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关心环保的特朗普政府,又在湄公河大作文章针对中国
资讯

不关心环保的特朗普政府,又在湄公河大作文章针对中国

澜湄合作本来良好,美国横插一杠搞出了“湄公河—美国伙伴关系”,对抗的意图明显。

▲澜沧江—湄公河流域。图/新京报网。

文 | 徐立凡

据美国媒体报道,由美国主导的湄公河大坝监测站14日启动。14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就此作出评论,表示中方欢迎域外国家对澜沧江—湄公河国家开发利用水资源提出建设性的意见,但坚决“反对恶意的挑拨”。

澜沧江—湄公河长4350公里,其中的一个水文监测项目,何以引发国际社会的关注?

虚拟监测站刚运行就带节奏

美国主导的这个湄公河项目,不是真在湄公河建设了一个大坝监测站,而是虚拟的监测站,由位于华盛顿的全球智库史汀生中心负责运行。

虚拟监测站通过穿云卫星提供的数据,实时发布湄公河特定水域的水位和地表湿度数据,并向所有人开放。监测站不仅要监测湄公河次区域——泰国、越南、柬埔寨、老挝、缅甸境内大坝的水文数据,还要检测湄公河上游,也就是中国境内澜沧江11座大坝的水文数据。

表面上看,这没有什么特别之处。但一旦水文数据出现剧烈变化,或者出现旱涝灾害,上游中国澜沧江流域的大坝很容易成为众矢之的,将灾情全部归咎于中国境内的发电站。此前便有类似先例。而即使没有大的旱涝灾害,由于数据实时开放,也足以制造紧张,让人神经紧绷。

事实上,这个虚拟检测站刚投入运行,史汀生中心就有人称“监测站提供的证据表明,中国的11 座主流水坝的设计和运行方式经过精心安排……根本没有考虑对下游的影响。”才启动一天就能从数据里看出这么多东西,这个虚拟的监测站似乎满满的“黑科技”。

不是真关注湄公河流域环境治理

搞这个监测站打的旗号是相当政治正确的:与湄公河次区域国家共享水文数据,服务水资源灾害管理。但真的是为了湄公河流域的环境治理吗?

自特朗普政府上台以来,对环境治理就没什么兴趣,而且还有重大倒退。特朗普政府废除了《清洁电力计划》,以争取煤炭、油气行业的支持,并逐步取消了对河流和湿地附近使用化学品的限制规定;11月4日,美国正式退出《巴黎协定》,成为迄今为止唯一一个退出《巴黎协定》的缔约方。

特朗普政府对于环境治理作过的唯一承诺,是减少塑料制品等海洋垃圾。不过这个承诺也只是述而不作。相反,为了解决美国的垃圾出口问题,还对全球塑料垃圾管控合作实施干扰,甚至要求中国废除“洋垃圾”进口禁令。

自己的屋子不打扫,却关注湄公河流域的环保问题,能有多大诚意?

给“湄公河—美国伙伴关系”充脸面

其实,美国在湄公河设立的虚拟的监测站,是要给新出现的“湄公河—美国伙伴关系”充脸面。

9月份,美国与湄公河下游各国刚召开了第一届湄公河—美国伙伴关系部长级会议。在会议上,美国副国务卿比根宣布,美国将向湄公河次区域投资1.53亿多美元,其中与监测站有关的项目是180万美元用于湄公河水资源数据共享。

澜沧江—湄公河流域六国自己是有合作机制的:总部设在北京的澜沧江—湄公河合作组织,中国与湄公河下游各国组织的湄公河委员会也有密切合作。

比如,中国帮助老挝开发的水利水电项目效益显著,老挝自称正在成为“亚洲的电池”。中国也向缅甸、老挝等下游国家输送澜沧江的水电能源。上个月,中国开始向下游湄公河国家提供澜沧江全年水文信息。

▲澜沧江—湄公河流域。图/新京报我们视频。

澜湄合作本来良好,美国横插一杠搞出了“湄公河—美国伙伴关系”,对抗的意图明显。

湄公河虚拟监测站看上去是小项目,但就其本质而言,也是美国打压中国的多线程议程中的一个。

打着环保旗号夹带私货,美国不是第一次这么做了。湄公河虚拟监测站,只不过是新的一例。

□徐立凡(媒体人)

编辑:陆玖 实习生:施可儿 校对:陈荻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