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驳虎:日增5000例 为何日本铁心要办奥运会?
资讯

唐驳虎:日增5000例 为何日本铁心要办奥运会?

2021年07月23日 19:54:02
来源:唐驳虎

文/凤凰新闻客户端荣誉主笔 唐驳虎

核心提要:

1.目前,本届奥运会感染新冠病毒的相关人员已有106人,含3名运动员。其中捷克女子沙滩排球选手感染,作为其首场对手的日本队不战而胜。

2.日本日均感染近5000人,东京疫情也比去年同期更严重。疫情下80%的民众反对继续办奥运。但放弃举办,日本将遭受转播、赞助和门票等各项经济损失约2800亿人民币。同样,有共同利益的国际奥委会也不顾新冠疫情,坚持举办。

3.各国对疫情的认知天差地别,欧美每天新增数万确诊,但民众大都不以为然。相比之下,日本、韩国、越南还算是除中国之外,世界级的防疫“好学生”,却依然扛不住D毒株的肆虐。

4.纵观重新抬头的全球疫情,再看印度疫情都不算严重。南美和东欧是全球总体病亡率最高的两个地区。南美的秘鲁更是全球百万人病亡数第一的国家,每170人就有1人因感染新冠病亡,是日本的50倍、中国大陆的1800倍。

全球疫情重新大爆发

7月23日(星期五)东京时间晚上8点到11点半(北京时间7点~10点半),因新冠疫情延期一年的东京奥运会开幕式,在拆除重建后的东京国立竞技场(曾是1964年东京奥运会主会场)举办。

根据安排,奥运会开幕式现场仅有950名特殊观众。

日本方面出席东京奥运会的人员有日本天皇、日本首相菅义伟等政府相关人员、东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等东京都相关人员、东京奥组委主席桥本圣子及赞助商等150人左右。

最高级别的赞助商丰田社长丰田章男及松下社长楠见雄规等已宣布不出席开幕式。

其他还有约有800名海外相关人士出席,包括国际奥委会委员、约30名各国政要、各国和地区的奥林匹克委员会、国际竞技团体的代表及赞助商等。

在新国立竞技场在设计的时候,座位颜色采用了随机组合。这样即使空着,远远望过去也像是坐满了观众。

没想到当疫情爆发之后,这个设计居然发挥了重要的作用。

2月12日,东京奥组委主席森喜朗,因涉嫌歧视女性言论(“女人开会发言时间长”),引咎辞职。

3月18日,东奥开闭幕式总导演佐佐木宏,因想让搞笑胖女艺人扮猪在猪笼叫,引咎辞职。

7月19日,东奥开闭幕式作曲人小山田圭吾,因自曝上学时霸凌残障同学,引咎辞职。

7月22日,东奥开闭幕式表演总监小林贤太郎,因曾调侃犹太人遭屠杀的历史,被解聘

7月23日,东京奥运会终于要开幕了 。

东京奥组委23日上午宣布,入住晴海奥运村的3名运动员感染(媒体透露为2名捷克选手和1名荷兰选手)。

其他还有包括10名奥运相关工作人员、3名奥运外包业务工作人员、3名媒体相关人员等16人感染。

目前,感染新冠病毒的奥运相关人员合计为106人。进驻奥运村的各国选手已经有多人在新冠检测中呈现阳性,或者因队友或同机乘客感染被隔离。

如国际奥委会委员、韩国乒协主席、雅典奥运男单冠军柳承敏17日在日本成田机场检测中确诊感染新冠,目前已在酒店隔离。

而他从韩国出发前,已经接种了两剂新冠疫苗。

因为捷克女子沙滩排球选手感染新冠,作为首场对手的日本队不战而胜。

捷克还有一名乒乓球选手也感染,原本他如果能在初赛中胜出,对手将是日本选手丹羽孝希。

捷克代表团已经有5位感染病例,都是上周从布拉格乘包机飞往东京的,推定是发生了机上感染。

同样,因为同机前往东京的乘客中有一人感染新冠,导致土耳其女排有7人被隔离,包括土耳其开幕式旗手艾达。

而在25日(周日),土耳其女排将迎战中国女排,届时需要赛前6小时的阴性证明参赛。

为何日本铁心要办奥运会?

而现在日本的日均感染人数已经回到了5000人量级(东京都市圈3000人),内外压力都对东京奥运造成了威胁。

其实,早在申办阶段,日本就有高达60%的民众反对东京申办奥运会。

而到了现在的疫情之下,更是有高达80%的民众反对继续举办奥运会。

而且东京奥运会将空场举行,预计近50亿人民币的门票收入将打水漂。

但为什么东京奥运会还得“咬牙”办下去?

因为现场观众的门票仅仅是奥运会经济链条的很小部分。

以美国、也是全球最贵的奥运会电视转播权为例,一直有着转播传统的国家广播公司(NBC),在2011年以约43.8亿美元的价格续签了2014年至2020年四次奥运会的美国电视转播权。

考虑到夏季奥运会的电视转播权费高于冬季奥运会,据估算NBC为东京奥运会支付的转播权费约合14亿美元。

出售电视转播权是国际奥委会最重要收入来源,占其总收入的73%。

国际奥委会通过出售东京奥运会转播权,在全球各国总计入账约40亿美元。

但这笔费用主办方也是有份一起分的,目前已有近8亿美元作为奥运会经费支付给了东京奥组委。

除了电视转播权外,企业特约赞助费也是国际奥委会和主办方的一大笔收入来源。

东京奥组委已从金融、车企和啤酒等日本国内68家企业,总共获得总额约合人民币210亿元的赞助费。

另外,国际奥委会的“全球伙伴计划”,签约的奥运会全球顶级合作商,也给国际奥委会带来约18%的收入来源。

有日本教授已经测算,现在在疫情下延迟一年并空场举办,已经损失了约1500亿元人民币。

但是如果取消东京奥运,算上各种赔偿、退款,日本的损失将达约合人民币2800亿元。

这就是为什么日本坚持举办的根本理由。

同样,国际奥委会也不顾新冠疫情,坚持举办。

现在,面临以传染力更强的D株主导的新一轮疫情,不少日本人对奥运会忧心忡忡。但也有很多人不以为然:

欧洲、美洲疫情比日本严重得多,欧洲杯、美洲杯不照样举办?

欧洲杯更是现场观众动辄几万,英国温布利球场决赛入场观众更是高达67500人!

这里反映的是,全球各地对新冠疫情认知的天差地别。

在中国,新增1例本土确诊,都是要引发舆论哗然的事件。

而在欧洲、美洲,每天新增几万例确诊,一个个中小国家累计死了十几、几十万人,照样一大堆人根本不当回事,游行要求解除隔离,反对封锁,反对口罩,要求“自由”。

还有日本智囊认为,日本就这么点“涟漪”,奥运就要中止?

他们认为,原本奥运去年7月24日开幕,那天日本确诊796例,东京260例,其实远比现在情况好,也比之后的大部分时段好,但却延期了。

对疫情的认知,不仅各国天差地别,随着时间推移,全球疫情愈演愈烈,从去年3月到现在,很多人、很多国家的认知也全然不同。

所以,还是来看看各国现实的疫情吧。都有一年没有对全球疫情进行对比总结了。

去年7月之前的疫情,当时觉得天塌地裂;现在回头看,几乎就不值一提。

因为之后秋、冬、春的三轮全球真正大疫情,中国人又很少关心,也无需关心。

东亚三国:百万日新增20~50、总病亡不到120

先看周边的儒家文化圈日、韩、越三国。

在中国之外,这三国也算是世界级的“好学生”了。

日韩的策略是保持口罩措施,疫情升高就推行“紧急状态”,减少人员流动接触,用“柔性措施”与疫情共存了。

迄今为止,人口老龄化最严重的日本,每百万人总病亡是118,韩国为40;

而此前疫情保持清零,人口非常年轻化的越南,只有2.6。

可是D毒株,就能让原来的“好学生”都扛不住。

此前通过和中国一样的入境封控隔离,实现境内清零的越南,在5月中旬遭遇D株侵袭后,始终未能清零,而且不断扩散。

现在,越南日均新增已超3500例,重灾区胡志明市已达2000例。

医院资源告急、医疗床位告急,开始对轻症病例安排居家隔离,医院已经容不下。

▎胡志明市CBD及越南最高楼“地标塔81”

由于医疗条件不足,即使越南人口高度年轻化,毛病亡率0.4%,日新增死亡也达到了125人。

而且,即使是重灾区胡志明市,封城也难以持续,很多工人只能照常上班。

当然,越南人口接近1亿人,人均也就是刚刚超过日本(15),尚未达到韩国(25)水平。

5120万人的韩国日新增已接近1400例,韩国政府决定12日起在首都首尔以及京畿道等首都圈地区实行最高的第四级防疫措施,先持续2周。

所谓的最高级防疫措施,其实也就是只禁止夜店、酒吧等娱乐场所营业,但餐厅仍可营业,上座率限制在50%以内即可;白天允许4人聚会聚餐,晚上只允许2人,晚上10点钟关门。

奇葩的是,婚礼和葬礼仍可进行,只限制亲属50人以内参加。另外,在正规演出设施举行的演出仍可进行。

最“奇怪”的要求,那就是要求健身房播放的背景音乐,不能超过每分钟120个节拍。在这个规定下,曾火遍全球的“江南Style”就没法放了。

韩国卫生官员表示,这个规定旨在防止人们呼吸过快,或者把汗水溅到别人身上导致传染,并希望通过采取这种防疫措施,避免像之前几波疫情时那样彻底关闭健身房。

关于健身房还有不少“奇葩”规定,例如将跑步机的时速限制在6公里、禁止在健身房使用淋浴、打乒乓球每张桌子不超过两人等等。

这些装模作样的新规遭到一些反对派议员嘲笑,他们认为这简直就是“无稽之谈”。

健身房老板也认为,这种规定不会对遏制疫情发挥任何作用,并认为该规定“不切实际”。

我们更是知道,在疫情已经扩散的情况下,仅仅靠自觉保持社交距离的防疫措施,不靠流调追踪、密接隔离和疫区封锁,是无法切断社区传播的。

而且这样疫情断不了根,苦心想维系的经济也最终维系不住,长痛不如短痛。

但是,“外国”也只能做到这样了。疫情和防控,归根结底还得靠比。

在中国之外的世界,韩国已经算是努力防控了。要看你按那个标准算。

而且东亚国家的民众毕竟自觉性总体不错,跟其他亚洲国家相比,日韩越无疑是“好学生”了。

东南亚:百万日新增250、总病亡270

就拿人口密集的东南亚来说,越南即使疫情“爆了”,在东盟6个主要人口大国——2.74亿人的印尼、1.1亿人的菲律宾、9700万的越南、7000万人的泰国、5440万人的缅甸、3240万人的马来西亚中,依然远远属于最低行列。

马来西亚的百万日确诊已超250。而且印尼、缅甸的核酸检测阳性率高达25%,菲律宾超12%、马来西亚8%,说明核酸检测很不充分。

“国际标准”为超5%即意味检测很不充分,仍有大量感染者未经检测。

检测阳性率、粗病亡率,都是核验核酸检测是否充分、确诊人数是否较真实的重要参考指标。

只有泰国0.8%、马来0.75%、越南0.4%的粗病亡率,说明检测还算较充分。

所以,尽管人口都相当年轻化,印尼的人均病亡人数已超过马来,总数更是达6.8万人,粗病亡率达2.6%,菲律宾、缅甸也近2%。

所以,印尼的疫情实际上是超过马来西亚的。

印尼的人口2.74亿,是被人忽视的世界人口第四大国,其中1.5亿人集中在爪哇岛上。

爪哇岛面积仅有14万平方公里,相当于中国东部一个省,而且一大半是山地。

所以印尼实际上是世界上人口密度最高的国家之一。现在,很多人都说,印尼会变成第二个印度。

但看到最后就会发现,印度疫情在世界上算个啥啊!

南亚:其实和东南亚差不多,百万总病亡300

而放眼人口更多的南亚次大陆,印度已从5月百万日确诊280的疫情高峰恢复到30的“低位”(仍高于东亚三国),与印度联系紧密的尼泊尔(2900万人)也从300回落到50。

2.2亿人的巴基斯坦倒是没有爆发。1.65亿人的孟加拉国则刚开始爆发。

至于核验确诊人数真实程度的两个指标,印巴的检测阳性率现在分别为2.3%、2.9%,说明还较充分。

但尼泊尔、孟加拉国却分别高达24%、29%,说明检测很不充分。另外尼泊尔在5月初疫情高峰的阳性率更是高达47%(当时印度为23%)。

从粗病亡率(新增确诊后病亡/新增确诊,其实存在一定的时间延滞)看,南亚各国倒是一直保持稳定。目前巴基斯坦为2.3%,孟加拉国1.6%、尼泊尔1.4%、印度1.3%。

当然,这个水平相对南亚年轻的人口来说,还是偏高。毕竟大部分国家也都无法做到彻底检测。

估测南亚各国的疫情趋势是真实的,但是总体规模低估了2~3倍。

这也可以看出,在除以庞大的人口基数之后,印度(14亿人、死亡41万)的人均疫情在世界范围其实并不算严重,甚至根本排不上号(百万总病亡不到300)。

但也同样可以看出,如果疫情得不到控制,在一个14亿人口的国家,会造成多么惨痛的人道灾难。

西亚:百万日新增最高700、总病亡最高1000

印度因庞大的人口体量引发关注。

而从印度向西,两个大中东地区同为8400万的人口大国(国际标准)或者小国(中国标准),其实疫情比印度严重得多。

就在4月份,伊朗的疫情确诊高峰就与印度相当,时间还提早一步,现在又重新涨起来了。

而土耳其的疫情确诊高峰,百万日确诊更是飚到了700,是印度的一倍。

但土耳其仍不是西亚疫情最严重的国家。

因为伊朗的检测阳性率大部分时段都不低于10%;粗病亡率虽然一路走低,但至今仍不低于2.5%,去年更是不低于5%,说明检测很不充分。

所以,每百万人累计总病亡人数,印度是300,土耳其是600(去年冬季还有一波疫情),伊朗超过了1000!

总病亡人数分别是14亿人口的印度41万、同为8400万人的土耳其5万、伊朗8.6万。

伊朗真实的疫情,比百万日新增最高到过700的土耳其更严重。

每百万人累计总病亡人数,土耳其是600,伊朗超过了1000。相当于伊朗每1000人就有1人死于新冠。

但即便这样,伊朗人还是认为这无非就是重度流感,歌照唱、舞照跳。

东欧:百万日新增最高1200、总病亡最高3100

但相对总是被人忽略的东欧,伊朗的病亡率又真的不算什么。

因为东欧是全球总体病亡率最高的地区之一。

由于疫情凶猛,从这里,我们衡量的标准就得全面转为每百万人累计总病亡了。

自去年8月以来,这里的几个国家(虽然人口仅相当于中国一个大号地级市)先后爆发了2~3次疫情高峰(秋季、冬季、春季)。

从确诊比例看,捷克最高,三次高峰都有百万日确诊1200的水平,远超其他邻国(回想对比一下东亚三国高峰的20~50,这可是24~60倍!),累计已确诊167万人。

而捷克总人口也只有1070万(与疫情期间的武汉相当),相当于每6个人就有1人曾确诊,达到了骇人听闻的水平。

但由于检测充分程度不同、医疗救治条件不同,捷克粗病亡率仍保持在1.8%,斯洛伐克、罗马尼亚为3%,保加利亚、匈牙利更是达到4%。

毕竟,东欧已经老龄化,和充斥着年轻人口的东南亚、南亚、中东全然不同。

这样,捷克的每百万人累计病亡2830(总数3万),斯洛伐克2300(总数1.25万),罗马尼亚1780(总数3.4万),保加利亚2600(总数1.8万)。

匈牙利更是高达3100(总数3万),超过印度的10倍,全球排名第二。

要知道,匈牙利人口不足970万人,和中国一个地级市差不多。一轮疫情死亡3万人,已经是国殇了。

在6月初,匈牙利通过疫苗注射摆脱疫情后,欧洲杯小组赛球场满座狂欢的情景,在网络上刷屏了。

但是,要想想3~4月匈牙利的超级疫情刚刚夺走了3万人生命,每300人就有1人死亡,这种行为其实和坟头蹦迪没什么区别。

说到底,在这场百年不遇的全球大疫情当中,中国民众与世界其他地区的民众,早已出现了观念上的天差地别。

世界上绝大部分其他地区的民众,大都把这场疫情当成一场重度流感。哪怕是对老年人高威胁的死亡,也根本不太在乎,或者说束手无策、听天由命。

西欧:百万总病亡1100~2100

再往西,看欧盟五大国——英法德意西,也大多经历了冬季疫情、新年后英国发现的A株扩散、春季疫情共三轮冲击。

相比之下,去年春天的第一波疫情当时看起来惊心动魄,现在回望几乎不值一提。

至于粗病亡率,在第一波疫情把老人带走之后,各国的病亡率也都降下来了:

法、西为2%,英、德为2.5%,老龄化程度高、医院紧张的意大利为3%。

现在,欧盟五大国的每百万人总病亡分别为——

意大利2110(总数12.8万)、英国1900(总数12.8万)、西班牙1730(总数8.1万)、法国1650(总数11.2万)、德国1090(总数9.1万)。这也是非常沉痛的。

现在,英国、西班牙以及荷兰的新增确诊感染人数已经重新上升,非常值得观察。

北欧:除了瑞典,百万总病亡控制在180以下

而在欧洲北部,瑞典虽然曾因初期的全无作为政策,带走了一波老年人,招致猛烈批评。

但之后改弦易辙,搞了一点防控,因此在冬季没有彻底爆开。

目前瑞典的百万人病亡为1450(总数不到1.5万),在欧洲属于“较好水平”。

而临近德国的波兰为1990(总数7.5万),乌克兰为1260(总数5.5万),俄罗斯为970(总数14.2万)。

其实俄罗斯、乌克兰也并没有什么特别的防控,主要还是得益于寒带地区的社交相对不活跃。

同样,欧洲相对疫情较轻的,是除了瑞典的北欧诸国。

这里地广人稀,民众在疫情之前,就以重视私人空间,公共场合分外追求“社交距离”著称。

除了与德国接壤的丹麦有冬季疫情高峰,百万人病亡为440(总人数2540)外,芬兰、挪威,孤悬大洋的冰岛,疫情死亡都相对较少:

芬兰176(总数976),挪威147(总数796),冰岛85(总数29),接近了日本的水平(百万人病亡118、总数1.5万)。

可见,在没有强力防控的“外国”,社交距离还是有那么一点用的。但还是避免不了熟人之间的密接传染。

北美:美国百万总病亡1830

越过大西洋,看一看北美三国——美国、加拿大、墨西哥。

美国至今已累计确诊3477万人,病亡62.3万人,均为全球单一国家之冠。这里有美国政府毫无作为,民众浪荡不羁的原因。

但也注意到,美国是仅次于中印这两个14亿人口洲级巨无霸之后的世界人口第三大国。50个州(现在51了)总数3.3亿。而欧盟27国加起来才有4.4亿。

所以,美国的病亡率其实和西欧相当,还低于东欧。

美国的疫情最高峰其实发生在圣诞节后的新年,也就是11月大选之后的纷争、拜登上台的时间段。顶峰百万日确诊超过700,2月后随着疫苗接种快速下降。

而民众性格热辣的墨西哥,疫情并不像确诊人数显示的那样低——

这里的检验阳性率很少低于30%,病亡率至今高达9%,这显然是大量感染人群未经检出。

因此,1.3亿人的墨西哥(世界第10人口大国),真实的疫情曲线其实和美国一样,百万人病亡均为1830(总数23.5万)左右,略高于欧盟均值1666(总数74万)。

但在拉丁美洲范围,墨西哥的百万人病亡也绝非最高。

南美:百万总病亡最高5900

因为,南美和东欧一样,是全球总体病亡率最高的两个地区之一。

就拿拉美四大国——巴西、墨西哥、哥伦比亚、阿根廷作比较:

阿根廷2200(总数9.9万),哥伦比亚2230(总数11.3万),巴西2510(总数53.4万)!

巴西的高病亡人数,已经让放纵疫情的“巴西川普”博索纳罗备受指责。

然而,巴西依然不是拉美和世界按人口比例病亡最高的国家。

全球百万人病亡第一的国家,是秘鲁;而且远高于排名第二的匈牙利(3100)。

位于南美洲太平洋沿岸的秘鲁,人口总数3300万,相当于中国半个省;但累计总病亡已达19.5万人;

因此,秘鲁的每100万人累计总病亡高达5900!

这相当于每170人就有1人因感染新冠而病亡,是日本的50倍、中国大陆的1800倍,也是遭遇全球第一波疫情冲击武汉市(350)的16.8倍。

不仅是智利,整个南美都疫情惨重。智利是1800,巴拉圭2000,乌拉圭1700。

南美平均百万人病亡是2400(总数104万),大幅高于北美的1530(总数91万)、欧洲的1490(总数112万),更远高于不含中国的亚洲256(总数82万)。

都是放纵疫情,为何南美的疫情死亡最重?值得专门探讨。

(本文数据截止7月13日)

总结

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曾说,希望延迟一年举行的东京奥运会,能成为人类战胜新冠全球大流行的证明,成为疫情“黑暗隧道尽头的亮光”。

然而,在延迟一年之后,全球疫情反而更严重了。奥运会只能空场举办。

联合国也指出,一场疫情,毁掉了全球不发达国家10年的发展成果。

不仅如此,除南美疫情有所回落之外,各大洲的疫情都有了重新抬头的迹象,尤其是欧洲、北美。

所以,照亮黑暗隧道尽头的光芒,只能也必须是有效疫苗的迅速普及。

疫苗在现实世界的有效性,将是非常值得关注与探讨的话题。

同时,现在距离北京冬奥会也已不到200天,计划在2022年2月4日(大年初四)在鸟巢举行开幕式。

我们充分坚信,北京冬奥会办得不一样,能够真正成为疫情“黑暗隧道尽头的亮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