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时捐千份酿皮的兰州小哥:希望妻子植皮手术后重拾自信
资讯

疫情时捐千份酿皮的兰州小哥:希望妻子植皮手术后重拾自信

2021年05月08日 06:45:48
来源:新京报

“光沐微尘”是由《新京报》与“水滴筹”联合发起的摄影项目。我们关注求助人群背后的故事,为困境家庭搭建社会募捐的桥梁。

下午2点,已过饭点,兰州市团结新村定西南路菜市场顾客稀少。马雪光闲来无事,坐在自家酿皮铺子的角落里翻看手机,屏幕上有一女士照片,皮肤细白,长发微卷,低头浅笑,“这是我老婆牟小花”。他仔细端详许久,手指摸着屏幕,眼圈发红。

△ 马雪光和牟小花坐在沙发上。如有外人在场,牟小花一般会裹上面纱,只露出一双眼睛,而眼睛周边的暗红色的结疤处仍清晰可见。

△ 马雪光拉着妻子牟小花的手,手部烧伤的皮肤清晰可见。

本文图片均拍摄于2021年3月

新京报记者赵亢 / 摄影报道

酿皮夫妇

2014年,马雪光和牟小花经人介绍,在老家甘肃临夏相识。两人一见钟情,于2015年3月结婚,婚后育有一子一女。2016年,为了生计,夫妻两人上兰州租了一间50平米的房子,在兰州市城关区团结新村找到一个临街摊位,做凉皮生意,店铺取名“小哥酿皮”。

△ 没到下班时间,马雪光独自坐在摊位前,等待生意上门。

新冠肺炎疫情期间,马学光街边的铺子没受影响,生意反而火爆,当时有防疫志愿者反应,“岗位上太忙,吃饭是个难事”。马学光听说后,陆续向坚守疫情一线的医护人员、街道志愿者、警察、城管捐献了1000余份凉皮、粽子、甜醅。“小哥酿皮”的事迹一时引来社会各界的赞扬。

△ 菜市场迎来顾客高峰,马雪光熟练地装着凉皮。

那时,马雪光31岁,牟小花25岁。老人和孩子已经从老家接到兰州,马雪光盘算着,“再干几年,手上有钱了就开个大的铺子,家里的日子会更好”。

痛苦记忆

2020年8月10日晚8:30,马雪光还未归家,牟小花一人在家制作凉皮调料,当炸辣椒油时,由于操作不慎,她将油锅碰翻,发烫的滚油瞬间倾卸,油锅和地面起火。

牟小花第一时间跑出厨房,突然想起液化气没关,她转头又返回并关掉液化气,此时火焰已将灶台周围点燃,烟雾弥漫。慌乱中,牟小花被燃油滑到,呛人的烟雾让她睁不开眼睛,火焰迅速顺着油污爬上她的身体。

△ 事发后,马雪光把家里的厨房彻底刷白,但木柜上的黑色炭迹还是清晰地显示出当日的火情。

牟小花最终爬出房门,后来她回忆,当时只感觉燎了一些头发,脸上和手臂有点发烫。

当晚,牟小花被送进医院,经诊断结果显示,呼吸道受损,全身90%面积烧伤。次日,牟小花的皮肤大面积红肿,眼睛无法睁开,全身开始剧烈疼痛。

“都说生孩子痛,烧伤换纱布的那种痛是生孩子的十倍”,牟小花说起换药的经历,有些激动。

△ 事后,尽管家人把每件厨房用品都用力洗刷,但当时被点燃的辣椒油锅的还是有大面积的黑色痕迹无法擦去。

从2020年8月10日入院,马雪光一直在医院里照顾妻子。十多天,他才逐渐习惯烧伤科楼道里传出的病患呻吟声,送饭、擦洗、换药,马雪光一个人坚持着,直到有一天,他主动帮护士撕开妻子身上坏死皮肤粘连的纱布。

那一刻,他感觉又闻到一股烧焦的味道,“那气味像一把刀,在我心里狠狠的划”。

△ 大儿子独自躲在房间内刷手机。刚出院时,牟小花想带孩子出门,孩子随口说了一句“你的脸那个样子,别人会害怕”。童言无忌,但牟小花心里一阵难受。

伸出援手

据马雪光说,“刚入院,就收到告知,由于烧伤严重,让家属准备100万”。他查完所有银行账户,凑出12万元。

此时“酿皮夫妇”的遭遇通过当地媒体很快传出,团结新村所在街道工作人员、商户、以及部分吃过他们“爱心餐”的人们发起捐助,面对烧伤治疗的巨大支出,个人积蓄和起初的捐助很快告急。

情急之下,马雪光在水滴筹的帮助下发起筹款,在2020年9月初,有超过17753人伸出援助之手,截止2021年4月,平台共募集善款390497元。

△ 牟小花卧房的梳妆台上已不见化妆品,而是摆满了各种中药试剂。

马雪光通过平台分批次取款,用于妻子日常治疗。对于水滴筹的筹款他心存感念,“平台上的人与我素不相识,但在我们最困难的时候,给予这么多帮助,确实是雪中送炭,让我们看到了希望”,马雪光说道。

通过平台捐助,牟小花进行了多次植皮手术,且烧伤严重的脸部、双臂、腹部、腿部的坏死皮肤组织都得到了有效医治。

坚持就有希望

晚6时,菜市场迎来客流高峰。顾客接踵而来,“来碗皮子”,马雪光熟练的将凉皮和调料打包,不时和客人熟络几句。“老主顾,辣子多放哈,今天其它也新鲜……”,临走,客人又多买了一份凉糕和甜醅。

马雪光在狭窄的铺子里前后转,切皮子、调料、装袋,几个动作一直重复。40分钟后,案板上的凉皮销售一空,对于今天的战绩,马雪光并不满意,“以前平均一天要卖500多斤,最近生意很差,也就100斤,不到1/5”。

△ 收工后,马雪光迅速清洗摊位上的锅碗。

△ 晚7时,马雪光结束了一天的生意,骑着电动三轮车回到家。

△ 马雪光骑着三轮车回到家,院子里漆黑一片,三轮车的灯光在窗户外一闪,就听到一楼的房间里传出孩子的声音“爸爸回来了”!

牟小花和孩子们站在门口,马雪光笑着走上前,单手抱起孩子,扶着妻子的肩膀进屋。此时,老人已将面条煮好端上桌,一家人围坐一起,说笑着。马雪光夹起一筷子面条,趁着热乎,吸溜着大口吃起来,直说“真香”。

△ 老人和孩子早已吃过晚饭,马雪光匆匆吃了一口,抓紧刷着手机,仔细查看有关烧伤治疗整容的信息。

晚饭后,老人继续操持着厨房的家务。马雪光夫妇走进里屋,门虚掩着,隐约能看到他们换下了手臂的纱布。

目前,牟小花皮肤3度烧伤,手臂仍然不能完全伸直,基本的家务劳动无法参与,后续治疗费用缺口仍然巨大。为了节省费用,半年多前,牟小花已经出院,她开始采用中医敷药治疗维持日常病理维护。

△ 牟小花的手机里也留存着一张自己年轻时的照片。

最近,马雪光经常上网查找各种烧伤治疗和整容信息。他最大心愿就是给老婆把脸上的坏死皮肤换掉,他坚信“只要整容,小花会逐渐自信起来。日子要过,生意要守,再困难也要坚持,一切都会变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