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志平、张维迎、刘科:论道企业家精神|巅峰对话(上集)
资讯

宋志平、张维迎、刘科:论道企业家精神|巅峰对话(上集)

2021年09月02日 12:48:28
来源:凤凰网财经

自动播放

时代的发展离不开个人的努力。在万千个体中,有一类特殊的人群为社会的进步和经济的发展做出了卓越的贡献。他们是财富的缔造者,他们的思考和决策为社会创造了大量的就业岗位,他们也被成为“创新的灵魂”……他们,就是企业家。

随着促进共同富裕成为中国极为重要的长期政策,新的时代也对企业家群体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什么是一流的企业家?什么是新时代的企业家精神?在新的时代要求下,企业家应该如何回报社会,承担历史赋予的重任?

针对这些话题,凤凰网特邀南科大创新创业学院院长刘科院士作为主持人,和现任中国上市公司协会会长宋志平,以及著名经济学家张维迎教授展开了一次深度对谈,共议他们眼中企业家精神,以及如何重新定义新时代的企业家精神。

“企业家要饮水思源,财富时代思想境界要升华”

宋志平现为中国上市公司协会会长、中国企业改革与发展研究会会长,他曾在国企工作40年,成功领导中国建材集团和国药集团两家企业进入世界500强,被称为“国企改革的铺路石”、“中国的稻盛和夫”。

在对话的开始,宋志平会长便指出,在当前的时代背景下讨论企业家精神正当其时。

宋志平表示,“去年7月21号,在企业家座谈会上,习总书记对企业家精神进行了新的诠释,要求中国的企业家在爱国、创新、诚信、社会责任和国际视野这些方面要提高。改革开放以后,中国的企业家对整个中国经济的发展做出了重大的贡献,也是中国市场经济的活力所在,所以,现在来强调企业家,弘扬企业家精神,是非常对的。”

宋志平进一步表示,企业家也得饮水思源,知道财富的来源,“中国到了一个财富时代了,我们的企业家的思想和境界要升华。”

刘科院士则从企业家在整个社会大循环中的重要地位这一角度进行了阐述。他进一步补充道,“社会主要可以分为政产学研,政府、产业界、学术界还有做研究的,真正能把这四个角色连接起来的就是企业家。”

张维迎教授则从历史的角度阐述了自己对于企业家精神变革的洞察。“我们历史上对商人有一种根深蒂固的偏见,因为商人和企业家一样,他们做事的方式大部分人理解不了,他们用智慧赚到了钱,我们是不以为然的,或者认为他们很神秘,或者认为他就是个骗子。但是随着时代的发展,现在企业家这个概念它本身已经成了一个褒义词了。”

张维迎教授同时指出,根据其多年的观察,“哪一个地方在的企业家精神发挥得好或者企业家多,那个地方的普通人就会富裕起来。”

“企业家在面对财富时要回报社会 多尽社会责任”

企业做到一定规模之后,必然需要承担更多的社会责任。外卖骑手受算法支配导致一系列的社会问题、安全问题引发了社会热议,也有一种观点认为,平台只顾赚钱压榨底层骑手,而忽视了应当承担的社会责任。同理,网约车层出不穷的安全问题,也是企业没能很好的履行其社会责任的一个实例。

在本次对话中,对于企业的社会责任这一话题,三位嘉宾也进行了深度的讨论。

宋志平从三个方面进行了详尽的阐述:

第一,企业家是创新并创造财富的,他的贡献是创造了一流的企业,为社会做了贡献。一流的企业本身就是巨大的社会责任;

第二,企业家是有能力的人,但是社会上还有很多普通人,企业家比普通的人更会创造财富,是能先富起来的这一批人,而企业家应该更多的帮助这些普通人——如果企业家多回报社会,多尽一些社会责任,那就能够得到大家社会更广泛的认可;

第三,一个企业家,首先要把财富创造出来,而这些财富需要一个好的管理方式。

宋志平最后总结道,衡量一个企业家是否成功,首先当然是说企业家是否创造了一流的企业。如果创造了一流的企业,为社会做出了贡献,同时提供了就业,这就是一流的企业家。但更重要的是,企业家在面对这些财富的时候能够回报社会,能够多尽社会责任,这样才能够得到社会更广大的认可和尊重。

“企业家要更多地有家国情怀,关心教育扶贫事业”

在谈到企业具体的社会责任时,宋志平举了斯坦福大学老校长的例子。他提到,斯坦福的惯例是如果学生因为家境贫寒读不起书,学校会用奖学金来支持他,而这部分奖学金大部分来自企业募捐。

宋志平表示,“一方面我们赞成顶天立地创造财富的企业家,这种创新、创业、创富的这种精神。同时,我们的企业家也要更多的要有家国情怀,要多关心弱势群体,同时要关心教育扶贫事业。”

“当民族英雄变成企业家时,社会就会越来越好”

对于宋志平的观点,刘科也表示赞同。“企业家本身的创新能力,赚钱能力,管理能力和他的社会责任都是连到一起的。整个社会财富积累到一定程度之后,怎样把这个钱花好,这一点更需要企业家(去思考)。”

刘科强调,企业家需要更多地提高自己的社会责任感,在赚到钱之后再把钱用于社会进步,才能让大多数人信服。

他表示,绝对的平均主义不可取,但是社会贫富差距太大也不可取。“所以,第一,要鼓励企业和企业家精神;第二,给予企业家一些适当的引导,去尽社会责任,让企业家能够把自己企业经营的一些财富能够再回馈社会。”

刘科进一步表示,“只有这个社会的民族英雄变成企业家,这个社会才会越来越好,而成为民族英雄的企业家绝对不是大富豪,而是对社会有贡献的人。”

“找不到别人的毛病 都是自己的毛病”,才叫企业家

张维迎则提到,企业家这一角色其实一直在承担剩余责任。而所谓的剩余责任,通俗来说就是,“如果找不到别人的毛病,那就都是自己的毛病”。他举了个简单的例子,比如一个小饭馆,洗菜的时候如果没洗干净,客人吃了拉肚子,老板就倒霉了,老板得承担这部分责任。

所以,张维迎认为,企业家需要为很多人承担责任,不仅是员工,还有上游供应商等。“这是一个责任系统,企业家只有对社会各个环节都承担了责任,在消费者面前立了军令状,出了问题都负责,才能够赚钱。”

张维迎进一步阐述道,“市场经济的逻辑就是说,如果你要自己幸福,首先得让别人幸福,消费者不幸福,企业家也不能赚钱。没承担社会责任,怎么赚钱?”

以下为巅峰对话上集实录:

01、新的时代呼唤重新定义企业家精神

刘科:宋总,我觉得最近你在好几个演讲里边都提到这个企业品德和企业家精神,包括维迎,我觉得你可能是中国八十年代就开始谈企业家精神的,最早的,当然中国四十年发展了,现在八十年代的企业家和今天的企业家完全不一样了。所以今天我们就是说再重新定义一下这个企业家和企业家精神。要不宋总您先开的头?

宋志平:好的,企业家这个词实际上是个舶来语,最早法国人先提出来的这个企业家,后来英国人接着讲,后来熊彼特在1912年他的《经济发展理论》里面,他讲的企业家是创新的灵魂,就强调了他的创新。

后来德鲁克在85年写的《创新与企业家精神》,他又把企业家就是创新并创造了财富,强调了这个企业家的这个地位吧,我们总书记习近平同志他对这个企业家非常赞赏有加。他提了一个最有名的一段我觉得论述就是,他说这个市场的活力来自于人,特别来自于企业家和企业家精神,多次勉励我们中国企业家。

去年的7月21号,在企业家座谈会上,习总书记又对企业家精神又进行了新的一个诠释,他讲到就是说要求中国的企业家,大家在爱国、创新、诚信、社会责任和国际视野这方面要提高,其实也就是说企业家精神主要是指的这些。中国的改革开放以后,中国的企业家,对整个中国经济的发展做出了重大的贡献,中国企业家也是我们中国市场经济的这个活力所在,也是我们市场经济的主体。

所以我觉得我们现在来强调企业家,来弘扬企业家精神,我觉得这个是非常对的。

刘科:非常好!其实就是我们以前经常画了一个圈,这个社会比如政、产、学、研对吧。但实际上我一个观点就是真正这四个交集能把它连接起来的,正中间的就是企业家,只有企业家能把政、产、学、研全部能够连起来。维迎可能你从80年代开始一直就在为企业家在呼吁。

张维迎:对,我是在1984年发表文章,文章的标题是《探险精神是企业家的基本素质之一》,我原来文章标题是《冒险精神是企业家的基本素质之一》。那个时候企业家它基本并不是一个褒义词,就是贬义词。但是到现在了,企业家这个概念它本身已经成了一个褒义词了,当然在他的理解还有各种各样的分歧,你看哪一个地方在的企业家精神发挥得好或者企业家多,那个地方就是普通人都会富裕起来,不仅他自己富裕起来了,他其他地方的人也找到工作了。

我觉得还是确实企业家应该是,不光创新产生价值,其实社会就是需要一批优秀的企业家把这个社会的财富,第一能创造财富、创造就业,第二才能够管理好给更多的人谋福利。那么这一块宋总你是自己亲自打造两个五百强的企业家,你自己应该是最有这个发言权的。你认为这个企业家在整个的社会的地位中,和整个创造财富、提供就业,甚至最后管理财富的过程中应该起什么样的角色?

02、面对财富,企业家应该怎么做?

宋志平:刚才维迎讲的这个道理是对的,其实企业家我们衡量一个企业家的成功,当然我们还主要是说呢是不是创造了一流的企业,如果你创造了一流的企业,是吧,就刚才讲的为社会做出了贡献,同时提供了就业,这个就是一流的企业家。

我们现在说企业家除了你创造了一流的企业之外,因为你还创造了巨大的财富是吧,那么我们也希望就是说,企业家在面对这些财富的时候能够回报社会,能够多尽社会责任,这样的话就能够得到社会更广大的一个认可。能够就是说受到社会的尊重,对于你最初讲的那段话是吧,对企业家他们的能力,他们的贡献,我觉得没有人去怀疑,就是说如果没有企业家,也没有企业本身是吧,也没有就业也不可能有那么多税收。那现在大家的问题是就是说,创造了这么巨额的财富之后,这些财富是不是也要考虑更多地回报社会,然后多尽社会责任。比如咱们大家老讲的,像支持教育,做公益事业、扶贫、保护环境等等这些事情。

所以作为企业家来讲,我觉得不光是出一流的企业,不光是创造了巨额财富,关键是我们还是要大家更多的回报社会,让社会大家都能认可。

那同时在中国的企业家里边,我们还要提倡就是爱国,我刚才讲到去年7月21号总书记的这个企业家座谈会上,总书记讲的那五条,他是把爱国放在第一位的。

总书记也讲到就是说,这个企业营销没国界,但是企业家有祖国。所以他主张学习这个张謇,清末的时候的中国的一个,我们叫第一代有企业家精神的这个企业家,他办了20多个企业,但是他办了300多所学校是吧。他把好大的精力他用于来办这些学校,有的时候今天讲,今天的话就叫社会责任是吧,所以他受到了大家的赞成,在历史上也是我们企业家学习的一个典范。所以总书记强调我们要学习张謇,也是给我们今天的企业家立一个标杆,所以我就觉得这个事就是说其实企业家他一定是比普通的人更会创造财富,是吧,他一定是能先富起来的这一批人。但是最重要的是富起来以后呢,就是要更多的回报社会,多尽社会责任是吧。我觉得这可能这些是我们要给大家多讲的。

03、市场经济逻辑要求企业家多尽社会责任

刘科:从中国社会发展的早些年比如叫商人,后面叫实业家,那么到现在慢慢咱们开始叫这个企业家。

所以我觉得企业家后来是等于说是,真正的定义就是跟商人和实业家的差别。

张维迎:我自己的定义是把商人也作为一类企业家,但是只是一类,因为企业家有好多种,因为搞金融的、搞实业的、搞商业的商人,就历史的商人,就是历史的早期的这些企业家。但是我们现在我知道很多人想把它叫区分,因为啥?就是我们对商人本身有一种历史的根深蒂固的偏见,好像是别人把你说成商人你就就好像特别的low的那种感觉,所以我是想改变这种。

我在怀疑到就是为什么在传统上面大家都是商人鄙视,就是商人跟现在企业家一样,他们做事的方式大部分人理解不了的,我们大部分理解是农民种子撒在地里长出来,这是他劳动,所以一个商人后来他突然就赚了钱了。就是因为我们人类历史上贬低智慧,就是我们一个人用智慧做出这些东西,我们是不以为然的,我们或者认为他很神秘,或者认为他就是个骗人。

一个东西在那个地方一文不值,到另一个地方很短缺,这个商人不从过剩的地方搬到稀缺的地方,他就创造了财富,他为什么敢这样做?为什么那么多人不去做,他愿意冒一点险。

所以在我看来就市场经济当中,财富本来只有在运作当中,他在工作,就是财富必须给人工作,给人创造价值,这才是财富。一个小饭馆,这个员工干点坏事,洗菜的时候,如果说那一点不洗干净,结果客人吃了拉肚子,你老板就倒霉了。

所以我就说,老板承担着剩余责任,就是找不到别人的毛病,都是自己的毛病,这才叫企业家。一般的员工我只要按时上下班,只要你找不到毛病我就没毛病。我说老板是什么?老板是只要找不到别人的毛病,全是你的毛病,它整个是一个责任系统,你只有对社会,就是各个环节都承担了责任,你在消费者面前就立了个军令状,你买我的东西,出了问题我都负责,你才能够赚钱。

刘科:我理解,就是本身在企业家在创造这个财富的过程中,就是一个社会责任,交税,解决了这么多人的就业。

张维迎:我讲这个市场的逻辑就是说,市场经济啥意思?市场的逻辑啥意思?就是说你要自己幸福,首先让别人幸福,这是个前提,消费者不幸福,你能赚钱,对吧?你门都没有,你破产了,员工不幸福你能赚钱?你也赚不了钱,对吧?人家好员工不来,你能生产合格产品,它每一个环就市场经济这个它是相互合作、相互创造价值的一个东西,我们不能说谁养活谁,我也不能说员工是老板养活的,也不是这样的,员工是靠自己的努力赚的,每个人是自立的,每个人靠自己的努力来生存。

但是他这个市场的微妙技术,它是一个合作的框架,对吧?你看在哪一个地方,这些资源能够利用起来,优秀的企业家这资源就利用起来。资源本身是企业家创造的。

04、先富带动后富,企业家应回报社会

刘科:我个人觉得就说是,企业家的本身的创新能力,赚钱的能力,管理的能力和他的社会责任都是连到一起的。那么这个社会财富积累到一定程度,把这个钱怎么花好,我觉得更需要企业家。

那么这一块你比如最近像曹德旺对吧?他拿出100个亿。

宋志平:100亿。

刘科:对,100亿来捐赠大学,包括万科,前一段也给捐了50多个亿给北大公共卫生学院,我觉得中国的企业这只是时间问题,我经常在想一个企业家你赚再多的钱,这个财富还是社会的财富,这是大家要想清楚的。这一块的话我想宋总你自己作为企业家,就是我的理解不一定对,我想听听你对社会责任的理解。

宋志平:其实我觉得这里边有这么几层意思,第一层意思首先就是说,企业家是什么?他的主要贡献是什么对吧?刚才大家就讲到了,其实企业家是创新并创造财富,是吧?他的贡献就是一流的企业,为社会做了贡献。一流的企业本身就是巨大的社会责任,我同意这个观点,所以我为什么我说一流的企业是我们企业家的本分是吧?这是一层意思。

第二层意思刚才刘院士讲到的,因为这个社会毕竟企业家是有能力的人,但是这个社会上还有很多是普通的人,所以有能力的人,他们应该更多的帮助这些普通的人,但是通过做好企业也是帮助了这些普通的人,但是如果我们多回报社会,多尽到一些社会责任,比普通的人尽的更多一些,那就能够得到大家社会更广泛的认可。我觉得这也不矛盾,因为现在你去看,其实现实中,为什么大家会有这些仇富的心理,为什么有的企业家他们以做企业而言,应该是说他们做得非常的好,但是社会的口碑并不好,是吧?那你说这是为什么?

我读过美国一本书叫《文明的代价》其实我觉得这本书挺好的,他讲了一个就是说在整个的这个社会发展过程中,他总是有些人是先富的是吧?那么这些先富的这些人,如果你要是说想让社会文明,应该多做一些社会贡献,这样的话社会就更加文明。他的逻辑这么个逻辑,我倒是赞成这个逻辑,因为这种就是说从我们来讲这种财富的差距,这也是很现实的,所以有能力的人多做一些社会贡献,多尽一些社会责任,多回报一些社会,这应该得到社会的尊重,应该得到社会的支持是吧?讲这个并不是要杀富济贫,并不是否定企业家大家的这种做企业的贡献,是肯定了大家做企业的贡献,你才叫企业家。

好比如说你一个企业家,首先你要把财富创作出来,你也带不走,而且其实我就说,我刚才就是你财富的运作当中,你就是在个人运作,真正对就是说我们用财富本身的心态和一个人他自己,好比说挂在你名下的财富你能用多少,你用不着都是别人在用。你看他是一个什么样的好的管理方式,捐款,我就觉得都是一定是所有的爱心,所有的慈善之心,只有建立在一个人自愿的基础上,才是真正的爱心。

刘科:当人们的所有的基本的生存需求,温饱解决了,他最后是追求一种责任,或者追求一种被尊重,对吧?只有就是说他怎么能够做呢?他只有做的事情社会能认可,社会大众认可,他才能够得到自己的,第一我也同意就是说我们别人不能去强迫。但第二我觉得今天是作为社会来讲是一个正方面,应该多弘扬这些正面的企业家精神,让这个社会能够相对来讲更公平。

再另外一点我是想一点就是说,其实衡量一个社会的文明程度,是对弱者的态度,你到任何一个发达社会里边去,你可以感觉就是说这个社会是有竞争的,但是怎么对,因为社会总是有一些就是说不那么幸运或者种种原因的,这些是需要一种伸出援手。

05、企业家思想要升华,需要社会引导

宋志平:我们今天讨论这个问题呢,我觉得也正好是这么个时候,因为中国的企业经过了改革开放40多年,中国的企业快速发展起来了,有这么多的(企业)做大做强了。

而且中国的企业家在福布斯这里边你看到,我们的财富,企业家的财富也越来越多了是吧?这种富人也越来越多了。那么在这种情况下,在这样的一个时代,我觉得我们这个时候就是要弘扬企业家精神,要倡导企业家回报,尽社会责任,我觉得这个也是对的是吧?因为企业家他也是他也有一个过程,是吧?他有个认识规律,他也不是说自发的他就能够说他进入到另一个境界里去,他也有一些规律。所以我觉得一定的社会引导也是必要的,包括去学习刚才就讲到的像曹德旺是吧?像王石他们,包括我最近去了中公教育,这个董事长叫李永新,是北大的,他最近在北大也设立一个基金,捐赠了10个亿。

那就是说我们还是特别提倡,就企业家主动来做这些事情,这样的话让我们更多的企业家能够多回报社会,这样的话能够让社会,能够对我们企业家能更加尊重,更加认可,对企业家自身的环境会好,刚才维迎讲到企业家是创造财富的,他讲到就是说这个财富企业家创造的,当然这是一方面的。另一方面我们要看到,企业家创造财富,实际上它也来源于社会,包括客户的支持,消费者的支持,这是两方面,一个问题两方面。好像没有企业家,这个客户也不知道去买谁的东西,所以好像企业家给客户创造了一个环境。

但是同样没有客户,企业家也没有财富,所以从这一点来讲,我觉得企业家自身也在饮水思源,知道我们的财富的来源。如果说咱们40年前,大家其实也没有那么多的财富是吧?都是早期奋斗的时候,可能这事情不是最重要的,那时候就是大家去探索、去冒险、去闯是吧?大家去去往前奔,但到了今天,实际上中国到了一个到了财富时代了,对每一个人都面临着这样的一个思考,尤其是对企业家,我们的境界、我们的思想在升华。

刘科:最终实际上我觉得就说是,第一,要鼓励企业和企业家精神。第二,怎么去赚钱一些适当的引导,让(企业家)尽这种社会责任。然后今天比如我们要教育需要钱,创新需要投资,医疗需要投资,我是觉得把这些大家赚了钱的人,社会能够真正的有一个引导,让企业家能够把自己企业经营的一些财富能够在回馈社会。

一个社会只有这个社会的民族英雄变成企业家,这个社会就越来越好。那么成为民族英雄的企业家绝对不是大富豪,绝对是做出对社会有贡献的人。

因为我们历代比如说可能看这些民族英雄岳飞什么都是打仗的,但是现在是历史发展到今天了,可能我希望今后20年、30年、50年、100年,中国有更多的就是说大学是被企业家捐赠的,医院是被企业家捐赠的,对吧?我们的更多的科研机构是被企业家捐赠的。

宋志平:你讲这个对,因为我前不久我读了斯坦福大学的原来的老校长,他做了16年校长,就是说他约翰逊·汉尼斯他写的那本书叫《要领》。

其中我读了以后就发现,他这本书里他的工作80%是去找找钱。

刘科:国外的校长都是这样。

宋志平:找企业家募捐钱,他就讲到了什么呢?如果你报考斯坦福大学,任何一家就不会因为你贫寒交不起学费而辍学或者是不读了,就是说他都会用他的奖学金来支持他。

那在金融危机的时候,其实学校的老师们都减薪水,然后有的老师甚至都回了家,但是还是要保证这些学生能够考上来的这些学生有奖学金,要保证学生们都能够照常入学。

回到我们自己也是这样,教育是很重要的,因为教育是让我们下一代人公平的,就是在不要输在起跑线上。所以我们应该有特别好的一个教育,教育应该是说不管穷人的子弟、富人的子弟,只要大家他能够考上学,那学校都应该能够出这笔费用,这笔费用从哪来?西方大部分都是学校的这个奖学金,这奖学金从哪来的?都是企业赞助的,企业家出的。

所以为什么我就对大家办教育,这个曹德旺、王石、李永新他们支持教育,我都觉得特别的好,那我们的钱其实可以多一点就拿来就支援教育,教育能保证我们下一代孩子们,他们能够公平,公平的接受教育,我觉得这个特也特别重要。

一方面我们赞成顶天立地的创造财富的企业家,这种创新、创业、创富的这种精神。同时我觉得我们的企业家也要更多的要有家国情怀,要多关心弱势群体,同时我们要关心教育扶贫事业,也不是说我们要强迫谁、要教育谁,我觉得是我们企业家走到今天了,我们这个企业家群体,我们应该就升华的,就是我们应该自己开始升华了,是吧?所以是这样的,所以我们有这些像曹德旺他,有这些人他们已经开始做了是吧?社会上已经给他们鼓掌了,所以我就觉得这个作为我们的媒体等等,我觉得应该关注到这些。所以也不要把这东西说成对立的是吧?也不是说那些不捐的人就不好,也不是这个意思。

刘科:社会其实应该最好是尽到一种良性循环,在市场经济的公平下你去赚钱,但是赚到钱以后,你更多的要有这种社会责任心,对吧?让这个社会变得慢慢地更公平,对弱者的这种关注是衡量一个社会文明程度,所以这两边都要兼顾。

企业家在这个位置上,他本身有这个能力,我相信他有能力去赚这么多钱的人,也有能力把这个社会搞得更钱分配的更好一点,但是这一块我觉得社会有一个舆论,就社会有一个舆论,就像宋总讲的,就是我们社会大家都形成,我每一个企业最后大概是不是衡量你500强了,或者你是排行榜多少了,那个是只是一个方面,更多的是最后衡量你这个企业家到底对社会产生什么积极的影响力。那么假如每一个社会形成这么一个风气,我觉得这个社会就会越来越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