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底有多野?浙江渔民那网价值百万大黄鱼,基因测序出结果了
资讯

到底有多野?浙江渔民那网价值百万大黄鱼,基因测序出结果了

2021年01月29日 11:52:27
来源:环球网

奉化渔民那网价值百万的大黄鱼,到底是不是野生的?结果出来了,可以明确的是野生的,不过可能不是浙江海域出产的!

2020年11月27日,宁波奉化渔民在长江口以东的165渔区两网捞起上千斤野生大黄鱼,价值近百万元。一次捕获如此多的野生大黄鱼,这在浙江海域已多年未见,立即引起了轰动。

当时,这批大黄鱼上岸后,人们蜂拥而至看稀奇

后来,小时新闻记者和浙江海洋大学科研人员陶震博士一起,找到销售这批大黄鱼的渔老板随机购买了4条鱼,用来进行科研实验——准确地说,是通过基因测序来推断这批大黄鱼到底是不是野生的,又有多“野”,并据此溯源它们属于哪个地理族群?

小时记者陪海洋大学专家购买了四条大黄鱼用于科研。

这次的基因测序意义十分重大。

作为东海野生大黄鱼资源修复工程的项目负责人,浙江海洋大学党委书记、国际欧亚科学院院士严小军告诉小时记者,什么样的大黄鱼才能叫“野生大黄鱼”?对于这一概念历来有多种说法,“我们认为,要根据这条鱼的生长史来定义,从产卵到生长都在天然的海洋环境中,才可以称得上是野生大黄鱼。”

严小军说,到上世纪80年代末到90年代初,成熟的野生大黄鱼族群已十分罕见,每年清明前后的渔汛也没有出现过。渔民也只有零星捕获,所以其价格才水涨船高。

近些年来,随着持续不断的增殖放流以及休渔等政策效应,东海野生大黄鱼的种群修复令人期待。

在渔业专家看来,如果这次奉化渔民一次性捕获的上千斤大黄鱼都是野生的话,是值得记载的一件事。

昨天,小时记者独家拿到了此次基因测序的结果:根据专家意见,两组实验结果都偏向于这批鱼与福建的闽-粤东族大黄鱼亲缘关系较近。通过PCR检测对比,本次的实验样品并非岱衢族大黄鱼。

陶博士还通过检测大黄鱼肌肉中脂肪酸的含量来进行鉴别。本次检测结果显示,这四尾大黄鱼更适合南方的暖水环境。

这项发现同样是严小军及团队的专利。严小军告诉小时记者,两个地理族群的大黄鱼由于适应环境的不同,脂肪酸代谢方面会存在一定的差异。肌肉中不饱和脂肪酸含量有高有低,在南方越冬的闽-粤东族大黄鱼生活的海水温度偏高,其特定不饱和脂肪酸含量偏少,北方的岱衢族大黄鱼则相对高一些。

而另一组样品被送到武汉一家生物公司,进行全基因组测序。 遗憾地是,其中一条鱼的样品可能被降解,达不到实验要求。科研人员只能对其中三条大黄鱼的DNA进行了全基因组测序。

1月26日,拿到结果的浙江海洋大学江丽华博士将两组数据进行了对比分析。

对黄鱼基因中单核苷酸多态性分析

2020年初,江博士曾对四个取样群体共198尾大黄鱼进行了基因组重测序(分别为岱衢洋捕捞群体52尾,舟山市水产研究所养殖群体53尾,宁德海域捕捞的群体38尾,宁德某水产公司的养殖群体62尾)。

结果发现,岱衢养殖群体与其它群体可以完全分开,这可能和其选育种群体特性相关;宁德养殖群体与岱衢群体也没有交集,而与宁德海域捕捞群体有部分交叉。

这表明,宁德养殖大黄鱼的亲本来自宁德海域捕捞群体;而岱衢洋捕捞群体与宁德捕捞群体出现交叉现象,推测这与大黄鱼洄游及取样时间有关。

这一次 ,江博士将奉化渔民在165渔区捕捞的三条大黄鱼的基因组添加进来,进行单核苷酸多态性比较,发现其中两条与福建宁德海域捕捞群体的亲缘关系较近,另一条则与舟山海域捕捞群体的亲缘关系较近。

奉化渔民捕获的野生大黄鱼

如何理解两组实验结果出现的些许差别呢?

浙江海洋大学党委书记、大黄鱼科研项目负责人严小军给小时记者讲了一个历史故事。

严小军说,本次奉化渔民捕捞到千斤大黄鱼的165渔区,位于东海野生大黄鱼传统越冬场的内侧。这个越冬场是上世纪70年代初发现的。在1974年,浙江省组织沿海大量渔民前往该越冬场围捕,造成的严重后果就是,岱衢野生大黄鱼资源严重枯竭。在此后的若干年里,渔民们在晚上再也听不到大黄鱼咕咕的叫声(指每年清明前后的渔汛)。直到上世纪80年代末,在福建宁德的一位科学家的努力下,野生大黄鱼人工繁育成功。此后,大黄鱼的养殖和放流便开始了,并逐步引进到浙江沿海。

可以说,最初舟山、宁波地区人工养殖和放流的鱼苗,都源自福建。直到2007年,宁波市开始启动岱衢族大黄鱼野生亲本采捕、保活、繁育和种质库建设项目,在舟山岱衢洋成功捕获8尾亲鱼,经过驯养、促熟、催产和人工繁育,到2011年底,已规模化生产全长5厘米以上岱衢族大黄鱼340万尾。这些年来,舟山宁波地区的养殖和放流以岱衢族大黄鱼为主,数量更是以千万尾计。

“近些年,浙江渔民会零星捕捞到东海野生大黄鱼,但这次奉化渔民一次性捕捞到上千斤还是头一回。可以肯定的是,东海的野生大黄鱼种群已经有了变化,我们很想知道,目前舟山海域的大黄鱼到底是以岱衢族为主,还是以闽-粤东族为主。我们这次的科研成果,正好提供了一个很好的参考。”严小军说。

综合以上多位科研专家的说法,本次实验的样本数以及可参照的原始资料,并不足以得出一个精确的结论。但正如严小军所说,经过多年的选育和放流,东海野生大黄鱼的种群资源或许已经发生了可观的修复,我们期待东海野生大黄鱼再次王者归来。

新闻+

野生的大黄鱼也是分“家族”的

历史上,我国沿海存在3个大黄鱼地理族群,它们在形态、寿命、种群结构和资源数量上存在明显差异。

分布在雷州半岛以东的硇洲族大黄鱼寿命最短(雌鱼9龄、雄鱼8龄),种群结构最简单,数量最少。分布在浙江和江苏南部沿海的岱衢族寿命最长(雌鱼19-30龄、雄鱼15-25龄),种群结构最复杂,数量最多。分布在福建、广东沿海的闽—粤东族则介于两者之间。

我国科研人员曾对三个大黄鱼种群在形态特征、年龄结构等差异进行了研究。就拿岱衢族大黄鱼与闽-粤东族大黄鱼相比较,前者在体色、体型、营养价值和风味方面占有优势,因此在市场上价格要比闽粤东族大黄鱼要高。在养殖方面,其在生长速度、成活率、饵料系数和抗寒能力等方面,也强于福建的闽-粤东族大黄鱼。而在舟山、宁波地区养殖的大黄鱼,绝大部分为闽-粤东族大黄鱼,其在外观上与岱衢族大黄鱼很相似,老百姓甚至是老渔民采用传统的性状观察来辨别,主观性强,其实很难对二者进行有效区分。

因此,采用科学手段对其进行区分鉴别,对于东海野生大黄鱼资源修复这项浩大的工程来说,有着特别的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