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份事关90后养老的调查

一份事关90后养老的调查

2020年10月27日 10:04:46
来源:中国青年报

超过七成90后开始考虑养老规划问题,但真正付诸行动的还不到10%;有54.7%的90后认为他们能实现自己未来退休生活的目标,在调查的所有年龄层中占比最低;他们期望退休后有完善的医疗服务、良好的居住和服务设施,可是超过60%的年轻人最担心自己年老后无力支付医疗费用。

10月25日,清华大学老龄社会研究中心副主任、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中国保险与风险管理研究中心主任陈秉正在北京用一组数据介绍了他们的发现:中国的年轻人正越来越重视自己的养老问题,但显然他们中的绝大部分人并未对此做好准备。

2018年起,清华大学老龄社会研究中心联合腾讯金融科技智库开始研究国人养老准备的问题。陈秉正说,随着中国老龄化现象日益严峻,现行养老保障体系并不能很好负担国人养老的需求,他们想知道大家为此做了哪些准备。

从调查数据看,情况并不乐观。未退休受访者明显退休准备不足,虽然大部分受访者具有进行退休规划的意识,但付诸行动者较少,有完整规划的人更是寥寥无几。随着年龄的增长,养老规划程度明显越来越好,接近30%的90后从未想过养老规划问题,但这一比例在80后和70后中下降到20%和15%左右。

收入是影响不同年龄群体进行养老规划的另一重要因素。随着收入水平的增加,受访者养老规划也做得越来越成熟,尤其在年收入23万元-65万元的较高收入组中,有接近30%的受访者已经有初步甚至完整的养老规划,年收入在65万元以上的高收入组准备情况次之。“这可能是因为高收入人群的养老规划更加复杂,养老生活的标准也更高。”陈秉正说。

需要注意的是,无论年龄或收入水平如何,未采取实际行动的受访者都是占大多数的,说明我国居民退休准备的行动力亟待加强。

可是没有人希望自己退休后的生活质量下降太多。参与调查的学者发现,多数年轻人对自己退休前收入并没有清晰的判断。报告显示,除了90后超过六成的人选择“期望退休后年收入不到退休前收入50%”和“约为退休前收入的50%-75%”外,大部分人希望退休后的年收入能达到当前收入的75%-100%。

陈秉正说,根据世界银行的建议,如果要保持退休后生活水平与退休前相当,养老金的替代率需要达到70%以上。然而,矛盾在于目前我国基本养老保险替代率的全国平均水平尚不足50%。尤其是老龄化越来越严重,要保证养老生活的质量,个人尤其是年轻人更应提前做好养老财务准备。

“养老金是一个庞大的系统性工程,单靠一方面的努力是不够的,政府、金融机构和个人需要共同承担。”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副会长钟蓉萨在报告发布现场说,这里面完善“三支柱”是关键。

养老保障体系有“三支柱”之说:“第一支柱”指目前已经形成的“城镇职工+城乡居民”两大平台的基本养老保险制度;“第二支柱”指补充养老保险制度,以企业年金、职业年金为主;而“第三支柱”指个人储蓄性养老保险和商业养老保险。目前,我国养老金体系各支柱发展失衡,严重依赖公共的基本养老保险。

中国劳动和社会保障科学研究院院长金维刚表示,经过多年的建设,我国在“第一支柱”方面已取得了比较不错的成绩,建立了庞大的金融养老保险体制,包括职工养老保险、居民养老保险、机关事业单位养老保险等,但“第二支柱”“第三支柱”的发展却严重滞后。“目前建立企业年金的企业只占企业总量的零头,个人养老金制度也尚未在国家层面形成基本模式和框架。”

数据显示,2019年,我国基本养老保险参保人数达9.67亿人,参保率超过90%。而截至2019年年末,建立企业年金的企业只有9.6万户,参加职工人数共计2548万人。

任何一个支柱的滞后发展,都会加重另外两个支柱的压力,影响整个养老保障体系的可持续性。因此,调查报告建议为鼓励个人作好退休准备,政府应大力推进养老保障“三支柱”体系的建设,特别是积极鼓励以个人承担主要责任的第三支柱的发展。

而这需要政府认真作好发展第三支柱的顶层设计,适时推出个人退休账户制度,为居民个人进行退休储蓄提供一个良好的平台。同时,密切关注各类金融机构提供的相关养老金融产品实施进展和市场状况,制定合理的监管政策,鼓励此类产品的有序发展。

在调研过程中,学者们发现,政府退休政策的调整很容易影响到居民的退休预期。因此,陈秉正提到,在改善居民的退休预期方面,政府应当以政策引导和宣传为主。在宏观经济出现波动时,政府更应引导居民正确认识中国经济未来面临的发展机遇和困难,合理规划消费和投资,避免退休居民过度乐观或悲观;同时,在应对养老金缺口等问题上,应当建立养老金优先保障机制。

钟蓉萨2018年就参与了第一份《国人养老报告》的发布,两年过去,她发现我国居民在金融素养、养老准备和准备意识方面都有了进展,即使是微小的进步。“我很感动”,她说,“市场很大,年轻人很多,养老需求也很多,希望我们共同努力推动政策的进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