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英文借“高端疫苗”炒股?揭台湾当局拒大陆疫苗3大原因
资讯

蔡英文借“高端疫苗”炒股?揭台湾当局拒大陆疫苗3大原因

2021年06月02日 16:27:36
来源:肿瘤情报局

文/虞梦奇 特约撰稿员

核心提要:

1.台湾疫情延烧不止,疫苗严重短缺,在2次引入辉瑞疫苗失败、民间申请自购疫苗受阻的背景下,以新党前主席郁慕明为首,近百名台商赴大陆打了疫苗。

2.困局之下,蔡政府始终拒绝大陆疫苗,同时民进党炒作的本土“高端疫苗”并未完成二期临床试验,外界质疑有人借台湾本土疫苗炒股,蔡英文亲自澄清相关政务人员没有炒作签署疫苗企业股票。

3.台当局拒绝大陆疫苗,主要是因为“逢中必反”的扭曲心态、“以疫促独”的想法、民进党政客们财路被破坏的担忧。

台湾地区新冠疫情延烧不止,6月1日,当日新增327例本土个案、13例死亡个案。台湾地区单日确诊数已连续两周超过将近200例,自5月11日起新增本土病例累积7551人!共有137例染疫死亡。但至今台湾只取得了75万剂疫苗,以致一周来,缺疫苗的问题成为最大新闻焦点

现在包括大陆慈善机构、郭台铭、国民党各县市长及宗教团体佛光山都提出申请要自主购买疫苗,不料这样的善意之举却遭到蔡政府重重阻拦,加上蔡政府突然宣布已和两家台产疫苗厂签约,将采购未通过二期试验的本土1,000万剂新冠疫苗,引发民情沸腾,怒批蔡政府“草菅人命”,甚至有“谋财害命”之嫌。外界更质疑有人借此本土疫苗炒股。

台湾新冠疫苗风波持续扩大,已经成为蔡英文政府执政以来的最大危机。5月31日,压力之下,蔡英文亲上火线澄清,称已做了内部清查,相关政务人员都没有炒股问题。

疫苗困局虽逼出蔡亲自出面说明情况,但当局为何拒挡现成疫苗入台谜团仍未解。对此,台湾资深媒体人赵少康质疑,蔡英文如何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彻查相关“立委”、官员及其家人、部属、亲近朋友有无高端股票?为什么郭台铭可以取得德国BNT疫苗500万剂,佛光会可以从美国取得50万剂强生疫苗,蔡英文“政府”却争取不到?

|图/5月31日,蔡英文亲自上火线澄清,称已做了内部清查,相关政务人员都没有炒作签署疫苗企业股票问题,但遭到质疑这么短时间内,如何清查?

|图/自5月17日起,国台办先后数次向台湾喊话称愿意提供新冠疫苗。国台办表态多次,颇显诚恳,又切中了台湾当下所需,故而在台海两岸都激起较大反响。但台湾当局却以政治理由恶言相拒。

截至6月2日,加上郭台铭花约60亿新台币自购的500万剂德国BNT疫苗,还有佛光山购自美国的50万剂强生疫苗,北京两岸东方文化中心主任曾念捐赠的国药疫苗与复必泰各五百万剂新冠疫苗,有将近1500万剂民间捐赠与购买的疫苗,被台湾当局以种种借口拒绝,卡下救命疫苗。但随后台湾疫情指挥中心专家更在媒体上放话,称郭台铭所购500万剂BNT疫苗即将过期,引发郭台铭愤怒炮轰。

而台湾当局虽与包括高端疫苗、连亚等三家还没有通过二期临床试验的疫苗厂商,签署了购买合同。并决定不经过三期临床试验,就提前至八月份供货,引发民众质疑是否安全。而目前据统计台湾仅累计接种46万1647人次。

困局之下,新党前主席郁慕明更是带头赴大陆打疫苗,引发热议。据称,有近百名台商,已通过这种特别的方式,打了疫苗。

质疑声中,台湾疫情负责人陈时中却临时称6月底可能会有200万剂疫苗到货,但并没有透露为何种疫苗。大陆承诺捐赠的1000万剂疫苗尽管触手可及,却被台湾当局拒之门外,等待一个不知道能否拿到的疫苗。这中间不知道还会有多少人染疫,多少人枉死。

台湾当局对于疫情的谜之操作:

疫情前提倡疫苗无用论,核酸检测需要批指标

台湾地区新冠疫情严峻,一片哀号,能否迅速接种疫苗再度成为岛内外关注的热点问题。

之所以说“再度”,是因为今年初全球各种疫苗陆续上市的时候,很多台湾人曾经问过这个问题:疫苗在哪里?那时民进党当局任命的“疫情指挥中心”指挥官陈时中回答说:“疫苗无助疫情减缓,反而可能引起一波升温”,还说“打疫苗还是会染上病毒,而且不知道致病率和传染率”,言下之意,打疫苗不仅无济于事,反而会扩大疫情。与此同时,民进党还趁机发动了“我OK,你先打”的愚民宣传攻势,反问民众:“疫苗来了你敢打吗?”,进而斥责要求尽快取得疫苗的人都是“别有用心”。

有此先例,对台湾地区这次能通过迅速接种新冠疫苗抵御疫情,根本不必抱什么希望。

一方面,防控新冠疫情绝不仅是打疫苗就够了这么简单,另一方面,哪怕就是这么简单,台湾也做不到,因为民进党当局根本没可能及时搞到疫苗,国民党等在野党更没本事问责。

究其原因,台岛早就感染了超级政治病毒,各种势力不过拿十万火急的疫情当老一套的政治斗争工具罢了,无药可医。

典型莫如5月29日,一批莫德纳疫苗从卢森堡工厂运抵台湾,一共15万剂,算是台岛政客们又是哀告又是耍小脾气,从美国那里求爷爷告奶奶求来的,这对2300多万人口的台湾纯属杯水车薪。但面对舆论质疑,民进党发言人颜若芳回应说,只来15万剂,是因为一次来太多,台湾很难消化完。

依照全球防疫工作经验,增强筛查能力、提高特定群体追踪和广泛疫苗接种实际上构成了防控的三道防线,这样才能争取到充分时间让疫苗建立免疫屏障,同时避免ADE效应(抗体依赖增强症),台湾的首要问题还不在疫苗,而在于前两方面能力欠缺。

客观上说,台湾四面环海,疫情期间基本只需要控制好空港外来输入即可,可谓最低难度级别的作业,2020年台湾人运气好,却让民进党当局真觉得自己是超能力的“抗疫优等生”放松自满,结果5月初假象一触即破,此时为了掩盖真相,当局又强力控制数据发布环节,开始掩耳盗铃的把戏。

曾在SARS疫情期间担任台所谓卫生署疾病管理局中区传染病防治医疗网指挥官的王任贤指出,“台湾实际的感染人数基本上一定会远远高于公布出来的数字”,原因有两个:

其一是当局核酸检测牢牢把持在手上,地方数据报上来后,必须要民进党当局确认后才能完成通报,信息发布以后,地方才能够依据数据去做一些后续的疫情调查;

其二筛查量不足,“比如说台北市、新北市,每天都是四五千件的筛查量,疫情再严重,数据也是这样。这是民进党当局刻意掩盖疫情,把核酸检测把持在手上,医院想做核酸检测,还得向台当局申请,好像批指标一样”,而造成这种问题的原因并不是台湾检测技术不行,而是因为民进党当局前副领导人陈建仁曾称“假阳性会造成很大负担,造成恐慌”。

|图/蔡英文数次参观”高端疫苗”厂商,都被曝是股市低迷时。台北市长柯文哲更质疑她:新冠百例死亡不见蔡英文,疫苗股跌就开记者会。

郭台铭花费60亿新台币捐赠500万剂德国BNT疫苗被拦,

大陆捐赠国药,复必泰疫苗共1000万剂被拒?

复必泰两次引进失败的真相是什么?

有技术能力的检测工作如此,没技术能力的疫苗引进就更不用说了,从去年疫情初期到现在,台湾当局各位官员关于疫苗问题的说法,变化之快,变化之多,远超新冠病毒变种。

以近期企业和慈善机构试图采购疫苗为例。5月28日,台“疫情指挥中心”公布地方或企业可申请“新冠疫苗专案”输入流程的八项条件,共分四步骤,申请者须备妥八份资料,经当局食药署审查后才能开始使用。

第一步要先委托药商;第二步检送八项资料,包括:执行计划书、数量及计算依据、供货期程、有效期限、药品说明书、冷链及仓储设备、原厂授权书、国外上市证明或替代文件;第三步是审查,将透过“卫福部”食药署召开专家会议决定是否核准;第四步,如果审查顺利通过,依照该指挥中心的防疫政策使用。

当天,鸿海集团创办人郭台铭主导的永龄基金会率先表示,正在策划此事,已成立特别小组,委托合格厂商根据上述程序提出申请,预计会申请500万剂德国生产和包装的辉瑞疫苗,从德国直抵台湾,没有任何与大陆有关的代工、分装的顾虑,鸿海集团乐观其成。同为台湾电子行业代工大厂的广达、英业达也表示,有申请意愿,半导体大厂连台积电说正在了解此事。

第二天,孙文学校总校长张亚中举行记者会,宣布接受北京两岸东方文化中心主任曾念捐赠的新冠疫苗,并代为处理相关事宜。所捐赠疫苗为上海复星医药集团代理销售的德国“复必泰疫苗”,以及经世界卫生组织正式核定同意紧急授权使用、由国药集团研发的灭活疫苗各500万剂。至于台湾民众要选择接种何种疫苗,尊重民众的自由选择。

张亚中指出,孙文学校已取得相关委托文件,并且取得疫苗向世卫组织申请紧急授权的相关文件,将会依据民进党当局公布的正式渠道向有关机构提出进口许可申请,也期盼当局协助细化相关申请事宜,能够基于人道主义精神,不要再因政治因素,干扰疫苗赴台。

|图/孙文学校总校长张亚中宣布接受北京两岸东方文化中心的曾念代表(蒋经国侄外孙)捐赠的500万剂BNT疫苗以及500万剂大陆国药疫苗,并代为处理捐赠相关事宜。5月31日,张亲赴台湾“卫福部”疾管署,递交疫苗进口申请书。

然而,就在5月29日,台湾当局又拿出了所谓企业和非政府机构第三方引进疫苗的两大原则,即企业只有居中联系的权利和提出申请的义务,疫苗真要引进,一是必须由台湾当局与制药厂签约,二是所有疫苗必须由当局统一分配。

台湾《联合报》当天评论指出,这种规定“形同封杀民间申请自购疫苗的人道行动”,中时新闻网说:“陈时中不顾死亡人数创新高,转变对疫苗捐赠的态度。外界质疑,这恐怕再度让民众期待的进口疫苗抵台落空。”为此,台湾佛光山国际佛光会秘书长释觉培5月30日独家投书《联合报》,希望当局尽快让“非政府组织”协助解决台湾当前的窘况,“我们不懂政治,只知道看着死亡人数的激增,心在淌血…,人民的惊慌,不知道当局感受到了没有”?

佛光山是5月29日通过美国的国际佛光会接洽并提出申请的,目标是进口捐赠美国强生新冠疫苗25万至50万剂,直接送给所谓“疫情指挥中心”,并呼吁疾管署采取紧急使用授权机制。

《联合报》哀叹:“佛光山就是为了不要沾染政治,纯以人道救援为考量,没有想到最后仍恐难逃成为蔡当局一体适用政治封杀的对象。”事实上,前疾管局长苏益仁解释说,像上述三种情况,都是民间自发要引进疫苗,这对台湾其他药品及疫苗而言都是很常见的情况,过去从未听说有什么当局必须与原厂签约采购的规定,譬如郭台铭,只要找到合格的药厂提出申请,“卫福部”审核后,运来台湾再交由指挥中心统筹分配,程序完全没问题。

中国国民党前副秘书长蔡正元也确认,根据规定,基于紧急公共卫生需求,卫生部门可提供紧急使用授权,核准特定药物进口。此前,台湾得到的数量有限的阿斯利康、莫德纳疫苗都是按这个程序走的,未来辉瑞和大陆研发疫苗也可以照此办理,看不出有什么不妥。

|图/5月28日,首批Moderna疫苗15万剂送抵台湾地区。但数量仍不过是杯水车薪。

台湾向德国BNT公司购买疫苗内幕?

拟加入台独小动作,惹怒德国公司取消合约

那么台湾当局到底觉得哪里不妥呢?

分析起来恐怕有三方面原因。首先是“逢中必反”的扭曲心态,因辉瑞疫苗大中华地区销售代理在上海复星集团,民进党于是把这种疫苗完全视为政治斗争的子弹。因此,福州、厦门红十字会负责人表示愿意向金门、马祖捐赠新冠病毒疫苗,上海复星医药5月底也表达了愿意将该公司代理疫苗服务台湾同胞后,台"陆委会"均予拒绝,称大陆从未通过两岸现有渠道提供任何疫苗信息,台有关部门也未收到正式文件提出申请。就这一点来说,目前佛光山从美国引入的那批强生疫苗进入台湾的可能性会稍微大一些,因为该疫苗与大陆没有什么关系。

其次,台湾当局试图通过与药厂签约,再利用对外发布环节,搞出一些小动作,从而配合“以疫促独”的想法。按照陈时中自己于5月27日在记者会的说法,去年8月20日开始与研发辉瑞疫苗的德国生物技术公司洽谈,今年1月8日德方要求延后签约并提出台湾方面必须修改拟发布的中英文新闻稿,其中“国家”一词改为“台湾”,台方过了将近20个小时才同意修改,结果那时德国公司已决定取消这一交易。且不说假话漫天的陈时中所提供上述时间线和因果关系的可信度,也不考虑台绕过总代理与厂家接洽的合法性,这些信息披露了一点,台当局企图在合同中做些手脚,而这恐怕是让德国人异常恼怒的原因。

最后,郭台铭也好,佛光山也好,他们居中采购可能会坏了民进党政客们的财路。国民党"立委"费鸿泰2月3日就曾在一次座谈会上透露,去年台湾当局曾与东洋药品公司谈判代理疫苗进口事宜,但最终破局,原因在于民进党派系因未能从疫苗购买中分一杯羹而从中作梗。随后,台湾当局又与香港雅各臣公司(Jacobson Pharma Corporation)进行谈判,疫苗价格从东洋提供的38美元一剂上涨至45美元一剂,且需由当局自行承担冷链设备费用,最终谈判也不了了之。而前“立委”孙大千则直接质问:谈判失败,是不是由于民进党当局昧于国际商业规则,寻求各种方式意欲跳过复星集团,迫使上海复星以具体行动捍卫自身权益?再者,是不是由于雅各臣科研制药有限公司及信东生技股份有限公司通过吴姓立委居间此事,实际上造成了官商勾结、人谋不赃的疑云,复星集团考量国际商誉信用,最后决定主动喊停?

另外,媒体称郭台铭直接从德国BNT公司购得疫苗,但显然德国BNT公司并没有权力绕过复星医药,直接卖给郭董。有说法称合约仍属复星医药,但由郭台铭所属基金会从德国运回。

针对上述说法,凤凰网肿瘤情报局去信咨询复星医药相关机构,但至今未予回复。

|图/台湾疫情严重,工作人员正在给地铁消毒,以防止疫情扩散。

台湾签未完成二期试验的本土“高端疫苗”2000万剂。

若要达到70%的群体免疫标准,需接种大约3200万疫苗,

按目前的进度,估计到明年上半年才能接种完毕

当政却不为治,台湾当局者各路小算盘打得多,疫情和时间却不等人。按照当局2月初公布的采购清单,台湾号称从阿斯利康(AZ)、德国生物制药、美国莫德纳以及世卫COVAX平台等不同来源的疫苗供应,再加上本土研发的疫苗,总计可取得3481万剂疫苗,但直到现在,实际得到的,不过86万剂而已。这自然引发了民众强烈不满。

台湾《远见》杂志5月底最新发布的针对企业主及中高阶主管的调查显示,超过70%对疫情发展不感乐观、对当局防疫作为不满意;82%不满意指挥中心近期表现;67.7%认为,应开放由地方县市政府进口疫苗。至于该不该向复星集团采购辉瑞疫苗?78.2%受访者认为应该,13.7%认为不应该,8%无意见。关于台湾目前防疫表现,谁该负最大责任?依序是蔡英文50.5%,苏贞昌21.3%、陈时中12%。

|图/高端疫苗未完成二期临床试验,尚未取得台湾紧急使用授权(EUA),换言之,台湾产疫苗现在还不到上市开放接种的阶段。

不过,面对汹涌民意,民进党当局想的还是老一套办法:画饼充饥。

他们最新说法是,台湾“通过三种管道共取得大约3000万剂疫苗”,分别为COVAX平台配额的476万剂、自行向莫德纳和阿斯利康药厂购得的1505万剂,以及预购本地产疫苗约1000万剂。他们还宣布,6月预计到货200万剂购自海外的疫苗,再加上7月台湾产疫苗将出货,预估“8月底会有1000万剂疫苗供施打”,陈时中甚至放话“希望到10月能够接种60%人口”。

对此,《联合报》评论说:“当今主政者却只采取认知作战手法,先争取认同,不管话术像是下赌注,也就是先讲再说。”

就在15万剂莫德纳疫苗抵台当日,医生出身的台北市长柯文哲在防疫记者会算了笔账,产生群体免疫,疫苗要达到总人口的70%,即大约3200万剂疫苗恐怕才能完全解决问题,退而求其次,最起码也要1600万剂。“坦白讲15万剂进来,又在‘大内宣’讲一堆,但从医疗公共事务角度看,这就是政治、宣传意义大于实质意义,15万剂疫苗医护人员第一线打都不够”。而王任贤则直接对对媒体感叹道,“这些‘途径’都是吹牛吹来的,很可能只是个意向书。”

民进党当局当然也知道肯定不够,这两天又开始炒作台湾本土疫苗上市,似乎问题解决指日可待。台湾共有三家厂商在自研疫苗,分别是高端疫苗、联亚生技和国光生技。

去年年中,台湾当局一副疫苗研发信心满满的样子,到了9月,研发确实进展缓慢,陈时中便说“台湾有等的本钱”。5月30日,陈时中还在疫情记者会上吹嘘,台湾去年即已完成疫苗生产布局,第一是争取国际厂商授权代工制造,第二是向国际厂商采购疫苗,第三是发展本土疫苗。台卫生疾病管制部门5月28日与高端、联亚两家厂商完成签约。两家合约相同,都是采购500万剂,另附上限500万剂之后续补充采购,换言之,采购台湾本土疫苗数量最多可能达2000万剂。不过,媒体很快泼了盆冷水:两家厂商第二期临床试验都未完成,疫苗有效性、安全性,以及能否被国际认证根本就是未知数。

台湾《经济日报》5月30日批评说,当局“无法即时、足量的买到国际疫苗,却又不准企业购买,而台产疫苗也没法保证一定成功,台湾当前面临疫苗无着落的窘境,应负最大的责任。”陆军官校专科班校友会理事长罗睿达发起“白布条运动”,号召民众挂出写着“要生存、要健康、要疫苗”的白布条。花莲有旅宿业者也在小货车挂起“我要疫苗”、“不要等死”的布条,表达对当局疫苗政策的不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