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以濒临开战边缘?美国宣布介入,但却被喷惨了
资讯

巴以濒临开战边缘?美国宣布介入,但却被喷惨了

2021年05月13日 10:31:32
来源:冰汝看美国

巴以冲突升级,加沙地带遭遇了自2014年以来最猛的炮火轰炸。以色列方面说,过去60小时内,以色列遭遇了来自巴勒斯坦方1050枚火箭弹的袭击。不过有850枚被以色列的铁穹(Iron Dome)防空系统所拦截,残片落入以色列境内。

而以色列则向有200万巴勒斯坦人居住的地区发动了数百次的空袭。 截至5月12日,7名以色列人死亡(2名儿童,3名妇女);65名巴勒斯坦人死亡(16名儿童,5名妇女), 365人受伤(86名儿童,39名妇女)

在被占领的西岸北部,一名巴勒斯坦人被以色列的军队开枪打死,另有一人受伤以军空袭了哈马斯位于加沙地带的多处军事目标,其中包括两个火箭弹发射架、两个军事哨所、一处地道,并打死8名哈马斯武装人员。

在加沙的一座12层高的建筑被在以色列的空袭中被完全摧毁,几名哈马斯高级指挥官曾在其中办公。

胳膊受伤的巴勒斯坦男孩

作为报复,哈马斯组织周三向以色列城市特拉维夫发生了130枚火箭,当天特拉维夫上空空袭警报响起,附近的本古里安国际机场停飞。

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12号在罗德宣布进入紧急状态,冲突发生后,增援部队被派往该地区。以色列国防军表示,他们已经杀死了两名哈马斯情报部门的高级负责人,包括哈马斯军事情报安全部门负责人哈桑·考吉(Hassan Kaogi)及其军事情报反间谍部门负责人瓦伊·伊萨(Wail Issa)被以色列战斗机杀害。

哈马斯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只要以色列继续升级,我们就有权对以色列的袭击做出回应,并保护巴勒斯坦人民的利益。”

以色列军方已经对加沙地带进行了150多次的袭击,同时还召集了5000人的预备部队,用来增强在加沙地区的行动。

这是自2014年加沙战争后,巴以最严重的一次冲突,而且还没有任何缓和的迹象。而这一次,事件缘何而起?还要从上周斋月即将结束的周末开始讲起。

5月7日:斋月结束前的流血冲突

在斋月的最后一个星期五晚,大量的巴勒斯坦人前往伊斯兰教第三大圣地阿克萨清真寺(al-Aqsa mosque)进行祈祷,遭到了以色列警察的阻拦,从而导致了冲突的爆发。这场冲突导致了220多人受伤,而伤者中的多数都是巴勒斯坦人。

5月8日-9日 小冲突继续

周六与周日两天,暴力事件依然在东耶路撒冷地区持续爆发。来自巴勒斯坦红新月(Red Crescent)组织的消息,当天共有121位巴勒斯坦人受伤,而以色列方则是17位警察受伤。

当天,美国,俄罗斯,欧盟以及联合国表示对于这一地区的暴力事件表示“深切关注”。弗朗西斯教皇加入呼吁结束暴力行动。而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则发布讲话,捍卫以色列的行动。

5月10日 “耶路撒冷日”武装冲突爆发

5月10日耶路撒冷日当天,以色列警察与巴勒斯坦人在清真寺大院发生了的冲突升级,导致了至少395名巴勒斯坦人受伤,其中200多人住院。

而以色列原定的庆祝1967年犹太人重新占领耶路撒冷老城的游行活动,因为担心引发进一步的混乱而取消。但是巴勒斯坦的哈马斯组织要求以色列将其安全部队撤出大院。

当天加沙的哈马斯武装分子向以色列发射了200多枚火箭弹,而以色列则出动了战斗机以及攻击性直升机对哈马斯控制的军事目标进行了130次打击。

以色列方则表示,哈马斯组织星期二在加沙以北的沿海城市阿什凯隆(Ashkelon)的火箭弹,导致两人丧生。内塔尼亚胡则表示哈马斯组织已经“触碰红线”,以色列将做出“强有力的回应”。

冲突起源于宗教

从4月中旬的斋月开始,巴勒斯坦人与以色列警察的冲突几乎每一天都在东耶路撒冷的谢赫贾拉(Sheikh Jarrah)地区发生。斋月前后,以色列警察在伊斯兰教的第三大圣地阿克萨清真寺(al-Aqsa mosque)以及犹太教第一圣地圣殿山(Temple Mount)设置障碍,以阻止巴勒斯坦人进入这些地区,举办宗教活动。这让巴勒斯坦人异常愤怒,拿起石块儿等能砸的家伙,与以色列警察发生冲突。

而谢赫贾拉区因为拥有一个被宗教犹太人尊敬的遗址,古代大祭司“正义西蒙”(Simon the Just)的坟墓坐落于此,这也导致居住于此的巴勒斯坦人与来访的宗教犹太人之间关系紧张。

此外,一宗在耶路撒冷的长期的法律诉讼判决结果出炉,以色列法院将几个巴勒斯坦家庭从他们家中被犹太人定居者所驱逐,也进一步激怒了居住在耶路撒冷老城区的巴勒斯坦人。巴勒斯坦人开始举行规模更大的示威活动,称这是推倒的多米诺骨牌,会导致更多的巴勒斯坦人被驱逐。

到了5月10日,是每年一度的“耶路撒冷日”。1967年,以色列占领了耶路撒冷,并将这一天定为“耶路撒冷日”,每年犹太人会在哭墙前庆祝,而对于失去耶路撒冷的巴勒斯坦人来说,这一天正好是他们的“灾难日”。

此前,一场由以色列民族主义所策划的“耶路撒冷日”游行已经被叫停,因为活动原计划要经过东耶路撒冷老城的穆斯林区。耶路撒冷日恰逢伊斯兰斋月的最后几天,这也让巴勒斯坦人认为是以色列的挑衅行为。

此外,犹太人的圣地哭墙(也是西墙Western Wall)与穆斯林的圣地阿克萨清真寺同坐落在山顶大院,这也导致宗教冲突分分钟可能上演。

宗教冲突背后的政治角力

这里除了几千年的宗教冲突之外,也有着政治上的较量。巴勒斯坦人认为以色列在几十年间不断蚕食着圣城耶路撒冷。而实际上以色列也吞并了东耶路撒冷,并将整座的城市都视为国家首都,尽管世界上大多数国家并不承认这一点。而巴勒斯坦依然坚持,东耶路撒冷是他们所希望拥有的国家首都。

而美国政府在2017年12月正式承认,耶路撒冷是以色列首都,美国的大使馆也从特拉维夫迁至耶路撒冷。美以同盟关系被提升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不仅如此,特朗普在内塔尼亚胡面临选举前,总是频频送大礼,包括承认以色列对戈兰高地的主权。在特朗普任期最后一年,他还促成了阿联酋、巴林、苏丹、摩洛哥等阿拉伯国家与以色列关系正常化。

除了外交,美国对以色列的铁杆支持还体现在了:钱!美国对以色列的援助常年稳定在30亿美元,2016财年曾位居所有接受援助国家的第一名,2019财年排在阿富汗之后。

如果说特朗普时期的美以关系经历了四年的疯狂“热恋期”,那拜登政府上台后,就进入了“冷静期”。虽然拜登上台之初,一半内阁成员都是犹太人的组合让不少人唏嘘,但显然,拜登前100天的施政纲领中,巴以并非他的优先事项。

拜登内阁成员一半是犹太人

与特朗普和奥巴马时期都不同,拜登上任至今,都没有任命一位中东特使;与克林顿时期也不同,拜登没有提出任何形式的巴以和谈会议,甚至没有提出新的和平进程计划。可能拜登最接近的一位总统是小布什,两人在上任之初都拒绝深度介入巴以问题,但最终发现这个问题无法忽视。

拜登上任后面对的局面是,以色列还没有走出混乱的选举结果,而巴勒斯坦即将要举行选举。因此对于拜登政府来说,巴以双方都没有准备好认真进行对话,美国此时介入也是徒劳。

美国国务卿布林肯在今年1月的任命听证会上就很诚实地告诉国会议员:“两国方案是实现以色列作为一个犹太教、民主国家,巴勒斯坦获得国家地位的唯一途径,但现实中很难看到近期有朝这个方向取得进展的前景。

不过讽刺的是,在历任美国总统中,拜登被认为是最有可能化解巴以问题的美国总统。不仅仅是因为他几十年来丰富的外交经验,更关键的是拜登与巴以双方的核心人物私人关系都不错。即使是不惜一切代价希望挫败伊核协议的内塔尼亚胡,拜登还是亲切的称呼他绰号Bibi,拜登曾经告诉内塔尼亚胡:“Bibi, 你说的话我没有一句同意,但是我爱你。”

而拜登政府没有把巴以问题列为外交优先项的做法,也引发了巴勒斯坦方面的强烈不满。布林肯上任之初致电巴勒斯坦总统阿巴斯,对方根本不接他电话。阿巴斯说:我只跟美国总统直接对话。

双标再现

还不等拜登作出回应,特朗普已经按耐不住了。他在11号发声明批评拜登的软弱、对以色列缺乏支持才导致了美国的盟友遭到攻击。特朗普是自己执政的时候是“和平总统”时期,因为以色列的对手知道,如果以色列被袭击,那他们将会迅速遭到报复。美国必须始终和以色列站在一起,并且明确告诉巴勒斯坦暴力必须结束,美国坚决支持以色列捍卫自己的权力。

迫于各方压力,拜登政府12号全面做出了回应,并且直接介入斡旋。这包括拜登与内塔尼亚胡通话;布林肯与内塔尼亚胡通话;美国派遣负责巴以事务的副助理国务卿阿姆鲁直接飞往冲突地区进行调解。

拜登在声明中说:在他和内塔尼亚胡的通话中,谴责哈马斯等恐怖组织对以色列的袭击。拜登坚定地支持以色列的安全,以及以色列保护平民、捍卫自己人民的合法权利。

跟拜登一样,布林肯在声明中也是坚定地支持以色列自我防卫。这样一边倒的立场,引发了美国记者、网友的声讨。巴勒斯坦死了十几个儿童,难道以色列不加区分的空袭是值得支持的吗?

在10号的一场记者会上,美国国务院发言人普莱斯就遭到了这样的“灵魂拷问”。

记者:请您谈一谈对“自卫原则”的看法,这也适用于巴勒斯坦吗?巴勒斯坦人有权自卫吗?

普莱斯:从广义上讲,我们认为自卫权适用于任何一方。

记者:以色列刚刚杀死了13人,包括5-6名儿童,你是否谴责以色列的行为?

普莱斯:这些报告是刚刚才发出来的,我们还无法确认。显然,无论是以色列还是巴勒斯坦的平民死亡,我们都是很重视的。

由于拒绝谴责以色列杀害巴勒斯坦儿童,这段对话在社交媒体上疯传,发言人小哥直接被网友的口水淹死了。

巴以冲突也凸显了华盛顿的政策分歧。许多国会议员纷纷发推文谴责哈马斯的火箭弹袭击。但是著名的左派政客,包括沃伦(Elizabeth Warren)、桑德斯(Bernie Sanders)、AOC几天前还在抗议以色列驱逐东耶路撒冷谢赫贾拉(Sheikh Jarrah)地区的巴勒斯坦人。AOC在推文中表示与巴勒斯坦人团结一致,美国必须捍卫巴勒斯坦人民的人权。

其实多年以来,在美国亲以色列的大环境下,对以色列的批评大多不是来自美国,而是以色列国内。上个月以色列三位前指挥官联名发表了一篇文章,以色列和巴勒斯坦正在朝向冲突的道路前进。此时需要的是美国的积极介入,遏制这股趋势,扭转事态走向悲剧。

拜登政府其实从来都不是巴以冲突的旁观者。美国布鲁金斯学会中东问题专家泰勒哈米指出, 历届美国政府对以色列每年数十亿美元的军事援助,默许以色列在约旦河西岸扩大定居点,在国际场合偏袒以色列行动把冲突推到了如今的局面:以巴双方距离美国主张的两国方案渐行渐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