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驳虎:狂吸太平洋 台风“烟花”重创河南又害江浙

唐驳虎:狂吸太平洋 台风“烟花”重创河南又害江浙

2021年07月25日 23:06:25
来源:唐驳虎

文/凤凰新闻客户端荣誉主笔 唐驳虎

核心提要:

1. 台风“烟花”是1949年以来登陆浙江的最强台风之一,也是河南强降雨的重要推手。河南特大暴雨印证了全球变暖背景下极端天气多发的趋势,在带来“西北变绿”可喜变化的同时,也将给北方带来更多暴雨。

2. 全球各大气象机构对“烟花”的移动路径进行了预测,但数值预报和路径计算的结果千差万别。无论如何,整个浙江和上海、江苏、安徽南部以及江西东北部,都要警惕“烟花”的严重影响,华北地区也应注意防范。

3. 台风滞留是大忌,因为会持续带来暴雨,而且现在正值天文大潮期,二者碰头极其危险。城镇内涝、农田渍害、山洪和山体滑坡都应重点防范。浙江正严阵以待地防汛防台,稻田开沟排水、居民预先转移并安置、抛石筑淤坝等举措的开展有条不紊。

7月25日(周日),今年第6号台风“烟花”的中心已于中午12点30分前后,在浙江舟山普陀沿海登陆,登陆时中心附近最大风力13级(38米/秒),中心最低气压为965百帕。

这是自1949年以来,7月登陆浙江的最强台风(并列第一)。

正如在20日晚上对郑州超强暴雨的分析中指出的那样,台风“烟花”作为1号涡轮增压泵,将太平洋的水汽加速,跨越2000公里直接输送到中原地区,成为了河南强降雨的重要推手。

现在,整整5天过去了,一直迟缓步行的“烟花”本尊,终于登陆大陆,带来了几乎同等量级的水汽。

由于路径较预期偏北,上海、浙江北部、江苏南部面临更强风雨潮,多年未破的“魔都结界”破防了:

(上海已经多年未遭遇台风袭击,市民都开玩笑称有“魔都结界”防护)

嵊泗列岛测得14级风,上海滴水湖、吴淞水文站、崇明东滩12级,佘山、吴泾、三甲港、老港等已达11级。

因为台风的北侧更接近副热带高压的南侧(目前北抬,脊线位于日本海一带),高低压之间气压梯度力大,因此北面风最强(右侧危险半圆)。

但是,最核心的对流区还没上岸,随着“烟花”进入杭州湾,上海的风雨还可能会更强。

此时高楼间的狭管效应将让阵风更加猛烈,很有危险。

超级台风

台风来自浩瀚深远的大海,利用海面蒸发水汽凝结释放的热量加热空气;

这样被加热的空气上升并在高空向外流出,在中低空形成一个深厚的低压;

在风速显著增强的同时,还能吸收更多来自周边与远方的水汽,完成这个不断加速的循环。

因此,台风的形成需要具备三个条件。

一是水汽条件,大海具有源源不断的水汽;

二是热力条件,夏季太阳光强烈照射的时候,水汽才能上升。

台风涡旋的巨大能量来源于其中水汽上升凝结所释放的潜热。

因此台风的形成首先要有足够广阔的热带(水温高于26.5℃)洋面,而且台风形成之后每天都要消耗大量能量。

根据最新的《BP世界能源报告》,人类目前的年总发电量为27000TWh(27万亿度),平均发电总功率为30亿千瓦(3×10^9千瓦)。

而台风平均每天释放10^20焦耳的能量,功率为1.15×10^12千瓦(1.15×10^15瓦),是人类发电总功率的近400倍。

广岛原子弹释放当量1.5万吨,相当于6.3×10^13焦。

因此普通台风的能量等级,就相当于每天要引爆160万颗广岛原子弹、每秒钟就要引爆近20颗。

这就是上一篇文章所指“一次超强台风至少相当于2000万颗核弹”的计算出处。

苏联引爆的最强核弹“大伊万”能量,在台风面前也不过是九牛一毛(万分之一)。

如此巨大的能量,只有能量充沛的热带海洋释放的巨大潜热才能提供补充,人类是提供不了任何干预的。

而当台风进入内陆或北上寒冷水域之后,水汽、热力、动力条件消失,台风也就自然消亡了。

而台风的涡旋形状又是如何生成的呢?

这就涉及到台风形成的第三个条件——动力条件;

正是受地转偏向力的影响,北半球形成逆时针向中心辐合的大旋涡,南半球形成顺时针向中心辐合的大旋涡。

在水汽、热力、动力条件的综合作用下,台风便产生了。

台风和飓风二者没有本质区别,都是热带气旋。只是不同地域称呼不同。比如,中国这边发生的强热带气旋就叫台风,美国那边就叫飓风。

热带气旋分为热带低压、热带风暴、强热带风暴、台风、强台风和超强台风六个等级。以底层中心附近最大平均风速:

达到10.8m/s~17.1m/s(风力6~7级)为热带低压

达到17.2 m/s ~24.4 m/s(风力8~9级)为热带风暴

达到24.5 m/s ~32.6 m/s(风力10~11级)为强热带风暴

达到32.7 m/s ~41.4 m/s(风力12~13级)为台风

达到41.5 m/s ~50.9 m/s(风力14~15级)为强台风

达到或大于51.0 m/s(风力16级或以上)为超强台风

“烟花”的前身,作为一个热带低压,于10天前的7月15日出现在西北太平洋上。

随着它从热带低压增强为热带风暴,18日凌晨,日本气象厅按规定将其编号为今年第6号台风“烟花”。

(按世界气象组织所确定的分工原则,日本气象厅负责西北太平洋热带气旋统一编号)

随后,它在北侧副高的引导下,向西偏北方向移动,逐渐靠近中国大陆。

在琉球群岛以东,6号台风“烟花”受到7号台风“查帕卡”(广东近海)的牵制,以及其他大气环流形势的影响,行进速度极其缓慢。

台风中心移动速度每小时只有5~8公里,相当于人步行的速度。

因此,从19日~22日,在台风“烟花”与副高之间,气流形势能够长时间维持东南-西北走向,把太平洋的丰沛水汽浩浩荡荡地送进大陆。

难得的黄海季风、东南急流,以及经台风“查帕卡”加速转向的西南季风,在中原大地三源合流;

叠加中原低涡和山地迎风坡的剧烈抬升,环环相扣的配合导致了历史级气象事件的降临。就这么产生了灾难级的极端强降雨!

而此时“烟花”身处“黑潮暖流”上,继续汲取热带海洋的能量,自身强度也得到了进一步增强,加强为14级强台风。

23日晚上,随着7号“查帕卡”的减弱消失,6号“烟花”结束“龟爬”状态,以每小时10~15公里的速度越过琉球岛链。

24日凌晨,8号台风“尼伯特”在东京东南1500公里的洋面上生成,给了“烟花”向西的推力,进一步加快了速度。

从热力动力条件看,由于前期副热带高压控制下的晴空暴晒,东海的表层与浅层水温还是足够高,能支持“烟花”在登陆前维持强度。

按此前各国气象机构的预报,“烟花”应该是向西先经过台湾岛,然后在福建二次登陆。

结果随着副高的吸引,它边缘擦过台湾北部,向浙江中部海岸(台州)行进。然而行程中继续偏北,在舟山普陀沿海登陆。

行进方向和右侧危险半圆,恰好指向江浙沪的精华地区。

“烟花”的环流范围庞大,占据了整个东海,能和5612、9711等巨型台风比一比。

1956年8月1日,5612号台风(“温黛”)登陆象山石浦。登陆时气压低至925百帕,中心附近最大风力17级以上,而且体型巨大,是超强的“华东台风之王”。

5612号台风不仅在象山造成巨大的灾害,还以强力一直深入陕北,造成遍及华东、华中、华北、西北的广泛风雨。

“烟花”虽然风力不大,但却有同样的危险,那就是体型庞大、水汽充沛,降雨量将很大。

仅仅是受到“烟花”的外围雨带影响,台湾北部就率先出现特大暴雨,雨量超过300毫米。

充足水汽

在直接登陆前6天,“烟花”已经间接制造了河南极端暴雨。

“烟花”能够制造2000公里外的河南特大暴雨,除了本身的能量助推,还因为它背靠整个西北太平洋季风系统,又得到副热带高压极端北抬的配合。

所以当它一生成,就成为了“雨神”的备选。这也是为何早在15日,河南省气象台就提前发出了特大暴雨警报。

现在,观察大尺度的大气环流,几乎是整个西太平洋地区的季风、台风都在给“烟花”输送水汽,把孟加拉湾、南海、太平洋的水汽都远距离输送到“烟花”里面。

在东边,新形成的8号台风“尼伯特”,成了“烟花”的涡轮泵。

在西边,7号台风“查帕卡”残留的热带低压(给海南带来降雨),和西南季风,都在把水汽加速和卷入“烟花”的庞大身躯里。

甚至在遥远的南方,热带环流把印尼、菲律宾海域的水汽也送来了。

这架势是猛吸了半个西太平洋啊!

现在,多个机构的预报都认为,“烟花”很可能在长三角发生滞留、移动缓慢。

如果出现这样的局面,那就很像几天前发生在河南的铁三角:

19~22日是“烟花”和“查帕卡”两台抽水机在大洋上送水,中原低涡在河南倒水;

未来数日可能是西南季风和“尼伯特”两台抽水机在大洋上送水,“烟花”在长三角倒水。

虽然“烟花”带来的的降雨强度,不会如前几日河南强降雨那样极端。

但它登陆浙江后预计将在长三角地区滞留数天,这会导致累积降雨量依然非常惊人。

中央气象台的预报提到,浙江的最大总雨量可能会突破800毫米。

另外,现在正逢农历六月的满月期(农历六月十六),正值天文大潮期。

在“烟花”推动下,将卷起东海的海水推入杭州湾。基础的天文大潮叠加风暴潮、强降雨,会导致一次非常强烈的风暴潮灾害。

特别是杭州湾地区——这里的喇叭口状海湾很容易让潮波传入湾内后急剧增高,造就了著名的钱塘江大潮;

但在本次,大潮加上台风烟花的强风增水,在“烟花”登陆前后,会造成极端强烈的风暴潮灾情。

整个杭州湾沿岸,甚至杭州市区的钱塘江段都需要严防潮灾的影响。

1994和1997年,9711号台风、9417号台风在天文大潮时期登陆,浙江出现“风雨潮三碰头”局面,损失非常巨大。

而“烟花”同时叠加了环流巨大、回旋停滞、天文大潮、季风支持等如此之多的重影响要素,在之前的浙江台风里还没有先例。

像“烟花”一样巨大的5612、9711号台风,都快速离开浙江;

像“烟花”一样缓行的7413号台风,环流不是很大,水汽不是很强;

而水汽特别丰富的莫拉克、碧利斯等,都没有直接登陆浙江。

2021年的“烟花”却是携带太平洋、印度洋、南海的多路季风水汽而来,是各路水汽支的辐合汇聚点。

因此,“烟花”有可能将给江浙沪带来致灾性极高的大暴雨甚至特大暴雨。

做好应对

总之,“烟花”虽然从风力上不算特别强,但它带来的巨量水汽和滞留长三角地区,加之正逢天文大潮的登陆时间,让它很可能成为一个雨灾与潮灾都相当突出的台风。

可以确定的是,浙江中北部、江苏南部和上海,以及江西东北部、安徽南部等地,都要注意持续强降雨可能造成的城镇内涝和农田渍害;

而对于浙东山区、天目山、黄山等地,还需要注意山区地形对水汽的抬升和激发局地强对流云体的作用,可能会出现更极端的强降雨,同时要谨防山洪和山体滑坡等地质灾害。

早在登陆前6天,“烟花”就隔山打牛重创了河南;从21日开始,整个华东都行动起来了:

上海早早开始了对防汛薄弱环节的检查督导。在洋山深水港,码头大型机械、集装箱在原有固定措施的基础上,加了一层绑扎。

在浙江长兴,村民带头铲土装袋,搬运松木,为打桩垒埂做好准备。

在浙江台州,黄岩区气象局联合农村农业局派出工作组,对水稻生产田间管理做好指导工作;

三门县气象防灾减灾中心工作人员联合县农业农村局专家,现场指导种植大户做好稻田开沟排水、稻杆扶直等灾前预防、灾后补救措施。

在浙江各沿江、沿海地段,管委会转移建设项目施工人员、临海居住人员数以万计,安排应急避难场所。

在象山港锚地,伏季休渔的一艘艘渔船整齐地排列着,并被加固在岸边。

在绍兴上虞,市政人员已经提前抛石筑淤坝;

在中央气象台、浙江各地气象台、安徽各地气象台的预报员们,不分昼夜,接续奋斗。

他们紧盯天气形势变化,严密监测,分析研判“烟花”的动态,提前加固雷达卫星天线,确保数据正常稳定;

在强盛的台风降雨面前,损失不可避免。但通过防灾准备,严阵以待做好各项防汛防台工作,就能少损失一点!

动向难定

“烟花”中心25日中午在舟山登陆后,移动时速重新降到了5公里,甚至一度卡在舟山市区上空,一动不动。

直到下午18点,整整6个小时才走过了舟山岛。

由于台风眼稳定无风雨,舟山岛上下午已经有人出门散步了,还有人在河边钓鱼。

网友提议,如此龟速行走,改名“王八”吧。

但“烟花”的“散步”导致上海持续处在台风的危险半圆中,到台风二次登陆时,风雨可能还会进一步增强。

“烟花”在未来一段时间内的总体态势如何?

26日上午,“烟花”在浙江嘉兴平湖市沿海再次登陆,登陆时中心附近最大风力10级。

第二次登陆后,整体预计会沿着苏南和浙北交界一带,向西北方向缓慢移动,指向南京方向。

“烟花”赖着不走,是因为处于“尼伯特”牵制、各大气压环流系统的牵扯中,陷入了气压鞍场的境地。

“烟花”“尼伯特”,西北太平洋一副“群魔乱舞”的景象,彼此互相影响,后期路径扑朔迷离。

就远期预报看,全球各大气象机构、各大超级计算机的数值预报,分歧更大。

远在西伯利亚的天气系统——西风带、贝加尔湖低涡等,合力挤压台风北侧的高压带,使得台风有了向北的出路。

在如此复杂的形势下,各种因素稍有变化都对最终的结果有巨大影响;

在稍早的计算中,欧洲机构甚至一度认为“烟花”要在浙江全省逆时针转一圈,横扫皖南、浙南。

5天后的30日再次出海,直奔日本!走出类似7413号台风的奇特路径来。

而现在欧洲的计算又变向90度,而是认为将逐渐向西北方向移动,在浙江、江苏、安徽一带徘徊3~4天;

28日后转向偏北方向移动,最后在华北平原上消散。这将导致河南、河北、山东和京津冀也有明显降雨。

美国数值则一直认为“烟花”在华东回旋2~3天左右,28日在苏北出海北上;

30日左右在山东东南部海面上逐渐减弱,但残留低压有可能奔赴东北大连,辽宁可能明显降雨。

中国机构最早计算认为,“烟花”将快速在苏北出海北上,华东降雨一般。

但目前已大幅修正为在长三角停滞少动,28日早上才抵达南京。

这是最危险的!台风滞留一向是防灾大忌,因为台风是最强的水汽系统,台风滞留意味着,暴雨将源源不断。

各国机构之间预报发散度大,证明后期台风具体北上路径仍有较大不确定性,还会不断修订调整。

但是无论如何,整个浙江和上海、江苏、安徽南部以及江西东北部,都要警惕“烟花”的严重影响。

山东、河南等地也需密切关注“烟花”的未来移动趋势和影响,不要觉得与己无关。

另外,随着西风带冷涡南下,敦煌在夏季罕见的刮起了沙尘暴,下了大雨。

其实这都是和气候变暖的大背景有关。

河南的特大暴雨也印证了全球变暖背景下极端天气多发的趋势。

简单来说,气候变暖使大气、海洋中蕴含的能量更丰富,近些年极端暴雨、极端高温等灾害性天气的北界都在北移。

这在带来“西北变绿”的可喜变化的同时,也带来了北方地区更多的暴雨形势。

东观沧海,洪波涌起。气候的变化需要每个人更加注意风云变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