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瞒行程、拒绝流调 谁在触动防疫“大雷”?
资讯

隐瞒行程、拒绝流调 谁在触动防疫“大雷”?

2021年08月05日 21:35:40
来源:凤凰卫视资讯台

扬州棋牌室的传染链,还在不断产生确诊病例。

8月4日0-24时,江苏新增本土确诊病例40例(南京市报告4例,扬州市报告36例),22例为轻型,16例为普通型,2例为重型。

8月5日,扬州市第七场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发布会介绍,截至目前,全市累计报告本土确诊病例162例,排查出密切接触者和次密接6227人,已按照有关规定进行隔离管控。

简单的数字背后,是一座城市被紧急按下暂停键之后,上百万人面临生活节奏被打乱的复杂。

△扬州开展第三轮大规模核酸检测,图为8月4日邗江区邗上街道连夜在封闭小区为重点人群组织核酸检测。

扬州市卫健委副主任王劲松5日介绍,目前扬州已经完成两轮大规模核酸检测,累计完成核酸采样检测320多万人次,发现阳性感染者26人。目前,江苏各地,尤其是离南京、离扬州通道,及出江苏通道处于管控状态。

一个人,何以“攻占”一座城?

7月28日以来,扬州市新增本土确诊病例数已连续4天超过南京,接连突破两位数,疫情防控形势依然严峻。

扬州的本轮疫情形势何以发展至此?恐怕跟1号病例的一些关键行为密不可分。

根据官方通报,扬州此轮疫情的首例确诊病例,是一名64岁的南京女性毛某宁。7月21日,毛某宁从南京江宁区乘大巴来到扬州,与其姐姐同住。

而就在她离开南京的前一天,7月20日,南京禄口国际机场检出9例核酸阳性。21日一早,南京通报,中高风险地区、封闭区域内的人员足不出户,封控地区人员只进不出毛某宁居住地所在的禄口街道为封控区域。

根据通报,毛某宁21日上午擅自离开已采取封控管理措施的南京居住地来扬州。

在这样的背景下,抵达扬州之后的毛某宁及其亲属,不但没有按照扬州当地的要求,主动向社区报告南京旅居史,还在21日至27日期间,频繁活动于多处人员高度密集场所,棋牌室、农贸市场、饭店、商店……

直到7月27日,毛某宁因出现咳嗽、发热等身体不适症状,到扬州友好医院就诊时被控制,28日被诊断为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她的姐姐也随之确诊。

确诊之前,姐妹俩一起多次出入两家不同的棋牌室。

她们感染的,是传播力极强的德尔塔病毒。据统计,截至8月2日24时,扬州已有60例确诊病例曾去过棋牌室,60岁以上66人,占比68.8%。

8月3日,江苏省卫健委副主任周明浩回应扬州通报一天新增40例确诊病例时指出:扬州本次疫情暴发围绕着棋牌室,也就是麻将馆展开。麻将馆空间相对密闭、通风条件差、人群聚集、人流量大,很容易造成病毒传播,参与打麻将的人同时在不同的麻将馆之间流动,目前已发现至少三家麻将馆,导致短期内出现多个暴发源头,疫情迅速扩散。

正如有媒体评论,“任性的是一个人,承担后果的却是一座城”。然而,确诊后的毛某宁,在接受流行病学调查时,拒绝说出来扬州之后的行程。

8月3日,扬州市公安局官方微博发布消息:2021年7月29日,该局依法对毛某宁以涉嫌妨害传染病防治罪立案侦查。扬州邗江区分局民警4日表示,因毛某宁正接受治疗,刑拘措施暂缓;至于其是否涉嫌违反公共安全罪,需由检察机关决定。

疫情防控中的“大雷”:隐瞒行程、拒绝流调

事实上,新冠疫情发生以来,因为“隐瞒行程、拒绝流调”受到法律制裁的,毛某宁并不是第一个,但她刷新了“隐瞒行程”后果的严重程度。

一方面,因为她携带的病毒是传播力更强的德尔塔变异病毒;另一方面,她活动的场所是人员密集的密闭场所接触的人群是抵抗力较弱的中老年人群;再者,随着疫情延续,很多人已经出现了防疫疲劳、防控松懈,甚至毫无防护可言

扬州的传播链证明,在疫情面前,“隐瞒行程”承担法律责任,绝非“小题大做”。

8月4日,郑州市新冠肺炎疫情新闻发布会也公布了一起隐瞒行程的案件:阮某林因隐瞒到市六院附近网吧上网等事实,被警方立案侦查。

据悉,阮某林是郑州市第六人民医院的陪护人员,7月30号被确诊。面对防疫人员的多次询问,他多次隐瞒其在郑州市六院附近的公共网吧上网等事实,使防疫人员不能第一时间掌握其密接者,造成了严重后果,涉嫌危害公共安全。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330条的规定,郑州市公安局二七分局8月4日决定对阮某林以涉嫌妨害传染病防治罪立案侦查。鉴于他是确诊病例,待其康复后,再依法采取强制措施,追究其刑事责任。目前,案件正在进一步办理中。

为什么说是疫情防控中的“大雷”?这里就给出了明确的答案:因为“防疫人员不能第一时间掌握确诊病例的密接者,造成了严重后果。”

防疫,就是跟病毒拼速度、抢时间。早一步找到密接者、早一步完成针对性更强的隔离、检测,才能早一步发现更多可能的感染者,从而阻止病毒的进一步传播。

然而,这个简单的道理,总有人不理解。或者说,理解了,却依然不在乎。法律,也许最好的教育,“你对社会不负责任,法律就要叫你负责任”。

不给防疫出难题,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

决定水桶容量的,往往在于是否补齐了短板;决定疫情防控成效的,往往在于是否堵住了漏洞。

在流调过程中,相关人员的隐瞒和拒绝背后,除了大局意识于规则意识不强、法律观念淡薄,还有没有其他原因?过往案例表明,“无知”之外,或许还有“恐惧”。

当个人详细的行程被大范围公之于众,其中可能包含不想让某个特定的人知晓的秘密,这些秘密,或许会引发家庭矛盾、也许会带来朋友误解、也许会因此丢了工作……

此外,还有一众网友,仿佛拿着放大镜一般,根据行程窥探还原出一个人生活的方方面面。然后,或同情怜悯、或致敬颂扬,亦或,恶意揣测、肆意调侃。原本岁月静好的普通人,有几个愿意以这样的方式出现在聚光灯下呢?

早前就有媒体梳理发现,全国范围内,包括石家庄、成都、沈阳、杭州等地,累计出现过10余起流调信息泄露事件。流调中的个人信息,一旦保护不慎,很有可能带来灾难性后果,甚至让当事人“社会性死亡”。

目前,新冠病毒将与人类长期共存几乎已经成为共识,疫情短期内不会彻底结束。未来的流调信息公布,是否还有进化的空间?如何进一步减轻被流调者的心理顾虑?或许值得相关部门思考。

作为普通人,严于律己、谨言慎行、光明磊落,唯有如此,将来面对可能的流调,也可以更加坦然地配合。

在这场人类共同的战役里,没有人可以置身事外,也没有人可以独善其身。

愿扬州早日结束此轮疫情,愿大家安好。

作者:王二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