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辛格“末日预警”能叫醒美国吗?媒体:王毅的话已直白表态
资讯

基辛格“末日预警”能叫醒美国吗?媒体:王毅的话已直白表态

2021年05月02日 21:33:42
来源:深圳卫视

基辛格4月30日出席麦凯恩研究所(McCain Institute)塞多纳论坛(Sedona Forum)

基辛格4月30日出席麦凯恩研究所(McCain Institute)塞多纳论坛(Sedona Forum)

直新闻: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近日在出席智库活动时指出“与中国的紧张关系是美国最大的问题,也是世界最大的问题”,并警告“中美一旦暴发冷战,将会带来世界末日般的威胁”。你对此怎么看?

特约评论员 吴蔚今年是基辛格博士秘密访华50周年,如今已是97岁高龄的他提出了这样严肃的警世之语,的确应该引发人们的反思。如今的中美关系再一次走到了“历史的十字路口”,当“对华强硬”已经成为美国当局所谓的“政治正确”时,基辛格作为过来人有责任向美国政界、学界发出“逆耳忠言”:与中国的紧张关系是美国最大的问题。

当然,基辛格作为一位老派美国外交官,话说得还是有所保留,给他的美国晚辈们留足了面子。但我不妨沿着他的逻辑把话挑明了:陷入“敌视中国”逻辑陷阱里的美国迟早要付出惨重代价。西方有一句俗语:“如果你将他视为敌人,那么他终有一天会成为你的敌人。”所以,我个人很反对外交学界总把“修昔底德陷阱”挂在嘴边,这是一个缺乏想象力的悲观预期,中美关系完全不必落此窠臼。

在我看来,基辛格说的没错,与中国的紧张关系的确是美国最大的问题,而这个问题主要出在美国自己身上。一方面,美国政界将许多在发展中遇到的内生性问题归结为中国崛起这个外部因素,这显然是不负责任的乱开药方。另一方面,美国政治极化带来的政党恶斗、否决政治,导致无论谁成为白宫的主人,都很难真正解决美国社会出现的问题。这几乎是一个恶性循环,旧的问题没有解决,新的问题接踵而至,美国人民在漩涡中打转,一肚子委屈一肚子怨念,看谁都不顺眼。

事实上,在拜登上台之初我就提出:“他的几个竞选承诺要想付诸实现,就该做好中美关系这篇文章。”试问:战胜疫情、复苏经济、推动环保,哪一个能抛开中国的鼎力支持?但遗憾的是,目前为止我们仍然没能看到拜登政府拿出一个独立自主、具有魄力与诚意、与特朗普时代截然不同的中国政策,以至于有中国网友半开玩笑地问:“特朗普是不是还住在白宫的某个房间里?”

至于基辛格预言“中美一旦爆发冷战,将带来世界末日般的威胁”,这种悲观情绪的背后,实际上源于美国政界、战略学界自冷战结束以来的“路径依赖”。在美国人看来,他们通过冷战一举击垮了苏联,换来了美国的全球霸权与持续的繁荣。当中国日益崛起时,他们很自然地会从工具箱里翻出那个名叫“冷战”的锤子高高挥舞。然而,中国不是苏联,正如基辛格所言:“中国不仅是一个重要的军事强国,还是一个巨大的经济强国。”在我看来,美国这种“手握锤子,看谁都像钉子”的霸权心态若不好好改改,最终一定会害了他们自己。

国务委员兼外长王毅去年说过一句话:“中国不会随美方起舞,但也绝不容美方胡来。”我觉得中国方面表达的态度已经很直白了。

基辛格“末日预警”能叫醒美国吗?媒体:王毅的话已直白表态

直新闻:另一方面,由美国总统拜登主导的全球气候领导人峰会刚刚结束,外界普遍关注中美之间能否以气候问题为契机,进一步扩大合作的接触面,进而实现危机管控,将中美关系置于既有竞争又有合作的安全范围之内。你对此又如何展望?

特约评论员 吴蔚我能理解今天世界各国的普遍焦虑,中美之间一旦发生剧烈碰撞,遭殃的会是全世界。因此有人拿中美“乒乓外交”实现关系正常化的历史隐喻投射到今天中美的“气候共识”上,借此希望当今世界的两个大国友谊的小船能够行稳致远。但我也要指出,中美当年基于美苏冷战背景关系正常化的那套逻辑,无法完全套用在今天的中美关系格局上。

进一步摊开了讲,我认为,问题仍然出在美国当局身上。我们知道,拜登政府抛出了一个中国政策的基本定义,就是所谓的“在该竞争的地方竞争,在可以合作的地方合作,只在必须对抗的地方对抗”。某种程度上我认为,中方对美方的这个表态是持积极态度的,但远不能说是满意,因为拜登政府的“竞争、合作、对抗论”仍然没有放下美式霸权的傲慢与偏见。

上个月,外交部副部长乐玉成在接受美联社专访时就给出了中方的看法。他说:“美方过于突出两国关系中的竞争和对抗因素,对合作则轻描淡写,这种做法未免太消极,缺乏进取精神。中美两个大国之间竞争难以避免,但我们主张竞争应该是你追我赶的良性竞争,而不是你死我活的恶性竞争。作为对世界负有特殊责任的两个大国,中美要全力避免对抗,尤其要避免人为制造对抗。”

乐玉成这番话足以说明问题。在我看来,美方一边干涉中国内政,屡屡触碰中国的红线,频频试探中国的底线,另一边又摆出了一副“美国所主张的议题,中国应该鼎力支持才对”,这显然是在耍流氓,是基于实力对中国颐指气使。中国所倡导的新型国际关系的核心主旨是平视外交,是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的平等相待。就算是合作,也应该是平等、互惠的合作,而不该是单方面提要求、拉单子。

因此我认为,中美双方围绕“竞合关系”的定义是存在温差的。这意味着,中美关系会在合作的基础上,经历一段长时间的磨合与塑造。这个磨合必然是一个充满博弈、竞争甚至是软对抗的动态过程;这个塑造是相互的,中美都在尝试将对方塑造为“自己想象中的样子”。我想,美国一直以来霸道惯了,行事风格长期就是“我不要你觉得,我只要我觉得”。然而时代在变,博弈的对象不同了,今天的中国希望美国能明白,要想扩大合作,合理管控分歧,就得努力开辟一条“我不要你觉得,我要我们觉得”的共赢之路。

作者:吴蔚,直新闻高级主笔,深圳卫视评论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