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口学家翟振武:通过生孩子来减缓老龄化过程,并非真正有效措施
资讯

人口学家翟振武:通过生孩子来减缓老龄化过程,并非真正有效措施

2021年05月11日 19:53:42
来源:北京青年报

记者/梁婷

第七次全国人口普查备受社会各界关注

5月11日上午10时,第七次全国人口普查(以下简称“七普”)数据公布,全国人口共141178万人,相比于2010年的133973万人,增加了7206万人,增长5.38%。

“七普”自2020年11月1日0时开始,就一直受到社会各界关注,几次推迟公布时间,也引起社会各界的猜测与讨论。在“七普”数据公布这天,中国人口学会会长、中国人民大学教授翟振武接受深一度采访,就“七普”数据为何引起如此巨大的关注,以及如何面对日益加剧的人口老龄化等问题进行了解读。

“中国人口正处于显著变化和转型时代”

深一度: 为什么大家对“七普”的数据这么关心?

翟振武: 首先,现在中国人口正处在显著变化和转型的时代,中国人口的增长率一直在下降,目前公布的是0.53%,比之前的0.57%下降了0.04个百分点,越来越接近零增长的状态。我们正处于这样不断逼近零增长和负增长关口,所以大家会高度的关注这个问题。

第二,人们本来就高度关注人口政策变化,比如东北要进行全面放开人口生育限制的试点,一经提出,马上引起很高的关注,也附带着对人口的形势、人口数据的关注。

还有一些原因,比如有传闻说中国人口现在已经是下降状态,当然国家统计局此前已经出过辟谣。但这还是引起了大家的好奇,这次普查究竟查到了什么?中国人口究竟是什么样子?

深一度: “ 七普”数据显示,目前总人口是14.1亿,相比于10年前增长了7206万,您对这个数据的观察是?

翟振武: 这个数据肯定是准确的。2019年底对中国人口抽样调查的数据是14亿零几万,照此推断,中国现在的人口也就是14亿300多万,现在一下子增长了一千多万,总量比过去几年间抽样调查的结果要高,这不可能是去年一年增长的,这主要是因为它的漏报率比较低。

去年的普查质量很高,和以往的普查相比,它采取了很多新方法,比如采取身份证登记,可以和公安的数据、妇幼保健的数据核实等等。漏报率是普查质量最核心的指标,这次普查的漏报率是0.05%,非常低。原来有些抽样调查没有统计上来的人,都算上了。所以数据会出现这样的差异。

深一度: 您对哪些数据更为关注,这些数据的意义和价值在哪里?

翟振武: 一个是少数民族人口,这是个热点,国内外都很关注。少数民族人口,包括维吾尔族和藏族的增长都比汉族要快,这个事情其实我们早就知道,包括在计划生育时代,对少数民族的政策比汉族是要宽松的,这也可以回应一些国外对于中国少数民族政策的质疑。

另一个比较值得注意的是人口受教育年限和人口素质,目前每10万人中受过高等教育的比例大概是15,000人,10年前,我们只有8000人,几乎翻了一倍。这为中国今后走高质量经济发展道路和技术密集型产业的发展提供了坚实的基础,这是让人感到惊喜的进步。

当然,这么多大学生今后的就业也是待解决的问题,不能培养的大学生都去做外卖了,还是要好好利用大学生资源。

深一度: “ 七普”数据显示,目前在性别结构上其实得到了很大的改善,出生人口性别比为111.3,较2010年下降6.8,您觉得这是因为什么?

翟振武: 确实,实行了两孩政策以后,出生性别比下降,这是一个很大的改善。原来在农村,你第一个生的是男孩,就不让你生了,如果第一个是女孩,允许再生一次,所以农村的二胎大部分都是男的。现在两孩政策放宽了,第一个孩子是男孩,第二个也可以再生,那么生男生女都可以,人们可能就生女孩了。所以在农村里面,第二胎也有很多女孩。这的确是很巨大的进步。 另外,我们的 观念 也发生了 很大的变化,育龄妇女中 有 百分之五六十都是大学生,重男轻女的观念还是淡化了很多。

“老龄化问题不能盲目乐观,也不能悲观”

深一度: 最近几年出生人数一直在下降,您觉得是什么原因?

翟振武: 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育龄妇女的人数在大幅度下降,这和我们几十年前女孩出生人数的下降是密切相关的。第二是生育年龄的推迟。第三个原因是生育意愿在不断降低。随着现代化、城市化以及教育的发展,人们的生育意愿当然是降低了,全世界都一样,发达国家的生育意愿都是比较低的,这个没有什么奇怪的,越现代化生育意愿就会朝着低水平去。日本、欧洲,美国、韩国都是这个样子。我们高等教育不断发展,现在十八九岁的年轻人中,有接近60%的人都是大学生了,你还指着我们现在生孩子能像过去生那么多?

尤其是在大城市,房价在上升,生活成本也在上升,对生育意愿是很大的压抑。

生育率低恐怕是一个客观规律,而不是突然现象,在二三十年前大家就想到了,只不过它会加速老龄化,过低的生育率对我们经济发展有很大的影响。所以应该把生育率提到一个适度的水平,政府应该加大对生育支持的力度,解除生育忧虑。

深一度: 未来人口减少带来的最紧迫的问题是什么?

翟振武: 人口减少就是老龄化的结果,我们从来没有经历过这么快速、这么高的老龄化程度,包括在制度政策设计上都要适应这种老龄化的社会,这是一个重要的挑战。

深一度: 这对于我们国家的劳动力市场、产业结构等有什么影响?

翟振武: 老龄化一个很重要的结果就是劳动力逐渐减少,所以经济要适应劳动力减少的局面,不能还指着劳动密集型的企业来增长经济,要发展技术密集型企业。我们现在讲的国家要提倡高质量的经济发展,其实就是发展高新技术产业,不要再投入到一些劳动密集型的皮鞋厂、自行车厂、玩具厂、衬衫厂等。

劳动力减少过程中会对我们的经济造成一定的冲击,但是及时转型就能够应对劳动力减少的局面,不转型,冲击就会比较大。我们扭转不了老龄化的趋势,可能也扭转不了劳动力减少的情况,但能做到延缓。

深一度: 有很多人认为当下的内卷就是因为人太多,如果人少一点,这种内卷的压力就会少,您怎么看?

翟振武: 很显然当劳动力供大于求的时候,他的工作价值会压得比较低。劳动力少了之后,劳动力的价格就会上升。当然从年轻人的角度来说,希望劳动力少一点,大学生少一点,是可以理解的。50年前,大学生一毕业,大家都抢着要,工资自然就会高。从这个意义上讲,他们的说法可能是对的。但是我觉得讲劳动力应该是从整个经济发展的角度讲,而不是从个人感受上讲。

深一度: 应对老龄化,在国家政策这方面除了通过提高生育率外还有什么措施吗?

翟振武: 我觉得通过生孩子来减缓老龄化的过程并不是真正有效的措施,你生多少才能应对老龄化挑战呢?让妇女生三四个孩子的时代肯定一去不复返了。我们只能说尽力维持适度的生育率,使老龄化缓解一点。

真正的应对措施该是经济社会制度方面,比如说建立更好的社会保障制度,建立适合中国这种分散家庭的居家养老服务体系。目前日本、欧洲的老龄化程度都比中国高,但他们现在过得也还相对来说不错,他们也没生更多的孩子。

深一度: 他们有什么具体的措施和政策值得我们借鉴?

翟振武: 举一个简单的例子,比如说日本的长期照料保险。老龄化以后,老人一旦无法下床,需要长期照料的时候,对家庭、对社会的公费医疗都是很大的负担。日本的长期照料保险就要求你大概40多岁开始交保费,老了以后,万一你有病,在床上起不来,那么由保险公司来支付你所有的照料费用,包括雇人等。 在中国是 最怕老人住院,一住院,子女就 要 请假,住个 两 三年得把家庭拖累 完 。

我觉得我们应该借鉴国外的经验,按照自己的国情设计好经济社会的制度和政策,这样我们还是能够有信心应对好老龄化的挑战,日本、欧洲(老龄化)都比我们高多了,我们还要好几十年才能达到日本的程度。

老龄化当然是一个很严峻的课题,要高度的重视,不能盲目乐观,但是也别悲观绝望,觉得就要到世界末日了,这有点夸大了。

“性别平等能够提升妇女的生育意愿”

深一度: 现在有一种观点,出生人口下降跟育龄妇女不愿意生有关系,所以很多人提出让妇女回归家庭,您怎么看?

翟振武: 让妇女回归家庭,确实议论很多。但是妇女参加工作,这是妇女解放的一个重要标志,怎么能把妇女都赶回去当成生育机器呢?这个出发点就不对,如果这样的话,为什么不把男人赶回家庭去呢?妇女负责生,生完男人都去带孩子也可以,对不对?

虽然生是从女性肚子里生出来的,但养育的时候,男女应该是平等的承担养育责任,这样才能使更多女性有精力、有意愿生孩子。

深一度: 所以,您认为应该给育龄妇女在职场和家庭中更多机会和保障,让他们放心地生育?

翟振武: 我是比较赞同的,妇女在家庭和工作中确实承担更大的压力,特别是在城市里,妇女早上9点上班,晚上5点回来,还要带孩子,负担养育的责任。很多人生了孩子以后,职场发展也不利,你有俩孩子都不好找工作。这种问题是客观存在的。这种性别歧视也是压抑妇女生育意愿的一个很重要的方面。所以在职场上应该提供更多的平等就业的机会,在家庭中,丈夫要平等的承担养育责任。

政府应该提供更多的支持,现在的政策也是在向着这方面努力。我们有延长产假、生育保险等,都是在向这个方向去做更多的保障。

深一度: 您认为具体还有什么措施能真正落地解决这些问题?

翟振武: 比如说建立0-3岁的普惠制托儿所,这能够解决照料的负担。我觉得这也是最急迫的、可行性比较高的一方面,有很多人是愿意生的,但问题是生完了谁给带?我们现在有幼儿园,但是没有托儿所,大部分年轻人生了孩子都是双方父母轮流来带。

有些调查问妇女为什么不愿意生孩子?两个问题,第一个收入太低,第二就是没有时间照料孩子。第一个问题是老生常谈,提高收入是一个普遍性问题。第二个问题就是一个特殊性的问题了,政府可以有针对性的解决。上世纪50年代建了很多托儿所,妇女生四五个孩子都没问题。我认为托儿所这个完全是可以落实的,关键是政府要意识到。

深一度: 在目前的社会语境下,谈到生育率问题,可能更多是在谈女性的生育意愿和作用,男性可以在提高生育率方面能起到什么作用?

翟振武: 像北欧的生育率现在在1.8,他们经济也很发达,但生育率比中国都高的一个很重要原因是他们性别平等。男性也照顾孩子,在北欧的大街上你都能看到,男的抱着孩子溜达,但在中国,男性很少抱孩子。性别平等能够提升妇女的生育意愿,很多研究都表明这是非常重要的。夫妻双方要平等地付出,完成生育、养育的过程,在资金、精力、时间上都要有这种意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