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疫苗接种后仍5800人感染74死?辉瑞加推第三针,国产疫苗拟跟进
资讯

美国疫苗接种后仍5800人感染74死?辉瑞加推第三针,国产疫苗拟跟进

2021年04月16日 12:46:35
来源:肿瘤情报局

文/张洪涛 宾夕法尼亚大学医学院 副教授

核心提要:

1、 “突破性感染”是指病毒突破了免疫保护,民众在接种完两剂疫苗后仍被感染。但这并不能说明疫苗无效,美国当前每日新增病例大幅下降,离不开疫苗的保护作用。

2、 对于年老、有基础病、免疫功能低下的人来说,两剂疫苗无法完全建立免疫保护,仍较容易感染病毒。

3、除了一些特殊人群是免疫保护的短板之外,即便是在健康人群中,疫苗所建立的保护,也可能会随时间推移与病毒变异而有所衰退。为了应对这一问题,辉瑞、Moderna、国药、科兴等公司目前正在开展疫苗加强针的临床研究。

4、 为了控制疫情,减少“突破性感染”,不但特殊人群有可能需要加强针,对一般人来说,打加强针也是大概率事件,并且除了注射疫苗外,其他抗疫措施仍然不能放弃。

目前全球已经接种疫苗8.5亿剂,美国也即将提前达到接种2亿剂的目标。但是根据美国CDC公布的数字,美国目前有5800例“突破性感染”,其中有74例死亡事件,即在已经完成两剂疫苗接种之后,还是被病毒感染了。

一些特殊人群,本来免疫功能就不强,两剂疫苗并不能真正建立完整的免疫保护。这些人也许需要第三针。即便是健康人,也需要打“加强针”。4月15日,辉瑞公司 CEO阿尔伯特·布尔拉(Albert Bourla)表示,在完全接种该公司新冠疫苗后的12个月内,民众 “可能”需要再注射一针新冠疫苗加强针。

美国CDC报道了5800例“突破性感染”,这个数字是多还是少?

目前无一款疫苗可提供100%保护

4月15日,根据美国疾病控制中心(CDC)通报的数字,有5800人在完整地接种了两剂疫苗之后,还是感染了新冠病毒。美国目前接种的mRNA疫苗在第二剂疫苗接种7天后,就能达到有效的免疫保护,临床试验中显示的保护率为95%左右,所以在接种完两剂疫苗之后的感染,等于是病毒突破了免疫保护,因此称为“突破性感染”。在这5800“突破性感染”者中,有7%的人需要住院治疗(共计396人),有74人死亡。

目前没有任何一款新冠疫苗能提供100%的保护!其实在3期临床试验中,疫苗组也是存在感染病例的,但是5800这个数字还是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

实际上,这些“突破性感染”的基数是6600万疫苗接种者,由此推算的发生率为十万分之八。美国自去年12月中开始接种疫苗,在今年1月中左右开始有人接种完两剂。如果把这5800人平摊到从1月中到现在,每天就有60多例“突破性感染”。

中国现在每天确诊病例不多,即便是把输入性病例都算上,也就只是小几十例,这样一比较,这60例“突破性感染”还是很多的,尤其是在美国已经注射了近2亿剂疫苗的情况下。这就很自然地产生一个问题:疫苗到底能否控制住疫情?

但是,横向比较其实并不能很好地反映出疫苗的效果。事实上,美国在1月中的时候,每日新增确诊病例是25万,如今已经减少到7万例左右,降幅为70%左右。

美国有3亿多人,假设美国人口只有6600万,那么如今每天会有新增病例14000人左右。相比之下,打了疫苗之后只有60例新增病例,证明疫苗还是有效果的。

很显然,美国的问题不是疫苗不行,而是感染基数太大。不仅如此,还有很多假装疫情不存在的人,这些人不但有更高的感染、传染风险,也是导致美国疫情反弹的原因。

“突破性感染”的存在,其实也再次告诉我们这样一个道理:控制疫情,并不能只靠疫苗,即便大多数人都打了疫苗,如果疫情还比较严重,还是不能轻率地放弃其他抗疫措施。

在中国,其实也有“突破性感染”的报道。3月18日,西安市第八医院隔离区一名检验师刘某确诊为新冠肺炎病例(普通型),该医务人员已经在1月底2月初的时候接种完两针疫苗,所以这名检验师也属于“突破性感染”。相比之下,因为中国整体疫情并不严重,所以“突破性感染”的绝对数字就很小。

基础病患者,免疫功能低下的人,可能更容易发生“突破性感染”

自2月1日以来,美国华盛顿州有100名“突破性感染”者,其中8人住院,2人死亡。这两名去世的患者,都是80岁以上的老人,而且有基础病。虽然疫苗将感染率、重症率、死亡率都大大减少了,但是对于一些有着基础病、免疫功能不强的人,疫苗也许不能引发足够的免疫保护。

英国伦敦国王学院的研究者比较了癌症患者和健康人在接种疫苗后获得的免疫保护[1]。在接种一针辉瑞疫苗3星期后,97%的健康人体内都可以检测到抗新冠病毒抗体。但是,在实体瘤和血液肿瘤患者中,这个比例分别只有39%和13%。即便是接种两针疫苗后,血液肿瘤患者抗体转阳率也只有60%。

mRNA疫苗引发的不只是抗体免疫反应,也有细胞免疫反应。在接种一针疫苗3周后,健康人中T细胞免疫阳性率达到82%,但是实体瘤和血液肿瘤患者分别只有71%和50%。除了癌症患者,之前也有研究发现,在接受器官移植的患者中,mRNA疫苗接种之后的免疫反应也不是很强 [2]。

此外,丹麦的一份研究比较了长期护理机构中的居民和工作人员的疫苗保护率。在接种第二剂疫苗7天后,长期护理机构的居民的保护率只有64%,但是工作人员则有 90% [3]。很显然,工作人员是健康人,而长期护理机构的居民多是年老、甚至是基础病患者,这些人在接种疫苗后的免疫保护明显不够强。所以,对于一些人来说,两剂疫苗并没有完全建立免疫保护,既然保护没有真正建立,病毒也就不用特意“突破”。

如何加强免疫短板,更好地预防“突破性感染”?国药疫苗也在推进第三针试验

除了一些特殊人群是免疫保护的短板,即便是在健康人群中,疫苗所建立的保护,可能也会随时间有所衰退。

不仅如此,现有的疫苗是针对原始新冠病毒的基因制造的,面对新出现的病毒突变,疫苗的保护率也会减弱。以色列对感染者中检出的病毒进行了基因测序,与没接种疫苗的人相比,突破性感染者中不但有更高比例的南非突变株(B.1.351),而且达到了8倍之多!这意味着疫苗对B.1.351感染的有效保护率不佳 [4]。

4月15日,根据媒体的报道,辉瑞公司 CEO阿尔伯特·布尔拉(Albert Bourla)表示,在完全接种该公司新冠疫苗后的12个月内,民众 “可能”需要再注射一针新冠疫苗加强针。

实际上,在2021年2月25日,辉瑞已经开始了“第三针”的临床试验,选择一些参加过1期临床试验的志愿者,在第二剂疫苗接种完6~12个月后,接种第三剂疫苗。3月10日,Moderna公司也宣布启动针对南非B.1.351变种的加强剂量疫苗的研究。该研究将招募60名之前已经完成接种两针Moderna 疫苗的志愿者,分别接种不同剂量的针对B.1.351变种的加强针,或者是混合疫苗加强针(既有一代疫苗,也有二代疫苗)。

对于国产的疫苗来说,国药的灭活疫苗也在阿联酋进行“加强针”的临床研究,相信科兴的灭活疫苗也在做类似的研究。而智飞的重组蛋白亚单位疫苗,本来就需要打三针,未来是否要打第四针?这需要等数据来说话。

总结一下,要减少“突破性感染”,不但是特殊人群有可能要打加强针,对于一般人来说,打加强针也是大概率事件。如果新冠病毒一直不能灭绝,加强针就需要年年打。但是,眼前的当务之急,还是让更多的人尽快打完第二针。

参考文献:

[1] L. Monin-Aldama, et al. Interim results of the safety and immune-efficacy of 1 versus 2 doses of COVID-19 vaccine BNT162b2 for cancer patients in the context of the UK vaccine priority guidelines, medRxiv, (2021) 2021.2003.2017.21253131.

[2] B.J. Boyarsky, et al. Immunogenicity of a Single Dose of SARS-CoV-2 Messenger RNA Vaccine in Solid Organ Transplant Recipients, JAMA, (2021).

[3] I.R. Moustsen-Helms, et al. Vaccine effectiveness after 1st and 2nd dose of the BNT162b2 mRNA Covid-19 Vaccine in long-term care facility residents and healthcare workers – a Danish cohort study, medRxiv, (2021) 2021.2003.2008.21252200.

[4] T. Kustin, et al. Evidence for increased breakthrough rates of SARS-CoV-2 variants of concern in BNT162b2 mRNA vaccinated individuals, medRxiv, (2021) 2021.2004.2006.212548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