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永年:中美关系是美国内部问题的“牺牲品”
资讯

郑永年:中美关系是美国内部问题的“牺牲品”

2021年09月27日 11:28:56
来源:中国新闻网

中新网乌镇9月26日电 9月26日,由中国新闻社主办的“2021年世界互联网大会乌镇峰会——全球抗疫与国际传播论坛”在浙江乌镇举行。香港中文大学(深圳)全球与当代中国高等研究院院长郑永年在视频致辞中表示,中美关系是美国内部问题的“牺牲品”。谈及如何应对美国政界的谎言?他指出要“三个回归”,即:回归事实、回归科学、回归理性。

9月26日,由中国新闻社主办的“2021年世界互联网大会乌镇峰会——全球抗疫与国际传播论坛”在浙江乌镇举行,香港中文大学(深圳)全球与当代中国高等研究院院长郑永年通过视频致辞。 <a target='_blank' href='http://www.chinanews.com/'>中新社</a>记者 韩海丹 摄

9月26日,由中国新闻社主办的“2021年世界互联网大会乌镇峰会——全球抗疫与国际传播论坛”在浙江乌镇举行,香港中文大学(深圳)全球与当代中国高等研究院院长郑永年通过视频致辞。 中新社记者 韩海丹 摄

以下为致辞文字实录:

各位领导、各位同仁:大家下午好!非常高兴有这个机会就真相与谎言,给大家谈一下我的想法。我刚才听到很多媒体工作者在讲,我学到了很多。我今天想从学者的身份来讲讲谎言与美国政治。当代美国民主中,大家看到谎言与政治不可分离。我们很多人看过美剧《纸牌屋》,如果看过这个剧的人,对美国政治中的角色有深刻的认识。

美国人实际上自己一直也讨论政治、谎言,它不仅仅表现在《纸牌屋》这样的文艺作品中,实际上很多研究政治学的人也在研究政治与谎言之间的关系。当然很显然,尽管没有人会喜欢政治谎言,但政治谎言确实是人们不得不接受的一个事实。

但是从历史上看,我觉得西方民主的理想并不是这样的,假如说我们在古希腊的作品中、古希腊的哲学家里面,他们特别强调政治对人的重要性、政治参与,因为政治是最能发挥人的权利的地方。

西方从以前的宗教谎言中解放出来,在中世纪,宗教真理是衡量一切的标准,文艺复兴把世界的重心从宗教转移到人类的本身。18世纪的启蒙运动把政治理性推到极点,从此之后人们普遍相信理性政治的力量。这个以后,在近代很长一段时间,当人们讨论政治的时候,大家觉得政治也是理性的一个产物。再加上近代工业革命以后,因为西方的经验主义至上,所以一切真理又必须基于经验和事实,后续也得到了很快的发展。很长一段时间,政治也是基于事实上的辩论和政策论证,这一点我们也要看到。

我觉得政治谎言在现代西方尤其美国那么盛行,我自己想了一下,我把它概括成下面六个方面的理由和因素。

因素一:西方政治里面,民主政治的谎言本身有牢固的文化传统。宗教黑暗时代结束以后,宗教谎言的传统并没有结束。近代理性主义的崛起,我们也不要忘记了近代也创造了所谓的马基雅维利传统,马基雅维利传统就是目标证明手段正确。你只要目标是对的,我做什么样的事情都是正确的,谎言也是作为西方政治的一部分,从很多西方政治人物来看,谎言也有它的合理性。

因素二:西方关于“理性人”的假设不成立。我们知道西方民主政治里面一个重要的假设,就是每一个人是理性的,也能发挥他的理性,就是所谓“理性人”的假设。但是从经验来看,我觉得这个假设不成立,无论是英国的脱欧还是美国特朗普主义的崛起,我想,大众一旦受政治人物的操作,就会变得非常不理性。平常我们所认为的理性,消失得无影无踪。

因素三:技术条件的变化。我们从以前的“大众传媒”到了“大众的传媒”时代。以前广播、电视是大众传媒,但广播、电视的时代是精英传媒时代,是精英通过这种媒介,把自己的思想传达给大众。但现在不一样,现在就是一人一个话筒,大家都有社交媒体,这个时代真正的大众传媒的时代已经到了。这个一人一个话筒加上西方的民主的一人一票,就产生了无穷的力量,使得这些谣传能快速有效传播。我刚才听很多媒体人说社交媒体的有效性,当然在塑造正面的方面也是有效,但是塑造反面、消极的谎言传播也是变得非常有效。

因素四:西方的社会因素。主要是当代西方民粹主义的崛起。民粹主义为什么崛起?西方社会变得越来越不公平,收入财富差异变得越来越大。比如说美国,美国从1945年到80年代,它的中产阶层达到70%,但是80年代以来美国中产阶级一直在萎缩,一直萎缩到现在的50%左右,所以美国现在变成富豪社会,这对美国普通老百姓有非常大的影响。

因素五:民主自由本来是一种制度安排,本来就是一种解决实际问题的方式,但是他们把民主主义的意识形态变成宗教信仰。意识形态和宗教信仰是什么?意识形态是世俗的,宗教是出世的,但今天的西方,民主制约人权,意识形态就变成一种宗教,意识形态也因此成为谎言的根源和论证谎言的根据。美国政治人物都相信我是为了民主自由,说什么样的谎言都是可以的,这都是今天的现实。

因素六:任何社会,精英阶层、统治阶层非常重要。美国民粹主义崛起,现在统治阶层的精英阶层非常衰弱,尼克松总统所说的精英阶层不再存在,精英和民粹结合起来能创造最坏的结局,这是精英衰弱的结果。另外西方美国的内部问题很多,实际上中美关系是美国内部问题的牺牲品。如何应对美国政界的谎言?我想是我们中国读者、中国媒体的一大任务。面对这种情况,我自己个人觉得尽管美国的谎言很多,但是我们面对谎言还是要“三个回归”:回归事实、回归科学、回归理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