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驳虎:两天增70例 南京机场犯了不止一个错
资讯

唐驳虎:两天增70例 南京机场犯了不止一个错

2021年07月27日 21:49:39
来源:唐驳虎

文/凤凰新闻客户端荣誉主笔 唐驳虎

核心提要

1.截止7月26日,南京疫情共检出106位确诊病例、6位无症感染者,共计112人。其中包括55名机场保洁,8名保洁的家人,11名其他机场工作人员。造成疫情传播的罪魁祸首正是D毒株。

2.保洁人员会负责国际航班的清洁,在收集垃圾、打扫机舱时,防控没做好,就可能被感染。同时,洗手间也是病毒传播的关键点。当乘客洗手洗脸的时候,往往会摘下口罩,而洗手间又是保洁人员的重点工作岗位,最终造成感染。

3.七月暑运期间旅客出行需求加大,在疫情发生前,南京机场每天吞吐人数应在7万人次左右。如今十多天累积下来,或许有70~80万疑似密切接触者,目前至少一半分布在全国各地,其中不乏沈阳、大连、中山等大城市,需要警惕。

4.本次疫情警示我们,国内和国外的航班要彻底分开,国外航班必须进行闭环管理。不仅是通道要闭环管理,负责接收、保障国际航班的人员也要规范的闭环管理。只有这样,才能确保大家的安全。

7月20日(周二)上午,南京禄口机场在每周一次的例行核酸检测中,发现了9例阳性样本,均为机场保洁人员。

但是,当天下午的郑州、河南超级暴雨灾情,让舆论的关注度必然高度聚焦河南。

整整一周过去了,7月25日,南京疫情一天又新增了40例确诊病例,其中39例在江苏,1例在辽宁。

另外,还新增了4位无症状感染者,分别分布在江苏、安徽、广东、四川。

到7月26日,又新增31例确诊,另外大连又检出南京相关3例无症感染者。

全国各地此起彼伏的关联通报,不得不令人们关注起这次发生在国际机场、已经扩散到多地的疫情。

南京机场情况

截止7月26日24点,南京疫情共检出106位确诊病例、6位无症感染者,共计112人。

根据官方通报的简要信息初步统计,其中包括55名机场保洁,8名保洁的家人;

3名司机、2名地勤、1名水电工、1名装卸工、1名机场辅警等11名机场其他工作人员,;

其中1名运送保洁人员的司机,还传染了丈夫、儿子、儿子的姐夫、一个健身房的女子及其婆婆(共6人);

还有1名高校保洁,3名高校宿管,1名快递员,3岁、9岁儿童各1名。

在机场员工及亲友之外,有机场活动史的3例;

其他未说明具体关联关系的27例:江宁区禄口街道21例、湖熟街道2例、秣陵街道1例;栖霞区1例;鼓楼区1例(出租车司机);高淳区1例。

21~23日南京进行第一轮全市核酸筛查,三天共计检测920.9万人份。

24日开始进行第二轮全市核酸筛查,截至25日24时,共采样743.5万人份。

(据“七普”数据,南京常住人口931.47万人。)

目前从检出感染者情况来看,还是集中在机场附近的社区,以机场地面服务员工及其家属亲友为主。还是一个不幸中的好消息。

但89号确诊病例是一名鼓楼区的出租车司机,接触了众多乘客。

这表明南京本轮疫情风险尚未见底,传播链条仍未完全查清阻断,实现可知可控还要付出艰苦努力。

目前,南京官方尚未公布具体的溯源情况。直到7月27日上午,南京官方才宣布这次疫情是D毒株。

但实际上,早在5天之前,与本次疫情暂时无关的广州,就已经“帮”南京发布消息了。

那么,机场保洁人员又是怎么被感染的呢?感染的主要点位是哪里呢?

先从机场看起吧!

1997年7月,南京民用机场搬迁至禄口。

禄口机场是中国主要干线机场之一,在全国的吞吐量排名一直在11、12位左右。

2014年7月12日,T2航站楼与第二跑道建成启用。同时T1航站楼关闭,2018年开始改扩建工程。

2020年7月29日,T1航站楼一期整修完成,与T2共同使用。

根据最近的6月份民航统计,南京禄口机场旅客吞吐量195万人次,平均每天6.5万人次。

进入7月份暑运,旅客出行需求加大,估计在疫情发生前,南京机场每天吞吐人数应在7万多人次左右。

10多天累积下来,就是70~80万疑似密切接触者,目前至少一半分布在全国各地。

这个排查、隔离工作量,涉及全国,实在是非常大!

各地均对从南京来返沈人员进行了大排查。而在已经抵达的旅客中,也已经检出了14例感染者。

外地感染情况

从北到南,这里先将14位外地检出感染者的基本情况梳理一下。

辽宁沈阳,作为国家中心城市,已经在多次疫情中,不幸成为疫情流入地。这次也迅速展开了对南京来返沈人员的排查。

7月22日,沈阳报告了第1例关联感染者:

某男士,56岁,南京某化工企业业务主管。7月19日与同事一行7人乘机抵达沈阳,当天入住万丽酒店。

20日,12时前往集贤老许家狗肉馆,17时30分前往中街刘老根大舞台观看演出,22时30分在万丽酒店啤酒花园用餐。

21日,10时到达沈阳故宫、11时到达大帅府、12时到达金融博物馆参观游览,12时30分在中街老边饺子馆用餐,18时在沈阳宝味居奉天大饭店就餐。

21日晚,沈阳疾控部门发现其核酸检测结果弱阳性,立即通知万丽酒店对其同行人员采取就地集中隔离。

22日早8时,铁西区、沈阳市两级疾控中心进行双采、双检、两次复核,下午15时20分判定结果为阳性。25日转为确诊。

7月24日,沈阳在对南京返沈人员主动筛查中,再发现一个家庭共3位感染者:

某女士,24岁,7月14日乘坐厦门到沈阳的MF8069次航班返沈,19:31-23:24经停南京禄口机场,其间就餐一次。

15日16时至浑南区富民南街D-6号千寻宠物基地;18时20分至沈河区正阳街269号极炙串屋就餐;

19时至中街,先后到皇城恒隆广场乔丹专卖店、北京稻香村中街旗舰店购物;20时49分至蜜雪冰城小什字街店购物。

16日18时至沈河区北京稻香村中街旗舰店购物;18时30分至大东区津桥路新世界百货5楼长谷奇闻录真人实景密室,21时左右至家附近移步便利店。

17日,曾出现低烧伴咽痛等不适症状。

19日13时35分自驾房车去内蒙乌拉盖旅游(单程630公里),途中经停新鲁高速新民服务区,22时到达新鲁高速科尔沁服务区,驻车后在房车内过夜。

20日10时30分到达可汗山景点;13时30分到达九曲弯景区;18时30分到达乌拉盖湖停车场,驻车后在房车内过夜。

21日12时到达布林泉景点,14时左右返回沈阳,途中经停新鲁高速新民服务区。

22日10时左右在沈河区文化路一方广场短暂停留,12时20分至大东区大什字街草仓路3505菜市场大厅,后至附近移步便利店。

23日17时左右自驾房车前往浑南区鸟岛,驻车后在房车内过夜。

其父母47、48岁,被诊断为无症感染者。

15日14时25分-15时去过营口通惠门市场姐妹咸货、岁月静好蛋糕店、刘记熟食、西市三杰水果超市;18时-21时去过河沿海鲜。

16日8时20分-9时20分去过营口通惠门市场小红肉店、姐妹咸货、旺角蛋行、幸福商店;14时20分-15时去过通惠门市场老李海鲜、荣魁食杂。

16日19时—17日18时,在本溪满族自治县花溪沐温泉酒店斜对面1000米左右的河边露营地。

一如既往,这次沈阳的流调引发网友的热议:

“厦门、乌拉盖、鸟岛、营口、本溪……马不停蹄地各种旅游、购物、烧烤、海鲜、密室、房车自驾、露营”

“吃喝玩乐一条龙,这日子有点爽啊”“沈阳人民的生活,真是让我羡慕”

“到沈阳出差的南京人民也让我酸了……”继上次沈阳大爷推荐沈阳美食,鸡架上了热搜。

这次南京大叔推荐的沈阳中街-故宫-大帅府-金融博物馆-刘老根大舞台,这妥妥的是沈阳一日游景点旅游路线啊……

可见,有充分迅速的检疫应对,就能从容不迫,甚至在效果上把流调变成旅游宣传。

据悉,沈阳市按照全域全员核酸检测需求,储备足够试剂和检测能力,按照1个月满负荷运转需求储备医疗救治物资,按照全市人口1:100比例备足隔离宾馆房间,确保关键时期防控物资调度迅速、准备充足。

而24日检出的家庭,也是沈阳将排查范围从“南京来返沈”扩大到“途径南京机场”,主动检验出来的。

仅仅是从厦门到沈阳,经停南京就被感染,可见毒株的传染力。

7月26日下午,大连对途经南京机场人员主动筛查中,再发现3例核酸检测结果阳性。

这3例一大两小来自两对暑期结伴出游的母女(母亲40岁左右,女儿均为12岁),旅行目的地是湘西张家界、凤凰。

7月17日由大连经南京中转,飞抵张家界,期间在南京禄口机场停留时间约2小时。

7月24日深夜及25日凌晨,由贵州铜仁机场乘坐航班,经西安中转,返回大连。

按照大连疾控中心紧急提醒要求,25日从机场点对点回到家中,主动向社区报备,即纳入严格隔离管控。

另外,截至7月26日下午16时,大连已核查到南京来返连人员10417人,采取14天隔离观察和4次核酸检测的管控措施。

仅仅一个千里之外的大连就涉及1万多人,可见大城市之间人员往来之频密。

“安徽省会”的外溢

南京以其地理位置,总是被调侃为“安徽省会”。这次也果不其然地在环南京都市圈产生2例外输安徽无症感染者:

童某某,男,52岁,南京市江宁区人,顾某某(禄口机场保洁人员)的丈夫。

自6月30日起自驾往返于南京与马鞍山和县之间,从事装修工作。

7月22日上午,作为密接人员核酸检测结果为阳性,诊断为无症感染者。

章某,男,38岁,现住芜湖市鸠江区。

7月17日乘坐飞机抵达南京禄口机场后,乘机场大巴返回芜湖。

24日作为途径机场人员接受筛查检出阳性。

同样在17日只是抵达机场被感染的,还有一位江苏宿迁泗阳的女士:

吕某,女,34岁,7月17日从南京禄口机场返回泗阳;

21日15时在泗阳县疾控中心进行核酸检测,22时检测结果呈阳性;

22日4时50分市疾控中心复检阳性,诊断为无症感染者。

在千里之外的珠三角西岸,也发现2名乘坐同一航班的感染者:

7月22日凌晨,中山市在对南京来返人员排查中,发现1例感染者。

郭某某,女,23岁,为中山一公司员工,住公司单人宿舍。

7月15日下午从珠海乘飞机去南京。16日至19日中午,在南京、无锡活动。

19日下午从南京乘CZ5846航班返回珠海。抵达珠海机场后,转乘机场快线、广珠铁路动车回到中山站;转乘公交于当晚返回宿舍。

20、21日在公司上班,下班后在宿舍楼下活动。

21日下午,到火炬开发区医院进行新冠核酸检测。22日凌晨核酸检测初筛结果为阳性。

同航班的还有1位1从南京到珠海参加公司会议的职员:

男,29岁,7月19日从南京乘坐CZ5846航班抵达珠海机场,乘坐机场快线大巴到达酒店入住。20日、21日上午参加公司会议。

因从南京来珠,接公司通知前往医院发热门诊进行检查,检查结束后由社区派专车送至隔离酒店接受集中隔离。

7月21日、22日、23日、24日四次新冠病毒核酸检测均为阴性。

7月25日19:50报告核酸检测阳性,由负压救护车转送定点医院,诊断为无症感染者。

同样因为商旅出差而途径南京的,还有四川绵阳的一位财务人员:

杨某,女,26岁,为绵阳市涪城区吴家镇惠科路某公司,现住公司宿舍。其行程轨迹为:

7月17日自南京机场乘坐飞机,于18日4:00左右抵达绵阳,由丈夫开车接回宿舍。19日、20日之间在公司上班。

21日上午,接到排查通知,到绵阳404医院进行核酸检测,结果为阴性。

16:00自感身体不适,于18:00和丈夫驾车前往社区卫生服务站就诊,检测体温37.8℃后,持核酸检测证明到绵阳市中心医院发热门诊就诊,后开车返回宿舍。

22日上午未出宿舍,傍晚18:30到个体诊所就诊,后与丈夫在餐馆就餐,餐后开车回宿舍。

23日上午,到绵阳404医院再次进行核酸检测。14:10核酸检测结果报告为阳性,随即被转至定点医院隔离诊疗。

航班统计,揭示感染之谜

在川南泸州,还有一位最“怪异”的被感染者。

根据通报,陈某,男,32岁,7月24日9:30与同事搭乘厦航MF8857航班从上海返回泸州,12:10抵达泸州;

12:20按统一要求直接乘车前往泸州市人民医院进行新冠病毒快检筛查,后回到家中;25日结果为阳性,被诊断为无症感染者。

根据泸州当地的初步调查确认,陈某和同事于7月18日至24日在上海参加培训,没有去过南京。24日直接从上海飞泸州,和南京机场也没有直接联系。

然而,在四川省疾控中心对咽试子标本的进行了基因测序后判定,感染毒株与南京疫情高度同源。

这又是怎么回事?

不管怎样,先把所有已有明确南京机场航班旅行史的感染者,他/她们与禄口机场的接触史。

这是需要进行“航班溯源”才能得出的表格。当信息数据以表格的形式展现,大部分谜底就已经揭开了。

原来,几乎所有感染者的行程都与禄口机场T1航站楼关联。出发机位号、抵达机位号,都是1××。

只有中山感染者15日的深航航班,是抵达T2航站楼。

但从D株的暴露、感染时间看,不会是在T2感染的,而是在19日回程的T1航站楼。

那么,这些旅客又是如何与被境外航班感染的机场保洁人员,产生联系与感染的呢?

在航站楼候机,除了吃饭,大部分时间不还是戴着口罩的吗?

从前一段广州多例餐馆感染病例可知,实际上,感染过程最容易发生在洗手间。

当乘客洗手洗脸的时候,就会摘下口罩。而洗手间又是保洁人员的重点工作岗位,在此被传染是很正常的。

南京禄口国际机场T1航站楼改扩建工程2018年启动,总投资约37.2亿元,

第一阶段工程2020年7月29日投入使用,廊桥登机口由原来的13个增加至21个。

第二阶段南指廊改建尚待今年底完工,届时登机口将增加到32个。

结合机场当局发展计划及对机场两个航站楼业务功能划分,T1航站楼为全国内航站楼,T2航站楼为国内国际航站楼。

T1航站楼年承担1200万人次,T2航站楼年承担1800万人次。

具体划分,31家国内航空公司执飞的国内航班都从T1进出港:

国航,南航、厦航,海航、首都,四川、山东;

春秋、金鹏、吉祥、九元、西部、祥鹏、东海、华夏;

北京、天津、大连、河北、青岛、福州、江西、成都、重庆、昆明、西藏;

长龙、奥凯、红土、多彩贵州和北部湾。

T2只负责东航集团(上航、中联航)、深航的国内航班;

以及5家国内航空公司(东航、深航、吉祥、春秋、青岛)和28家国际/港澳台航空公司执飞的国际/地区航班。

但根据国际疫情之后的要求规定,每条国际航线原则上一周一班。

前序感染与后续感染

这次南京机场感染溯源,把追踪时间起始点定在了7月10日。

据官方通报,7月17日,南京曾报告新增一例境外输入确诊病例,该病例7月9日由俄罗斯莫斯科乘坐CA910航班,于7月10日抵达南京禄口国际机场。

保洁人员负责国际航班清洁,在收集垃圾、打扫机舱时,防控没做好,就可能被感染。

据了解,这次机场保洁人员首先被国际航班垃圾所感染,然后病毒在保洁人员中传播。

结合乘客感染情况可以判定,接下来,病毒从负责T2国际航班的清洁工,传染给了负责T1卫生间等地保洁的清洁工。

接下来就是部分在T1航站楼的乘客被感染。最早确定被感染的,是14日晚上沈阳经停航班的24岁女士。

而这包括了离港航班,也包括了到港航班,甚至还包括了经停航班。

由于到港乘客很快便离开机场,他/她们最容易、最有可能与航站楼人员、设施近距离无防护接触的,自然就是T1到港通道的卫生间了。

这就基本揭开了南京机场感染之谜。

此次南京禄口机场“破防”,也并非国内新冠疫情爆发以来的首例机场相关疫情传播事件。

2020年11月9日,上海浦东机场一位货运人员被确诊感染新冠肺炎,之后14天里浦东机场西货运区累计确诊8例关联病例。

2021年1月,河北石家庄出现疫情,疫情爆发地增村镇小果庄紧邻石家庄正定国际机场。

2021年6月,深圳宝安机场海关工作人员感染新冠病毒Delta变异株,离岗下班后又感染途径机场的他人。

南京机场不仅把T2设置为国内国际合用航站楼,在人员管理上也存在巨大疏忽。

作为入境保障区域的工作人员,不仅没有单独隔离、集中居住,还每天回家,与家人共同起居。甚至还与其他负责国内航班提供保洁的同事混流。

这在一线保洁人员被感染之后,既传染家人,进而发生社区传播,还导致了保洁人员交叉感染,进而感染了本来只在T1这个纯国内航站楼搭乘航班的乘客,真可谓是无妄之灾!

而由于机场“高流量、远距离”输送的特殊性,“破防”造成了更加严重的后果,被感染乘客短短几天迅速分布到了全国。

但是,从目前确诊的情况看,感染只限于T1航站楼的乘客,只利用T2航站楼的东航、深航乘客尚未检出,风险较小。

至于目前感染依然不明的泸州案例,有分析猜测,可能与他24日返回泸州时乘坐的厦航客机有关。

但是检索了具体这架B-5305客机7天来的执飞城市,都没有涉及到南京。

厦航B-5305客机在执飞上海-泸州飞行的前一日23日,执飞了两趟上海-深圳往返。虽然曾有执飞福州-南京的计划,但在疫情爆发后就取消了。

再之前数日,这架737-800飞机都没有飞过南京,泸州案例是怎么被感染的,依然有待调查。

漏洞与教训

这次南京禄口机场的教训深刻,值得国内所有的机场反思,国内和国外的航班要彻底分开,国外航班必须进行闭环管理。

不仅是通道要闭环管理,负责接收、保障国际航班的人员也要规范的闭环管理。只有这样,才能确保大家的安全。

像今年6月出现机场输入疫情后,深圳机场加强了境外输入的管控:境内、境外航班场地实施硬隔离、全分割,确保人员轨迹无交叉;

深圳市口岸办对国际机场、陆路口岸、港口码头以及海关、边检等口岸一线高风险岗位工作人员实施集中居住闭环管理;

在封闭执勤期结束休假时,需要进行核酸检测,并实施14天隔离医学观察。

目前已公布的57位南京新冠阳性患者活动轨迹显示,过去两周内,有17位患者曾去过医院、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或私人诊所就诊、陪诊、探视或因故停留。

其中,至少有8名感染者是因本人身体不适前往就诊的。

例如:22日被隔离的无症感染者13,曾于7月15日和16日在铜山卫生服务中心就诊并输液。

7月16日和17日,确诊病例7连续两天前往铜山社区卫生服务中心门诊就诊,之后继续在禄口机场正常工作,直至20日下午被转运隔离。

7月17日,确诊病例34曾到横溪某私人诊所就诊。

7月18日,确诊病例2因头疼到禄口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就诊,次日再次前往该中心。

7月20日下午,确诊病例23先后到铜山社区卫生服务中心门诊和同仁医院发热门诊,次日被隔离。

此外,有3位感染者曾前往药房购药,但未知是否与自己身体不适有关。

在疫情防控中,作为机场之后的第二道防线,基层医疗机构和发热门诊是否起到了应有的作用?

今年初,石家庄正定国际机场周边乡村地区爆发聚集性疫情,而乡村基层医疗机构未能在第一时间识别出发热病人,是病毒隐秘传播长达10天以上的一大漏洞。

出现不适或疑似新冠症状后,石家庄疫情中的多数感染者并未首先到医院就诊,而是前往诊所或自行服药,由此错过了更早的核酸排查时机。

一年多以来,国际疫情输入此起彼伏,总的来说已经找到比较行之有效、反应迅速的防控机制。

但对南京这座一年多来没有经历过大规模疫情的城市而言,依然存在着众多的问题。

必须深刻反思、严肃整改,全面排查各大口岸机场防控隐患,把各项漏洞堵住、制度健全,防止一边在防控、一边还有其他风险隐患带来新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