臀神苏炳添的奥运奖牌到底给不给?
资讯

臀神苏炳添的奥运奖牌到底给不给?

2021年09月21日 17:36:32
来源:壹读

时隔多日,苏炳添或将得到奥运奖牌的消息再次流出。

继美国籍意大利选手雅各布斯之后,英国短跑选手乌贾也陷入了兴奋剂风波

国际检测机构官网公告显示,世界反兴奋剂机构认证的东京实验室对乌贾的B瓶尿样进行了检测,检测结果与A瓶一致,均显示含有两种违禁物质

这说明乌贾的尿样中确实含有违禁物质,国际检测机构已将该事件转交至国际体育仲裁法庭反兴奋剂部门,一旦被认定为兴奋剂违规,乌贾在东京奥运会上代表英国接力队夺得的男子4×100米接力银牌将被取消。

如此一来,位居第四的中国男子接力队就可以获得2020年东京奥运会男子4×100米接力的季军奖牌。

全国网友闻此喜讯无不欢呼雀跃。但运动员们为什么总和兴奋剂有着“不解之缘”?

不仅会兴奋的“兴奋剂”

兴奋剂到底是啥?我们先来看一个简单的例子:

《火影忍者》中有种东西叫“兵粮丸”,食用后有瞬间增加战斗力的神奇功效,是忍者们居家修行、外出互殴之必备佳品。

狗狗吃了“兵粮丸”都能变成忍者

与“兵粮丸”相似,兴奋剂有增加运动员比赛成绩的功效,但兴奋剂种类繁多且功效不同,比“兵粮丸”复杂、高级多了。

由于兴奋剂的使用严重影响到比赛的公平性,国际奥委会专门设立了“世界反兴奋剂机构”——WADA

世界反兴奋剂机构(WADA)

WADA每年都会发布最新版本的禁用药品清单。

在2021版WADA《国际标准禁用清单》中,包含刺激剂、利尿剂、麻醉剂等9大类禁用药品。这些违禁药品都有什么“功效”呢?

反应变快刺激剂

在品类众多的“兴奋剂”中,仅有刺激剂具有使头脑清醒、反应变快、不觉疲劳的兴奋作用。

把郭美美再次送入牢房的西布曲明就被WADA列为刺激剂,此外还有麻黄碱、尼可刹米、芬美曲泰等。

下面再来看看不令人兴奋的“兴奋剂”有哪些功效。

强骨增肌AAS

单纯反应快,没有强大的肌肉爆发力,也难以赢得比赛,此时就需要能使肌肉格外壮硕的禁药“助力”了。

蛋白同化雄性类固醇(AAS)可以刺激肌肉细胞和骨骼细胞生成新的蛋白质来增加肌肉和骨骼重量,使男性性特征更加明显,也使女性体毛浓重、嗓音低沉、外貌更加男性化,“壮阳”效果肉眼可见。

AAS品类繁多,包括雄酮、睾酮、诺龙等几十种之多,连禁药清单都列不全。

令人类man上加man的AAS《世界反兴奋剂条例国际标准禁用清单2021年》

提高供氧EPO

剧烈运动中,肌肉需要更多供氧,这些氧需要更多红细胞来输送,但如何轻松获得更多的红细胞呢?促红细胞生成素(EPO)可担此重任。

EPO能刺激骨髓干细胞制造红血球,对马拉松、自行车、越野滑雪等耐力型运动非常有效,能增加7%~10%的血氧供应。

减重神器利尿剂

一些需要根据体重分级的运动员,有赛前快速减重的刚需。如跆拳道比赛会在比赛前一日称重,决定运动员们的公斤级。

一个81kg的运动员如果不挤进80kg公斤级的组别,在80公斤以上的赛程中会毫无胜算……有趣的是,称重不合格后,运动员在1小时内还有一次“补称机会”。

称重前所有运动员都会努力“减肥”,争取挤进轻一档的“公斤级”。此时,有增加尿液排出量的利尿剂能帮助运动员轻松减轻体重。

禁药隐身掩蔽剂

利尿剂不仅会造成质量偏重运动员对普通运动员的“降重打击”,还会因其强大的“稀释”作用,降低尿液中其他违禁药物的含量,骗过尿检,又称“隐蔽剂”。

为了防止运动员使用禁药,除尿检外,还有血检作为辅助手段。血浆增容剂(HSA)则能通过增加血液中流体物质的方式,稀释血液中的禁药浓度,成为血检中的“隐蔽剂”。

不知伤痛麻醉剂

运动员是极易受伤的职业,伤痛又会影响运动员发挥,止疼类药物就成了运动员们的常备药物。

除了全球都在打击的吗啡二醋吗啡(海洛因)之外,美沙酮、哌替啶、喷他佐辛等十余种止痛药物也被列为禁药。

当然,这些“兴奋剂”并不是专门为运动员作弊而研发的,它们都在疾病治疗方面有自己的特殊贡献。

说到治病,就不得不聊聊WADA的“禁药豁免名单”。

神秘的“禁药豁免名单”

禁药可以提高比赛成绩。

早在2016年,西方国家就以大量俄罗斯运动员使用禁药为由,呼吁抵制整个俄罗斯国家队参加奥运会。

面对西方国家的刁难,战斗民族自然要“投桃报李”。一个名为“奇幻熊(Fancy Bears)”的俄罗斯黑客组织在2016年入侵了WADA的服务器,并曝光了127位拥有“服用违禁药物豁免权”的运动员名单。

在该名单中,美国以多达28人的数量优势位居榜首;英国以24人位居第二;加拿大、德国、澳大利亚、丹麦和意大利分别有12人、10人、8人、6人和5人上榜;连日本也有4名运动员光荣上榜。

这在当时引起轩然大波。都是参赛运动员,为什么有些运动员拥有“禁药自由”

对此,WADA的医疗主管艾伦·韦内克博士曾在媒体采访中保证,服用禁药的运动员并没有因此获得优势:“分析数据表明,拥有用药豁免权与赢得奖牌之间没有任何联系。在个人项目里,使用禁药豁免权的运动员夺牌比例不到1%。”

下面我们就来看看这不到1%的吃禁药夺牌运动员都有谁?

有“红土之王”美誉的西班牙网球名将拉菲尔·纳达尔。

有“奥运会体操多金王”之称的美国天才选手西蒙·拜尔斯。

有“长跑之王”英国选手莫·法拉。

分获伦敦奥运会女子51kg公斤级冠军和里约奥运会女子48-51公斤级冠军的英国女拳王亚当斯·尼古拉

光看画面,能看出这是女子组的比赛吗……

此外,还有美国女子网球天后大小威廉姆斯;环法冠军弗鲁姆维金斯;曾经的中国媳妇,爱哭但实力也不差的日本乒乓女将福原爱。全是些声名显赫的世界级体育巨星。

WADA的结论不假,吃禁药不一定能拿金牌。壹读君就算吃了全套禁药也拿不到奥运奖牌,甚至需要住进ICU……但在两个世界顶级高手对决时,其中一个吃了合适的禁药,就是另一个故事了。

但顶级运动员为什么需要吃禁药?

这些运动员有必须使用禁药治疗的特殊疾病,是一群“身病志坚”的伟大运动员。

“禁药豁免权”的规则

即便是身体强壮的运动员,也难免生病,如果治疗时需要用到被列为禁药的药物,就需要提前向奥委会反兴奋剂委员会提交病历用药豁免申请书,并详细写明运动员个人信息、医生诊断结果、医疗检查情况、药名、违禁成分、服用剂量、服用方式、服用频次、计划使用时间等信息。

关于禁药的使用豁免权,WADA会根据:治疗是否针对疾病;治疗是否无可替代药物;治疗是否会提高成绩;治疗是否针对运动员;治疗医师是否专业;治疗记录是否完备六项标准进行讨论。

经过WADA批准并备案后,运动员才可以使用某种违禁药物和治疗方法。

如美国天才选手西蒙·拜尔斯因多动症常年“持证吃药”,而治疗多动症的药物又是提升反应能力的刺激剂。

因此,WADA制定的六项标准也受到国外学者的质疑,比如“治疗是否会提高成绩”一条,WADA在条款中明确要求“该药物治疗不会提高运动员的成绩”。

但该条款有点逻辑bug:

禁药被禁的原因就是因为它具有提高运动员成绩的功效,如何保证运动员服用禁药却又不会提高运动员成绩呢?

关于患病奥运健儿使用禁药的问题,也许从研发更安全、有效且无禁药成分的可替代药物入手更靠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