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海“隐形首富”出镜,和“老虎”文国栋交往细节曝光
资讯

青海“隐形首富”出镜,和“老虎”文国栋交往细节曝光

2021年01月21日 22:01:18
来源:北京青年报

撰文 | 高语阳 余晖

电视专题片《正风反腐就在身边》第一集《政治监督》今天(1月21日)晚上在央视播出。在节目中,青海“老虎”文国栋和兴青公司控制人马少伟出现在镜头前,“木里矿区非法采煤”背后的故事全部披露。

此外,专题片中还介绍了响水化工园区爆炸事故的追责细节。爆炸事故发生在下午2点多,但响水化工园区安监局的安全记录上却记录到了下午6点多,显示安全情况没有问题。

“只做好了上半程,没有抓好下半程!”

文国栋,男,汉族,1968年8月生,青海西宁人,曾任青海省副省长,海西州委书记,柴达木循环经济试验区党工委书记,2020年9月6日主动投案。

在他投案的前一个月,2020年8月4日,《经济参考报》报道了一篇名为《青海“隐形首富”:祁连山非法采煤获利百亿至今未停》的文章。

此后,“木里矿区非法采煤”事件进入公众视野。

专题片显示,2014年,党中央作出重要指示,要求叫停木里矿区的破坏式开采。但到2015年初,就又有企业开始非法采煤。

节目中提到,青海省委、省政府,海西州委、州政府及相关职能部门都存在问题。

“青海省委省政府工作存在前紧后松的问题,只走了大半程,没有一抓到底。同时,思想认识有偏差,一方面强调整治、另一方面又强调生产。”

在节目中,青海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海西州委书记訚柏出镜。

他说,“我们经过认真反思,出这么严重的问题,就是没有始终坚持,只做好了上半程,没有抓好下半程。”

上任第一个春节,红包涨到20万

木里矿区归属海西州和柴达木循环经济试验区直接管理,而文国栋思想上却漠视生态保护,反而希望早日结束整治、扩大煤炭开发。

在节目中,文国栋出镜,“我当时考虑的就是算的经济小账,没算环境保护的大账。没有这个政治站位,依然就把保护和发展对立起来了。”

文国栋和马少伟的关系也被对外披露。

文国栋和马少伟都是西宁湟中县人,在老家就相互认识,当时文国栋是县委书记的秘书,而马少伟已经在经商,他觉得文国栋仕途上有上升空间,于是主动拉拢关系。

之后文国栋先后担任海西州委组织部长、玉树州委书记等职务,马少伟也一直用心经营着这段关系。

“30年的关系,超越一种朋友关系,因为我们时间太长了,就感觉到跟我们两个是连体人一样。我觉得像信自己一样地相信他。”

据报道,文国栋上任海西州委书记的第一个春节,马少伟的红包一下就涨到了20万。

“我感觉是闯了天祸”

节目中还提到了一个细节。

即2017年,木里煤田管理局新来的局长李永平不了解兴青公司背景,曾一度叫停非法开采。

马少伟立即找到文国栋,请他出面约木里煤田管理局、柴达木试验区管委会多名相关领导参加饭局,帮他扫除障碍。

“我请文国栋约吃个饭,也就是希望他们就支持我们公司在木里搞非法生产,州委书记约他,他还是要来。”

之后,在文国栋干预下,兴青公司很快再次恢复非法开采。

此前叫停开采的木里煤田管理局原局长李永平也见风转舵,转而开始收受马少伟贿赂;管理局原副局长马生全、柴达木循环经济试验区管委会常务副主任梁彦国等10多人也被查出收受贿赂,成为利益共同体,都为非法采煤提供保护。

为了掩盖非法采煤的事实,他们想方设法设计了所谓的两条经典调研路线。

这两条路线一条被私下称为“半日游”,由两个矿区的3座生态恢复较好的渣山串联起来;另一条被称为“一日游”,增加了兴青公司采坑边坡治理试点的观景台,大多数调研检查组只在观景台上指点眺望,与非法开采现场擦身而过。

文国栋说,“第一次,当时我一看到那个采坑真的是傻眼了。周边草原绿油油的,远处还是蓝天白云,底下突然黑黝黝的大坑,不用那些数据,用眼睛目测就能看到很严重,越看越严重,越看越后怕。第一反应就是感觉天塌下来了,我感觉是闯了天祸。”

为应对调查组 县应急管理局组织排练

片中还介绍了响水化工园区爆炸事故的追责细节。

2019年3月21日14点48分,江苏省盐城市天嘉宜化工有限公司仓库爆炸,炸出了一个直径约120米的大坑,直径300米范围内地面建筑几乎都被摧毁,事故造成直接经济损失19.86亿元,78人死亡,76人重伤。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成立事故责任追究审查调查组赶赴响水。根据调查结果,爆炸的元凶是天嘉宜公司在生产过程中产生的硝化废料,天嘉宜公司明知其危险性,却为了节省每月100万元的处理费用,长达七年里陆续将大量硝化废料违法储存。

天嘉宜公司总经理张勤岳2017年就曾经因偷埋废料,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零六个月,缓期两年执行,该公司也因各种违法问题屡受处罚。“对这样一家有诸多不良记录的企业,本应重点防范风险,但事实上监管却流于形式。”专题片中说道。

专题片显示,响水县应急管理局甚至还事先组织排练,预想调查组会问哪些问题,在纸上列出统一口径要求本局人员都照此回答。“我们谈话的时候,谈到应急(管理)部门的人的时候基本上说的是一模一样,然后就跟着(追问)你怎么一个字不差?他就说了,这个是他们系统统一口径的。”盐城市纪委副书记监委副主任刘正秀说。

下午2点爆炸但安监局安全记录记到了6点

2018年,响水县新设立了一个响水化工园区安监局,就在园区内办公,意在落实日常监管,但从这个局的安全记录本里看出,一些工作人员极度不负责任,根本不到企业实地检查,就坐在办公室里凭空填写。

江苏省纪委监委工作人员丁华介绍:“2019年3月21号下午2点多钟,天嘉宜公司爆炸了,但是你知道它的安全记录已经记到当天的下午6点多钟,还是写的没有问题,你说都已经炸了,你的记录都记到(下午)6点多了,怎么可能呢?对不对?那就说明你造假了。”

专题片中披露,因响水爆炸事故被判刑的15名公职人员,都被发现收受过化工企业的现金、购物卡、礼品。时任响水县环境保护局局长温劲松,就曾收受天嘉宜公司总经理张勤岳的10万元现金贿赂。

时任响水县环境监察局办事员圣宝亮从2011年起就具体负责天嘉宜公司环境监察工作,为了承接工程捞取好处,他主动建议企业违法铺设暗管,从中收取好处费和封口费30多万元。2016年,天嘉宜公司偷偷填埋硝化废料,被群众举报。圣宝亮不仅没去现场查看,也没对企业立案处罚,而是私下和企业通气,让他们自己赶紧挖出来就算了结。

此外,响水县应急管理局安全生产执法二分局直接负责对响水化工园区的监管,时任局长刘阳多次指使下属,瞒报专家在检查中发现的部分安全隐患。

资料 |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央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