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最胶着大选”开启后默克尔时代,德学者:德从未有过如此分裂的政党格局
资讯

德“最胶着大选”开启后默克尔时代,德学者:德从未有过如此分裂的政党格局

2021年09月27日 04:15:11
来源:环球网

【环球时报综合报道】四年一度的德国联邦议院选举26日举行,投票结束后的出口民调显示,德国总理默克尔所领导政党与主要对手的得票率势均力敌,均为25%左右。本次大选,不仅要选出一个新领导人来执掌欧洲最大的经济体,还标志着一个时代的结束——任职总理16年的默克尔将告别这个舞台。然而,从前述出口民调及选举进入倒计时之际的胶着选情看,谁将接班、未来政府会由哪些党派组成仍有很多变数。“德国从未有过如此分裂的政党格局。”有专家说。这意味着选后新政府的组建谈判会很困难,预示着新总理将面临艰巨的挑战,填补默克尔留下的“空白”也需要付出更大努力。未来,以“稳定”为代名词的德国会进入一个不确定时期吗?在很多观察家看来,也许会有些波折,但无论是内外挑战,都需要下任德国领导人务实应对,默克尔时代的连续性应能保持。

位于柏林的联邦议会大楼 资料图

冲刺阶段,依然“不可预测”

对于本届大选,不少媒体用“最不可预测”来形容。法新社26日称,这是德国近年来最难预测的选举之一,默克尔领导的保守派和中左翼的社民党势均力敌。民意调查显示,默克尔领导的基民盟与基社盟组成的联盟党得票率为23%左右,仅次于社民党的25%,差距完全在误差范围之内。

多家民调结果相近。据“德国之声”报道,最后的民调数据(截至9月24日)显示,社民党支持率约为25%,联盟党支持率为22%,紧追其后的是拥有近16%支持率的绿党,而自民党和德国选择党则均在11%上下。德国阿伦斯巴赫研究所24日公布的结果是:社民党支持率为26%,联盟党已追至25%。

俄罗斯《报纸报》26日称,今年德国还面临创纪录的未决定投票给谁的选民人数。德国政治学家亚历山大·拉尔表示,仍有约40%的选民不知道该投给谁,过去这个数字通常为20%-25%。此外,85%-87%的德国人准备参加投票——这同样是一个巨大数字。

26日的德国,天气晴朗。各地纷纷举办活动,比如花展、儿童游乐节、购物日等,目的就是吸引民众出门,到投票点投出珍贵的一票。德国大约有6040万公民拥有投票权。

《环球时报》记者在柏林多个投票点看到,许多民众戴着口罩排队进入。女护士安妮塔把票投给了社民党和绿党,她认为他们关心底层,尤其是要提升最低工资。拥有一家贸易公司的波西尔投给联盟党,因为他反对提高税收,且认为延续默克尔政策对德国有利。

本次选举,德国将选出“超级联邦议院”。目前联邦议院拥有709名议员,是德国有史以来最大规模。联邦议院原本法定议席为598个。但由于德国选举的特殊性,为了倡导民主机制,要投两票,政党分化严重,导致议员增加。新一届联邦议院预计会超过900议席。

当地时间下午6时,投票结束。德国电视一台随后公布的出口民调显示,社民党和联盟党得票率均为25%,德国选择党和自民党同为11%,绿党为15%。德国电视二台的结果是:联盟党24%,社民党26%。

由于有很大比例的选民通过邮寄投票,出口民调的准确度可能会受到影响。据德新社报道,由于新冠肺炎疫情,德国出现邮寄投票热潮。在巴伐利亚小城埃尔丁,2.5万名合格选民中,约1万人申请邮寄投票。总体上,选择邮寄投票的比例为40%左右。

默克尔的警告

“默克尔就可能的左翼倾向警告说,国家‘未来’处于紧要关头。”据俄罗斯卫星通讯社报道,25日,默克尔在联盟党的集会活动上警告说,一个左翼政府的出现将“扼杀”企业。“我想用我的经验告诉你们,在一个总理的政治生涯中,有些时刻与谁执政无关,你必须做出正确决定。”默克尔说:“这是关于保持德国的稳定,关乎你们的未来。”

默克尔虽未点名,但很明显是针对社民党。对此,社民党秘书长克林拜尔回应说,基民盟是在“泼脏水”,因为它自身缺乏有说服力的竞选纲领。

过去一周,默克尔陪同联盟党候选人拉舍特进行了三场重要选举活动。默克尔的相关讲话针对性很强:一是打稳定牌,警告不能“向左转”;二是警告说,社民党、绿党未来会提高税收,尤其对富有和中产阶层影响大。

根据德国选举制度,在联邦议院取得半数以上议席的政党和政党联盟可以组阁。社民党和联盟党已表示不会再组联合政府。德国选择党被排除在各党组合之外。德国《世界报》26日称,如果社民党获胜,它可以与绿党、自民党组成“红绿灯联盟”,或者与绿党、左翼党组成“红红绿联盟”。若联盟党获胜,它与绿党、自民党组成“牙买加联盟”最有可能。如果各方组合非常困难,联盟党与社民党再次组阁也不是不可能。

《华盛顿邮报》援引德国锡根大学政治学教授博鲁基的话说:“我们的情况很特殊。德国从未有过如此分裂的政党格局,如此多政党在民调中这么接近。结果越接近,联合政府的谈判就会越困难,因为没有人能够完全占据领导权。”俄《报纸报》称,由于未来组建联合政府的谈判可能需要很长时间,默克尔担任看守总理可能会持续到圣诞节或新年。

对华政策不会发生“革命”

有分析称,不管怎样,新总理都将面临严峻的现实挑战。作为欧洲最大的经济体,德国经济需应对一些关键挑战,如绿色转型、数字化、出口依赖等。对外,用英国《经济学人》的话说,俄罗斯是一个不可预测的威胁,美国是一个分心和不确定的盟友,中国是一个越来越具有挑战性的经济和战略对手。

俄罗斯《商业咨询日报》26日称,德国未来的内外政策取决于新政府的配置。德国还是欧盟的领导者,布鲁塞尔做出的决定取决于德国新政府的立场。对俄罗斯来说,欧盟是主要贸易伙伴,俄现在正在等待签发“北溪-2”天然气管道运营许可证,如果绿党上台,可能会使这一过程复杂化。

“大选后,预期德国将采取更强硬的对华政策,但美国可能会失望。”《慕尼黑水星报》称,许多观察家预测德国对华政策将变强硬,但这并不意味着发生一场“革命”。文章援引《纽约时报》的评论说,美国敦促盟友对中国采取更强硬立场,但默克尔的德国犹豫不决。在她的政党或社民党领导的新政府下,这种情况不会改变。华盛顿可能会感到失望。

据德媒报道,最想大幅改变对华政策的是绿党候选人贝尔伯克和自民党候选人林德纳。在23日晚举行的选前最后一场电视辩论会中,主要候选人终于谈及中国。贝尔伯克抨击默克尔政府“太软弱”,导致中俄坐大。林德纳赞成对华强硬,不满德国政府推动欧中投资协定。基社盟主席泽德反驳说,德国固然不该谄媚中国,但也不必对中国指手画脚。他批评绿党的对华政策“世界观不成熟”,恐威胁数十万工作机会。

至于拉舍特,他支持延续默克尔的对华政策,认为德国必须继续当好中国的“可靠伙伴”。社民党候选人肖尔茨未在辩论中直接谈及中国,仅强调在外交战略方面需要一个强大、自主的欧洲。

“过去两届联合政府,肖尔茨都是主要参与人,受默克尔影响很深,在很多方面都模仿她学习她,甚至包括一些肢体语言。”中国社科院欧洲研究所研究员赵俊杰对《环球时报》记者说,肖尔茨追随该党前领导人施罗德的路线,强调务实政策和不同于美国的独立价值观。

上海外国语大学德国问题专家姜锋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由于绿党和自民党可能入阁,它们的政纲里涉及中国的部分有相当负面的内容,尤其是绿党,这会让未来的德国新政府在政策方面出现一些波折。但他认为,德国外交整体上会是理智大于情绪,默克尔时代的连续性能够保持。

【环球时报驻德国特约记者 青 木 环球时报记者 赵瑜莎 环球时报特约记者 任 重 柳 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