胜选后就谈到两岸交流,国民党新主席的第一步打算怎么走?
资讯

胜选后就谈到两岸交流,国民党新主席的第一步打算怎么走?

2021年09月26日 18:01:27
来源:台湾日月谈

文/凤凰网特约作者宋沁玲

9月25日,中国国民党主席选举尘埃落定,朱立伦85164票当选,得票率45.78%;其次是张亚中,得到60632票;寻求连任的江启臣,得35090票;卓伯源票数为5133票。这次选举的投票人不到台湾地区选民总人数的1%,但却是国民党有史以来最激烈的主席选举。

▎ 胜选后的朱立伦。图源:视觉中国

当选后朱立伦发表谈话,呼吁国民党团结,共同面对“鸭霸”的民进党。张亚中则在选后记者会侃侃而谈超过半小时,再次强调他的理念才是符合台湾民意的成功之路。落选者的讲话时间比当选者还多了几倍,比当选者更慷慨激昂。国民党此次大选竞争造成的伤痕是否将可弥补?还是歧异继续扩大?凤凰网邀请宋沁玲主播与施威全博士对谈。

宋沁玲曾任职凤凰卫视驻华盛顿主播,施威全曾在马英九政府担任大陆委员会政策幕僚,两位都是长期关注两岸话题的台湾专家。

深蓝支持者“绑架”朱立伦?

宋沁玲 :中国国民党主席选举,是党员普选。目前党员共有37万多人,此次投票率为50.71%。国民党党主席开放党员直选以来,2001年的投票率57.9%,2005年投票率50.2%,2009年57%,2013年投票率57.9%,2017年投票率58.1%。在历次党主席选举中,这次投票率倒数第二,但与之前的投票率差别不大。

▎ 国民党主席选举,高雄市党部开票现场。图片来源于网络

主席选举只是政党家务事,近半的投票率不算低。但此次激烈程度胜于以往,一方面台湾媒体高度瞩目,其次第二名的张亚中得票率与朱立伦相差13%,是历来选举,落选者与当选者最接近的一次。

疫情依然紧张的台湾,民众在乎经济、民生政策,原本不太关注国民党主席选举。却因为张亚中的参与,在最后两个月成为媒体与社交网站的热门话题。张亚中的主张明确,提议与大陆签署和平备忘录,他搅动选情、引发讨论,也逼得江启臣与朱立伦需就大陆政策的看法,作出回应

张亚中主导了这场选举的节奏,但朱立伦企图定调此次选举是能力与人选的竞赛,认为自己最有能力团结国民党、打赢民进党 。国民党的组成有浅蓝的地方政经势力,包括中南部的支持者,也有深蓝的退伍军人与49年前后抵台的外省家庭,朱立伦努力说服党员,他是浅蓝与深蓝都能接受的最大公约数。

张亚中的主张偏向深蓝,演讲颇能召唤出深蓝基本教义派的感情。他强调主席选举是路线之争,他要唤醒国民党的党魂,有了党魂胜利才能持久,没有党魂只会讨好民众,即使赢得选举,也会失去尊敬。他在选后记者会仍然大力强调这些核心论点。

张亚中的诉求让他获得6万多票,占台湾人口数极微。但这6万多人的积极性与政治热情,相较于一般人民,更能诱发话题、引领舆论。张亚中以及其支持者的热情不会消失,未来仍是台湾政坛里的一股动能

▎ 在观看开票直播的张亚中。图片来源于网络

施威全 :朱立伦认为中国国民党的首要目标就是要打赢选战,以便“执政”。这点江启臣的看法也一样。他们对政党的定位,类似欧美,政党是选举机器。张亚中则期待中国国民党是一个使命型政党,而不是世俗的政党。人少没关系,输了选举也没关系,只要方向对,未来台湾地区就能在国民党的引领下,走上他认为对的道路

相较于朱立伦、江启臣,张亚中更凸显要追随孙文的脚步。孙文发动革命,从同盟会到国民党,政党背负引领民意的使命。但辛亥革命成功与国民政府统一全国,也依靠武力,而不是选举。在政党轮替“执政”已成常态的台湾地区,除了少数死忠支持者,很多选民上次投国民党,这次投民进党。选民对政党都有不满,在仅有的几个选项里选一个稍微满意的,这就是目前的台湾地区。张亚中对政党的期待与台湾政治现实差距颇大,或者说,他的主张更适合理念型的小党,而不是企图“执政”的政党。

虽然得票第二,但张亚中的看法在国民党内的支持率不高。朱立伦、江启臣得票加起来是张亚中的两倍,这两人的主张相近,而且仍是主流。何况,国民党的党意与台湾民意有大差距:台湾40岁以下的选民占全体选民的34.5%,但国民党40岁以下的党员只占3%。国民党党员结构明显老化,无法吸引年轻人。如果放在整个台湾的选民架构来看,张亚中的论调更是社会的边缘。选后发表感言,张亚中提到他获得第二高票是因为“民心”,其实他距离国民党党内“民心”还有段距离,距离台湾“民心”更远。

两岸交流,社会力先启动

宋沁玲 :多数国民党员显然不支持张亚中急躁、与现实脱节的论调,但他召唤了对政治热忱的国民党基本盘。当然,这基本盘未必能撼动大局,例如韩国瑜挑战蔡英文时,韩国瑜的政见场人数多、热情澎湃,蔡英文的场子则冷清。而当时的民调却一直显示韩国瑜远远落后蔡英文,后来的投票结果也是。可见少数者的热情,固然相互激荡,但扩散性有限。有如和尚对和尚讲经,无法扩散到一般群众。曾经支持韩国瑜的基本盘此次支持了张亚中,关键在于,这股少数但积极的力量,会不会影响或牵制朱立伦就任党主席后的路线?

张亚中把这次选举比喻为“黄花岗革命”,是唤起党魂的关键一步。虽然失败但离未来的成功更近了,他也不会放弃推动他的路线。朱立伦若成功打败民进党,也不等同于张亚中要的成功。值得观察的是,张亚中与其支持者,其热情会不会绑架朱立伦的国民党?

选后记者会,朱立伦提到,接下来他将全力推动“基进党立委”陈柏惟的罢免案,以及年底的公投案。这些案子,有的是国民党领衔发起,有的是民间社运团体发动,而国民党参与。一旦成功,将是对蔡英文的不信任投票,显然如何打下战绩,是朱立伦的首要任务。

两岸关系方面,朱立伦说:“就任后会立即恢复与对岸的所有沟通渠道与交流平台,在党纲与党章的规范下启动。”

▎ 朱立伦发表选后讲话。图源:视觉中国

所谓党纲与党章的规范,指的就是国民党政策纲领里写的:“在九二共识、一中各表的基础上,确保两岸和平稳定发展,推动两岸交流,恢复两岸制度化协商,扩大交流层面。”朱立伦选前也几次强调这个论述。

与传统国民党政治人物不一样的是,朱立伦讲,交流要从社会力先启动,这个说法值得注意

施威全 :朱立伦的“社会力交流”,有其脉络。2015年他初任党主席,参与两岸文化经贸论坛时,主题、成员与交流形式都做了改变,改掉了传统的高层会面形式,带着中小企业主、渔民、青年代表上椭圆桌对谈。我对“社会力交流先启动”的解读是,两岸交流,政治高层不是主角,基层百姓才是

朱立伦并不是唯一持这种看法的人,两岸都存在类似看法。离开大陆委员会的工作后,我将那几年的工作经验写成书,里面记录了时任陆委会主委赖幸媛讲稿里常见的一段话:

“两岸交流的重点不是协议签署仪式的觥筹交错,或五星级酒店宴会的衣香鬓影,两岸交流始于街头与生活。1987年的母亲节,60多岁的老兵何文德,站在街头,诉求开放返乡探亲。何文德披着白袍,前面写着‘想家’,后面写着‘妈妈我想你’,边发传单、边哭嚎。是不分省籍的台湾百姓需求,启动了两岸往来。”

时任国台办主任王毅观点相同,我曾听他说:

“我跟你讲,如果我去(台湾),我只会在台北市待半天,就往南走,到乡下去。我不要在台北,我才不会像他们去什么请客吃饭。”

国民党团结应战民生话题?

宋沁玲 :选后记者会,合照时,朱立伦左边站着他的幕僚凌涛,来自云林的年轻人;右边站着“立委”谢衣凤,她来自南彰化,国民党在大度溪以南唯一的区域“立委”,谢衣凤也颇年轻。朱立伦还特别招手连胜文合照,连胜文在国民党内也是青壮代,家世背景代表了与老一代的连结。朱立伦未来想推动国民党改革,遇到来自大佬们的阻力时,连胜文协助与上一代沟通,会是重要助力。朱立伦的左、右、后都是年轻人,显然这是他想要传达给台湾人民的国民党形象

施威全 :选前朱立伦到彰化时,曾经一天跑了24个地方,拜访地方首长与党内要角。有的会面公开,有的没对外公开,整天的行程谢衣凤全程陪同。谢衣凤是政坛新星,朱与谢的结合,是未来国民党与基层的重要连结,这类的例子在朱团队不少。凌涛是重要智囊,有创意、思考缜密,加上连接两代的连胜文,这画面的确象征性地呈现朱立伦是各方力量可以接受的最大公约数

宋沁玲 :对国民党有期待的民众,应该可以见到一个团结的国民党,而且是稳健不走偏锋的国民党。选举热潮已过,台湾舆论将会回归民生话题,特别是疫苗问题。

苏贞昌说台湾地区疫苗接种率在亚洲是前列,但目前全亚洲至少接种一剂者占总人口48%,完成接种两剂者为32%,而台湾地区这两个数字分别是48%与4.4%,低于亚洲的总体数值。若把世界各国和地区中,经济发展程度与台湾类似者,挑出来比较,更显得台湾疫苗政策的失败。

▎ 台北,医务人员在为高中生接种新冠疫苗。图源:视觉中国

中国台湾地区人均GDP世界排名34,若与GDP排名第28到40的国家或地区一起比较,这些地方包括巴林、葡萄牙、捷克、汶莱、爱沙尼亚、斯洛维尼亚、塞浦路斯、欧洲、西班牙、巴哈马、马尔他与韩国,台湾地区的第一剂接种率排名倒数第二,第二剂接种率是最后一名,而且落后悬殊。对疫苗政策,国民党“立院”党团已发起抗议。接下来看朱立伦是否能有力地连接国民党中央与“立院”党团,持续有效地施压民进党

美国进口莱猪(饲料中使用瘦肉精的猪肉),也是重要的民生话题。含有瘦肉精的美国猪肉不能输出到中国大陆与欧盟,美国政府却强迫台湾要进口。美国的生猪,逐渐也不用瘦肉精了,目前只剩下不到25%,美国要把这些次等、不健康的猪肉卖给台湾人民。国民党本已领衔发起禁止进口莱猪的公投,接下来考验朱立伦如何拿捏“台美关系”与人民健康,如何与推动公投的前主席江启臣和“立委们”合作。真正团结的国民党,才可能在民生话题回应台湾人民的要求,台湾人民也正等着看朱立伦的态度与表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