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山大叔的徒弟,都困在快手里
资讯

本山大叔的徒弟,都困在快手里

2021年03月19日 20:56:37
来源:开菠萝财经

赵本山已不在江湖多年,却一直没法清静。

前不久,他的徒弟小沈龙和他的女儿球球在短视频平台互撕,不少人开始在评论区呼唤本山大爷出来坐镇。

起因是小沈龙要办一场直播活动,想拉球球进直播间帮忙送人气,被对方拒绝后,他开始直播“卖惨”。

只见他坐在台阶上,身边摆着一瓶酒,还凌乱地堆放着不少商品,嘴里不断地重复着:自己做错了,活动不办了,要给粉丝老铁们送东西也送不了了,以后不再直播了,问球球“我这样做,你会不会满意”。

就在球球回应“不要让你的粉丝来攻击我”后,他又晒出了一段自拍视频,称自己已经在刘老根大舞台门口等了三个小时,希望球球能出来听他解释。这一次,球球显得有些不耐烦,她通过视频回应:“很多事情不想在互联网上说,以后你玩你的,我玩我的。”

两人这种纠缠来来回回持续了多轮,虚虚实实、孰对孰错,观众们看得稀里糊涂,不过两人倒是涨了不少粉。谁曾想,二人在女神节当天又一起出镜,并为各自的下一场带货造势,观众们纷纷醒悟过来:“又是剧本”。

不少人也是从这场闹剧开始,发现除了球球,赵家班的名角儿们几乎都在快手开通了账号,直播、带货,玩得不亦乐乎。

但业内人士认为,对于徒弟们“痴迷”直播这件事,师父赵本山的态度一定非常矛盾。一方面,二人转行业近两年日渐衰颓,演员们要吃饭,直播这个新风口正好提供了不错的机会;另一方面,徒弟们另谋生路了,赵本山自然会逐渐失去对赵家班的掌控力。“他老了,直播却还年轻”,令人唏嘘。

而赵本山更需要担心的是,在他带着赵家班上春晚的年代,整个德云社里大家只识郭德纲于谦二人,近两年,赵家班的二人转演员多困在快手里,而德云社的当红弟子们已经开始轮番上综艺、接代言了。同在喜剧界,有点同一个舞台、两种人生的意味。

“赵家班”进军直播,二人转反成副业

去年上半年受疫情影响,影视圈和娱乐圈迟迟无法复工,不少明星演员为了维持自己的热度和露面的频率,开始玩起了直播。赵本山手下的“赵家班”,身在东北黑土地,加上自带的喜剧buff,自然不会错过这趟快车。

不过与我们预想的不同,这个新晋家族在快手上呈现出几个套路:先亮出一条和师父赵本山相关的视频表明身份;日常直播主要是PK连麦,玩法与东北大主播无异;但整体各自为战,甚至以互相揭短、暴露隐私吸引流量。

赵家班转战直播,要从赵本山的女儿“球球”开始说起。球球的成名之路从YY开始,她的直播一直靠父亲出镜增加人气。直到移动互联网时代,快手在东北地区风行,她一样是靠这套操作抢先吸粉。

翻看她的视频,开菠萝财经发现,球球更像是一个“资源咖”,她很少亲自下场带货,而是依靠自己和父亲的名号带来的影响力,与东北的几位大主播经常互动和连麦。如今她已是两千多万粉丝的快手大V。

2019年7月,球球为庆祝自己创办的椰子传媒成立,拉来赵家班一众弟子演出助力。她深谙直播世界的套路,把这场晚会搞成了大型带货现场,有网友调侃她这不像开公司,更像是在开百货超市。就在球球这场直播一个月后,辛巴大婚,花7000万请来42位明星,“顺便”带货1.3个亿,直接坐上了“快手带货一哥”的位子。

可能是知道自己的力量有限,球球从很早就开始学父亲收徒。其中一位徒弟“可乐”青出于蓝,不光粉丝数超过师父,在带货上甚至堪比专业主播。最近,他的昵称改成了“四川可乐-婚礼将至”,一场大型直播带货式的婚礼可能又将出现。

从近期的动态看,球球开始向真正的直播带货博主转型,继续发布“招徒视频”扩大团队,另外也在和一些大公司合作,包括和香港上市公司“拉近网娱”联合打造“拉近升泽直播基地”,参与京东时尚的奢侈品带货活动。

球球的一切动向于“赵家班”弟子而言就像一种鼓励,直播对他们来说是很好的聚集人气和变现影响力的方式。通过直播,既可以带货、宣传新剧,还可以展示才艺、唠唠家常,再合适不过。

有业内人士评论,二人转演员天生自带直播基因。靠着东北话的感染力以及喜剧本身的讨喜程度,赵家班在快手的吸粉成绩不俗,人均粉丝量达到500万以上,直播事业也如鱼得水。小沈阳、刘能、赵四、宋小宝(老一代象牙山F4)这些人也都多了一个“快手大V”的身份

制图 / 开菠萝财经

和快手的其他家族不同,直播间里的赵家班并没有沿袭家族式传统,大多是各自为战。内部甚至分成两派,一派徒弟逐渐淡化“赵本山弟子”这个曾经让他们光荣的称号,只在介绍栏标注演员、歌手、导演等;另一派继续“啃老本”,打着“赵本山弟子”的旗号“求关注+吸粉”。

艺人简介到处可见赵本山的影子

赵本山本人更是矛盾,一方面,他对徒弟们直播的态度很严格,曾一度传出刘能扮演着王小利因为沉迷直播而被从《乡村爱情13》剧组踢出,由其徒弟替代出演的消息;另一方面又时常在女儿和徒弟的直播间露脸。但直播间里的本山大叔面容略显苍老,每次只是匆匆露脸,看起来也无法适应PK、刷礼物的玩法。在直播和短视频的时代,赵本山明显跟不上徒弟们的节奏了。

赵家班带货,成绩不错投诉不少

凭借二人转和喜剧的老本行,大部分赵家班的弟子们还是以秀场直播为主,他们每次直播的礼物收入就已经非常可观,但为了更高效的变现,他们也学习其他娱乐主播,开始转型直播带货。

在赵家班86位师兄弟中,排位第65号的小沈龙是个个例,他没有赶上师父上春晚的黄金时代,也没有搭上常青树《乡村爱情》的口碑,反倒半路杀到短视频与直播带货,而且做出点名堂。据知情人士向开菠萝财经透露,小沈龙已经签约了散打哥家族

小沈龙一开始靠模仿小沈阳出名,后因种种原因离开本山传媒单飞,先后参加《笑傲江湖》《欢乐喜剧人》等爆款节目,靠脱口秀趟出了一条路。单飞、跨界,这些年,小沈龙本人身上的话题并不少。走到快手平台,他最主要的变现方式是礼物打赏和直播带货。

去年快手616品质购物节,小沈龙热度排名第四,排在散打哥、辛巴、周周这些大主播后面。之后的一个月(2020年7月22日-8月22日),根据直播数据平台“头榜”的统计,小沈龙的礼物收益超过1700万,直播时均收礼50.9万元,在快手平台排第一。

他此前在一次活动上透露,自己一场直播平均观看人数在10万左右,每一场大概能卖出2000万左右。但从开菠萝财经统计的数据看,近三个月,小沈龙的直播间总销售额虽然能破亿,但也没有达到一场2000万GMV的成绩。

数据来源 / 飞瓜数据 制图 / 开菠萝财经

去年10月,快手发布《自售或PK销售劣质商品违规用户公告》,通报了一些销售劣迹产品的主播并予以处罚,小沈龙赫然在列。根据官方给出的公告,小沈龙被罚近20万,并被禁播了一段时间。

至今在黑猫投诉,有不少关于小沈龙直播间的投诉:牛奶日期虚假、手机损坏、衣服和白酒等既不发货也不退款等等。

小沈龙的直播间一直以品牌性价比自居,也不乏名人捧场:关之琳、唐国强、陈宝国等。但依然会被部分网友质疑太Low,“这么大腕的明星如今跟着网红混,商品质量这么差,真是掉价”。另有微博网友评论,“如今他贩售劣迹商品,不仅平台对他有处罚,可能粉丝也不会再相信他了”,“人一旦飘了,就很危险了”。

小沈龙几乎是赵家班在带货上的代表,成绩和问题都非常突出。

2019年,赵本山的第22位徒弟赵丹(艺名:胖丫),就因犯生产、销售假减肥药罪被判入狱3年,同公司的郭静被判处有期徒刑1年。

胖丫之前的体型比较丰满,减肥成功后便开始在映客直播间售卖减肥药。起初有粉丝因为吃了她的药,身体产生了副作用,在直播间里和胖丫沟通却遭拉黑。据悉,这些“减肥胶囊”一瓶售价1900元,但基于其本身名气以及前后对比的效果,购买者蜂拥而至,最终共计非法获利达140多万元。最后这些非法赚来的钱都被没收,另被罚款50万。

可能是有太多前车之鉴,赵本山频频在女儿和徒弟的直播间语重心长地说:“规规矩矩、别卖假货,多多传播正能量。”这大概就是他最大的忠告了。

赵本山也开始妥协了?

回顾赵家班弟子们从二人转舞台转型到快手的过程,会发现他们或许是不得以而为之。

首先,近几年赵本山退出公众视野,同时,“本山传媒”开始“去本山化”,在2019年更名为“辽宁民间艺术团有限公司”,赵本山对弟子们的提携自然变少了。

其次,《刘老根》《乡村爱情》等影视剧也在数次续集之后迎来剧情疲软和口碑下滑。加之近年来,全国的刘老根大舞台相继倒闭或出售,二人转的火爆程度大不如前。

于是,徒弟们渐渐看上了直播的“钱途”,试图把舞台变成副业,但又不敢放开了尝试,因为一直以来,赵本山这套师徒制对弟子管理颇为严格,如果没有本山传媒同意,没有人敢随便接私活。

有一个例子或许能说明,此前《乡村爱情13》刘能一角突然被换,赵本山的师弟唐军在直播时说出了原因:疫情时期,公司建议大家开直播挣钱,等逐渐复工后便希望大家停止直播,可是王小利并没有听从,和赵本山发生冲突,最后被换人。换角一事,最终以王小利在直播间联线师父,解释是因为自己身体原因无法参演而结束。

看着众徒弟搞直播做带货,赵本山心中难免有所顾忌。”有业内人士总结,除了经济利益,他更大的顾忌来自“主播”没有那么好当。一来,有些徒弟本身文化水平就不高,一不小心说错话,“损己又害公司”;二来,直播占据大量时间,徒弟们自然会疏于传统技艺的练习。为此,赵本山去年特地召集赵家班,演绎了二人转《墙里墙外》选段,他亲自拉二胡作配,提醒徒弟不要忘本。

拦不住徒弟们直播,本山传媒也做出了“妥协”,针对手下艺人想出了更为合理的管理方式。一位和本山传媒艺人合作过直播项目的人士告诉开菠萝财经,本山传媒的艺人如今有两份合约,影视剧的合约和本山传媒签约,新媒体项目(比如直播)和椰子传媒签约。“我们之前合作过一次,让他们的艺人在直播时连麦做品宣,走的就是椰子传媒的合同。”该人士称。

“赵家班做直播是时代的必然。”直播电商行业资深从业者周凡认为,除了管理,赵家班目前带货的问题也很多。

赵家班弟子们现在主要做的是连麦PK打赏的秀场直播,受限于专业度不足,带货业务才刚起步。“从秀场转向电商,供应链、选品、售后,都要一齐跟上。”周凡表示。

服务快手的某MCN机构运营负责人萧明持相同观点,和快手平台上很多娱乐主播一样,虽然都转行卖货了,但带货能力并不强。一方面,和专业的带货主播相比,秀场主播带货在压价上不专业,带的货性价比不高,另一方面,以泛娱乐的粉丝为主,购买力转化效果有限。

相比之下,德云社的社员,只是零零散散的几位开通了个人的抖音号。萧明解释,原因是德云社的秦霄贤、郭麒麟、张云雷、岳云鹏等几位当家艺人,平时的行程已经非常满了,很难有时间再做直播。

“郭德纲的商业思路是磨练艺人的技艺,没出名的先在小园子里练,冒尖儿的就送上电视节目,长得不错的甚至可以走流量明星的路线。”萧明举例,张云雷代言稚优泉的口红,他的粉丝也很买单,“反正只要火起来就能实打实地变现”。

“人活一世,有的人成了面子,有的人成了里子。面子不能沾一点灰尘。流了血,里子得收着,收不住,漏到面子上。”这是赵本山在电影《一代宗师》里的一句经典台词,却仿佛也成了他以及整个赵家班如今的真实写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