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驳虎:泸州6级地震 与一条冷门又显著的结构有关
资讯

唐驳虎:泸州6级地震 与一条冷门又显著的结构有关

2021年09月16日 12:53:23
来源:唐驳虎

文/凤凰新闻客户端荣誉主笔 唐驳虎

核心提示:

1.泸县6级地震,已造成至少5位民众不幸死亡和重伤。由于是浅源地震,整个四川盆地都在凌晨4点半被晃醒,连遥远的湘西都有震感。

2.由于距离震中最近村镇的村民自建房相对不够牢靠,墙体倒塌造成了伤亡。防御地震,最根本的办法还是修建牢固的建筑。

3.汶川和芦山两次大震以后,四川板块活动增强,激活了盆地内很多小的断裂带,因此小范围地震活动增多,尤其是川南的宜宾。但这次泸县地震,处于一条不太活跃的断裂带——华蓥山断裂带。

4.总的来说,华蓥山断裂带的活动性不太强,历史地震活动频度不高。此次泸县6级主震前两个月内,已有多次前震。这次华蓥山断裂带发生历史罕见的6级地震,已经释放了能量。

9月16日凌晨,四川盆地东部天降大雨。

4时33分31秒,在泸州市的泸县福集镇(北纬29.20度,东经105.34度)发生6.0级地震,震源深度10千米。

由于震级不小,又是浅源地震,整个四川盆地都在凌晨四点半被晃醒了。

中国地震台网的速报,在短短7分钟内迅速涌入1.8万条评论。

成都(距离195公里)、重庆(距离120公里)这两座大城市自不用说,就连遥远的湘西都有震感。

有人问:泸州也加入了宜宾自贡内江地震区了吗?

2年前的宜宾系列地震

在汶川地震和芦山地震两次大震以后,四川板块活动增强,激活了盆地内很多小的断裂带,因此小范围地震活动增多。

尤其是川南的宜宾地区,该地区的板块又进入了相对活跃期。

仅仅两年前的2019年6月至7月,四川宜宾的珙县县城-长宁县南部-兴文县西南部区域一带,接连发生6级、5.1级、5.3级、5.4级、5.6级地震活动。

由于地震连绵,尽管震级不大,不少人依稀还是有点印象。

下列为四川宜宾长宁-珙县震群型地震信息:

2018年12月16日12时46分四川宜宾兴文5.7级地震,震源深度12千米。

2019年6月17日22时55分四川宜宾长宁6.0级地震,震源深度16千米。

2019年6月17日23时36分四川宜宾珙县5.1级地震,震源深度16千米。

2019年6月18日07时34分四川宜宾长宁5.3级地震,震源深度17千米。

2019年6月22日22时29分四川宜宾珙县5.4级地震,震源深度10千米。

2019年7月4日10时17分四川宜宾珙县5.6级地震,震源深度8千米。

截止6月23日,还检测到4.0~4.9级地震4次,3.0~3.9级地震37次。

珙县-兴文断裂带西北起自四川宜宾珙县县城附近,经过叙永县并且向东南一直延伸至贵州境内,全长超过100千米。

这条断裂带小型地震活动频率很高,常发生3.0级和4.0级级别的地震。

历史上的中等震级地震活动以震群型地震为主。

震群型地震是指一组地震活动序列,有2次或者2次以上震级接近的主震,而且往往有前震,余震衰减比较缓慢。

最近的9月3日21时30分,四川宜宾珙县又发生4.8级地震,震源深度为15千米。

但是,这次泸县发生的地震,并不位于活动性特别高的珙县-兴文断裂上,而是四川的另一条不太活跃的断裂带——华蓥山断裂带。

不太活跃的华蓥山断裂带

华蓥山断裂带,断裂总体走向从西南到东北,斜45°走向。从川南的宜宾以南开始,延伸至川东的达州。

依次经过宜宾高县,宜宾市区,南溪区,自贡富顺县南部,泸州泸县,内江隆昌市;

重庆荣昌区,永川区-大足区,璧山区-铜梁区,北碚区-合川区;

四川广安华蓥市,邻水县,大竹县-渠县,达州,长约460公里。

有些人还认为应延伸到宣汉县,直至大巴山的万源市附近,长达600公里。

更广义的华蓥山断裂带,还向西南延伸,包括了云南境内的同样走向的盐津-昭通-宁南-会理断裂带,总体长达860公里。

狭义的华蓥山断裂带分为南段(宜宾-合川),中段(合川-邻水),北段(邻水-达州)。

总的来说,华蓥山断裂带的活动性不太强,历史地震活动频度不高。

南段挖掘发现的历史地震有南段的公元前26年(汉成帝河平三年)3月26日宜宾5.5级地震,1610年(明神宗万历三十八年)2月3日高县5.5级地震。

中段最大地震为的1986年邻水3.5级地震,北段的地震活动就更加微弱和零星了。

华蓥山断裂带有记载的最大地震,是1896年2月14日(清光绪二十二年正月初二)的富顺地震。

富顺的沿滩场、黄镇铺、自流井等处地动屋摇,震毁民房90余间,死亡20人,受伤12人。

南溪的云台寺殿宇房屋多次震倒,死伤僧俗6人。

遂宁有声如雷,自西南而东,田水皆簸荡,崩坏房屋甚多。

北至德阳中江、西至乐山犍为、东北至达州渠县、南至贵州仁怀等19个州县有震感。

4天后又震,余震延续至6月20日,共30余次。

经分析地方志记载、地质勘察,这次地震震级估测为5.75级地震。

也就是说,在历史记录里,华蓥山断裂带从未发生过6级及以上的地震。

在地震分区上属于弱震区,相对于四川其他地区而言相当不活跃。

(要是鲜水河断裂带,仅仅6级以上地震,200年时间都能标得密密麻麻。)

这次泸县地震,十足是破了历史记录了。

地震成因

今年以来泸县先后发生了7月23日4.1级地震,8月24日3.1级地震,9月15日3.0级地震。

这很明显是主震前的前震,而且震中与本次主震几乎重合。

尤其是在16日凌晨4点33分的6级主震前8个小时,15日晚上20点32分,泸县就刚刚发生了3级地震。

6级的地震,是该区域有史以来破纪录的第一次。但华蓥山断裂带仍不具备发生7级或者7级以上的破坏性地震的可能。

断裂带不是带来地震的根本原因,地震的根本原因是板块移动带来的相互碰撞挤压,慢慢地发生形变。

当能量蓄积到某一时刻,在板块边沿及板块内部产生错动和破裂,集中释放能量,是引起地震的主要原因。

决定地震的成因在于地质板块的运动,通过蓄积几百年甚至近千年能量,释放一次强震活动。这都是有规律(复现周期)可循的。

而如果板块运动的能量与挤压比较少,它就不会形成大震。

破坏性地震不是均匀地分布在断裂带上, 而是集中在断裂带上的一些特殊构造部位, 如断裂带端点、拐点、交汇点、新活动幅度最大的地段等。

因为理论和震例都证明,这些地段是应力最易集中的部位。

四川省境内主要活动的地震断裂带有鲜水河断裂带、安宁河断裂带、则木河断裂带、龙门山断裂带、岷江断裂带等多条活动比较剧烈的断裂带。

印度洋板块往亚欧板块俯冲,致使青藏高原往东侧挤压与四川盆地的扬子地块碰撞,是导致四川尤其是川康地区多发地震的根本原因。

华蓥山断裂带是扬子板块内部的断裂带,不会有特大地震出现。四川盆地内部是相对安全的。

华蓥山断裂带与华蓥山

虽然不会带来大震,但华蓥山断裂带还是带来了地表上显著的特征,那就是以华蓥山为中心的川东平行岭谷。

在卫星照片上很容易会发现,四川盆地东南侧,也就是重庆一带,有长达几百公里的条带状山岭。

多条山脉皆作北东-西南走向,并与河流依次平行排列。

自西向东主要有华蓥山、铜锣山、明月山、精华山-铁锋山、方斗山、七曜山等六道“主梁”。

华蓥山南侧还分出巴岳山、黄瓜山-箕山-云雾山、缙云山、中梁山等众多支脉;

重庆主城,就位于中梁山和铜锣山的南脉南山之间。

这一片地貌的地理全称是“川东平行岭谷”,是世界特征最显著的褶皱山地带,也是地壳水平运动带来的奇观。

这是地层受水平挤压变形,褶皱直接在地表的反应,呈平行条带状。

其中华蓥山脉的最高峰高登山海拔达1704米,为四川盆地内最高峰。

泸州地震的直接影响

具体这次泸州地震的震中,距离G76厦蓉高速约1公里,距离泸县福集镇2公里、城西工业园区5公里、泸县县城7公里。

地震发生时,自贡和大半个四川盆地都在下着暴雨,打着雷暴。

在电闪雷鸣的暴雨中,被摇醒的自贡人大多选择在家中避震也避雨。

地震发生后,泸州市迅速调集起消防救援队伍、综合应急救援队伍。

以及医疗救护、电力、通信、交通、113地质队、135地质队、武警、民兵等抢险救援力量2900余人,137辆车4辆巡逻艇在灾区开展救援。

四川省抗震救灾指挥部决定,根据《四川省地震应急预案》,启动二级应急响应。

四川省消防救援总队调集成都、宜宾、自贡、内江等地约160人赶赴泸县增援。

截至7时,消防救援力量已营救出24名被困群众,疏散转移123人。大雨暂停,也为救援提供了较好的时机。

据泸州及泸县当地官方统计,截至16日早上7时,泸县地震共接报55人(其中死亡2人,重伤3人,轻伤50人);全县居民房屋倒塌22处、严重损坏164间;

除泸州高铁站停运外,包括距离震中仅1公里的G76高速公路、国省干线畅通。

泸州云龙机场运行正常。天然气长输管网未受影响,工作正常。

相比对震中在城区的地震来讲,这次地震破坏和损失相对较小。

但是由于村镇的村民自建房相对不够牢靠,墙体倒塌造成了伤亡。

不幸死亡和重伤的5位民众,都位于距离震中最近的福集镇草坝村。

向不幸遇难的同胞致哀。防御地震,最根本的办法还是修建牢固的建筑。

从4点33分发生6.0级地震到早上7点,总共发生了两次余震,分别为2.0级和2.8级,最大一次发生在4点55分16秒。

总的来说,华蓥山断裂带发生历史罕见的6级地震,已经充分释放了能量,余震不会超过5级。

实际上,近400年来,华蓥山断裂带的5级历史地震一共也就4起。

从四川全省地震周期来看,四川地震活动在时间进程上具有活跃—平静—再活跃的周期性规律。

上世纪70年代处于地震活跃期,省内发生过1973年炉霍7.6级、1976年松平两次7.2级以及1976年盐源6.7级等地震,之后四川区域7级以上地震平静32年;

2008年汶川特大地震后,四川地震活动再次处于相对频繁和强烈的时期,又相继发生2013年芦山7.0级、2014年康定6.3级以及2017年九寨沟7.0级等地震。

四川东南部地震活动与全省地震强震活动基本同步,自汶川地震以来,四川东南部区域发生多次4~5级地震。

做好一定的防御,同时不必惊慌,才是应对地震的应有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