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发银狐”:美国务院二把手舍曼 谈判绝招竟是“哭”
资讯

“白发银狐”:美国务院二把手舍曼 谈判绝招竟是“哭”

2021年07月25日 11:04:48
来源:冰汝看美国

小王对现任美国国务院二把手舍曼(Wendy Sherman)的印象,是很多年前在国务院的一次招待会上。当时国务院发言人等官员都到了,大家各种寒暄。突然,现场鸦雀无声,有人小声地说了一句:she is here, she is here(她来了,她来了!)

随后,满头银发的舍曼,当时是美国国务次卿,在全场人的注目下,姗姗来迟。给人的感觉就是“白发女魔头”。

一哭二闹真管用?

现年72岁的舍曼,是美国第一位女性副国务卿,她从1993年加入美国国务院至今,参与过一系列重大外交谈判,其中最著名的就是伊核谈判,舍曼是美国首席谈判代表。

很多人都问过舍曼,2015年的伊核协议是怎么谈下来的?而答案令人大跌眼镜。

在舍曼的回忆录《胆小鬼误入:勇气、权力和坚持的教训》中她揭露自己如何在谈判最后,情绪崩溃,在外交对手面前大哭大叫,戏剧性地打破了谈判僵局。

2015年7月12日,原本以为能赶回美国庆祝独立日的舍曼,已经在维也纳待了25天了。美国和伊朗还围绕着110页伊核协议争执不休。

美方代表团下榻的柯堡宫(Palais Coburg)酒店是一个富丽堂皇的五星级酒店,但是在连续住上25天以后,对于舍曼,这里已经如同监狱。她每天都吃相同的一道菜,打包的行李也不够支撑这么多天,酒店里能悬挂衣架的地方,都晾满了她的换洗衣物。

虽然那个时候,外界已经对伊核协议的达成抱有极高的希望。但实际上,关于如何进行核查、如何限制伊朗离心机数量、如果伊朗违反协议,如何在最短时间恢复对伊朗的制裁,这些问题都悬而未决。

除了外交团队,美国和伊朗的技术专家、法律团队也需要字斟句酌。有一次,因为伊核协议中一个措辞,两边的律师一直吵到凌晨三点。

前美国国务卿克里和舍曼等人最后一刻审核协议

7月12号这一天,舍曼要与伊朗负责谈判的代表阿拉奇(Abbas Araghchi)和拉万希(Majid Takht Ravanchi)会晤, 商讨联合国安理会对于伊核协议的措辞。舍曼是有备而来,她在前一天就打好了草稿,包括对伊朗导弹、传统武器的限制,以及伊朗违反协议的反制措施,舍曼还提出了几个方案。

舍曼和阿拉奇

晚饭以后,舍曼、阿拉奇和拉万希在柯堡宫的一个包间会晤。舍曼把自己的草稿给了伊朗,阿拉奇和拉万希很快就同意了她提出的方案之一。

但还没等舍曼感到欣喜,阿拉奇立即开始讨价还价。阿拉奇提出想修改之前双方已经商定好的一项条款。舍曼立即意识到,这是伊朗的一贯谈判伎俩,就是在达成协议之前,突然开始要价。“我们给了你们想要的东西,你们也得给我们一点。”

但此时的舍曼,已经失去了耐心,而且她对伊朗提出的条件感到抓狂!舍曼开始对阿拉奇怒吼到:“够了!你总是想要更多,而我们现在已经超过谈判截止日期了,美国国会也马上要休会了。”

舍曼自己在回忆录中写道:“我可以听到自己开始吼,伊朗在最后一刻还在玩弄战术游戏,我怒火中烧,我感到非常沮丧。我的眼睛突然充满了泪水。”

舍曼说,自己的眼泪已经表明,她已经退无可退。这并非舍曼第一次因为愤怒而哭泣,但绝对是最尴尬的一次。她一边哭,一边向伊朗代表表达自己的沮丧,怒斥伊朗的谈判战术扰乱了她所有计划。

舍曼说:“我现在完全不知道自己接下来要做什么了,更重要的是,你们把我们之前的所有努力置于危险当中。”

阿拉奇和拉万希当场都傻眼了,本来以为朝夕相处20多天,连孙子孙女照片都交换看过,已经和舍曼成熟人了,没想到她还有这一招!

在一片寂静之后,阿拉奇撤销了刚刚提出的条件。。。

伊朗外长扎里夫挥舞着伊核协议草稿

协议达成后克里拥抱欧洲官员

白发银狐被迫“道歉”

2013年美国国会参议院外交关系委员会的听证会上,参议员问舍曼:“美国是否可以信任伊朗遵循伊核协议?”舍曼回答道:“欺诈根植于他们的DNA。”

此言一出,伊朗炸锅了!舍曼的言论被伊朗人视为对他们谈判团队的侮辱。伊朗的报纸上开始刊登舍曼的讽刺漫画,把她画成了一只狐狸。

不过舍曼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直接把“白发银狐”作为美国伊核谈判代表团的团服,做成了T恤。她还专门在推特上发了这张照片。

而在伊朗的大街小巷,充斥着“舍曼去死”的咒骂。这迫使舍曼接受了美国之行波斯语频道的专访,她对自己在国会发表的言论感到遗憾。

但是狡猾的舍曼,利用这次事件, 后来只要在与伊朗的谈判中,一旦伊朗打出“受害人”这张苦情牌,舍曼就会说自己才是受害者。

从社工到副国务卿的“手腕”

舍曼1949年出身于巴尔的摩的一个犹太家庭,父亲是一名成功的房产经纪人,但是家道中落。他的父亲,也就是舍曼的爷爷,还有舍曼的姑姑都死于自杀。舍曼的父亲在结婚后,皈依犹太教。

老舍曼非常热衷于民权运动和政治。在舍曼小时候,她父亲就告诉她:你长大了,可能成为马里兰州的首位女性参议员!不过连老舍曼自己都没有想到的是,如今的她早已超出了父亲预期。

舍曼毕业于波士顿大学,硕士学位是在马里兰攻读的社会工作(Social Work 对,这是一个学位)。所以毕业之后,她顺理成章成为了一名社会工作者,帮助受虐待的妇女和贫困人口。之后,她担任过马里兰州儿童福利办公室主任,还担任过国会议员Barbara Mikulski的幕僚长以及竞选经理。1993年,加入克林顿政府,成为美国国务院主管立法事务的助理国务卿。

进入政府部门的这些年,舍曼交到了两位挚友和人生导师。一位是前美国国务卿奥尔布赖特,另一位是前美国副国务卿,现任CIA局长伯恩斯。前者为舍曼引路,后者为舍曼铺路。

2011年,伯恩斯被提名为希拉里的副国务卿,他原本国务次卿的位置空缺。伯恩斯与舍曼共事多年,当然力推自己的属下。

舍曼也抓住机会,立即致电希拉里的幕僚长,告诉对方她对填补伯恩斯的空位有兴趣。刚开始,舍曼确实是在希拉里的考虑范围。但几周过去了,希拉里办公室终于回复舍曼说,已经不考虑她了,但可以周末一起吃个饭。

希拉里的幕僚长告诉舍曼,虽然希拉里很倾向于选择她,但是她在国务院的名声似乎不太好。有人说舍曼不是一个团队合作者,还有人说她“很难搞”!

舍曼猜测,可能是自己在担任立法事务助理国务卿期间,得罪了不少人。但那是她的工作职责,需要告诉高级官员应该做什么。

舍曼当时觉得很沮丧,作为一名女性政客,因为自己作风强硬,而被人在背后打小报告。而希拉里和她的幕僚长,两名女性都没有选择相信舍曼。

几天后,希拉里邀请舍曼来家里谈话。她也开门见山,直接向舍曼表达了对于舍曼作风的担忧。离开希拉里家的时候,舍曼对于得到国务次卿的职位已经毫无信心。。。

但是,峰回路转!伯恩斯力挺舍曼,主动告诉希拉里,舍曼是一位很优秀的团队合作者。最终,希拉里选择相信伯恩斯,宣布任命舍曼为美国第一位负责政治事务的女性国务次卿。

伯恩斯(右一)

此后,舍曼率领美国团队与伊朗进行了六轮谈判。并且被希拉里任命为班加西袭击事件特别工作组的成员,她还参与了美国促进巴以和谈的工作,以及2016年叙利亚和谈。

奥尔布赖特曾经告诉舍曼,作为一名政客,你的力量不在于个人能力和气场,而是你所在职位赋予你的力量。简而言之,当你坐在谈判桌上,你不再是舍曼,而是美国。

今天,代表美国来到天津的舍曼,“一哭二闹”的外交伎俩肯定不会奏效,指望“从实力地位出发与中国打交道”更不会有用。外交部已经在舍曼访华前明确表示:“我们在安克雷奇不吃这一套,在天津更不会吃这一套。” 显然,如果美国要继续在安克雷奇那样的谈判方式,是行不通的。

在舍曼抵达中国前,美国国务院举行了一场吹风会。一名美国记者问:“请问拜登政府过去六个月的对华政策到底奏不奏效?” 美方官员只能搪塞:“额,美国在联合盟友。。。”

中美关系应当基于尊重和平等互利,而非一方收益。中美关系发展是要有护栏的,但护栏不能由美方单方面定义。美方停止干涉中国内政,停止污蔑抹黑中国,停止损害中方利益,才是中美关系真正的护栏。

在舍曼抵达前,王国委23号接受我同事采访时特别讲到:“美国总想凭借自己的实力向别国施压,自以为高人一等。但是,我要明确地告诉美方,这个世界上从来不存在高人一等的国家,也不应该有高人一等的国家,中国更不会接受任何国家自诩高人一等。如果美国到今天还没有学会如何以平等的态度同其他国家相处,那么,我们有责任和国际社会一道,好好给美国补上这一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