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面临灭国威胁?生不出孩子急死政府,文在寅为救国“重金求子”
资讯

韩国面临灭国威胁?生不出孩子急死政府,文在寅为救国“重金求子”

2021给韩国的第一则消息就是毁灭性的。去年的韩国生育率出炉——0.84,刷新全球新低纪录!一年人口减少2万人,甚至首次出现恐怖的“死亡交叉点”现象。

韩国政府承认,因为生不出孩子,他们可能面临着“灭绝危机”。

牛津大学人口学教授大卫·科尔曼甚至称“韩国预计是世界上第一个消失的国家”...

死得多生得少,年殒3万人成地狱

2021年1月,韩国统计厅报告显示,生育率降至史无前例的0.84,位居全球最低纪录。少子化已经是韩国的老大难,但遇到疫情后,事情变得更加糟糕,出生率下降的同时,死亡率正在飙升。

韩国人口出现了传说中的“死亡交叉点”,也就是死亡人口已经超过了新生人口。截止去年12月31日,韩国人口总数比2019年减少了20838人,其中出生人口比往年减少10.65%,死亡人口却增加了3%,达到307764人。

韩国出生率已经比日本还低

疫情成了催化剂,人口正在以比他们想象中还快的速度老化并减少。一方面是因为新冠导致了更多死亡,另一方面疫情的阴霾也让本来就抗拒结婚的韩国年轻人,迅速逃离了婚姻和生子。

对于韩国社会来说,这将是噩梦一般的情景。老年人在社会中的比重已经越来越大,在公司里的中老年人无法让位,年轻人难以就业和升职,社会经济整体低迷。

年轻人负担不起住房,养活自己已经太难太辛苦,自然也就不想或干脆没时间结婚生孩子。

越来越多的韩国年轻人选择单身,或者中年才结婚,大多数选择只生一个孩子或不生孩子。这是韩国要面临的第一个严重的后果。

另一方面,退休的老人也很多,国家在养老金补助上负荷越来越重。这是第二个后果。

韩国又是个典型的孝文化社会,比起依赖政府养老,通常人们认为子女的赡养更重要。但焦头烂额的年轻人难以养活老人们,后果就是严重的老年贫困。

多前半生从事体面工作的老人,却得不到舒适的老年生活。首尔70岁的老人孙正义每月只能领取政府25万韩元(约1435RMB),难得下馆子和老友聚会,只敢吃2500韩元(约14RMB)汤饭,因为是家附近最便宜的食物。

回到家,付完账单的孙正义已经没什么钱了,以至于冬天最冷的时候只用5分钟电暖气就马上关上,否则下个月吃汤饭的钱都没有了。

最便宜的饭菜,靠拾荒度日,住在廉价闭塞的考试院。孤独,贫穷,让老人自认为成为了社会的拖油瓶,这导致了第四个严重后果——65岁及以上自杀率全韩国最高。

从55岁起自杀率开始飙升

社会结构到达崩溃边缘,甚至有预测称这样下去2750年韩国人就会因为人都死光,导致“灭国”。

文在寅“重金求子”,怀孕就发200万

政府是真的很慌,抠破头皮想让年轻人多生孩子早结婚。文在寅今年再次给生育补助加码,来了个“重金求子”。

韩国政府预计从2022年开始,为每个新生儿和1岁以下婴儿,每月提供30万韩元的补助(约1720RMB),比发的养老金都多。

而且每个怀孕的夫妇还会获得200万奖金,同时会增加医疗福利。

还准备给虽有子女未满12个月的家庭,父母双方放3个月育儿长假,每人每月最高可以获得300万韩元的育儿津贴(看孩子的个数决定多少)。

可以看出韩国政府真的努力想下血本改变出生率越来越接近于0的现状。但是真的会有效果吗?

忠清南道宣布发放3000万韩元补贴

《朝鲜日报》上个月的社论中认为,政府为扭转出生率下降进行的零碎尝试是徒劳的——"简而言之,我们的国家不是一个好地方,把负担传给孩子没必要。"

因为韩国人生不出孩子,原因远不止“穷”这么简单。

作为母亲代价太大

虽然韩国年轻人出于男女都不太想结婚生孩子的状态,但对于韩国年轻女性来说,选择结婚生子更需要谨慎。

首先,结婚在韩国常常意味着否定了女性的整个前半生。拥有两个硕士学位的李女士说:“在婚姻市场上,您的工作经验和学历并不重要”。

李女士

甚至受高等教育成了女性的缺点,因为在重男轻女严重的韩国,男方父母通常想要一个有能力照顾丈夫和公婆的女性,而学历高的女性精力要放在工作上,还不好被控制。

而且,如果一名职场女性怀孕,通常代表着一切的终结。尽管国家慷慨给出3个月的育儿假,但企业却嫌孕妇占用了公司资源。

生活在首尔西部崔文正怀第一个孩子的时候还在税务会计事务所上班。老板听说她怀孕了,不停问:“一旦生了孩子,工作就会被你排到第二位,你真的能为公司效力吗?”

崔文正

然后故意在她怀孕的时候将更多的工作压在她身上,只要她有任何微词,就责骂她“缺乏奉献精神”。经常被老板大骂的崔文正在某天突然抽搐晕倒,医生告诉她,这是压力造成的流产迹象。

一周的休息让胎儿保住了,但她却醒悟,上司之前是在想方设法挤走她,他们不想要一个怀孕的员工。而这在韩国也不是个例,工作和生孩子通常只能选择一项。

就算你辞职当全职主妇,仍然有难题。韩国传统认为,抚养教育孩子是母亲的任务。

“韩国母亲在情感和经济上付出了高昂的代价,随着孩子长大,学费托儿费,补习班费越来越昂贵,心理压力也越来越大。”

高考前成群祈祷的韩国母亲

虽然发达国家有这样想法的也不少,但比起欧美甚至日本,韩国孩子的未来与名校之间的关系却更加残酷。换句话说,美国小孩高中毕业靠打工赚钱也不一定活得很差,但韩国孩子考不上大学,问题就大了。

由于财阀的垄断,大企业与中小企业,首尔与其他城市的薪资待遇天差地别。而名校是首尔大企业招收标准的敲门砖。考不上大学的孩子,只会变成家里的负担和母亲失职的象征。

明明是因为社会上升渠道太狭窄,韩国母亲却背下了家族未来的大锅,不去改变这种观念,哪个年轻小姑娘甘愿去背负这些沉重的东西呢?

性犯罪严重,对社会失去信任

严重的大男子主义社会,让韩国女性对婚姻彻底失望了。韩国女性的政治和就业机会严重不平等,而各行各业的性犯罪问题严重。

在世界经济论坛的全球性别差距报告中,韩国排在成员国中最后一名。

深蓝条是经合成员国的平均水平

名为允花的韩国女性,在描述韩国男人如何看待韩国女人时,只用了一个词——“奴隶”。

李女士以前从没想过不结婚,但近几年,周围越来越多的事情让她无法相信任何亲密关系。

N号房事件中被偷拍的上万名女性,绝大多数都是男友或朋友作案。

女艺人被逼卖身,体育运动员被教练性侵。

在政坛口碑极佳的首尔市长,被扒出性侵女性后畏罪自杀。

最年轻的女国会议员,被自己党派的党魁性骚扰...

压倒她的最后一根稻草,是2017年一个自称女权主义者,以进步形象著称的政治家。嘴上说要保护女性的他却因为强奸女助理被判入狱。

前忠清南道知事安熙正

社会太凶险,所以这些韩国女孩打算自己过一辈子。而政府则焦急地挽回一切,今年妇女节,总统文在寅在讲话上承认韩国对女性长期不公感到羞愧,并鞠躬道歉。

但这些终究没啥实际意义,看韩国女性不想生。政府的歪脑筋动到了外国女性的身上。

从1980年代开始,韩国政府就补贴一种叫“婚姻经纪人”的职业,用来拉拢外国妇女和韩国男人结婚。每成功一对给相当于2-3万人民币的奖金。

一开始,目标集中在我国朝鲜族的贫困女性。后来又盯上了菲律宾,越南,柬埔寨等国。

截止2020年,韩国至少注册了380个婚介机构,当然还有黑中介。全罗道的35岁以上男子,如果与外国女性是初婚,就能获得相当于2.8万人民币的奖励。

但是时间久了,很多外国人也不愿意嫁给韩国人了,为什么?因为严重的家暴。

国家人权委员会在2017年的民调发现,超过42%的外国妻子遭受家庭暴力。

一名被殴打的越南妻子说:“韩国人常对西方表现出自卑感,甚至将自己定义为种族主义的受害者,但对于经济条件不如韩国的国民却有强烈的优越感和欺凌行为。”

数据来源:cnn

这种行为严重到了柬埔寨政府直接立法禁止公民与韩国人结婚,而越南也对韩国颇有微词。这大概就是报应吧。

换句话说,韩国的问题不光在于钱,更重要的是无法改变落后的思维和固化的社会。青年人对社会和政府不信任,于是出现了所谓的“三抛”一代。

也就是抛弃恋爱,结婚,生子想法的一代。很多年轻人不是在故意避讳这三件事,只是没有信心再去追求它。

现在的韩国政府,颇像一个苦口婆心的老人,对年轻的孩子们讲述生孩子结婚对国家是一种义务,对大韩民族至关重要,不要活得太自私。

这在民族主义浓厚的韩国通常有效,但现在不一样了。允花和很多同龄人对这样的劝说已经麻木。韩国健康与社会研究所认为:韩国年轻人对未来生活会变好没有任何信心。

允花

当有人警告允花,如果你们都不生孩子,韩国文化就会灭亡时,她说:“这样的大男子主义社会也该亡了....”

https://www.donga.com/en/article/all/20171204/1145916/1/Korea-feared-to-disappear

https://www.nytimes.com/2021/01/04/world/asia/south-korea-population.html

https://www.straitstimes.com/asia/east-asia/til-death-do-i-stay-single-south-koreas-nomarriage-women

https://edition.cnn.com/2020/08/02/asia/foreign-wives-south-korea-intl-hnk-dst/index.html

亲爱的凤凰网用户:

您当前使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导致网站不能正常访问,建议升级浏览器

第三方浏览器推荐:

谷歌(Chrome)浏览器 下载

360安全浏览器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