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暴雨七日:71人遇难 市民地铁口献花吊唁
资讯

河南暴雨七日:71人遇难 市民地铁口献花吊唁

2021年07月27日 23:48:58
来源:在人间

从7月20日到7月26日,这是八位摄影师记录下的河南七日。

■ 7月20日下午,河南郑州市。薛莉/摄

公开信息显示,7月19日21时59分,郑州市气象台发布本轮降雨的第一条暴雨红色预警信号。7月20日06时02分,该台再次发布暴雨红色预警信号。20日,郑州市气象台共发布了10条暴雨红色预警。

7月20日16-17时郑州降雨量达201.9毫米。郑州、登封、新密、荥阳、巩义五站日降水量超过有气象记录以来极值。郑州市防指于20日下午将防汛应急响应紧急提升I级。

17点左右,号称“亚洲最大医院”的郑大一附院河医院区突然断电。医院几十台手术遭遇了危机,重症病房里,焦虑开始蔓延。

京广隧道出口自16点左右开始堵车,车流停滞不前。北端入口处,司机们并不知道前方已经堵车,径直开入,5点40左右,水位突然上涨,在随后的几分钟内将隧道完全淹没。

18时许,大水漫进了城市的地铁五号线沙口路站,搭载了500多名乘客的列车在湍流中搁浅了。大约18点零几分,水已经漫入地铁车厢。

■ 图源地铁被困市民视频截图,视频称车厢内水已到腰部。

■ 7月21日,郑州全市多个医院需要转移病人,河南省人民医院动用直升飞机转移病人。杜强/摄

■ 21日,由于电梯停运,重症病人在转移过程中,需要医护和家人同时用担架抬着病患和医疗设备,爬十几层的楼梯。杜强/摄

据新华社记者报道,截至21日18时,郑州局管内35趟列车临时停靠,太铁23趟动车组列车停运。

7月20号之后,郑州仿佛一夜之间回到了互联网前时代。洪水后,断联、信号不通的问题始终困扰着郑州以及周边城市。受此影响,救援也倍受挑战。

■ 7月21日,河南省巩义市米河镇高庙村。田卫涛/摄

从7月20日20时至21日06时,巩义已出现局部大雨。多个村镇处于失联状态,老人与孩子成为山洪到来时最薄弱的环节。据新华社报道,21日下午,巩义已统计到至少4人死亡。

暴雨开始从郑州北移。

■ 7月22日,河南省巩义市米河镇洛水村,壹基金紧急救援项目–河南省应急救援协会巩义救援队正在营救被困村民。田卫涛/摄

■ 7月22日,河南省巩义市米河镇。田卫涛/摄

■ 7月22日,河南省巩义市米河镇。刘博文/摄

■ 7月22日,郑州京广隧道外。刘博文/摄

当日,地铁5号线邹德强的妻子白女士从上海到郑州千里寻夫。

7月22日,晚上10点左右,新乡鹤壁卫河大堤在北岸决口,洪水从决口处涌向原本不属于蓄滞洪区的毫无准备的村民家中。

7月23日上午,造成这一波华北强降雨主体的天气系统已消散,强降雨随之结束。根据河南省新乡市防汛抗旱指挥部发布的信息,从7月17日8时到23日7时,新乡市平均降雨量830毫米,最大降雨量965.5毫米。截至23日15时,受灾人口128.8万余人。

7月23日,下午4点多,在郑州市金水区的金城国际广场地下车库。在被困72小时之后,李先生终于被驰援郑州的山东危险化学品堵漏抢险救援中心成功救起。这是目前郑州暴雨灾害被困时间最久的幸存者。随后,他被送往河南省人民医院救治。

与此同时,地铁5号线和京广隧道的失联人员家属还在继续等待着前方搜救人员的消息。

■ 7月23日,河南省新乡市北庄村、马坊村、王小屯村、小块村等多个村庄被洪水围困。 田卫涛/摄

■ 7月23日,河南省新乡市,救援人员正在援救被困市民。田卫涛/摄

■ 23日上午10点左右,河南新乡市凤泉区大块镇陈堡村,武警河南总队机动支队官兵在救援一处造纸厂房时发现一名工厂被困人员抱着门框,他身上绑着塑料油桶,嘴里含着塑料软管,正在水中挣扎求救。被武警官兵成功救起后,他告诉武警官兵,自己在水里已经泡了五六个小时。 田卫涛/摄

■ 7月23日,河南省新乡市,救援人员正在援救被困市民。 田卫涛/摄

■ 7月23日,河南省新乡市陈堡村,一位孕妇行走在雨中。 田卫涛/摄

■ 7月23日,河南郑州,来自中国安能南昌、南宁、常州救援基地的5台“龙吸水”,在京广北路隧道南路口由北往南主入口处一字排开。中新社徐迎华/摄

■ 7月23号晚9时许,郑州市5号线沙口路站,搜救仍在进行。郑海鹏/摄

7月24日上午11点,在郑州京广北路隧道南出口,澎湃新闻专访了京广路抗洪抢险负责人。京广路三个规模隧道,经排查,在京广北路隧道中发现四名遇难者。

7月24日16时许,许女士抽泣着告诉记者,弟弟许玉昆在失踪四天后“有人给我爸爸打电话,通知我们弟弟找到了”,“人是在隧道里发现的”。与许玉昆同行的另一名少年李浩鸣,截至发稿前,依旧失联。

■ 24日晚,郑州市5号线沙口路站外,有市民陆续送花悼念逝者。有网友评论:“希望地铁重新运营的时候,空车运行,每一站都停一下,让没能回家的人回家。”郑海鹏/摄

■ 7月24日凌晨,河南新乡卫辉市唐岗村,医生穿上救生衣,准备随冲锋舟一起进入积水社区,救援瘫痪老人。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李峥苨/摄

■ 7月24日凌晨,河南新乡卫辉市唐岗村,在消防官兵和医护人员的努力下,一位瘫痪多年的受困老人被成功解救,在亲人的陪护下被救护车送往新乡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这位83岁的老人瘫痪在床,4天未进食,急需转运接受进一步治疗。截至7月24日2时40分,此次救援任务共计营救、疏散转移群众532人。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李峥苨/摄

7月25日,河南新闻发布会通报称,全省高速已经全线通车。铁路各地滞留旅客已经完成疏散,除高铁郑太线、普铁郑太线、陇海线郑州至洛阳段外,其他线路恢复正常。民航恢复情况方面,郑州机场起落正常。郑州市移动通信网络也随着25272座基站重启已全面恢复正常。郑州市惠济区的大威家自20日停电后,终于来电了,但家里的水仍旧断断续续,“因为水压不够”。

7月25日早,正观新闻报道,京广快速路隧道被困车辆247辆已全部被拉出,现场排查发现6名遇难者,对被困人员的救援工作也基本已经结束。

■ 7月25日,巩义市米河镇,某建筑公司工地,一位工人从洪水退去的板房中找出一些可用的用品。田卫涛/摄

■ 7月25日,周口市扶沟县,壹基金联合救灾项目伙伴成都新秋减防灾公益服务中心灾民安置点。田卫涛/摄

■ 7月25日,巩义市米河镇,壹基金紧急救援项目救援队正在消杀,预防洪水之后的次生灾害。田卫涛/摄

据新华社26日消息,由于豫北多座水库泄洪,加之卫河、共渠排水不畅,卫辉市水位不降反升。25日晚7点起,洪水进入卫辉城区,卫辉市基本整个全部泡在水中,最深处约2-3米。

■ 7月26日,从河南卫辉市东南隅的镇国塔望去,整个卫辉市都在水中。田卫涛/摄

■ 7月26日,河南省卫辉市新乡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救援队和医生正在转运病人。据悉,该区域内约有一两千名重症病人,5000余名普通病人和群众需要转运。 田卫涛/摄

■ 7月26日,河南省卫辉市新乡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病人排队等待转移中。田卫涛/摄

■ 7月26日,河南省卫辉市新乡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疲劳的救援人员在泡在水中的汽车上小憩。田卫涛/摄

■ 7月26日晚,郑州5号线沙口路地铁B口外。郑子蒙/摄

截至27日12时, 据国家自然灾害灾情管理系统统计,此轮强降雨造成全省150个县(市、区)1573个乡镇1331.98万人受灾,因灾遇难死亡71人。

据郑州市防汛抗旱指挥部消息,在郑州地铁5号线“7.20事件”中,共有14人不幸遇难。

附地铁五号线遇难者名单:

曹某嘉 女 20岁 郑州中原区

屈某霞 女 50岁 荥阳市

孙某珊 女 32岁 巩义市

张 某 女 28岁项城市

张某月 女 27岁 郑州市中原区

颜某芬 女 51岁 郑州市中原区

芦 某 女 35岁洛阳市

庞某洋 女 24岁 周口市

冯某静 女 33岁 焦作市

李 某 男 40岁郑州市二七区

郜某莉 女 42岁 登封市

肖某捧 女 30岁 驻马店市

沙 某 男 34岁郑州市中原区

邹某强 男 38岁 居住地上海市

参考资料:

[1] 重走郑州地铁5号线:积水区十年前上“黑榜”,排水明沟变暗渠 镜面

[2] 重症监护室,停电断网在暴雨中 故事硬核

[3] 湍流围困五号线:四小时生死细节 澎湃人物

[4] 还原郑州京广隧道被淹没过程:前车怕涉水停车致拥堵瘫痪 镜面

[5] 郑州阜外华中医院恢复供电,病患和医护人员正有序转移 澎湃

[6] 卫辉,水上孤城 三联生活周刊

[7] 郑州地铁5号线“7·20事件”中有14人不幸遇难 名单公布 央视新闻客户端

(部分图片由壹基金供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