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被奥巴马任命为创业大使,现面临12项指控,“女乔布斯”何去何从?
资讯

曾被奥巴马任命为创业大使,现面临12项指控,“女乔布斯”何去何从?

2021年09月16日 19:29:50
来源:风向

文/ 凤凰网《风向》特约主笔李媚玲

核心提要:

1. 9月8日,整个硅谷都关注的刑事审判被拖延了近4年后在加州法院开庭。曾被硅谷称作“女乔布斯”的生物科技公司Theranos的创始人伊丽莎白·福尔摩斯面临超12项指控,若指控成立恐将面临最高20年监禁。该审判将持续13周以上,证人名单的人数高达200人,其中包括美国前国务卿亨利·基辛格及前美国国防部长等。

2. Theranos的核心业务是提供指尖取血样检测诊断疾病服务。检方指控伊丽莎白谎报公司手指刺血检测技术的准确性,欺骗投资者、患者和医生,展示的证据清单超240页,Theranos 的前雇员们作为检方证人作证。对此伊丽莎白及其前男友均不认罪,正在分别受审。

3. 2015年,Theranos涉嫌造假被调查,市场估值从90亿美元跌至8亿美元,陷入“生意失败”和“欺骗行为”之争。伊丽莎白毫不掩饰对乔布斯和苹果公司的崇拜,认为硅谷文化容许乐观。检方认为其行为越过法律界限,伊丽莎白律师团队转而指控前男友的虐待。

4. 伊丽莎白曾在中国留学,自称中国丰富的文化令她大开眼界,并在向中国大学出售C++编译器的过程中确立从事公共服务的信念。但福布斯杂志称伊丽莎白的中国留学经历是她“走后门”的策略,伊丽莎白曾抱怨中国“人很脏,酒店很脏”。

5. 审判期间伊丽莎白与知名酒店集团继承人结婚生子,尽管面临诸多指控,她仍可通过说服陪审员的方式胜出。

曾被硅谷称作“女乔布斯”,现面临着12项欺诈指控

这一次,伊丽莎白没有穿乔布斯式的标志性黑色高领套头衫。

美国当地时间9月8日早上8点,曾被硅谷称作“女乔布斯”的生物科技公司Theranos的创始人伊丽莎白·福尔摩斯(Elizabeth Holmes)出现在加州圣何塞联邦法院门口。她看起来很平静,穿着一件黑色西装外套,被媒体的摄像机包围着,戴着一副天蓝色的口罩。

▎ 身穿招牌黑衣的伊丽莎白.福尔摩斯(Elizabeth Holmes)在加州圣何塞联邦法院门口。图源:美联社

媒体蜂拥而至,在法庭开门前几个小时,就有超过 100 人在法院外排队等候,近十几台摄像机驻扎在外面。这是伊丽莎白近一年多来首次在公开场合露面。由于新冠病毒疫情以及伊丽莎白的怀孕生子,这场备受关注的刑事审判被拖延了近4年。

37岁的伊丽莎白面临着12项欺诈指控,并被指控和Theranos的前首席运营官,同时也是她的前男友Ramesh Balwani共谋犯罪。 检察官指控二人犯有 10 项电汇欺诈罪和2项串谋电汇欺诈罪。如果指控成立,伊丽莎白将面临最高20年的监禁

整个硅谷都在关注着这场审判。 早期风险投资公司 Hustle Fund 的联合创始人埃里克·巴恩 (Eric Bahn) 对此表示: “我很高兴硅谷的‘Fake it until you make it’(在成功之前先假装成功)的格言受到质疑。 在过去的十年里,对于创始人和投资者来说,这几乎就像是一次集会的齐刷刷的呐喊。 ”

这场审判将持续至少13周,证人名单的人数高达200人,其中包括传媒大亨鲁伯特·默多克、美国前国务卿亨利·基辛格,以及前美国国防部长詹姆斯·马蒂斯等。 默多克声称他在Theranos投资损失达1.2亿美元(后来通过与Theranos和解拿回了400万美金),而基辛格和马蒂斯则是Theranos的全明星前董事会成员的一部分。

在9月8日的开庭辩论中,首席检察官罗伯特·里奇(Robert Leach)在开庭陈述中说:“这是一起关于欺诈、撒谎和欺骗以获取金钱的案件。”检方称,伊丽莎白谎报公司手指刺血检测技术的准确性,欺骗了投资者、患者和医生。检方还称,伊丽莎白和 Balwani 在 Theranos 专有技术的能力、商业和业务关系的范围、及其与国防部的联系以及公司的财务状况方面撒谎。两人对此均不不认罪,正在分别受审。据媒体报道,检方将展示的证据清单至少有240页

美国当地时间9月15日本周二,加州圣何塞,对被控电汇欺诈的Theranos创始人伊丽莎白·霍姆斯 (Elizabeth Holmes) 的审判继续进行着,作为检方的证人,Theranos 的前雇员们勇敢地站出来作证。

Erika Cheung于 2013 年和 2014 年在 Theranos 工作,她告诉检察官她曾对某些血液检查表示担忧。她最终辞职,并因涉嫌违反保密协议而受到公司的诉讼威胁。

Cheung 周二在法庭上表示,与使用自己的机器爱迪生(Edison)相比,Theranos 可以使用外部公司制造的标准实验室检测设备进行更多类型的血液检测。她说,爱迪生在那里时只能进行 4 到 12 种不同类型的血液检查。

丹尼斯·亚姆 (Danise Yam) 曾在 Theranos 担任公司财务总监并直接向福尔摩斯汇报工作,她在证词中说,在 2013 年底的短时间内,Theranos 每周烧掉大约 200 万美元现金。Yam 说,在 2010 年之后的几年里,伊丽莎白本人的平均薪水高达 20 万至 40 万美元之间。Yam 还证实称,Theranos 与几家制药公司签订了合同,带来了数百万美元的收入,但没有从国防部、连锁医院或美国军方带来任何收入。

伊丽莎白的辩护团队在 Yam 出庭前就反对她即将提供的证词,包括试图阻止她就伊丽莎白如何从公司获取 2,000 美元的珠宝购买和私人飞机使用等费用作证。Yam说自己当时批准了伊丽莎白的私人飞机费用,但不记得有多少,也不记得福尔摩斯使用这架飞机的目的是什么。

据媒体报道,2017 年以前伊丽莎白出差都是乘坐私人飞机,还配备了专门的安保队伍、私人厨师、助理、司机和公关,每月的个人花费就高达 25000 美元。Theranos的保安团队有20人,Theranos 总部每月的租金就要 100 万美元,一张会议桌要 10 万美元。

伊丽莎白有两位保镖,开一辆黑色的奥迪A8,为了表达对史蒂夫.乔布斯的致敬,这辆奥迪没有车牌。她喜欢租用新的奔驰车,每六个月换一次,免得要上牌照。她还有一个私人厨师,为她准备用黄瓜、香菜、羽衣甘蓝、菠菜、生菜和芹菜做的沙拉和绿色果汁。如果她要飞到哪儿去,乘坐的是一架私人湾流喷气机。

19岁创立Theranos,全球最年轻的白手起家的女亿万富翁

2003年,19岁的伊丽莎白从斯坦福大学化工专业二年级辍学创立了“高科技”血液检测公司Theranos。她的投资人之一是亿万富翁蒂姆·德雷珀 (Tim Draper) ,硅谷著名的风险投资家,也是特斯拉、SpaceX、SolarCity、Hotmail、Skype、Twitter、Twitch和百度等一系列卓越科技公司的投资人。

伊丽莎白创办的Theranos的估值在2014年达到了90亿美元,雇员超过500名,并从投资者那里筹集了近 8 亿美元。Theranos的核心业务是基于专利的创新技术,提供指尖取血样检测诊断疾病服务。伊丽莎白宣称,不管是是癌症、胆固醇还是糖尿病,只要手指尖取几滴血,Theranos的血液采集器(nanotainers)和血液诊断检测系统(miniLab)半小时之内即可得出诊断结果,“不需要针头,而且不需要采血试管”。

2015年,伊丽莎白被福布斯杂志评选为全球最年轻的白手起家的女亿万富翁。 同年,她又入选时代杂志2015年最具影响力100人名单。 她被任命为美国前总统奥巴马的创业者大使; 她的公司也被媒体评为仅次于特斯拉的"改变世界的创业公司"; 她的全明星公司董事会成员中有两位美国前国务卿。

▎ 2015年7月23日,乔·拜登(右)在 Theranos 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伊丽莎白·霍姆斯(左)参观位于加利福尼亚州纽瓦克的 Theranos 制造厂时发表讲话

美国当时的副总统,现在的美国总统拜登(Joe Biden)也曾在2015年访问当时的Theranos公司,随后称其“激动人心”,是“低成本美国制造的典范”,是全球“医疗保健转型的前沿”。她被不断地与乔布斯做比较,被冠以“女乔布斯”的称号。伊丽莎白开始在公开会议和演讲上穿着像苹果创始人史蒂夫·乔布斯一样的黑色高领毛衣,挽一个凌乱的金色发髻。

是“生意失败”还是“欺骗行为”?硅谷文化纵容了伊丽莎白

但很快,也就在2015年,有人举报Theranos的无针验血诊病系统Edison造假,血检结果不可靠,而且大部分检测使用的是购买的商用仪器。 媒体和美国药监局(FDA)就此展开调查。 2016年,越来越多的审查以及民事、刑事诉讼纷沓至来,Theranos公司在美国各地营业执照先后被吊销,血液检测设施和医学实验室关闭,被合作伙伴陆续切断关系。

Theranos的估值从90亿美元跌至8亿美元,其中包括7.24亿美元的融资。

据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的调查结果,在伊丽莎白宣称Theranos的验血机器“爱迪生”能做的250项检测,而实际只能做12项检测,其他 238 项检查用的都是买来的其他品牌的常规验血机器。

2016年,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也开始介入调查,最后裁定Theranos存在欺诈投资者行为,把10万美元营收虚报为1亿美元,骗取7亿多美元投资。 SEC据此向伊丽莎白和她的公司提起诉讼。2018年,伊丽莎白与SEC达成和解,她为此支付了五十万美元罚金,归还了公司的股份,放弃对 Theranos 的投票控制权,并在十年内被禁止担任上市公司的高级职员或董事 。

2018年,Theranos因资金流断裂宣布解散。

一部关于 Theranos 的纪录片《发明家》(The Inventor) 的导演亚历克斯·吉布尼 (Alex Gibney) 说:“(硅谷)确实很多人都信奉‘Fake it until you make it’,通常这种行为往往不会受到起诉。但直到有人真正犯下欺诈行为时,这(格言)绝不是不被起诉的理由。”

“在我看来,她仍然是这种文化的孩子,” 前华尔街日报记者John Carreyrou说,是他的调查报道最先打破了Theranos 的神话,他目前在主持一个关于伊丽莎白被审判的播客。他说:“她看到了此前所有天才创始人信奉这一格言并最终获得成功。”

▎ 2015年,伊丽莎白与美国前总统克林顿和阿里巴巴创办人马云同台

Theranos 位于加州帕洛阿尔托的一个研究园区,这里曾经是 Facebook 和特斯拉总部的所在地。无论伊丽莎白未来的命运如何,这一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审判都有助于重新定义硅谷的创业文化,一直以来,硅谷奉行以 Facebook 创始人马克·扎克伯格的座右铭“快速行动,打破常规”(move fast and break things)而闻名。

Theranos 的前员工 Douglas Matje 曾在 2012 年和 2013 年致力于为爱迪生调整血液测试。 他说,当时该技术最多只能支持 15 次指尖测试项目。 但到 2015 年,该公司的网站上却显示可以检测 100 多个项目的列表。

“硅谷的文化纵容了这种行为。” Theranos的另一位从事研发工作的前员工Ryan Wistort说。他此前曾直接向伊丽莎白和Balwani 汇报工作。“有问题的产品在硅谷是一件稀松平常的事,产品在演示的时候通常和真实情况差好几个升级迭代。至少我们中的很多人都被这么洗脑,”Ryan在一封电子邮件中说,“在Theranos,这就是我们的工作哲学。”

伊丽莎白在采访中否认这么做有任何不当。“当你努力改变事物时,就会发生这种情况”她在2015年10月接受CNBC采访时说。“首先他们认为你疯了,然后他们开始打击你,最后突然间,你就改变了世界。”

任何人与伊丽莎白待上一段时间,就会发现她毫不掩饰地崇拜乔布斯和苹果公司。她喜欢将希拉洛斯的血液检测系统称作医疗健康版“iPod”,并且预言,跟苹果无所不在的产品一样,她的产品有一天也将遍布美国的每一个家庭。

2007年夏天,她对苹果公司的崇拜又更近了一步:招募了多位苹果公司的员工进入Theranos。其中一位名叫安娜.阿利奥拉(Ana Arriola),是曾见参与设计iPhone的产品经理。

伊丽莎白甚至想要给自己的验血机器一个类似于iPhone的软件触摸屏,以及一个光滑的外壳。 她要求外壳应该有两种颜色,按对角线分割,就像最早的iMac电脑一样。

她穿着打扮谈不上时尚,她穿宽松的灰色套装,圣诞节的毛衣,让她看上去像一个邋遢的会计。她周围的人开始拿她和史蒂芬.乔布斯比较。于是,她听从了安娜的建议,大部分日子里,她都穿着黑色高翻领毛衣和黑色的便裤来上班。

HBO 这部记录片的导演 Alex Gibney 也表达了类似的看法,他说虽然很多硅谷人认为 Theranos 不是硅谷真实的一面,但实际上硅谷巨头们也在对民众撒谎,比如苹果隐瞒了电池老化降频的真相,Facebook 和 Google 则在滥用用户的隐私数据。

听起来具有讽刺意味的是,伊丽莎白的辩护律师确实正从这个角度为她辩护。

她的辩护律师代表Lance Wade说,政府是戴着有色眼镜来看待Theranos事件,最终将伊丽莎白看成一个“恶棍”,他呼吁陪审团抛弃有色眼镜,那样就会看到“这不过是一家硅谷公司的日常生活而已。”他说,到底是Theranos 的失败是因为欺诈,还是因为伊丽莎白是一位年轻的 CEO,因此“天真地低估”了商业障碍。

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辩方的任务是尽量展示福尔摩斯人性的一面,向陪审团展示一位年轻而雄心勃勃的企业家,但她不过是在追求成功的过程中犯了一些错误。而检方则将试图说服陪审员,她以牺牲客户的健康为代价成为了亿万富翁,并在此过程中危害了她的投资者。

伊丽莎白的辩护律师将争辩说,每家科技公司都会经历一个尝试、失败、尝试和失败的循环,然后才最终变得伟大。他们会说,Theranos 只是处于中间阶段之一,夹在愿景和执行之间。“失败不是犯罪,”Wade在开庭陈述中说,“你尽了最大的努力最终失败了并不是犯罪。”

“伊丽莎白.福尔摩斯女士仍然坚信她对这项技术的信念,”Wade在结束辩方的开场陈述时说。

而检方则会争辩说,Theranos 从未成功开发出能够在其机器上用几滴血进行全方位临床测试的技术,但该公司仍然宣传自己及其设备能够做到这一点。虽然硅谷有这种鼓励企业家在创业早期过度热情和乐观的文化,但司法部将寻求证据证明伊丽莎白越过了这个界线,并通过故意欺骗投资者、合作伙伴、医生和患者实施欺诈。

▎ 伊丽莎白与Balwani

伊丽莎白律师团队的另一个辩护策略是指责Theranos的另一位高管Ramesh Balwani,也是她的前男友对她进行了心理、情感和性虐待,最终让Balwani而不是伊丽莎白掌握了公司的控制权。面临同样刑事欺诈指控的Balwani将在伊丽莎白之后接受审判,他也表示不认罪,并且根据法庭文件,他“坚决否认”虐待的指控。

Balwani出现在伊丽莎白的生活中,是2002年,她去上大学之前的那个夏天。他们在北京相遇,当时她是第三年参加斯坦福的这个普通话项目。高中上到一半时,伊丽莎白以其语言能力成功地参加了斯坦福的暑期普通话培训项目。该项目原本只面对大学生,但她流畅的普通话给项目主管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足以令其例外开恩。

那年在北京的夏天,她被同行的一些学生欺负,很难交到朋友。Balwani是这群大学生中唯一的成年人,他挺身而出,施以援手。Balwani比伊丽莎白大了20岁。

伊丽莎白的律师称,在对她的控罪发生的时期,曾遭到Balwani的性侵和情感操控,因此精神状态受到损害。现年56岁的巴尔瓦尼称这一指控“令人愤怒”。法庭是否采纳这一辩辞将由陪审团决定。

伊丽莎白曾在中国留学,靠学普通话走后门进斯坦福、拿投资

Elizabeth Holmes 1984 年出生在华盛顿特区,是家里两个孩子中的第一个。她的父亲曾在美国、非洲和中国的政府机构从事救灾工作,包括美国国际开发署。九岁时,伊丽莎白随父母搬到休斯敦,因为父亲的工作经常带他去中国。伊丽莎白和她的弟弟对父亲在远东的故事很感兴趣,于是开始学习普通话。

伊丽莎白说自己喜欢上学,并将自己描述为“认真的学生”。十几岁的时候,她在中国上过大学水平的课程,这深深影响了她的人生观。“中国是一个文化丰富的国家,”她说。“在易受影响的年龄接触如此独特的不同文化,大大开阔了眼界,重塑了我对‘正常’的理解。”

在中国大学里学习编程课程后,她意识到中国的许多学校都无法使用当时美国可用的同类软件工具。“我觉得,如果它们能够在中国上市,将会大大加快和改善人们获取信息的速度,”她说。于是伊丽莎白开始了一项向中国大学出售 C++ 编译器(一种将人类代码转换为计算机机器代码的程序)的业务。“这个小生意对我来说是一次真正的学习经历,”她说。“正是在这一点上,我开始将商业视为改变世界的工具。我一直认为我会从事公共服务,但通过商业做一些好事的想法开始引起我的强烈共鸣。”

▎ 2015 年 12月,伊丽莎白在公司使用 Theranos 血液检测机

但福布斯杂志讲述了一个与伊丽莎白自述完全不同的中国之旅的故事。

该杂志称,在中国学习普通话的举动完全是伊丽莎白的父母试图采取走“后门”的策略让她进入斯坦福大学的手段。尽管她是一个成绩不错的学生,但伊丽莎白的父母通过他们的渠道听说,如果她在斯坦福大学参加暑期课程并学习一门语言,可以提高她被录取的机会。因此,在她还在高中时,伊丽莎白的父母就让她参加了斯坦福学习普通话的暑期课程。

小伊丽莎白对在中国 的学习之旅并不满意,她会哭着从中国打电话回家说“这的人很脏,酒店也很脏,我想回家。 ”但她的妈妈告诉她停止抱怨并接受该计划。

从斯坦福毕业之后,伊丽莎白的父亲利用自己的人脉帮她接触到了一位顶级风投Donald L. Lucas,甲骨文公司的创始投资人和董事长。当时,伊丽莎白从中国给Lucas打了一个20分钟左右的电话,当他从电话中听到伊丽莎白在背景音中讲普通话时,感觉到她非常有吸引力。最终,Lucas帮她引荐了甲骨文公司的董事长拉里·埃里森作为其投资人,Lucas自己也成为了伊丽莎白公司的董事会成员。

审判期间结婚生子,胜出几率仍不小

2018年6月,伊丽莎白和Balwani一同被捕,控罪是电汇欺诈和串谋进行电汇欺诈。检控官称她在测试中故意误导患者,并向财务捐助人夸大公司业绩。随后伊丽莎白获准保释,2019 年与 27 岁的威廉·比利·埃文斯(Billy Evans)结婚,他是埃文斯酒店集团继承人。2021年7月,他们的长子出生。

不过伊丽莎白胜出的几率也不小。据前SEC检察官兼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兼职法学教授乔治·德莫斯分析,伊丽莎白也有一个“优势”。“她只需要说服 12 名陪审员中的一名,生意上的失败并不自动等同于欺诈活动。”他说。

无论陪审团如何决定,整个硅谷都在关注这场审判的结果,并将以此来划定创业文化中所容忍的“尽力而为”,还是“欺骗行为”的微妙界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