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中美法代表一致严厉批评,海地何以惹众怒
资讯

被中美法代表一致严厉批评,海地何以惹众怒

2021年02月27日 20:07:04
来源:新京报评论

海地辜负了国际社会的一番心血。

▲海地首都太子港。图片来自联合国微信公众号。

文|李厚何

因为政局持续动荡,海地局势最近引发国际关注。近日,在视频会议上,联合国海地综合办公室负责人莱姆对海地现状提出严厉批评,指出必须迅速、坚决加以改变,才能“摆脱海地长期政治和人道主义危机,并使之回到稳定与发展道路上”。

中国常驻联合国副代表耿爽则批评海地现政权和领导人“对当前这种失望甚至绝望的局面负有主要责任”。

与此同时,美国、法国等“五常”国家和同样长期参与海地援助的国家,也从各自角度对海地现状提出了严厉批评。

同时被联合国和几大“五常”国家批评,海地到底怎么了?

包括中国在内的国际社会,向海地提供了大量援助

作为拉美最早(1804年)获得完全独立的国家,海地200多年来走过了异常坎坷的道路。

20世纪,残暴腐朽的杜瓦利埃父子统治海地近30年。1986年小杜瓦利埃下台后至今,海地走马灯般更换了约20个国家领导人。

在此期间,因为贪腐、欺诈、有组织犯罪、毒品、滥权、低效行政等乱象,海地国内民不聊生,民怨沸腾。

再加上2008年特大风灾和2010年“1.12”特大地震等自然灾害,天灾、人祸令这个西半球最贫穷的国家长期陷入悲惨境地,不得不仰赖国际社会援助勉强支撑。

2004年4月30日,安理会第4961次会议通过第1542号决议,决定成立联合国海地稳定特派团(联海稳定团MINUSTAH),自同年6月1日起向海地派遣联合国维持部队、多国民事警察和其他人员,帮助海地建立和维持社会稳定和秩序。

2017年6月,联海稳定团被联合国海地司法支柱团(UNMJSH)取代,目的是帮助海地建设国家警察,自主维持国家秩序和社会治安。

2019年10月,联合国海地司法支柱团又被联合国海地综合办公室(BINUH)所取代。

十多年来,国际社会在联合国及其他国际机构牵头下,为海地出力、出人、出钱。

作为安理会“五常”之一,中国自一开始就积极履行国际义务,在联合国机制框架内向海地援助计划提供了大量人力、物力、财力。

2010年1月13日,在海地大地震中,联海稳定团总部所在地坍塌,正在里面开会的8名中国维和警察以身殉职。

然而,包括中国在内的国际社会的一番心血、投入,并未换来期待中的海地和平、稳定、发展。

▲图文无关。图片来自联合国微信公众号。

海地政局动荡,导致国际社会的援助大量流失

近两年来,海地国内紧张局势非但未曾平息,反倒愈演愈烈。

对此,现任海地总统穆埃塞一味推卸责任,将之归咎于“新冠疫情肆虐”“反对派不合作”甚至“国际社会援助不力”。

但正如许多专业人士指出的,包括现任总统在内的历任海地领导人,对当前海地局势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他们颟顸、贪腐、行政管理能力低下,导致联合国和国际社会援助大量流失,被经办人中饱私囊,而普通民众仍然嗷嗷待哺。

国际社会费尽心血帮助建立的海地警察机制,对有组织犯罪视若无睹,却对打压异己兴致盎然。

一年多来,海地已有2/3的参议员和大批法官、民间人士被捕,黑帮势力却甚嚣尘上。一个面积不过2.775万平方公里,人口刚满1100万的国家,竟有大大小小76个武装犯罪团伙。

自2020年1月起,海地参众两院已实际停转,而围绕总统任期争执——反对派要求总统2月7日“任满离任”,总统坚持认为自己应在2022年任满——所爆发的政治危机,已几乎令这个岛国再次濒临瘫痪。

如果任由这种状态延续、蔓延和深入,近20年来,联合国和包括中国在内的各有关国家为海地付出的心血、努力,就有可能付诸东流。

有长期在海地的人道援助者说,在旷日持久的海地危机中,“大多数当地政治家和组织都不无过错,唯一的受害者是当地民众”。这是中国等参与援助国家和联合国安理会所不能接受和容忍的。

可以预见,若海地乱局继续,而政府腐败与无能又难有改观,那国际社会的援助信心与决心只会消散殆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