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洪灾前线做救援:泡水12个小时 为救老奶奶差点被冲走
资讯

我在洪灾前线做救援:泡水12个小时 为救老奶奶差点被冲走

2021年07月25日 09:49:02
来源:深燃

我在洪灾前线做救援:泡水12个小时 为救老奶奶差点被冲走

深燃(shenrancaijing)原创

作者 | 邹帅 王敏 唐亚华 宛其 周继凤 李秋涵

编辑 | 周继凤

一场百年不遇的大雨,席卷了河南省。

7月20日,河南遭遇极端强降雨,郑州市多个国家级气象观测站日降雨量突破有气象记录以来的历史极值。

因为这场强降雨,截止到7月24日下午4点,河南省137个县(市、区)1373个乡镇930.57万人受灾,因灾死亡人数达到58人、失踪5人。

暴雨也带来了一系列连锁反应:断水断电、基础设施受损、和亲友失联无家可归……

我们寻找了6位参与救援的人员,他们有的是专业救援队成员,深入到一度断电、断网、断水的“孤岛”中救了上百人;有的原本是退伍军人,看到灾情后再次奔赴一线;有的尽管没能冲到一线,但自发整理、审核求助信息,成为了联系求助者与救援队的在线纽带;还有人做好后勤工作,做了上千个包子送给救援队……

社会各方救援力量陆续投入抢险救灾工作中。正如一位身处灾区的人所言:“暴雨来的时候我们都很害怕,但后来,四面八方赶来支援的人让我们感觉特别温暖。在灾难面前,全国人民都在努力,我反而有了安全感。”

这样一场百年不遇的大暴雨,让我们见识到了大自然的残酷,也看到了普通人的善意。

我在洪灾前线做救援:泡水12个小时 为救老奶奶差点被冲走

泡水12个小时、睡在大马路,

为救老奶奶差点被冲走

贾振华 | 利刃救援队志愿者 22岁

我来自山东菏泽曹县,2016年入伍,2018年退伍。7月22日,我随着山东的志愿者一同出发前往郑州,重新穿上迷彩服,这一次又有了新的使命。

我对河南的印象是平原,但这次来,我发现郑州变成了一座水城。我们的车在泥水里淌过,车轮卷起波浪,没有美感,只有揪心与难过。城市里最深的积水甚至可以没过人的脖子,很多时候我们只能靠皮筏艇通行

志愿者在皮筏艇上 / 受访者供图

志愿者在皮筏艇上 / 受访者供图

信号时断时续,那几天郑州几乎变成了一座孤岛,我们与外界的联系一度断绝,队友之间的联系只能靠对讲机。在这个信息网络高度发达的时代,一场暴雨,一场洪水,就能让人和人的连接方式倒退几十年。

我们白天辗转各地救援,有一次非常惊险。那是7月23日晚上十点多,我们山东退役士兵救援队的4个人准备用一辆手动皮筏艇前去营救一位老奶奶。救援回来的时候正好赶上卫辉县泄洪,水流特别急,水深达到两米多,皮筏艇和队员差点被冲走。我们几个用手死死地扒着墙,才撑到最后。

那场救援用时4个小时,上岸已经是凌晨一点多了,队员累得全部瘫倒在地上。在水里泡了12个小时,脚总会抽筋,抽筋时就停一下缓缓,再继续走。玻璃、带钉子的木板、石头、树枝等等不明物体都泡在水里,被划伤了我们就简单处理包扎一下。时间不等人,停太久对我们和被困群众都不利。

凌晨两点多,我们才能歇一会儿,窝在一起吃蛋炒饭。泡在水里一天,手脚发皱,头发一直不干。回到没有积水的地方,我只觉得晚上的风太重了,冻得我发抖。有人带了小酒壶,传递给大家,每个人都喝了一两口暖了暖身子。实在太困了,大家就就地躺在马路牙子上睡去,双臂抱在胸前,还像战斗姿势一样

凌晨在马路边休息的志愿者 / 受访者供图

凌晨在马路边休息的志愿者 / 受访者供图

最近雨不下了,新乡市区基本脱险,部分乡镇还需要救援。我们也逐渐有了网络,这些都是河南正在好起来的证明。

我在洪灾前线做救援:泡水12个小时 为救老奶奶差点被冲走

开着冲锋舟,一天转移131名被困群众

潘先生 | 江西省九江市修水县

蓝天救援队副队长 53岁

看到河南的灾情,我们修水县蓝天救援队立即向蓝天总部请战。“蓝天救援队”其实是一个民间的独立纯公益紧急救援机构,并且已在全国各地成立了品牌授权的救援队。我们修水县就是其中之一。

获得组织同意后,7月20日,我们5名修水县蓝天救援队成员,带着冲锋舟等一应救援设备,出发前往郑州。根据蓝天救援队郑州总部的指示,我们直接赶赴了受灾最严重的白沙镇进行救援。

白沙镇当天晚上还在下暴雨,降雨量达到130毫升,情况非常紧急,有些两层楼的建筑甚至都被淹没了。镇长告诉我们,有两个小学的8名教师已经被困两天,并且断水断粮。

但是,当天晚上的救援非常不顺利。有些地段水太浅,冲锋舟不能用,而且还下着暴雨,最后救援行动不得不作罢。

这其实也是我们救援最困难的地方。很多人认为,城市发生了洪灾,有一个冲锋舟就万事大吉了,但一座城市有地势高的路段也有地势低的路段,很多地方冲锋舟根本过不去。遇到水浅的地方,只能手推冲锋舟,水更浅的地方甚至需要人力抬着走或者找拖车托运,这中间会耗费很多精力,也非常耽误救援工作

第二天早上六点,我们吃了两个包子,继续赶往两个小学救援。水深的地方我们开着冲锋舟过去,水浅的地方我们找了一辆拖车把冲锋舟拖了过去,中间来回折腾了好几次,这才到达了救援地点,把8名被困的老师转移出去。

转移完老师,我们中间没歇着,又立刻投入到救援工作,一口气转移了60名被困群众。到了下午,我们的一个冲锋舟撞到了消防栓上,彻底报废了,这才停下了救援的脚步。

随着白沙镇的天气转晴,水逐渐退去,我们的救援阵地也快速转移到了新乡市卫辉市行政路区域。7月23日,从上午10点开始到下午7点左右,我们5位队友一口气转移了被困群众131人,其中包括孕妇2人。

蓝天救援队在转移一名孕妇 受访者供图

蓝天救援队在转移一名孕妇 受访者供图

现在,随着情况的好转,我们也准备陆陆续续撤回到郑州市。

回顾这么几天来的救援工作,除了上边提到的城市路况外,对我们来说最大的困难就是补给不够。郑州这两天停水停电没信号,我们十几个小时都没有办法和前方的指挥部联系,很多的救援工作只能靠自己。不过,我们一点也不后悔参与这次救援,能帮到这么多人其实是很开心的。

其实,我们修水县成立救援队,也是因为洪灾。2017年,修水县同样发生了很严重的灾情。当时的蓝天救援队派出了28支救援队救助了很多当地的老百姓。也因为此,修水县在当年成立了当地的救援队。4年后,当河南出现灾情,我们也要把爱心以及救援力量传递下去。

我在洪灾前线做救援:泡水12个小时 为救老奶奶差点被冲走

受偶像感召,

我们整理救援信息4000条

摩托姐姐 | 公司总经理 37岁

7月20日,我突然刷到了郑州发洪水的新闻,网络上到处都是求助信息。我立马想到可以建立一个信息互助群,用来传递这些求助信息。

我是“王一博正能量粉丝公益站”的一名成员,这个公益站之前就组织过不少公益活动。于是我赶忙联系了一下站内有经验的小伙伴,他们在很短的时间内就建立起了临时信息互助群。

如今,这个临时信息互助群已经变成了几百人的大群。互助群里的群友们专门搜集网上和私信里的求助信息,核实后才会发到32个救援大队群里。情况紧急,我们的工作需要做到非常细致、谨慎。比如,我们会和救援队沟通能否优先老人、孕妇、孩子,有时受困群众情绪不太稳定甚至崩溃,我们会有专门的群聊对他们进行心理安抚和调解,让大家安心等待救援。

王一博正能量粉丝公益站互助群聊 受访者提供截图

王一博正能量粉丝公益站互助群聊 受访者提供截图

除此之外,我们公益站的不少小伙伴,也赶赴了灾区第一线。我们不是专业的救援工作者,主要是做一些协助救援的工作,比如联络救援物资、发放救援物资、安抚受灾群众等等。

灾区的信号不是很稳定,一些受灾地方水位比较高,救援队往往会遇到难以想象的困难。我们去巩义雪花洞风景区协助救援时,救援大队通过直升机勘察发现有人被困。当时情况非常紧急,天气又很恶劣,地面指导也无法进行,后来中华志愿者协会的调度员去联系了退伍老兵,他们花了五六个小时才将30位老乡救出,其中还有3位老人。看到大家都安全的那一刻,我们和救援队激动极了。

在物资和捐款上,我们也一直在努力。截止到24号,4天的时间,我们公益站筹集线下物资和线上微公益捐款加起来达49万元。只不过,有时运送物资的山路崎岖,需要当地村官徒步背着物资走进山里才能送到受困村民手中

捐赠物资装车图 / 受访者现场拍摄

捐赠物资装车图 / 受访者现场拍摄

救援虽然辛苦,但也有很多开心和满足。有一次,我们搬运物资装车完已经晚上9点多了。临走,运送物资的河南大叔不仅为我们拍摄了运送视频,配上我们偶像的歌,还对我们说“给不给运费都要拉的”,让我们很感动。老乡们留给我们的温暖还有很多,他们会做烧饼送给救援队,有的还会免费提供住宿。我们心里都很感激

救援过程中,我们给彼此打气,相互勉励,还说灾情过去了,要去看王一博的街舞舞台。王一博这次前往一线救援,给了我们很大的能量与感动。他曾经说过,“要让流量配得上正能量。”这一刻,我们是偶像与粉丝,也是并肩作战的战友。

到现在为止,我们的救援工作还在进行中,经过核实筛选已经整理出有效讯息4200多条,救援人数已有上千人。就在刚刚,我在我们的互助群里看到,一个丢失的孩子通过我们的信息对接终于被找到了。这种时刻,是我们最开心的

我在洪灾前线做救援:泡水12个小时 为救老奶奶差点被冲走

生怕对接不及时延误救援,

夜里睡觉也会突然惊醒

粽粽 | 互联网行业从业者 24岁

我看到河南遭遇暴雨洪灾的消息后,一直牵挂着灾区救援情况。我一直想做点什么,但无能为力,直到7月21日,我加入到一个线上志愿者的微信群。

一些和我一样心系灾区的人自发建立了这样一个微信群,这个群是以生命救援为目标。作为线上信息志愿者,虽然我们去不了一线,但可以在线上力所能及地做一些事情。

目前,志愿者群里的工作主要分为几大板块:第一组人将网上实时求助信息收集起来发进群里;第二组人将这些信息录进文档;第三组人根据文档里的信息一一联系,核实情况是否属实;核实完毕后,第四组人就开始联系救援组开展救援工作。

我是属于第三组的,做救援信息的核实工作。这几天做信息核实的过程中,我深深地感觉到,肩上的担子很重。一来是怕求证的信息和其他线上志愿者重合,对方接到的一直是求证电话,浪费时间浪费电量,却没有等到真正的救援。二来,有的电话打出去没有回应,我就很担心对方是不是已经陷入险境。但是没有回应就无法判断真假,我也不能盲目联系救援。

因为收集到的信息量太庞大了,我一度感觉自己要被信息淹没。一线的救援工作还在很紧张地进行着,我时常有种无力感,但是又转念一想,自己目前能做的,就是尽量提高救援对接的效率

随着时间的推移,自发做线上志愿者的人越来越多,大家都希望能够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我们群志愿者的数量也在不断增加,而且流程也在变得更加通畅,比如收集信息的小组已经形成了固定的模板发布,核实信息也从打电话变为了发短信。

在信息核实之外,我还做了部分救援队的对接工作。当时在志愿者群里看到有一个人说他们在去灾情比较严重的新乡,但是到了新乡后没有可联系的对接人,很难快速投入救援工作。可能因为前往救灾的人比较多,官方对接忙不过来,所以也需要一些民间机构组织救援。恰好我认识在新乡的人,于是我就加了他微信,帮他对接了一位安排住宿和救援工作的负责人。除此之外,我还帮助了一个物资捐赠者联系到了运输车进行运输。

这两天,我时刻看着手机,晚上也会突然惊醒,看一下手机确认下对接的双方有没有出问题,或者有没有新的困难需要解决,生怕因为自己回复信息不及时而耽误进展。

尽管精神一直在紧绷状态,但当成功对接救援或物资需求,以及有人成功获救时,我便会非常有成就感。

我在洪灾前线做救援:泡水12个小时 为救老奶奶差点被冲走

集结20多车物资,

48小时接到2000多个求救电话

应佳佳 | 退伍军人、创业者 40岁

有一天晚上刷抖音,我看到郑州的情况,有了去抗洪的念头。第二天就开始联系朋友,原本以为会来20辆车左右的物资,没想到超出预期,第二天来了43辆车的物资。

当时去郑州刚下高速,我鸡皮疙瘩都起来了,道路积水很严重,有的深水区,我开车路过的时候,还有车辆在飘动。

我之前当过兵,参与过救援,知道救援需要什么物资,这次担任了队长。最开始,我们先去的第一梯队集结了20多辆皮卡车,6艘冲锋舟,喝的吃的据不完全统计有800箱水,700箱自热饭,方便面火腿肠20箱,巧克力50盒,救生衣60件,雨衣或冲锋衣60件。

除此之外,我们还备了很多其他可能需要的物资 ,比如感冒药、腹泻药、速效救心丸、氧气袋、充电宝、担架、创可贴、铁锹,手电筒、加油桶。

当我把我们的物资数量发送到当地刚刚组建的只有十几人的受灾群里,瞬间就炸开了锅,48小时之内,拨打我电话的不止2000个,数字真的不夸张。他们的求助电话不分时间段,我最近全天候接电话,半夜也在接电话。

应佳佳团队转移受灾群众 来源 / 受访者提供

应佳佳团队转移受灾群众 来源 / 受访者提供

我们这是自发的队伍,没来得及和官方对接,老百姓需要我们做什么就做什么,我刚到郑州金水区的时候,只要有人打电话我们就去救援,但因为道路积水严重或是信息不准确,跑了好多冤枉路。后来我们在金水区万达中心,找到大批量民间组织,他们没船只,没专业涉水车辆,听他们的安排,我们成为了先锋队。昨天一直在输送被困群众,快到凌晨1点,我们找了一家宾馆住下,老板看我们是救援队伍,主动给我们免费了。

我2005年入伍,2010年退伍,只要哪里有难,我肯定是坐不住的。这几天一直在接受灾群众,当还没满月的小孩送到我手里时,我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感觉。好多给我打求救电话的人会哭,我自己有时候也觉得无能无力,但能做多少就做多少吧。

我在洪灾前线做救援:泡水12个小时 为救老奶奶差点被冲走

每天为一线救援人员提供

600份饭、1000多个包子

刘轲 | 客喜悦文化传媒公司老板 33岁

7月20日左右,新乡的水灾就比较严重了。我这边地势稍微高一点,水退得比较快,到了22日,基本上能淌水走或者开车,我和几个朋友合计着想为救援做点事。

22日晚上,我和醒鹿西餐厅、全季酒店的老板,还有我们的一些朋友大概七八个人出来碰头商量怎么做,我是游泳出来的,还有朋友是带着游泳圈过来的。

最后我们决定发挥现有条件,为一线救援人员提供饭菜。集结了各自的员工、朋友大约30来个人以后,我们买了200多斤米、鸡蛋、火腿肠,还有一些菜。从23号开始,我们就一边做饭一边联系救援队。

我们现在24小时轮班做饭、送饭,有一些固定的团队我们会定时送过去,另外我们发了朋友圈扩散,只要有人联系我们,我们就会在半小时之内送饭。

我们优先解决外地救援队的饭菜,毕竟之前他们都在吃泡面。我们准备了包子、蛋炒饭、烩菜、盖浇饭,每天能送出大约600份盒饭、1000来个包子

刘轲和朋友们为救援人员准备的饭菜 / 受访者供图

刘轲和朋友们为救援人员准备的饭菜 / 受访者供图

我们现在的主要困难是,菜不好买,饭盒也没有了。我们也在发朋友圈四处筹集,24日用的菜还是朋友从安阳送来的,有白菜、粉条、丸子,还有朋友送来了有碘伏、绷带、口罩等。

这次自发支援一线救援,花费是我们几个老板一起出的,到目前花费大约有1万多元。水退了之后我们会继续给安置点的人提供饭菜,之后会继续支持环卫工人,一直到这场灾难完全结束

现在整个新乡的洪灾救援基本上是全民皆兵。老人和妇女能出力的都在新乡市的几个主要的大桥附近自发扛沙包、堵洪水。大家甚至从家里把衣服裤子拿出来装沙子

暴雨来的时候我们都很害怕,但后来,四面八方赶来支援的人让我们感觉特别温暖。在这样的灾难面前,全国人民都在努力,我反而有了安全感。

我们普通人能做的就是尽自己所能出一份力,自己的家发生了灾难,我们不出力去靠谁呢?外地救援队伍过来帮忙,人家在为我们拼命,我们只是送点饭菜,太微不足道、不值一提了

*题图来源于Pexels。应被采访者要求,文中潘队长、摩托姐姐、粽粽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