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参议院司法委员会通过最高法院大法官巴雷特提名
资讯

美国参议院司法委员会通过最高法院大法官巴雷特提名

2020年10月22日 21:26:41
来源:海外网

海外网10月22日电 据美联社消息,美国参议院司法委员会通过了特朗普对最高法院大法官巴雷特的提名,12名共和党议员投票批准了这一提名,为下周一(26日)参议院对巴雷特提名的全面批准扫清了障碍。民主党人选择抵制听证会。

据此前报道,当地时间10月21日,美国参议院全体议员计划在26日对最高法院的艾米·科尼·巴雷特(Amy Coney Barrett)的任命进行投票,这将使巴雷特在选举日之前成为第九位大法官。

当地时间12日,美国国会参议院司法委员会开始为特朗普提名的最高法院大法官人选巴雷特举行为期4天的确认听证会,这位保守派法官在参议院陈述自己如何胜任这一职位,并接受议员质询。

当地时间9月26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在白宫宣布,提名巴雷特担任最高法院大法官。若巴雷特当选,将加强美国最高法院的保守派力量,使保守派获得6名对3名法官的优势。(海外网 杨佳)

早先报道:特朗普正式提名巴雷特 美国打响“大法官之战”?

当地时间9月26日,美国总统特朗普正式提名艾米·巴雷特(Amy Barrett)出任最高法院大法官。此前,最高法院九名大法官之一的金斯伯格因为胰腺癌在9月18日去世,终年87岁。虽然民主党认为应在今年大选之后再进行大法官的“补缺”,但特朗普和共和党却拼命要尽快任命新的大法官,进一步壮大最高法院中保守派的力量。

艾米·巴雷特

美国施行“三权分立”,即行政权、司法权和立法权之间的相互制衡。美国的最高法院、巡回上诉法院等执掌司法权,尤其是最高法院拥有“合宪性审查”的权力,对美国行政部门、国会制定的相关法律和规定进行审查,对其是否符合美国宪法具有最终裁量权。美国第一届国会在1789年首次组建最高法院,当时是6位大法官。大法官由总统提名,国会中的参议院拥有对提名进行“确认”的权力。一旦大法官走马上任,便是终身任职,除非是因疾病或意外死亡,或是出现被弹劾的情况。

最高法院大法官虽然不属于任何政党,但他们在政治上往往具有鲜明的立场。在美国这样一个动不动就上法庭、打官司的国家,自由派和保守派大法官之间的博弈不仅直接影响美国司法权的变迁,还对美国国内政治具有举足轻重的影响。比如,金斯伯格就是典型的“自由派”大法官,自1993年进入最高法院以来,在争取妇女权利、推动同性恋婚姻、提高移民权利等方面发挥了重大作用。金斯伯格去世后,其灵柩在放置在国会大厦的国家雕像厅接受公众吊唁,她是美国历史上第一位享此哀荣的女性。

32b330b14e6e22f2c2b0d515570c5c1c.png

据美国媒体透露,金斯伯格去世前曾专门留下遗言:“我最强烈的愿望是,我在新总统就职之前不会被取代。”然而,特朗普和共和党却是迫不及待,在金斯伯格葬礼后的第一时间就提名巴雷特。现年48岁的艾米·巴雷特是美国第七巡回上诉法院的法官,在堕胎、持枪权等问题上持有坚定的保守派立场。实际上,特朗普早就有意将巴雷特送入最高法院。

特朗普的运气确实不错。2017年1月他上台后,已提名两位保守派大法官,均获得参议院确认。算上巴雷特,特朗普任期内有望将第三位保守派大法官送进最高法院。目前,最高法院是1名首席大法官和8名大法官,一人一票,对于有争议的法律问题最后要靠投票解决。考虑到大法官是终身制,相对年轻的巴雷特与其他几名保守派大法官,将会在未来数十年“大有作为”,使最高法院的天平难以避免地向保守派倾斜。

6bf38c22acb89b2c7a79cbbbd621d2aa.jpeg

对此,民主党非常恼火。由于此次大法官提名的长期性影响,众议院议长佩洛西等民主党人称,应尽力阻止特朗普和共和党在大选之前完成这项任命。2016年也是大选年,当时奥巴马试图提名一位自由派大法官,最后遭到共和党的成功阻击。目前,有两位共和党的参议员,来自缅因州的苏珊·柯林斯和阿拉斯加州的丽莎·穆尔科斯基,不支持在大选前确认特朗普大法官提名。但是、参议院司法委员会主席、特朗普的亲信格雷厄姆称,共和党已经有了足够的票数来通过特朗普总统的大法官提名。

大法官提名对于特朗普连任竞选也十分重要。在2016年的总统大选中,特朗普承诺入主白宫后将提名更多保守派大法官,很多选民正是因此而为他投票。此番特朗普如果能够在最短时间内再给最高法院塞进一名保守派大法官,这将大大强化他在共和党和保守派选民中的威望。就连一贯反特朗普的共和党参议员米特·罗姆尼也宣称,在大法官问题上要支持特朗普。

2eb4785aa06134ae284cda7815908e50.jpeg

此外,大法官“卡位战”对于今年的大选具有特殊重要意义。由于今年很多州采取邮寄投票等方式,特朗普和拜登团队都可能会给选举结果提出质疑,双方都已经建立强大的律师队伍,准备打一场“选后法律战”。届时,最高法院的大法官们将成为最终裁决者。在2000年总统大选中,共和党候选人小布什与民主党候选人戈尔对佛罗里达州的计票结果产生分歧,最高法院做出的裁决将小布什顺利送入白宫。

特朗普和共和党在大法官问题上的“攻势”,可能也会刺激民主党选民更加积极地给拜登投票。今年11月10日,最高法院将就“奥巴马医保”是否违反宪法启动辩论。如果巴雷特成功获得大法官席位,最高法院大法官中保守派对自由派的领先优势将扩大到6比3,民主党非常看重的“奥巴马医保”等政策或将被裁决违宪而被废除。当然,民主党也不是吃素的。如果今年拜登赢得大选,且民主党在参议院获得多数,他们或会寻求增加最高法院大法官以及下级法院法官的席位,为自由派争权。(看看新闻K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