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人间|在美华人:我为什么把票投给特朗普
资讯

在人间|在美华人:我为什么把票投给特朗普

2020年11月12日 14:13:48
来源:在人间

凤凰新闻客户端 凤凰网在人间工作室出品

美国大选远未结束,媒体宣布拜登胜选,但特朗普至今拒绝承认败选。这场大选,暴露了美国社会的撕裂,也激励了平时低调、温和的华裔积极行动起来,用选票发出自己的声音。

特朗普,一个张口闭口“China Virus”的人,为什么还有那么多华人支持他呢?我们跟三位美国华裔聊了聊。她们共同的身份是母亲,且心里或行动上支持特朗普。

20多年前,我来到美国读书。研究生念完后就留了下来。我一直为大型的IT公司工作,中间也回过国。目前,我居住在麻省——一个力挺民主党的“深蓝州”。

四年前,特朗普与希拉里竞选时,我毫不迟疑地投了希拉里。但是今年,我却非常纠结。最后,虽然我把票投给了拜登,但内心里却更倾向于特朗普。

我为什么选拜登?第一,他的人品私德比特朗普好太多;第二,他是一个老牌的政治家,行为更容易预测。拜登不像特朗普——藐视一切规则,整天给我们惊喜。无论是美国国内还是国际上的规则,拜登都更遵守;第三,拜登是一个比较温和的职业政治家,不管他个人观点是什么,在行为上,他更容易将大家凝聚起来。最眼前的,拜登会更积极地抗疫,他的移民政策也相对温和。

但我为什么纠结呢?我选了拜登,拜登也赢了(美国媒体宣布),但我并不兴奋,反而很担忧。

从选举结果来看,拜登号称是美国历史上得票最多的总统候选人,但接下来的第二句话便是特朗普得到了美国历史上第二多的选票。即使抗疫如此不堪,但还是有接近一半的人支持他。很明显,民意是分裂的。选票如此接近,不管谁上台都非常难做;不管做什么,总有一半的人反对。

特朗普从来不是一个政治家。他选总统前,没有从政经验,所以这一次投票给特朗普的人,和上一次的初衷还是不太一样。上一次选特朗普可能出于对现实的不满,想要换一个人试试。这一次,特朗普已经执政了四年,他做得怎么样大家都看得到。

大家普遍对特朗普的人品有质疑,他权力欲旺盛,还中饱私囊。他对中国也不友好,当总统的四年把世界搅翻了天。他讲“中国病毒”,煽动仇恨,引起歧视,让我不能容忍。整个抗疫过程中,他没有切实的举措,一直在甩锅。作为一个国家领导人,本应团结民众、领导抗疫,但你看现在美国成什么样子了?我们每天感染新冠肺炎的人数都在飙新高。

很多人不理解,为什么还有那么多人支持特朗普?

众所周知的原因是特朗普为底层的美国人做了很多实事,比如减税。减税以后,美国企业从海外搬回来,让很多人得到了工作机会。再比如发展经济,你看纳斯达克指数,经济形势确实不错。还有他退出了《巴黎协议》。大家指责特朗普不讲理,国际上不是号召减排减碳吗?但是,对任何一个国家来说,减少监管有利于经济发展。特朗普制定所有政策的原则就是减少监管。往更大的层面说,他希望发展美国自己的能源产业。长远来说,全球气候恶化对我们也不好,但短期来看,对美国人不是一件坏事。

■ 投票完,工作人员给的宣传选举的小标牌。

我周围很多华裔也支持特朗普。蛮重要的一点是特朗普保守的价值观符合华裔的利益。在支持少数族裔、LGBT群体、毒品合法化等问题上,民主党走得太远了。作为一个母亲,我真的不太能接受。

我有两个儿子,一个马上要考大学,一个刚升高中。他们都在麻省排名前十的中学就读。我给你举几个触目惊心的例子吧。

孩子上初中时,在学校的课堂上,老师跟他们讲“你的性别是可以选择的”,还播放变性手术的录像。我觉得变性是一个个人的选择,但是在公开的教学活动上跟一个十一二岁的小孩讲这些,还告诉他怎么做变性手术,我觉得是不适当的。小孩子回来问:妈,你说我是该选做男生还是女生啊?这让孩子非常困惑。

再举一个例子。2018年时,学校建厕所,说以后男女上一个厕所。家长们非常激烈地反对,最后折中,修了一个厕所男女共用,其他还是分开的。你去纽约可以看到,很多酒店大堂的厕所写着“BOTHGENDER”,就是男女都可以用。

男女同厕的初衷是消除对变性人的歧视。但是,这个政策后来变味了,不仅生理上,心理上认为自己变了性也算。你觉得你是女的,就可以上女厕所。可不可怕?

还有,加州众议院通过了一个AA法案(Affirmative Action,简称“AA”),我们叫平权法案,它的原则是照顾少数族裔和弱势群体。推出平权法案后,加州的大学在招生时,为了维护生源的多元,倾向于按族裔比例录取,造成了有些族裔不管他们考多少分,最终都按比例入学。

亚裔非常重视教育,亚洲孩子考试成绩很好。根据平权法案,无论亚裔成绩多么优秀,录取的名额都有限。这不仅对亚裔不公平,还造成了一个现象:亚裔的男孩子考试成绩比非裔高三五十分,也可能上不了同样的学校(因为女性也是少数群体,相对亚裔女孩,亚裔男孩受到“AA法案”的影响更大)。

前几年,一个亚裔男生告了哈佛大学(哈佛歧视亚裔案)。虽然最后没有告赢,但特朗普政府的司法部支持了对哈佛大学及耶鲁大学的调查。

特朗普不主张平权。一方面,他对移民不友善,大规模驱逐非法移民,造成好多母子分离的家庭惨剧;但另一方面,他对合法移民的政策是好的。支持新移民的钱大部分是从中产阶级身上来的。中产阶级有疑问:我们勤劳致富,一步步成为合法移民,为什么还要养活那些不缴税的非法移民?

当然,特朗普激进的移民政策体现出他骨子里是一个“白人至上”的民族主义者。作为华人,我也是少数族裔,不管入不入美国籍,不管在这里住多久,人家都觉得我是一个亚裔。从长远来看,有一个对移民不友善的领导人,对我们来说是不利的。

还有大麻合法化的问题。出于提高州政府财政收入的目的,大麻从地下转为地上,由非法变为合法。政府说这样便于管理,但跟香烟一样,未成年孩子可以托别人购买。大麻店里还有大麻做成的巧克力、饼干、甜点等售卖。小孩子哪懂什么,可能吃一两块就上瘾。

大麻本身不是一个成瘾性强的毒品,但对没有鉴别力的未成年人来说,这是吸引他走向毒品的第一步。在我们州,大麻已经合法化。虽然合法了,但能不能开大麻店还需要一个一个镇的居民投票。我们镇子抗争了三次,就是不让大麻店开起来。绝大多数的家长都不愿意大麻店开在家门口。

这都是民主党推行的,我不赞成。民主党最大的问题是在自由化的道路上,走得太远了。任何事都需要一个平衡。

我投拜登这一票是相当不容易的,只因他比特朗普可预测性高点儿。但是,拜登上台的话,接下来四年的政策明显对亚裔不利。我是牺牲了孩子的利益来投的这一票。

我来美国快30年了,当有投票权时,就开始投票。作为社会的一员,我觉得应该发出自己的声音。

你们在中国,想得更多的是中美关系、贸易战、留学移民等,但我在美国生活。我投出手上的这一票,不是出于什么道德大义,而是综合了很多因素,尤其是眼前的影响。

如果单纯从中美关系的角度来说,不要期望拜登上台后,中美关系会转好。中国的威胁已经存在,美国将它视为一个敌人,这是很正常的事。“在其位谋其政”,如果你是一个美国人,你也会替美国着想,而不是一味的友好。

■ 在波士顿非常有名的鸭子铜像,不同季节会穿上不同的衣服。大选前,它们换上了选举的衣服。供图:波士顿华人王红梅

我来美国 20 年了,去年才申请入籍。能够投票是我入籍的重要原因。

我居住在波士顿的郊区,从事数据分析工作,没有宗教信仰。90年代末,我拿奖学金来美国读书。在校园里,我遇到了另一个中国留学生,于是在这边安了家。从F1 (学生签证)到 H1B(工作签证)再到绿卡、入籍,我算是比较典型的大陆留学生华裔。

这次大选,我对两个总统候选人都不满意,在特朗普和拜登之间犹豫了很久。

特朗普说“中国病毒”后,很多人不理解为什么华人还投票支持他。他的缺点美国和国内媒体讲得已经很清楚,很多当众发言和举止也让人大吃一惊,但必须承认他是一个心口如一的人。拜登作为一个职业政客,不管他说什么,我都会打问号。我更看重政策带来的实际效果,会自己搜寻数据查找答案。

2019 年,我对特朗普退出《巴黎协定》,还有难民营里把孩子和父母分开的政策都非常反感,于是申请了入籍,决心投一票表达我的不满。但是,5 月美国出现了一系列打砸抢事件——砸雕像、毁名著,让我仿若看到了文革。

波士顿是一个安全的城市。今年夏天,看到闹市区的商店用木板将门封住,街道上的车被点燃,对我还是很有冲击力的。那已经不是我认识的波士顿。我觉得打砸抢背后有民主党的怂恿。我不相信某一个群众运动是彻底自发的,背后没有政治力量的煽动和组织。

特朗普有些事做得非常不好,比如说“中国病毒”这句话,身为华裔听了很愤怒。还有以前难民营里,政府强行分开孩子与父母,实在挑战底线。但是,波士顿和全美街头的打砸抢,也很挑战我的底线。

我的孩子在这里,我在乎他们的长远利益。一个打砸抢的美国我们肯定不愿接受,不管是我们这一代还是下一代。

对我这个住在郊区,又是女性的选民来说,法律和秩序很重要。我希望看到一个稳定的、向前发展的美国。当前,美国社会确实存在很多问题,但我更希望是一种不断调整适应进化(Evolution)的方式,而不是革命(Revolution)的方式来改变它。

■ 选举前,镇上的奢侈品店因怕有人打砸抢而封了起来。供图:波士顿华人王红梅

我不认为特朗普会特意为华裔做什么,但至少他更倾向于法律和秩序(Law and Order)。这个是全体美国公民的利益。

在特朗普刚刚当选时,我专门看过他写的那本《交易的艺术》(1987 年特朗普写的自传)。他后来做的所有事,那本书基本都提到了,只不过当时他针对的是日本,等当了总统后,他针对的是中国。所以我说他至少是个心口如一的人。

当中国GDP 超过美国 GDP 的 60%,不管是民主党还是共和党上台,中美关系都不会好,只是两党打法不一样而已。这是一个历史潮流,个人、党派都难以撼动。因此,这不在我投票的考虑范围内。

特朗普的移民政策支持高科技移民,他说抽 H1B 签证,根据每个人拿到的工资收入来定顺序,那肯定越是高科技行业的收入越高。拜登提出的移民政策相对复杂,但我觉得落在中国留学生手里将非常少。至少我得到的信息是这样。

特朗普在台上四年,他的破坏力到什么程度大家已经领教过。投票前,我研究了一下拜登。我不喜欢特朗普,但民主党上来了两个我更加不认可的候选人。

拜登上台的话,美国有很大的不确定性。第一,他能不能把四年任期做好,他的体力、判断力能不能胜任总统这一职务,都是一个问号。第二,这次选民主党的话,我觉得投的不是拜登而是副总统哈里斯。我用了很短的时间研究哈里斯。在哈里斯和桑德斯之间,我宁愿选桑德斯。即便是政客,也要有自己的信念吧?表达可以委婉,但是一个政客当众宣扬的东西如果总变来变去,选民要如何信任这个人呢?

在初选的时候,哈里斯毫无保留地攻击了拜登。后来她成了副总统人选,媒体问她怎么看拜登时,她说那不过是一个竞选辩论,意思是不必当真。那段发言真是令人震惊。

媒体总是反复提到哈里斯女性、少数族裔的身份, 我其实也觉得非常不妥当。我也是女性,也是少数族裔,我在工作中切身感受得到一些不利因素。但在选总统这件事上,我不会以性别、种族等因素来决定,我只会以他们过去的实绩和宣布的纲领来决定。

作为一个母亲,我肯定不满 AA 法案。但不仅仅是大家以为的小孩上大学的机率问题。这个政策的长远危害是将种族歧视道德化,让大家理直气壮地站在道德高地上歧视亚裔。

我觉得AA的危害要远远超过“白人至上”还有特朗普讲的“中国病毒”。至少大家都知道“白人至上”在道德上是站不住脚的。 AA法案,就像当年国内的“阶级出身论”或者是印度的种姓制度,是站在道德和宗教的高度理直气壮地歧视华裔。

现在的经济政策造成了黑人社区单亲率特别高,我记得超过60%的黑人是在单亲家庭长大的。这样的生活环境,不管种族是什么,都很难实现社会阶层向上流动。

很多社会经济类的研究都提到了这个问题。职业政客不应该不知道。政策执行这么多年,效果是什么,数据摆在那儿,仍然没有看到改善的努力,我非常怀疑他们的动机,也觉得这样的用心不值得称道。

我非常不喜欢特朗普的个性,但我更不信任这次民主党的候选人。如果民主党推别的候选人出来,布隆伯格或者是桑德斯,我肯定投给他们。当时布隆伯格出来参加民主党党内初选,我很高兴,等着未来能投他一票,可惜他没能胜出党内初选。

我,波士顿的华裔,甚至是全体美国华裔,因为大部分住在深蓝区,根据胜者通吃的投票规则,我们的投票很难影响最终的走向。虽然如此,我还是根据自己的判断投了一票。

既然是民主选举,选谁都谈不上错,对吧?像我这种站在中间摇摆的人,选谁都不敢说。这可能跟整个社会撕裂有关,好像选另一方的就是道德低下、智力低下的恶人。说出来引来两边的攻击,何必呢?

这次美国的社会分裂,部分原因是美国社会贫富分化非常严重。贫富分化的解决方案有很多种,两个党代表了不同的道路。

成年人的判断很难改变,大家根据自己的想法投票做事,最终合力创造历史。也许未来回头看,我们确实站在历史的分叉口上。

■ 两名记者在等待选举后报道。供图:波士顿华人王红梅

我是 2012 年为了儿子读书投资移民过来的。现在,我的儿子已经读大二了。我住在波士顿,从事保险代理。三年前,我参加了受洗仪式,成为基督徒。

这次美国大选,我投了特朗普。如果我选拜登,他将毁掉这个国家。特朗普说“中国病毒”时,我觉得是不可原谅的。他的说法确实有问题,但如果跟一群坏人、一群魔鬼相提并论,我觉得特朗普稍微好一点。

我们这个镇大概有两万居民,华人占 15%左右。我估计大多数投给了特朗普,因为在居民群里,大家对现在的选举很失望。

从长远来看,拜登虽然给你一些糖果吃,但实际上他在破坏美国的秩序。他不要求过程公平,而是结果公平。他要每个人按比例享受公平,而不是鼓励大家努力。

民主党要照顾少数族裔,但他们不把华人当少数族裔。虽然我们的人数比黑人、墨西哥人少,但在他们眼里,我们是模范少数民族(Modelminority),我们是精英,我们不需要照顾。

所有的好处从我们这里拿走。

华人的传统是倾尽全家之力来帮助孩子进步,让他们自食其力,在社会上有一席之地。我为什么移民过来?是为了孩子读书,对不对?别的族裔的家长,他们没那么重视教育。不能因为他们的父母没有尽到责任,觉得他们的孩子可怜,就给予优待吧?

民主党还给低收入人群乱发福利。发了之后,这些人就躺在那里吃福利,不去奋斗。但特朗普是鼓励奋斗的了。

民主党制定的政策没有一个公平的规则。

在奥巴马上台时,这个国家就很分裂。那个时候,警察就不敢抓黑人犯罪。媒体上总报道警察杀死了多少黑人,但很多警察也被黑人杀死了,怎么不说呢?警察为什么杀死黑人呢?那是因为黑人犯罪太多。黑人为什么犯罪呢?他们说因为受到歧视。这么多年都在补助黑人,结果是什么样子?给的资助有没有落到实处,有没有真正地帮助到黑人社区?

文明不是一直向前走的,社会也不是一直进步的。民主党还要打开大门欢迎难民过来,尤其是穆斯林难民。穆斯林把欧洲搞成什么样子了?法国连着几起穆斯林砍头案。如果不是特朗普上台,减少了穆斯林移民的话,法国的今天就是美国的今天。

特朗普不是种族歧视。他说,你来我的国家,就要认可我们的价值观。你不爱这个国家,你就不要来。对不对?很对啊。

民主党打开大门让什么人都来。这样就公平吗?比如我投资移民,是花了钱,花了时间的。我的钱不是从天上掉下来的,是努力工作挣的。其他人可能是科技移民、亲属移民,要等抽签,要经过审批,走漫长的程序。但非法移民呢?翻个墙、跨个山就过来了。来了之后,还要给他们福利。民主党的公平和博爱都是在打击遵守法律的人,善良的人。对高学历、工程师或在等待抽签的人来说,是一种伤害。

我不觉得民主党是真正的博爱。拜登一上台,马上要大赦那些犯罪分子,要给非法移民发绿卡,还要每年迎接 10 万的难民。这些人进来后,又成了民主党的票仓。他们不是为了这个国家,只是为了党派自身的利益。

四年前,特朗普上台。他是不是民选的总统?当然是。但民主党有一天承认过他吗?没有。媒体都在唱黑特朗普,一天到晚断章取义,没有一句公道话。特朗普刚上台那天,加州闹得乱七八糟,打砸抢烧什么的。全国人民都觉得黑暗降临。然后,开始莫须有的弹劾罪名,完全没有把这个合法政府放在眼里,就为了一己私利搞得乌烟瘴气。

特朗普在位的四年,恐怖袭击没有了,那些支持民主党的却不当一回事。但我觉得很安全。我住在波士顿B镇,周边有很多社区学校,以前时不时都会收到电话威胁,说有炸弹。学校找警察排除,再发消息给家长。像哈佛、麻省理工等名校也是,经常收到这样的威胁。但特朗普上台后,我一次都没有听说过学校收到了恐吓电话。奥巴马在任时,叙利亚闹得乱七八糟;特朗普上台后,把ISIS 干掉了,但有人说过他的好话吗?这对特朗普很不公平。

理性的人知道,特朗普有很多的缺点,乱讲话、欠缺常识,平时爱说谎,这些都是华人不喜欢的。但总体来讲,他一切都是为了美国的利益,如果在美国的话,我们要承认这一点。

拜登不是为了美国利益,而是政党、个人的利益,有的人看不清这点。

我们州大麻也合法了。现在俄勒冈州(拜登赢得初选的州)持有海洛因也合法了,这不毒害社会吗?民主党所做的一切,哪一点是为了人民好,为了这个国家好?

看看加州那边,950美金以下不算犯罪(2014年加州公投通过第47号提案,将低于950美元的财产犯罪,包括偷窃、入店行窃等降为轻罪)。黑人拿着袋子到超市装东西,超市的人不敢管他。房子空着,如果有人搬进去,并且交了水电费,住5年后那房子就可能归他了,没有保护私人财产(加州《逆权侵占法》,保障未经屋主许可入侵房屋居住者的权益)。

这次大选,拜登集团作假大家都看到了,但没有人去谴责他们。他的选民没有,媒体也没有。你说正常吗?这个社会已经堕落得没有道德底线了。(应采访对象要求,文中为化名)

在人间|在美华人:我为什么把票投给特朗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