用塑料纸包着、放在身后的皮带圈上,榔头置于当日穿的羽绒服内,美工刀放于楼梯间。

当日20时50分许,邹刚发现肖开回到住所,即跟随肖开进入室内。而后,邹刚与肖开在室内发生争执打斗。其间,邹刚用携带的尖刀连续猛刺肖开背部、颈部等处20余刀,致肖开当场死亡。

邹刚在庭审中表示,自己不确定肖开当时是否已经死亡,“当时没想那么多”。邹刚称,自己先叫了肖开几声,见没有反应,便把肖开拖到卫生间,用冷水冲肖开的脸。

清理现场后,邹刚将肖开尸体装入其携带的粉色拉杆箱中,并将该拉杆箱藏匿于楼梯间处。同时将尖刀、榔头等作案工具丢弃至楼下绿化带中。邹刚称,因肖开穿着衣服无法装进拉杆箱,他将其衣服全部脱光。衣服装在袋子里拿走。

之后,邹刚乘坐出租车前往自己的暂住小区,又驾驶自己的宝马MINI汽车返回作案现场。次日凌晨1时30分许,邹刚将装有肖开尸体的粉色拉杆箱带离案发楼栋,并放入宝马MINI汽车后备厢内,再前往自己工作的长宁区某五星级酒店地下车库。

邹刚在庭审中首次表示,案发后,自己主动告诉程青,自己把肖开杀了。

而据被害人女友程青证言,案发当晚,自己因联系不上男友肖开,便前往肖开公寓寻找,敲门没有人开,下楼看见公寓楼门口有两滩血迹,她怀疑是男友的。程青打电话给邹刚,邹刚让她到自己工作的酒店。程青打车至酒店找到邹刚,发现邹刚妻子也在。程青反复追问肖开下落,并跪下求邹刚把肖开送医院,邹刚拒绝回答。凌晨3时许,程青打电话报警。

程青报警2分钟后,邹刚拨打110电话,称自己杀害了肖开。

被告人妻子:曾劝被害人自首

庭审中,被告人邹刚承认,案发时自己和妻子的婚姻关系仍存续,且两人育有一子。自己之所以前去找肖开“只想要一个答案”,希望肖开能好好对程青。邹刚先称自己和程青“在一起”五年,后又改称“认识”五年,自己对程青“很关心”。案发后,他把妻子和程青先后叫至酒店,是想要三个人谈一谈,“做个了结”。

据邹刚妻子证言,2020年12月31日凌晨,邹刚给她打电话,让她准备好纸和笔,并把银行卡、微信、股票账户等密码告诉她,“像是交代后事一样”。经追问,邹刚说:“我把程青的男朋友杀了。”邹刚妻子听到时不太相信,以为是邹刚找借口要与程青私奔。不久后,她前往酒店找邹刚。当时她劝邹刚自首,邹刚回答说:“我为什么要自首,大不了一命赔一命。”

证言中邹刚妻子表示,邹刚可能是很气愤,“他为了这个女的连家都放弃了,这个女的外面还有人。”

2020年12月31日凌晨3时16分许,公安侦查人员到达该酒店十楼宴会厅,当场抓获被告人邹刚,并在地下停车库内,找到其停放的宝马MINI汽车,从该车后备厢内发现装有被害人肖开尸体的粉色拉杆箱。

经法医尸检鉴定,肖开符合生前被他人用锐器刺戳背部等处,造成肺脏等破裂,致失血性休克而死亡。

庭审中,公诉人问及邹刚是否有财产能够赔偿被害人家属,邹刚表示,自己可以提取个人账户里21万元的公积金,此外没有其他财产。

公诉机关:建议判处死刑

公诉人表示,被告人携带的作案工具,说明了其预谋杀人的目的明确。邹刚认为被害人肖开与程青的交往,导致程青离开自己,遂产生报复心理。被告人邹刚有妻有子,程青系在与被告人分手之后与肖开在一起。程青与肖开的交往合情合理合法。被害人没有任何过错。被告人预谋杀人,杀人动机相当卑劣,作案手段残忍,造成的后果严重。

公诉人认为,被告人系在程青报警之后被迫无奈拨打报警电话,其不具有自首情节,亦不具有其他可以酌定从轻处罚的情节,且其对作案动机没有如实供述。

因此,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邹刚预谋杀人并使用尖刀捅刺的恶劣手段致一人死亡,其行为已触犯刑法,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应当以故意杀人罪追究其刑事责任。公诉机关建议法院对其判处死刑。

庭审现场,被害人父母坐在旁听席上。听到邹刚供述其作案过程,被害人母亲眼眶泛泪。据被害人父亲介绍,肖开1996年生,是家中独子,也是家里第一位大学生。因父母常年在外地打工,肖开读书都是“自己管自己”。2020年5月,大学刚毕业的肖开进入上海某房地产中介公司工作,认识了比他大一岁的女同事程青,两人交往已有半年。程青还告诉肖开父亲,两人原本计划于2023年结婚,孩子名字都想好了。

肖开父母称,案发后,程青一直与他们保持联系,时常以儿子的名义给他们买东西。2021年中秋假期,程青特意从北京赶至肖开父母家中。令人叹惋的是,三人第一次见面,却是去坟前祭拜肖开。

案发前,肖开几乎每周都与母亲视频聊天,母亲回忆道:“他总是报喜不报忧,之前骑电瓶车撞了一下,都没说。”直至程青今年来家中,自己才在交谈中得知此事。母子俩最后一次视频,是在2020年平安夜,儿子仍在关心自己:“叫我买苹果吃。”

肖开父亲表示,“我也不想非要他(邹刚)死,我儿子已经不在了,我再要他死,这又是一条生命”,如果经济赔偿能够保障之后的养老生活,他们愿意接受。

目前,该案仍在进一步审理中。

(文中人物均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