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英澳同盟出炉 东南亚媒体警惕:在亚太挑起军备竞赛
资讯

美英澳同盟出炉 东南亚媒体警惕:在亚太挑起军备竞赛

2021年09月19日 23:20:07
来源:观察者网

【文/观察者网 熊超然】美国、英国和澳大利亚,三个盎格鲁-撒克逊国家宣布组建新的印太安全联盟“AUKUS”,美英还将为澳打造核动力攻击潜艇。此事一出,举世哗然。

对于法国乃至欧盟而言,此事的冲击主要源于盟友的“背信弃义”;而对于亚太地区的诸多国家来说,此事背后的隐忧则涉及从核扩散到新一轮地区军备竞赛等一系列安全问题。

从反应上来看,印度尼西亚和马来西亚颇为激烈,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访问雅加达的行程已被印尼政府取消,马来西亚则已要求澳大利亚派遣官员前往该国进行解释澄清。印尼最大英文报纸《雅加达邮报》(The Jakarta Post)就发表了题为“印太紧张局势升级,印尼谴责澳大利亚”的报道文章。

《雅加达邮报》报道截图

此外,这两国的专家和媒体还悲观认为,澳大利亚或有着拥核和核扩散的可能性,甚至《不扩散核武器条约》也已“死亡”。

新加坡《联合早报》社论则呼吁让局势持续恶化对谁都没有好处,区域和平稳定才是最大公约数。

对于美英帮澳造“核潜艇”一事,中方已明确表示,此举是赤裸裸的核扩散行径,严重破坏地区和平稳定,加剧军备竞赛,损害国际核不扩散努力,包括周边国家在内的国际社会有理由质疑澳方恪守核不扩散承诺的诚意。中方将密切关注相关事态发展。

当地时间9月15日,美国总统拜登与英国首相约翰逊及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举行视频会议,三方宣布达成历史性的防卫协议。图自澎湃影像

靠近澳大利亚,印尼反应强烈

印尼是东盟10国中经济体量和人口规模最大的国家。作为靠近澳大利亚的海洋群岛国家,印尼舆论对相关消息感到担忧和震惊。当地时间9月17日,印尼外交部发言人费扎萨(Teuku Faizasyah)就美英要帮澳大利亚造核潜艇一事发表声明。

他表示,印尼政府已经注意到澳大利亚获取核潜艇的决定,并强调“印尼对该地区持续的军备竞赛和兵力投射(arms race and power projection)深感关切”。

在声明中,费扎萨代表印尼政府强调澳大利亚“承诺继续履行所有核不扩散义务的重要性”,并呼吁澳方根据两国《友好合作条约》维持对区域和平、稳定和安全的承诺。

最后,费扎萨强调:“印尼鼓励澳大利亚和其他有关各方推进对话,以和平解决任何分歧。”

印尼外交部发言人声明

而据澳媒《悉尼先驱晨报》9月17日报道,在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宣布和英美达成“AUKUS”伙伴关系协定之前,他访问印尼首都雅加达的行程已被取消。前往美国参加美日印澳四国领导人峰会(Quad峰会)的莫里森,原计划在回程时在印尼停留,但印尼政府17日表示,由于总统佐科要出首都,所以该计划被取消。

本周,莫里森曾就核潜艇计划的进展致电了印尼总统佐科,而印尼方面则对澳大利亚的决定表示了“严重担忧”。

专家:澳方可能在朝发展核武迈步

据《雅加达邮报》报道称,虽然“AUKUS”的领导人声称,这些潜艇只是使用核动力,并不会配备核武器,但据法新社报道,这些潜艇将允许澳军在远离海岸的区域航行,并打击目标。

美英澳三国此举令东盟国家的外交官感到担忧,他们一直试图通过《东南亚友好合作条约》(Treaty of Amity and Cooperation,TAC)来创建一个“无核化地区”。作为同东盟建立伙伴关系的先决条件,一些国家必须签署该条约,而美英澳三国都是签署了的。

《雅加达邮报》报道:AUKUS将印尼置于尴尬之地

印尼一家智库机构的安全问题首席分析师穆迪·安吉塔(Mutti Anggita)16日告诉《雅加达邮报》(The Jakarta Post),美英澳出人意料的决定可能会令东南亚地区国家感到不安,该地区其他国家表示担忧和反对也相当合理,因为这可能标志着澳大利亚向发展核武器迈出了第一步。

“澳大利亚核潜艇的存在让澳大利亚和它的邻国,以及整个亚太地区面临核事故风险,其影响可能与核武器爆炸具有同样的毁灭性。”安吉塔如此说道。

国际非政府组织“国际废除核武器运动”(ICAN)曾于2017年获诺贝尔和平奖,该组织活动家穆哈迪·苏吉奥诺(Muhadi Sugiono)也对这一消息表达了失望,认为美英澳的协议是在全球逐渐远离核武器之时达成的。

“尽管澳大利亚政府坚称潜艇不会配备核武器,但这一决定显然是在错误的时间点上所发出的错误信号。拥有这些核潜艇以及在阿德莱德建造军用核反应堆,表明澳大利亚的军事力量正在日益‘趋核化’,澳大利亚有着核武器扩散的可能性。”

马来西亚外长:澳方将派官员解释澄清

和印尼一样感到担忧的,还有马来西亚。据香港《南华早报》报道,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17日致电了马来西亚总理伊斯梅尔·萨布里(Ismail Sabri)。

通话中,萨布里告诉莫里森,他担心“AUKUS”可能会挑起大国之间在该地区采取更激进的行动,而两位领导人也都重申了要确保和平的承诺,特别是在印太地区。

据马来西亚《星报》报道,马来西亚外交部长赛夫丁(Datuk Saifuddin Abdullah)在19日的一份声明中表示,他近期已与澳大利亚外交部长玛丽斯·佩恩(Marise Payne)通话,澳方将派遣官员前往马来西亚,就美英澳三国建立新的安全伙伴关系一事作进一步解释澄清。

马来西亚《星报》报道截图

赛夫丁呼吁印太地区内外各方进一步加强积极合作,促进和维持该地区和平、稳定、增长与繁荣。他重申了马来西亚总理萨布里的担忧,即担心“AUKUS”的建立可能导致该地区的军备竞赛升级。

“马来西亚维护印太地区和平与安全方面的立场是坚定的,包括与核裁军、核不扩散以及和平利用核技术有关的问题。”赛夫丁在声明中表示。

马媒激进形容:《不扩散核武器条约》已死

9月19日,马来西亚主流英文报纸《新海峡时报》(The New Straits Times)对相关事件发表了评论文章,文风语气颇为激进,直言美英这两个“不希望其他国家拥核的国家”正在帮助澳大利亚获得核武器,虽然澳方获得的是核动力潜艇,不是核弹,但杀伤力并没有什么不同。

文章称,“AUKUS”这一军事联盟的建立,将给本已动荡不安的印太地区带来危险的后果,至少可以看到两点。第一,“AUKUS”和中国发生冲突的可能性更高了;第二,“AUKUS”可能给核不扩散条约的“棺材板”上钉上了最后一颗钉子。

虽然,美英澳三国领导人的声明中并未提及中国,但就连马来西亚媒体也看得出,“AUKUS”针对的明显就是中国。

同时,文章指出,“AUKUS”也似乎为“埋葬”《不扩散核武器条约》(NPT)做好了准备。作为最终目标是核裁军的《不扩散核武器条约》,有着一段混乱的历史:美国是第一个,也是迄今为止唯一一个投下原子弹的“流氓国家”,而另一发起者俄罗斯则始终无法在核问题上与美国达成共识。美国希望保留核武器,同时不让别国拥有,而俄罗斯则希望大家都放弃。

马来西亚《新海峡时报》评论文章截图

如今,联合国宣布的拥核国家只有“五常”,但其实拥有核武器的国家名单早已有所增加。《新海峡时报》直言,难怪伊朗和朝鲜不信任国际原子能机构(IAEA),该机构为什么不像要求伊朗那样强烈要求以色列核裁军呢?

“正是这样口是心非和拥核的国家的伪善导致了战争,而非和平。澳大利亚可能已经在《不扩散核武器条约》中找到了漏洞,让核动力潜艇潜入阿德莱德。”文章最后如此写道。

新加坡媒体:让局势持续恶化对谁都没有好处

在宣布消息前,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也给新加坡总理李显龙等几个其他国家领导人打了电话,以说明情况。但《联合早报》认为,在“生米已煮成熟饭”的情况下,相信各国领导人也难以做出什么有实质意义的回应。

新加坡外交部的文告称,李显龙指出,新加坡与美英澳享有长期的双边和多边合作关系,他希望“AUKUS”能对区域和平及稳定做出积极的贡献,同时与区域架构相辅相成。从文告内容来看,新方语气中立,情绪并不激烈。

9月18日,新加坡《联合早报》发表了社论文章,题为——“区域和平稳定才是最大公约数”。

新加坡《联合早报》社论截图

社论援引其他分析文章指出,这是自二战以来,美英澳三国达成的最重大的安全安排。虽然三国领导人联合举行视频记者会宣布消息时,只字未提中国,但这个新的“铁三角”针对中国是不言而喻的。中国立即强烈反应,指出有关安排将破坏区域和平。

文章称,区域和平稳定,确实是地区所有国家最关心的课题,而“AUKUS”是否能为此做出贡献,现在是个未知数,也许各国更加担心的,是这一新因素的出现,将进一步刺激地区军备竞赛,加剧亚太的不安定感。

例如,澳大利亚一旦拥有核动力潜艇,进入原已剑拔弩张的南海地区,不仅将刺激中国的神经,也难免会增加发生潜艇意外事故的可能性。新西兰就已立即表态,不会允许核潜艇进入其领海。

《联合早报》认为,美英澳三国显然都有各自的算盘,美国想拉其他两国进入“抗中阵营”,英国“脱欧”后正急需寻找新角色和出路,澳大利亚则可从中获取核潜艇技术。

文章最后指出,大国在亚太地区的激烈博弈已形成一种互为因果的恶性循环,彼此都采取强硬和独立的姿态,本已充满火药味的东北亚、南海、东海、台海,紧张气氛或将升级,也大大提高了擦枪走火的风险。但是,让局势持续恶化对谁都没有好处,区域和平稳定才是最大公约数。

菲律宾暗示不愿选边站

据菲律宾国防部消息,同为域内国家,菲律宾国防部长德尔芬·洛伦扎纳(Delfin Lorenzana)17日同澳大利亚国防部长彼得·达顿(Peter Dutton)通了电话。

达顿强调,澳大利亚希望被视为“促进地区和平的邻国”,而洛伦扎纳则告诉对方,菲律宾希望同该地区所有其他国家保持良好的双边防务关系。

除此之外,包括泰国和越南在内的大多数东南亚国家政府尚未就“AUKUS”作出表态。值得注意的是,除了其他国家反对之外,组建“AUKUS”的国家中也存在着部分反对声音。

曾任英国工党领袖的杰里米·科尔宾(Jeremy Corbyn)16日带着“AUKUS”字样的标签发推称:“开启新冷战不会给世界带来和平、正义以及人权。”

17日,科尔宾又发推写道:“国际社会对‘AUKUS’的反对,反映出一种日益增加的认识,即真正的安全不会源于开启一场新核武器竞赛或新冷战;真正的安全将来自于国际合作,以应对我们这个时代的全球危机。”

9月15日,美国总统拜登、英国首相约翰逊和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举行线上会议,提出要组成新的印太安全联盟“AUKUS”,以便进一步共享防务能力,其中包括帮助澳大利亚获得核动力攻击潜艇。

对于美国和英国打算帮澳大利亚造“核潜艇”一事,中国常驻维也纳联合国代表王群大使9月16日在国际原子能机构9月理事会上发言,指出美、英此举是赤裸裸的核扩散行径。这种核扩散行为对于朝鲜半岛核问题和伊朗核问题等热点问题的解决将造成严重的负面影响。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9月16日则指出,美国、英国与澳大利亚开展核潜艇合作,严重破坏地区和平稳定,加剧军备竞赛,损害国际核不扩散努力。美、英向澳大利亚出口高度敏感的核潜艇技术,再次证明他们将核出口作为地缘政治博弈的工具,采取“双重标准”,这是极其不负责任的行径。

他表示,澳大利亚作为《不扩散核武器条约》的无核武器缔约国和《南太平洋无核区条约》的缔约国,引进具有战略军事价值的核潜艇技术,包括周边国家在内的国际社会有理由质疑澳方恪守核不扩散承诺的诚意。中方将密切关注相关事态发展。

国际原子能机构9月16日在其网站发布声明稿表示,澳大利亚、英国和美国已向该机构通报了其三方的安全伙伴关系,以及澳大利亚将获得美国的建造核潜艇技术的消息。该机构将就这一问题与当事国进行交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