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驳虎:解读大选数据,看透未来30年美国走向
资讯

唐驳虎:解读大选数据,看透未来30年美国走向

2020年11月10日 19:09:57
来源:唐驳虎

文/凤凰新闻客户端荣誉主笔 唐驳虎

核心提示:

1.美国政治分布与人口数量有关,与州的面积大小无关。当前美国村镇与城市存在观念鸿沟。前者多支持共和党,后者多支持民主党。

2.经济、产业、教育、地域成了影响选民观念的重要因素。在全球化竞争中越强势的产业及其从业人口,会更倾向于民主党,受到严重冲击的产业会倾向于选择共和党;环境闭塞地区的选民倾向于保守主义的共和党;新兴产业的就业人口、城市青年人群更容易接受民主党。

3.贫富差距越大的地区越“蓝”,贫富差距越小的地区越“红”。民主党主张福利体系,利于吸引大量下层阶层/族裔的选票。同时,城市人口的增加、农村人口的流出、移民的涌入,选民教育水平的提高,都有可能让州政治光谱偏向民主党。

4.预计到2045年左右,美国将以有色族裔为主体。由于拉美裔大多来自移民家庭,他们的语言障碍和文化使他们很难融入主流社会,收入也普遍偏低,因此他们更多是民主党的铁杆支持者。

5.共和党难以取胜,会让共和党的组成、政策都发生变化,以便迎合选民,和民主党形成新的平衡。新平衡下的双方都可能会比现在的更左,两党的整体政治光谱都会向左大幅度移动。

2020年大选,是美国自1876年后最两极分化的选举。

相对于2016年,这次的具体投票分布,红区更红、蓝区更蓝,割裂程度进一步加深了。

人们常说,美国选举是两个美国的对决,但这两个美国,不是东西海岸VS中西南部,不是加州、纽约VS德克萨斯、佛罗里达。

而是200个大中城市VS另外的3000个县,是城市与农村的较量。

美国的“城乡差别”

从一般的选举结果地图上,红色占据了60%以上的面积,会让人觉得美国山河一片红。

如果把结果细化到县一级,就更会发现红色几乎占据了整个美国,少数蓝色就像即将被大火吞噬的几滴水一样。

有人说,这就是美国的“农村包围城市”,但是,“是人在投票,不是土地在投票”。

于是,有人用人口数量重新做了一张选举形势图,每个点代表一个县,人口越多这个县的点就越大——

红色大幅缩小、蓝色则迅速膨胀,大的点几乎全是蓝色,这下红蓝形势就平衡得多,甚至向蓝色偏转了。

这才代表着真实的美国人口与政治分布。

因为,红州大多地广人稀,而蓝州则城市众多,人口较密。

同样,红色的县多是农业地区,蓝色的城市集中在少数几个地区。

当然,美国没有中国式的人口聚居的农村,更没有众多的在几亩地上土里刨食的小农。

美国农业耕作掌握在200万农场主手上,连同农忙时帮工的农业工人(相当一部分是非法移民)、直接服务于一线农场的从业人员,总数也就1000万人左右。

这里说的美国“乡村地区”,实际上包括了各种小镇。而红州里的城市,也是蓝的。

要想更直观了解美国的“城乡差别”,其中的典型,便是美国唯二不实行“全州通吃”的州——缅因和内布拉斯加。

这两个州的规定做法都是类似的:既然选举团人数直接对应着本州的国会代表人数——2名参议员和2~3名主要按人口划分的众议员。

那么就把本州的大选继续细分到各众议员选区,哪位总统候选人在这个选区的普选票占优,就获得代表这个众议员选区的1张选举人票。

然后再计算全州普选票,谁在全州占优,再获得代表本州2名参议员数量的2张选举人票。

缅因州(ME)位于美国东北角,地广人稀,但总体上是一个偏蓝的州。

其中人口主要集中在南部的城市区波特兰(Portland),划为第1选区;北部的美国最东北角,村镇地区划为第2选区。

自然,第1选区是蓝区,第2选区是红区。

正常情况下,民主党在该州拿1+2票(这次是10个点优势),共和党拿ME-2区1票(近20点优势)。

内布拉斯加(NE)位于美国内陆中心,不出意外的是一个红州。

但是,划分为该州第2选区的该州州府奥马哈(Omaha),则是蓝区。

正常情况下,民主党在NE-2选区拿这1票(这次11个点优势),共和党拿全州2+2票(这次20个点优势)。

共和党在蓝州缅因拿1张农村的ME-2选区票,民主党在红州内布拉斯加拿1张州府的NE-2选区票,一进一出正好平衡。

所以一般简化计算时,都把内布拉斯加直接算红州,缅因直接算蓝州。

缅因和内布拉斯加的案例,就非常直观地显示了美国城市与村镇的观念鸿沟。

观念、利益的划分

人的观念差异,主要是经济发展程度、受教育程度、阶层利益分化、社会文化特质等综合造成的。

在全球化竞争中越强势的产业及其从业人口,会更倾向于民主党,受到严重冲击的产业会倾向于选择共和党,尽管在此之前这些产业倾向于民主党。

新兴产业的就业人口、城市青年人群,大多接受了高等教育,见识了多元价值观,也就更容易接受民主党这一方的观念。

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现代化、城市化、教育科技水平的提高,必然要带来思想观念上的变化。

当然,除了城乡差别,还有地域、文化带来的群体意识影响。我们知道,美国各州的政治光谱各不相同。

美国的深南州(Deep South)是指美国东南部,墨西哥沿岸的南部各州,包括肯塔基、印第安纳、路易斯安那、田纳西、密西西比、阿拉巴马、密苏里、阿肯色、路易斯安那等。

还有西部的各农业州,比如北达科他、南达科他、内布拉斯加、堪萨斯、俄克拉何马、蒙大拿、怀俄明、爱达荷、犹他以及孤悬北极的阿拉斯加。

这些州的主要产业是农业、畜牧业、传统能源等,同时这些地区传统上属于美国最保守的地域,民众被称为“红脖子”。

因为地理环境比较偏僻闭塞,民风非常保守,是虔诚的基督教徒,经常会抗议学校教“毫无根据的进化论”而要求在自然课教上帝创造论。

因此,尽管全球化交换对这些州的农业出口有利,但这些州的农场主还是更多地把票投给共和党。

另外,美国不存在底层人民“进城务工”传统。2008年一项调查显示,美国有40%的人口一生都只住在自己的出生地。在中西部地区这个比例将近一半。

美国人是出了名地不了解美国之外的世界,但其实很多美国人不仅是不了解世界的问题,是连美国其他的州都不怎么了解。

周围的环境高度同质,也更强化了这些特征。这些州的选民,自然倾向于保守主义的共和党。

其中美国最闭塞偏远、人口最少的怀俄明(57万),还有阿拉斯加(73万),就是“最深红”的州。共和党的优势大于20个百分点。

与之对应,在西部太平洋沿岸、东北部大西洋畔的各州,民众倾向支持民主党。

这包括缅因、佛蒙特、马萨诸塞、罗德岛、康涅狄格、纽约、新泽西、特拉华、马里兰,以及首都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以及五大湖畔的伊利诺伊(芝加哥,奥巴马崛起的地方)。

还有西海岸的华盛顿、俄勒冈、加利福尼亚三州,以及孤悬太平洋中心,与加州相隔4000公里的夏威夷。

这些州的主要产业是:金融业、高科技、教育、娱乐、媒体、旅游等服务业;这些州经济发达,国际交往程度高,人口众多且结构多元化,新移民较多;

在最极端的北加州,硅谷约95%的政治献金流向民主党。硅谷的高科技、互联网产业是全球化受益的最大赢家之一,有这样的利益倾向一点也不奇怪。

但在南加州,共和党则依然拥有相当比例的拥趸,可谓是当年红州的残留。

但由于“赢家通吃”制度无法在加州取得任何胜利,愤怒的他们对于共和党的主要作用只剩下筹款。

综合人口特质、教育程度、产业分布,佛蒙特(63万)和夏威夷(141万)两个人口小州则是“最深蓝”的州,民主党的优势大于20个百分点。

至于摇摆州(紫州),选民对政党的看法与红蓝州选民并没有什么不同,只是因为州人口在城市、郊区、农村的分布结构更加均匀,导致支持两党的选民人数相近,整体选民的政治倾向分布也比较均衡。

值得一提的是,红州与蓝州一词通常在美国总统和国会众参两院这些全国级选举中适用,州长等地方选举则不太适用于这规律。

地方选举更讲求实用主义,选民会更重视被选举人的个人能力、执政效果等,对党派属性看得较淡一些。

因此,常有蓝州选出共和党州长和市长的情形,例如施瓦辛格当加州州长(但里根不算,里根、尼克松时代的加州还是一个标准红州)。

反之亦然,像克林顿就是在深红色的家乡阿肯色州,连任14年州长的(1978年~1992年,32岁~46岁)。

族裔、阶层的分化

除了经济、产业、教育、地域因素,还有重要的阶层、族裔因素。

民主党主张福利体系,对大量吃低保、靠食品券过活的下层阶层/族裔具有强大的吸引力,成为其“铁票仓”。

因此,贫富差距越大越蓝,贫富差距越小越红——这也正是城市-乡村的区别。

而民主党为了追求选票,对偷渡入境的非法移民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更与这些族群——主要是新移民美国的拉美裔形成了强共鸣、正反馈。

总的来说,拉美裔、非洲裔、印度裔都是支持民主党的多,即使被划分为白人中的少数族裔(中东等地的伊朗裔之类)也是倾向于民主党的。

当然这也有例外,如死硬反共、幻想“光复故国”的古巴裔、越南裔等,更支持共和党。

原本没有美式观念分歧的华裔,则成了相当分裂、无所适从的一群。

民主党的尊崇LGBT性特异人群、宽容黑人犯罪、福利优先政策大都是中产阶级华人难以接受的,尤其是强制教育“族裔平权”,对拥有苦读传统的华人构成了巨大利益冲击。

但共和党尤其是特朗普之流的反华举动及叫嚣、种族主义暗流,也伤害到华人。

因此,综合来看,城市人口的增加、农村人口的流出、移民的涌入,选民教育水平的提高,都有可能让州政治光谱偏向民主党。

而这几项因素,都是不可逆转的历史潮流。

现在,最典型的共和党基本盘——乡村低学历白种男人比例越来越低,正在老去和凋亡。

大城市人口、有色人种移民、高等教育人口,随着人口更替,比例越来越高。

没有上过大学的白人选民比例从71%急剧下降到39%。而主要倾向民主党的选民群体少数族裔的比例从11%增长到27%。

最近30年的八次大选,共和党只赢了一次普选票(2004年小布什)。

更令保守派恐惧的未来

虽然人口的流出、经济的变动,让西弗吉尼亚、密苏里、南卡罗来纳、俄克拉何马、艾奥瓦、阿拉斯加这些“人口流出地区”从摇摆州、浅红州变成标准红州、深红州,因为投蓝的人都走了。

但选举人票更多的州则在变蓝。如西南地区的新墨西哥(5)、科罗拉多(9)、内华达(6),都在近些年逐渐变蓝。

还有尚在转变的亚利桑那(11)。这些牛仔故乡变蓝的主要原因相似,都是大量墨西哥移民乃至非法移民涌入,改变了人口格局和政治格局。

虽然亚利桑那尚有悬念,但拜登已成为1992年以来首个赢得佐治亚(16)的民主党候选人。

红州人口比重减少,也减少了红州的选举人票。

特朗普成为了近60年来首个拿到佛州和俄州,却依然输掉大选的候选人。这两个州的必胜定律被打破了。

| 直接按县治面积涂色的德州政治地图

最受人关注的是德克萨斯(38),它曾是保守派的“铁票仓”,自1976年以来,民主党就没有在该州获胜过。

然而在2016年大选中,特朗普在该州的得票率只比希拉里高出了9%;

| 守擂的资深参议员克鲁兹(左)与挑战者欧洛克(右)

更危险的预兆是2018年的国会中期选举。

在德州参议员位置的争夺上,共和党候选人克鲁兹的得票率仅比民主党候选人欧洛克高出不到3%,差点被拉下马来。

| 真实的按照人口密度及分布绘色的德州政治地图

虽然2020年的总统大选,共和党仍保持了6%的优势。

但不出十年,德州终将翻蓝,失去这38张票,共和党将再无翻身之地。

而这其中最大的推手,除了城市人口增加、高科技公司兴起、加州蓝色移民,最主要的就是墨西哥移民的涌入:德州现在第一大族裔是拉美裔。

拉美裔的进击

现在美国全国的人口比例数据,非拉美裔白人约占60%,拉美裔占18%~20%,黑人占13%,亚裔占约5%。

其实黑人在美国的人口比例远没有大家想象的那么高。黑人在美国的比例长期保持在10~13%之间。

黑人是占据了体育和娱乐舞台,还有各种刑事案件,才让人有如此偏颇的印象。真正最多的“少数族裔”是偏沉默苦干的拉美裔。

但拉美裔的生育率高(黑人倒是生不了多少孩子,养孩子可是辛苦活),而且移民数量最多,占了一半以上。

预计到2045年左右,非拉美裔白人的人口比例将首次降低到50%以下,沦为少数族裔。而拉美裔将增加到35%以上。

如果严厉打击非法移民,对合法移民进行更严格的限制,立刻就能遏制住拉美裔人口的增加。但这不符合美国的利益

没有廉价的拉美裔移民,谁去干服务员、清洁工、建筑工人、邮递员、卡车司机、园林绿化、农场工人这些基础劳动呢?

拉美裔薪酬低于欧裔,而且愿意干这些别人不愿干的脏活累活,这才是美国精英阶层吸收移民的直接原因。

现在,就连中餐馆的前堂后厨,都成了拉美裔的天下。因为毕竟踏实、肯干,工资要求不高。

至于美国仅存的制造业,在南方的很多工厂,更是近一半是拉美裔工人。

从宏观历史视角来看,到本世纪中叶,美国将以有色族裔为主体,变成一个大号的巴西。

从一个盎格鲁-撒克逊新教徒主导、讲英语的欧洲白人国家,变成一个棕色皮肤、讲西语的拉丁国家——美洲本来就是印第安人的。

当然,拉美裔并不都是倾向于民主党。

在很多拉美国家中,人口中超过90%都是坚定的天主或者基督教徒。共和党的保守观念,非常符合拉丁裔选民的价值观。

共和党的两大反华议员——佛州的卢比奥、德州的科鲁兹,都是拉丁裔。

然而由于拉丁裔大多来自移民家庭,他们的语言障碍和文化使他们很难融入主流社会,收入也普遍偏低,因此更多的拉美裔是民主党的铁杆支持者。

| 卡斯特罗兄弟:Julian Castro(左)在奥巴马政府时期曾任联邦住房和城市发展部长,是内阁最年轻成员,也曾参选2020年美国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孪生兄弟Joaquin Castro(右,德克萨斯众议员)是德州的联邦国会众议员、拉丁裔党团主席。

墨西哥和拉美移民已经让美国西南部的传统红州新墨西哥(5)、科罗拉多(9)、内华达(6)先后变蓝。还有尚在转变的亚利桑那(11)、德克萨斯(38),迟早变蓝。

随着拉丁裔人口数量增长,民主党的基本盘会进一步扩大。

以上是2016年的调查,白人男性和女性多数投特朗普,少数族裔不论性别都支持希拉里。

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数据,特朗普在竞选过程中对女性可以说是非常不尊重,而且爆出各种性别歧视和性骚扰丑闻。但是白人女性仍旧有大部分(主要是没有大学学历的)对此毫不在意。

同样,投给特朗普的人最关心的不是经济,而是因为移民!其次才是对全球化贸易的抵制。

美国大选,比表面看到的更分裂。表面看已经非常分裂了,实际上分裂更甚。

族群的选票战争

在历史上大部分时期,共和党对民主党都有明显优势。但进入21世纪,世界变了。

2016年,共和党选择了政治素人川普,让他玩他的极端右翼民粹路线,强化身份认同,建构极化政治。其实是一种“饮鸩止渴”的短期策略。

现在美国彻底撕裂成两大阵营,一方是川普代表的信新教的传统老白男,跟拜登代表的多种族多元化美国的对抗,水火不融,誓不两立——这是美国在反对美国。

| 白人投特朗普/民主党比率:白人女性与白人男性差别不大

共和党代表着保守派、乡镇、低教育人群、老年人、传统产业、贸易保护、中低层红脖子;

民主党代表着自由派、城市、高等教育者、年轻人、新兴产业、全球化、底层福利贫民;

但最简化最本质地说,川普代表着大部分白人的心头好,拜登代表着白左+拉美裔+黑人的利益。

| 白人投特朗普/民主党比率:高等教育人口与未上过大学的差别不大

从长线逻辑来看,这只是病急乱投医的权宜之计、乱抓救命稻草的举动。

持续的人口替代、人口比例的移动,决定了与白人原生的意识形态——保守派价值不可能继续占据优势。

现在,在美国新生儿、小学入学新生当中,欧裔白人比例已经低于一半。

今年白人/共和党总动员拿不下美国,已经是一个历史里程碑了。

在美国历史上的大部分时期,共和党对民主党都有明显优势。但进入21世纪,世界变了、美国也变了。

随着大量非传统白人移居到美国、大量繁衍,支持多种族多元化的民主党,一定会长期压制坚持传统白人价值观的共和党。

美国实施的是“赢者通吃”的选区制、总统制,而不是欧洲不少国家的比例制、内阁制。

如果共和党不改变策略,美国政权以后就不是双雄并立,而是以民主党为主、共和党为辅的格局。

随着人口结构的变化,是不是共和党已经越来越没有希望?难道美国的两党制民主面临着终结的危险?民主党一党独大的时代即将到来?

有人认为,“随着两党基本盘的移动,以后美国就是民主党的天下了。”

不,这是美国又一次政党重组的时代。共和党当然不会坐以待毙。

美国又一次政党重组

现在的美国再也不是过去90%的人口是传统白人时的美国了,它的人种构成已经发生了不可逆的变化,政治形态必须随着人种的变化而改变。

共和党难以取胜,会让共和党的组成、政策都发生变化,以便迎合选民。最终还是会形成新的平衡。

其实,民主党“政治正确”还是从上世纪六十年代中期之后才开始的事情。更早的民主党不是这样,完全不是这样。

特别是所谓“南方民主党”(Southern Democrats)十分保守,基本上就是反对民权,维护奴隶制,主张种族歧视的一群人。

可以把19世纪60年代初解放黑奴的南北战争,理解为北方共和党和南方民主党之间的战争。

当时的共和党是这样评论民主党的:“不是每一个民主党都是反贼,但每一个反贼都是民主党”。

甚至可以说,今天的民主党,就是前天的共和党;前天的民主党,就是今天的共和党。

两党的历史和今天,完全倒了个个。

民主党的第一次大转型——拥抱民权、拥抱黑人,是从60年代肯尼迪、约翰逊推动的。

肯尼迪先是1960年竞选拉拢黑人,险胜尼克松,尝到了甜头、发现了新路。随后就带领民主党走上了改变的航船。

——当然,他也为此付出了生命的代价,就是这么回事。

但继任者副总统约翰逊继续坚持这个航向,并提出了“伟大社会”的梦想。

以1964年的《民权法案》为标志,宣布种族隔离和性别歧视非法,安抚了黑人。

这个180度的转变,也让许多“南方民主党”愤怒退党,另投共和党。共和党和民主党发生了长达半个世纪的大调换、大逆转。

1965年的格里斯沃尔德诉康涅狄格州案中,最高法院推翻了禁止避孕药的法律,女权运动取得阶段性成果。

1966年,著名的米兰达法案要求警察事先告知嫌犯权利。

1973年,最高法院在罗诉韦德案中支持了女性堕胎权……

这一系列的改变,对美国的改变超过了内战。

到了80年代,当年那个新英格兰精英统治的美国,那个白人民兵横行屠杀黑人,公共机构可以随意歧视公民的美国虽然没有完全消失,但至少在公开场合已经成为“政治不正确”的代名词。

形势促使美国统治集团进行了大幅度的自我演变和内部调整,才为里根时代的美国提供了冷战决胜局的政治基础。

民主党的第二次大转型——支持全球化,则是90年代克林顿推动的。

以《北美自由贸易协定》为标志,民主党成为推动全球化的旗手。

此前的两党政策恰恰相反——共和党主张自由贸易,民主党支持工会、主张贸易保护主义——不熟悉历史的人一定想不到,当然,这也颠倒过好几次。

正是民主党完成了几次180度的转型,才变成了今天这个样子。

民主党共和党——出乎意料的未来

同时,今天的民主党内斗其实很厉害:精英建制派与桑德斯的激进左翼政策,其实势同水火。

现在还能达成一致,是因为有特朗普这个共同敌人……

一旦特朗普消失,这两派的本质矛盾就可能爆发出来。

| 民主党的“四朵金花”

但是,桑德斯的民社主义,已经吸引了越来越多的年轻人。

时间和大势站在79岁的桑德斯这一边,即使他会老去、死亡。

以长期历史眼光,共和党必须抛弃部分极端保守派价值观,才能存活下来。

同时民主党和共和党都可能将走向分裂:

民主党的激进左派(桑德斯)和建制派分裂;

倾向自由的民主党温和建制派和共和党建制派结合。

激进右翼的茶党最终成为另类存在的小党。

新平衡下的民主党、共和党都可能会比现在的左,两党的整体政治光谱都会向左大幅度移动:

未来的共和党可能会比昨天的民主党还左,而民主党可能会打起桑德斯的大旗。

这听上去似乎很疯狂,但从大历史眼光看来,这再正常不过了。

毕竟,经济和社会基础变了,上层建筑不可能不随之改变。

至于特朗普?趋势决定了这只是历史的短暂插曲。

特朗普不是一个新的开始,而是一个旧时代的终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