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高官接连访亚,还常打这两张牌,揭秘拜登政府对华“组合拳”
资讯

三高官接连访亚,还常打这两张牌,揭秘拜登政府对华“组合拳”

2021年07月28日 20:39:46
来源:风向

文/胡毓堃 中国翻译协会会员、国际政治观察分析者

核心提要

1.舍曼访华探讨了管控中美关系的条件,对人权等议题表达了关切。中方向美方提出了两个清单和三条底线,王毅认为中美之间应当找到和平共处之道。舍曼访华有可能为中美元首会晤铺路。

2.早在访华前2个月,舍曼就穿梭于欧亚大陆,试图打出“组合拳”遏制中国。在东南亚,舍曼宣布分别向泰国和柬埔寨提供3000万和1100万美元的抗疫援助,强调美国和东盟的伙伴关系以抵消中国的影响力;在欧洲,双方重弹“涉疆、涉港、涉台”的老调。

3.访华是舍曼亚洲行的一部分,天津会谈前,舍曼在日本、韩国和蒙古三国重新确认了美国与其盟友和伙伴在印太地区合作的承诺。同一时间,美国防长奥斯汀在新加坡、越南和菲律宾渲染南海问题和领土争端。外长布林肯访问印度和科威特,据路透社报道,中国和抗疫是两大主题。与此同时,美国政府的另外两张牌——台湾问题与制裁,打得罕见地频繁。

4.美国造势和盟友响应仍显乏力。尽管美日韩三国官员言称三方合作的必要性,但近期日韩关系波动,美日韩在对华议题上难以达成共识。此外,除却一份联合声明,欧盟并没有跟随美国采取对华措施。

阿拉斯加-天津-?:从实力地位出发,美国将往何处去?

经过众多预测、期待与各路评论,舍曼终究来到了天津。继阿拉斯加会谈后,中美完成了第二次高层会谈。

会谈结束当日,美国国务院内德·普赖斯关于其访华的纪要便出现在美国驻华大使馆的新闻中。从内容看,近乎与之前舍曼访华的官宣公告如出一辙:

在中方官员中,只提及了国务委员兼外长王毅的名字,对于主谈的谢锋副部长再次只字不提(当然,在这份纪要配图也只有舍曼与王毅的合照),表示二人“对广泛议题进行坦诚布公的讨论,展现保持我们两国沟通渠道畅通的重要性”;

▎美国驻华大使馆官网关于舍曼访华新闻的唯一配图便是其与国务委员兼外长王毅的合影,图源:U.S. Mission China

舍曼与中方探讨了管控美中关系的条件,强调“美国欢迎我们两国之间激烈的竞争,为此我们打算继续加强我们自身的竞争之手,但不寻求与中华人民共和国之间的冲突”;

舍曼“私下”就人权、涉港、涉疆、涉藏、新闻自由、台海、网络攻击、东海和南海议题“提出关切”,指责中方的行动违反美国及其盟友、伙伴的价值观和利益,因此也“有损于基于规则的国际秩序”;

舍曼还谈及了在华遭到拘留和法律制裁的美国和加拿大公民,暗示中方将这些人作为“谈判的筹码”;声称中国不愿与世界卫生组织合作,拒绝配合在华进行新冠病毒溯源的第二阶段调查,并表示关切;

到了最后,舍曼还是谈到了需要中美合作的“难题”,包括气候危机、打击毒品、不扩散等议题,以及朝鲜。伊朗、阿富汗和缅甸等事关中国与地区利益的关切。

如果说什么新鲜内容,那便是舍曼”向本周河南省毁灭性洪灾的遇难者表达美国诚挚的慰悼”。

既需要当面向中方施压,最好能迫使中方在一定程度上调整内外政策,以符合“美国的外交利益”,又要寻求中国在相关议题上与美国合作,配合美国政府实现其战略目标。为此,美国既要对华保持强硬,又不能中断两国的对话渠道。

舍曼在来天津之前的一系列活动是为了这一目的,来到天津后,也把美国政府的这一诉求表述的清楚无疑。

对此,中方心知肚明,也早已做好了应对的准备。

在与舍曼会谈期间,谢锋对于舍曼抛出的话题逐一回应。至于美方多次提及的涉华内政事务问题,更是被谢锋坚决反对。

▎谢锋(右二)与舍曼主谈期间表明了中方的态度与立场,图源:外交部

而随后王毅会见舍曼时,明确对美方提出了中方的三条底线:不得挑战中国现行道路和制度,不得试图阻挠甚至打断中国的发展进程,不得侵犯中国国家主权、破坏中国领土完整。

除了亮明底线,王毅也重申了中国坚持和平发展道路和互利共赢的开放战略,坚定维护“以联合国为核心的国际体系,以国际法为基础的国际秩序”,对美方所谓的“秩序挑战者和破坏者”再度予以否定和澄清。

可以想象,天津会谈的激烈程度,并不亚于阿拉斯加会谈。而与阿拉斯加不同的是,作为东道主,中国此次不只有坚决回应,更是主动出击,向美方提出了两份清单:一份是要求美方纠正其错误对华政策和言行的清单共16项,另一份是中方关切的重点个案清单共10项。

正如舍曼强调美国公民在华利益一样,中方并不拘泥于抽象的大国博弈,并在高层会谈中,就中国政府、企业与其它组织、个人在美利益的具体问题提出了明确的要求与关切。

中美天津会谈

对于中方的态度,舍曼想必也早在意料之中,因此她也对王毅和谢锋表示“美方无意限制中国的发展,也不想遏制中国”,并承诺坚持一个中国政策。

会谈结束后,两国关系中的任何风吹草动,也牵动着国际社会的关注。7月27日,《南华早报》曝出的“外交部副部长秦刚今天将前往美国成为新任中国驻美大使”这一消息,迅速被记者引述,向外交部发言人求证。

中美对话不会止于天津,而天津会谈之后,美国对华政策将往何处走,中美关系何去何从,也成为了整个国际社会的关切所在。《南华早报》率先曝出消息时,便提出了国际媒体共同的疑问和猜测:舍曼访华,是否会为中美两国元首会面铺路?

毕竟,自拜登就职以来,他唯一没有见面的主要国家领导人,便是中国国家元首。而中美两国元首见面与否、何时见面,被普遍视为两国关系变化的风向标。今年9月的纽约联合国大会和10月的罗马G20峰会,成为各国媒体眼中最有可能的场合和机遇。

▎不少媒体预测,今年的G20罗马峰会将见证中美两国元首首次会面,图源:Italian G20 Presidency

对于这个问题,天津会谈后两国政府的官方公告并未给出答案。但对于中美关系何去何从,王毅给出了明确的回答,即“通过对话找到一条不同制度、不同文化、不同发展阶段的两个大国在这个星球上和平共处之道”。

美国对华“遏制战略”:从欧洲到亚太

和阿拉斯加会谈前后的剧情类似,舍曼访华是其亚洲行的一部分。事实上,舍曼上任后针对性明显的出访活动,甚至早于7月中旬开始的这趟“东亚-西亚行”。

5月25日至6月4日,舍曼便在十天之内飞越大半个地球,先后访问比利时、土耳其、印度尼西亚、柬埔寨、泰国和夏威夷,足迹遍布欧洲、欧亚大陆交汇处、东南亚和太平洋地区。

虽然出访的国家迥然不同,但舍曼背负的使命却是一致的:向盟友和伙伴传递“美国回归”的外交信号,向对手表明美国可以“从实力的地位出发”接触它们。

其中第二个目标,显然在很大程度上指向了中国。

在布鲁塞尔,舍曼与比利时、欧盟和北约盟友的代表便谈及了“制衡外国挑战者的影响”,尤其是与欧盟对外行动署秘书长斯蒂法诺·桑尼诺共同举行了美欧关于中国问题对话的首次高级别会议。

根据会后双方的联合声明,双方再度就涉疆、涉藏、涉港、涉台、南海问题,以及所谓“经济胁迫、虚假信息和地区安全问题”老调重弹、共同发声,同时也“讨论了在气候变化、不扩散以及某些地区问题上寻求与中国进行建设性接触”。

到了东南亚三国,舍曼则重点强调扩大和深化美国与东盟的战略伙伴关系,宣布分别向泰国和柬埔寨提供3000万和1100万美元的新冠疫情援助,同时也谈及安全领域合作、涉缅甸问题,以及民主与自由等普世价值。虽然没有直接点名中国,但其扩大美国在该地区影响力,以抵消中国影响的意图已然不言自明。

回到本国领土夏威夷,舍曼则与美军印度洋-太平洋司令部新任司令约翰∙阿奎利诺会谈,讨论协调美国在印太地区的外交与防务战略,以维护美国在这一重点地区的利益。值得注意的是,阿奎利诺对中国持强硬立场,鼓吹“太平洋威慑计划”,多次拿台海问题说事,曾主张“持续对台军售”。

▎舍曼与美军印度洋-太平洋司令部新任司令约翰∙阿奎利诺在夏威夷会谈,图源:Wendy R. Sherman/Twitter

至于7月中旬的东亚行,则与阿拉斯加会谈之前的日韩行高度相似。即使舍曼强调的是美-日-韩三方合作,突出的地区挑战是朝鲜半岛问题,到了乌兰巴托与蒙古谈的也是民主、人权和宗教信仰自由,但正如美国国务院所说,东亚三国行的意义在于重新确认美国与其盟友和伙伴在印太地区合作的承诺,尤其是“维护基于规则的国际秩序”。

▎舍曼(右)与日本外务副大臣森健良(中)、韩国外交部第一次官(副部长)崔钟建,图源:Reuters

从欧洲到太平洋,东南亚到东北亚,舍曼的足迹围着中国饶了大半圈,与一个又一个盟友当面“打好招呼”,方才踏上中国之旅。

舍曼并非独行,美国防长奥斯汀和外长布林肯高调配合其访华

就在她本人访华被“官宣”的当日,美国国防部长劳埃德·奥斯汀也宣布将开启为期一周的东南亚三国行。继阿拉斯加会谈之前与美国国务卿安东尼·布林肯的协同出访后,奥斯汀再度配合美国国务院高官的亚洲之行,彰显了美国在印太地区外交与国防战略的协调与配合。

奥斯汀选择的三个国家——新加坡、越南和菲律宾——也是颇有用心。新加坡与中国贸易关系密切,但也曾因为该国和台湾当局的军事交往渊源和南海问题产生过摩擦,而越南、菲律宾与中国的领土争端更是众所周知。

因此,在谈及他的三国行时,奥斯汀不仅要再度传达美国政府对其盟友的承诺,宣示美国在印太地区的“朋友圈”网络,更公开表示美国将强调对“海洋自由”的承诺、对区域规则的重申,并将对中国在南海地区的立场予以表态。

当然,“从实力的地位出发”,奥斯汀也要让东南亚的小伙伴们知晓美国军事建设的最新进展,给它们树立信心。

到了舍曼启程访华两天前,布林肯访问印度与科威特的消息也得到了美国国务院官宣。阿拉斯加会谈之时,奥斯汀便转道访问了印度。这一次,舍曼前脚刚离开中国,布林肯旋即成为新德里迎来的又一位美国高官。用英国路透社的话说,抗疫和中国将成为布林肯访印的两大主题。

布林肯、舍曼和奥斯汀开启“环中国”旅途之前,美国政府的另外两张牌——台湾问题与制裁,则打得罕见地频繁。

继6月6日三名美国参议院乘坐军机赴台后,本月中旬和下旬,美国军机和军方专用飞机两度降落台湾,频率之高颇为罕见。尽管英国广播公司援引相关研究人员的分析,认为这两次降落是为了具体的运输任务,而非对华发出政治信号,但也将这种操作视为“美台交流常态化的体现”。

▎6月6日降落台湾的美国军机机身上有明显的美国空军标志,图源:BBC/Getty Images

这种形式的“交流”自然引起了中方的警觉和强烈反对。几乎同一时刻,“美国在台协会”主要官员更替,新任处长孙晓雅拥有丰富的亚太地区事务工作经验,曾有在台工作经验,并曾在2019年所罗门群岛和基里巴斯先后与台湾“断交后”表达其忧虑,强调维系台湾与太平洋国家“邦交”关系的重要性。

当然,在对话之前先行制裁,更是成为美国屡试不爽的手段。

7月9日,美国商务部将23家中国实体列入出口管制“实体清单”,理由是所谓“协助打压新疆少数民族”和“违背美国外交政策利益”。一周后,美国财政部宣布追加制裁7名香港中联办官员,并就所谓香港的“商业风险”发出警告。

美国对华“组合拳”效果几何?

出访也好,制裁也罢,从联合盟友到亲自出手,美国的一系列组合拳,达到了会谈前的震慑效果吗?

在欧洲,除了一份联合声明,欧盟并没有跟随美国采取对华措施。

在日韩,尽管三国官员都言称三方合作的必要性 ,但近期日韩双边关系波动,加上两国对地区事务的关切重点不同,分析人士并不看好这两个东亚盟友会在对华接触的各个领域都达成共识。

舍曼访问之后,布林肯与东盟国家外长的视频会议也终于开起来了(上个月因“技术原因”,布林肯让东盟各国外长空等了45分钟后取消了会议),并借机强调拒绝中国“在南海提出的非法海洋主张”。但无论是舍曼的实地访问,还是布林肯姗姗来迟的视频会议,与会东南亚各国外长更关注的,还是共同抗疫和疫苗合作。

纵观近年来中美两国与东南亚国家关系发展的情况对比,用日本《经济新闻》的话说,“华盛顿已经等了太长时间,使得北京可以抢先一步”。

至于印度,当下其最关切的问题,除了疫苗援助之外,莫过于美国从阿富汗匆忙撤军之后,印度在阿境内的多年投资是否会打水漂。此外,在双方持续争执的人权问题上,据印度外交部消息源所说,新德里也“做好了与美国对话的准备”。

盟友的响应显然不够有力,美国的亲自出手,似乎也没有起到造势的作用。

与近期中国解放军军机绕台的频率比起来,美国军机过去两个月三度降落台湾且并不公开承认的举动,实在难言“常态化”。

当中国首次实践《反外国制裁法》,在舍曼访华前夕对7名美国官员予以制裁时,美方除了白宫发言人珍·普萨基表示美国“没被吓住”之外,也暂时没有更多的“追加动作”了。

“中方将向美方表明对发展中美关系的原则立场以及维护自身主权安全发展利益的坚定态度,要求美方停止干涉中国内政、损害中方利益。”

面对舍曼到来之前美方的密集动作,中国外交部发言人的这句话,便是中方对此的清晰回应。

拉盟友遏制对手,是美国与其严重的竞争对手博弈时,经常诉诸的手段。而本届美国政府的对华“组合拳”,自然也沿袭了这一传统。

作为国际关系中的必然内容,竞争并非需要逃避的字眼,但中美两国需要的是公平竞争(谢锋所说)、良性竞争(舍曼所说)。面对对手的强大,另一方要做的是办好自己的事情,不断提高自身,而非转移内部矛盾、搞小圈子,打压、破坏对方,以维系自己的相对优势。

实现自身的和平发展,平等地尊重彼此和其它国家;关注第三国的真正关切,而不是把其它国家作为大国博弈的棋子;贯彻多边主义,负责任地维护与增进地区和国际社会的利益。唯有如此,中美天津会谈的成果,以及两国关系的后续走向,方可令国际社会安心、宽心。

相比之下,一味地“从实力出发”,实在是太耗费精力与成本,往往事倍功半。

还是那句老话,“一个健康稳定的中美关系不仅符合双方利益,也是国际社会的共同期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