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逆袭全靠疫情?看完你才知道他多厉害 | 风向
资讯

拜登逆袭全靠疫情?看完你才知道他多厉害 | 风向

2020年10月20日 20:00:25
来源:风向

文/中国翻译协会会员、国际政治观察者 胡毓堃

本文共7870字,阅读时间约14分钟。

核心提示:

1、在确定赢得初选至今的半年时间里,拜登从老迈的“弱势领跑者”逆袭成为大选领跑者,疫情显然有改变美国社会对拜登选情的预期,但他绝不简单是疫情的得利者。

2、在1972年的特拉华州参议员竞选中,拜登在毫无胜算的情况下,凭借旺盛精力走进选民群体,专攻热点问题,最终成功胜选。拜登在当地的深耕,也见证了该州从“偏红摇摆州”变成“铁蓝州”。

3、不同于以往多为虚职的副总统,拜登在8年任期内积极参政,多有建树,2017年卸任前夕获得奥巴马颁发的美国公民最高荣誉——杰出总统自由勋章,被后者誉为“美国最好的副总统”、“美国历史上的雄狮”。

4、拜登坚持温和自由派立场的基调,适度地“与时俱进”争取选民。除了早早获得全党支持,拜登凭借多年来在参议院与不少共和党人的良好关系,通过政策理念宣示,甚至赢得了部分共和党政治人物的支持。

从疫情到选情反转:“弱势候选人”变“疫情得利者”?

“拜登是谁?”对于美国选民来说这个问题并不难回答:天主教平民家庭出身,辅佐奥巴马8年的前副总统,36年资深参议员,民主党老牌政治人物,如今则是史上最高龄的美国总统候选人(甚至比特朗普还要老)。简言之,这是一位典型的“主流自由派老牌政治人物”。

如今距离大选已不到一月,拜登选情颇为乐观,在各大民调中稳定领先,全美舆论几乎一致看好,与年初美国疫情爆发之前形成了鲜明对比:彼时,与桑德斯、沃伦等人参与民主党党内初选的拜登并未得到公众舆论普遍认可,“不属于未来”、“被年轻人抛弃”、“不是民主党最强候选人”、“太过老迈”等论调甚嚣尘上,许多人预测他会从初选中出局。

初选过程中,拜登在历经激烈厮杀,被桑德斯的支持者视为老迈过气,甚至被如今的竞选搭档卡玛拉·哈里斯痛批“支持种族隔离”及其性侵丑闻,虽然保持领先也被媒体称为“弱势领跑者”。即使在拜登笃定赢得初选,党内对手以及奥巴马等党内大佬公开表示支持之际,对其悲观的论调不降反升。一时间,“拜登赢了初选,民主党输掉未来”成为不少人对本届大选的预期。

| 在民主党初选阶段,拜登(中)遭遇桑德斯(左)和沃伦(右)的强势挑战,也不为许多党内支持者看好。图源:Chip Somodevilla/Getty Images

与此同时,特朗普的执政满意度达到执政三年来最高(49%,盖洛普民调)。尽管此时疫情已经开始在美国爆发,且拜登在各大民调中领先特朗普,但正如《纽约时报》4月24日发文所说,“2016年同期,希拉里在许多摇摆州领先更多”。

只要美国疫情缓解,社会回归常态,大选剧情似乎就会重回2016:特朗普凭借其娴熟的选举策略、手段,以及辩论口才引选票、后来居上,而且这次他更多了执政成绩和现任优势加成;而老迈、口才不佳、年轻人不喜的拜登似乎就只能目睹自己被反超,最终挑战失败。

| 2016年大选希拉里(右)被逆袭的经历,也是初选时拜登不被看好的重要原因,图源:Mike Segar/Reuters

然而,新冠疫情不是流感,其在美国乃至全球范围内的迅速传播与蔓延令常态化生活遥遥无期,而特朗普刻意淡化疫情、试图早日重启经济的努力收效甚微,反而导致疫情继续恶化,防疫不力甚至自己和白宫同僚感染病毒。

随着大选日的临近,特朗普的选情并未实现2016年逼近、焦灼之势,拜登的支持率保持稳定领先,甚至在第一场辩论后进一步扩大,其幅度也超过了民调误差范围。

|随着严峻的疫情没有缓解迹象,拜登在各大民调中稳定保持领先,来源:Real Clear Politics

虽然特朗普迫不及待地重返白宫、主持白宫集会、积极造势,与时间赛跑,但第二场电视辩论的取消,进一步限制了他的发挥空间和逆袭机会。作为领跑者,拜登甚至有望在共和党最大的铁红州得克萨斯州反超特朗普的支持率。

自拜登确定赢得初选至今不到半年,疫情显然改变了美国社会对拜登选情的预期。从老迈弱势候选人到大选领跑者,今天的拜登只是“疫情得利者”吗?

从“政坛新星”到“政坛常青树”:拜登战力究竟几何?

拜登并非出自政治世家,在他之前这个平民家庭也并未与政治有密切关联,没有给他的仕途提供资源或捷径。大学期间拜登成绩平平,甚至因口吃和抄袭丑闻而影响日后的政治生涯。

雪城大学法学院毕业后,拜登回到家庭所在的特拉华州威尔明顿,进入法律界工作,结识了当地资深的共和党人,但最终因为不喜欢当时的共和党总统候选人尼克松,于1969年在当地民主党人的引导下加入了民主党,参与政治活动,就此开启了他长达半个世纪的政治生涯。

|1969年的拜登

依托当地民主党的平台,这位起点不高的年轻人一跃成为“政坛新星”,并随之成为政坛常青树:

加入民主党的同一年,民主党在特拉华州整体态势低迷,然而27岁的拜登初次参加竞选,以2000票的优势赢得纽卡斯尔县议会的议席,并扬言在未来几年内成为参议员;

1972年特拉华州联邦参议员选举,面对尼克松总统全力支持的时任资深参议员詹姆斯·卡莱布·博格斯,当地民主党竟无人愿意挑战,而30岁的拜登初生牛犊不怕虎,在这场毫无胜算的选战中披挂上阵:

在几无竞选经费、支持率一度落后30%的情况下,拜登全家齐上阵组织竞选活动;他本人则凭借旺盛的精力积极走进选民,每天参加10余场选民见面会,专攻当时选民普遍关心的越战撤军、环保、民权、大众交通、税收和医疗问题,响应选民对传统政治的不满,以“改变”为主题,猛打博格斯的年龄和适任能力问题(博格斯原计划退休,不再谋求连任)。

| 1972年拜登在特拉华州首次当选为联邦参议员,并见证了民主党随后几十年在该州的立足与发展壮大,来源:Slate & Getty Images

最终拜登以超出对手3162票、1.4%的微弱优势意外掀翻这位政坛“老炮”,成为美国史上第六年轻的参议员,此时他从政仅3年;

| 1972年特拉华州联邦参议员选举,拜登的竞选广告大打“年轻”牌,成为他惊天逆袭的重要策略,图源:The News Journal/newspapers.com

1974年,32岁的拜登被《时代周刊》评为“200张面向未来的新面孔”,称他“自信”、“雄心不已”;1978年至2008年,拜登六次竞选连任参议员,实现特拉华州联邦参议员“七连庄”的成就;不同于第一次当选参议员的艰难与惊险,拜登的六次连任之路均十分轻松,得票率稳居60%左右;30年来,共和党先后派出5位对手挑战其参议员之位,但无一例外以巨大劣势败阵。

事实证明,这位政坛新星并非昙花一现,而是在特拉华州稳扎稳打,并通过当地八次选举胜利,长期依托民主党和参议院的平台,稳步成长为具有全美影响力的政坛大咖。

| 年纪轻轻便一跃成为联邦参议员,拜登自然先后成为历任总统的座上宾,包括民主党总统卡特(上右)和共和党总统里根(下左),图源:Office of United States Senator Joe Biden, William 2Fitz-Patrick/Reagan Library

在此期间,拜登深耕特拉华州不仅成就了他个人政治生涯的成功,也帮助民主党在此站稳脚跟,扩大政治版图:1988年之前,特拉华州在总统和州长等大型选举中相对摇摆,但共和党胜选的次数明显更多;自1992年至今,民主党连续七届总统和州长选举均在特拉华州以显著优势获胜,目前拜登在该州的支持率也遥遥领先特朗普。

拜登的政治生涯起步、植根于特拉华州,也见证了该州从“偏红摇摆州”变成“铁蓝州”。

| 1952年-2016年总统和州长大选民主党与共和党在特拉华州得票情况对比,来源:维基百科

考虑到特拉华州长期以来客观上有利于共和党的政治气候,拜登这一成就更显得难能可贵:作为美国人口最少的州之一,特拉华州经济发展依托商业,尤其是大型企业(如沃尔玛、摩根大通、杜邦),当地居民在财政和经济问题上持温和偏保守的态度,其中支持大企业的政策和税收政策常年是选民投票时关注的焦点;此外,教育、环保压力、都市发展、城市蔓延、人口多元化需求、贫富收入差距、区域发展不平衡等问题也是多年来当地人关心的议题。

虽然秉承了民主党“自由主义”的政治哲学,但特拉华州的政情民意和天主教家庭的影响也塑造了拜登相对温和的政治立场,这奠定了他在该州深厚的“群众基础”:不同于同党激进左翼人士,拜登支持小幅加税,以增加财政收入但又不至于失去大企业在特拉华州的投资;在环保问题上也被誉为“多数时站在历史的正确一方”,参议员任内就环保议题投票支持的次数比例高达83%,1987年更是在参议员提出《全球气候保护法案》。

尽管为了迎合本州选民,他曾在参议院支持严厉打击犯罪(《全面控制犯罪法案)、打压同性恋及同性婚姻(《全面捍卫婚姻法案》,以及禁止公开性倾向的同性恋者在军队服役的法律),甚至在1970年代中期率先反对促进种族融合的校车计划(为此在初选招致哈里斯的痛批),引发争议。

但随着美国社会的进步和他本人参议员之位的稳固,拜登最终没有成为保守派,并在弱势群体、少数族裔、性少数者、移民、堕胎、枪支控制、司法改革等议题上更加积极。

|

自1973年正式就任联邦参议员以来,拜登从当年的民主党政治新星成为如今的老牌政治家,来源:U. S. Congress & 维基百科

除了稳获特拉华州选民支持,拜登也积极参与参议院外交、军事、环保、打击犯罪等全国性重要领域的工作。

他先后担任参议院司法委员会主席、外交关系委员会主席和国际麻醉品管制核心小组会议联合主席。任职司法委员会期间,拜登主持了美国历史上最为激烈的两名最高法院保守派大法官任命听证会(罗伯特·伯克和克拉伦斯·托马斯),参与了《暴力犯罪控制与执法法案》(其中包括《联邦突击武器禁制法案》)和《暴力侵害妇女法案》的立法通过;在“白水事件”、莱温斯基丑闻和克林顿总统弹劾案中支持克林顿。

| 在克拉伦斯的任命听证会上,拜登扮演了重要角色。图自 John Duricka / A.P

拜登长期在外交事务中持自由国际主义立场,反对孤立主义。早在担任外交关系委员会主席前,便已开始参与参议院外交事务工作。1979年8月,拜登作率领美国参议院代表团访问苏联,与柯西金、乌斯季诺夫等苏联高级领导人就军备控制问题进行商谈。

| 图为1988年拜登再次到访苏联。

冷战结束后,他积极参与北约东扩和欧盟关系事务,以及海湾战争、前南地区内战、科索沃战争、阿富汗战争、中东事务等国际热点问题,对美国政府的外交决策和行动产生了重要影响。1998年《国会季刊》将拜登评为外交政策中“举足轻重的12人”之一。

拜登在参议院积累了丰富的内政和外交工作经验,也为他进一步竞选总统奠定了基础。早在1987年,44岁的拜登便投入民主党总统初选,并被视为最强候选人之一,只因演讲抄袭事件曝光而被迫提前退选;2008年,拜登二度参加党内初选,怎奈奥巴马和希拉里实力太过强大、势头正劲,出线无望之下早早退出。

但拜登的履历、经验和实力也得到奥巴马的青睐,后者很快便邀请拜登出任其竞选搭档。2008年与2012年两次大选中,拜登的个人背景与温和形象也着实帮助奥巴马在其不太受欢迎的佛罗里达、俄亥俄和宾夕法尼亚等重要摇摆州赢得了更多支持;尤其是2012年当奥巴马在与罗姆尼的电视辩论表现不尽理想时,拜登在与保罗·莱恩的副总统候选人电视辩论中有力地抨击共和党、捍卫奥巴马政府的执政表现,令观众瞩目,最终促成了奥巴马的胜选。

| 2012年副总统辩论

不同于以往多为虚职的副总统,拜登在8年任期内积极参政,在金融危机期间负责监督奥巴马经济刺激计划的基础设施投资工作,领导了美国史上最大的赤字削减计划之一;与国会两党议员沟通协调,确保通过了《税负减免、失业保险再授权和就业创造法案》等重要法案;参与内阁多项重要决策,尤其在外交事务中起到突出作用,主导伊拉克事务并促成美军2011年从伊拉克撤军,实现与俄罗斯的新裁减战略武器条约并在国会通过,与墨西哥进行经济对话并吸引后者加入TPP(《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直接参与中东等众多国际热点地区事务。

凭借8年副总统生涯的突出表现,拜登在2017年卸任前夕获得奥巴马颁发的美国公民最高荣誉——杰出总统自由勋章,被后者誉为“美国最好的副总统”、“美国历史上的雄狮”。

|从副总统卸任前夕,拜登获得美国公民最高荣誉“杰出总统自由勋章”,图源:Susan Walsh/AP

初踏政坛“一鸣惊人”,选举之路“十战十胜”,亲身参与半个世纪美国政坛重大事件,从参议员到副总统“业绩突出”,扩大民主党在东北部政治版图,温和但不保守的风格甚至得到部分共和党人的认可......从选举和施政两个角度来看,拜登均无愧于政坛常青树的地位和成就,成为民主党内的最优选择也并非意料之外。

|拜登政治生涯选举的“十战十胜”记录,来源:维基百科

2020:“拨乱反正”圆梦白宫?

2016年大选,面对高调出征的希拉里,遭遇丧子之痛的拜登没有参选,但特朗普胜选上台后的一系列“倒行逆施”,重燃拜登心中的战火和总统梦。随着希拉里明确表态2020年不参选,面对民主党内“群龙无首”的局面,拜登于2019年4月正式宣布再度出山,竞逐白宫。

彼时民主党一度出现了23名候选人登记参加初选,而党内传统建制派力量遭到削弱,令左翼的桑德斯和沃伦一度占据上风。但初选过程中拜登再次展现了自己丰富的选举经验和技巧:一方面迅速调整政策主张,向党内年轻人靠拢;另一方面联合民主党高层整合建制派力量,集中建制派支持者选票,在初选中后来居上;最后主动向桑德斯和沃伦示好,说服二人迅速为其背书,实现党内团结,提前赢得了初选。

|初选阶段,民主党一度出现23人竞逐的局面

除了早早获得全党支持,立场温和的拜登凭借多年来在参议院与不少共和党人的良好关系,通过政策理念宣示,甚至赢得了部分共和党政治人物的支持。

| 拜登与麦凯恩。图自New York magazine

拜登与共和党资深参议员约翰·麦凯恩的30多年交情在美国政坛无人不知。麦凯恩去世两年后,其遗孀辛迪·麦凯恩不忍丈夫遭特朗普攻击,公开宣布支持拜登。此外,2016年共和党初选中与特朗普竞争的原俄亥俄州州长约翰·卡西奇、原美国国务卿鲍威尔、特朗普昔日下属&原白宫通讯联络主任斯卡拉姆齐、四名前共和党参议员、三名前共和党众议员也加入支持拜登的行列。

在全球性危机越发频繁出现,极端思潮在世界各地(包括美国)纷纷回潮之际,拜登在坚持温和自由派立场的基调下适度地“与时俱进”,力求争取更多支持选民。他支持同性婚姻、保障妇女堕胎权、控制和缩减军费支出;同时也展现出更坚定的全球主义者形象,反对美国在国际社会“退群”,支持国际合作积极应对气候变暖等环境问题,也支持北美自由贸易区;在近期轰轰烈烈的“黑命攸关”运动中,拜登不仅第一时间声援运动诉求,并亲赴现场慰问受害者及家属。其立场俨然与特朗普截然相反。

| 拜登看望因弗洛伊德抗议事件被拘押的抗议者。图自Reuters

从拜登7月份至今发布的竞选纲领和政策主张来看,的确符合拜登的中间派路线:建立全美疫情监测和追踪系统、提高最低工资、投资绿色能源、司法改革保障少数族群权益、重新加入全球气候协定、重建美国国际声誉、反对孤立主义、扩大奥巴马医改覆盖范围、放松移民政策、扩大免费大学教育和学生补助、实现学前教育全覆盖......其中不少内容直接针对特朗普现行政策,“拨乱反正”的意味浓厚。不少人认为,坚守自由、温和中道的拜登是危机中美国最好的调和剂。

在竞选过程中,拜登也不失时机地在各项公开活动中抨击特朗普执政中为人诟病和充满争议的言行与政策,从“支持极端右翼思潮”、“抗疫消极不力”,到“破坏美国的国际信誉与形象”、“威胁美国立国之本”,其传达的信息不言自明:特朗普正驱使美国偏离正轨,“亲痛仇快”,唯有自己胜选方可带领美国回归正确的道路,维系多年来之不易的丰硕成果。

在各州的竞选过程中,拜登针对2016年竞选期间特朗普做出的承诺,结合特朗普上任后的实际情况一一予以驳斥,大打其“毫无计划”、“无力兑现承诺”、“欺骗选民”的弱点,目标直指2016年特朗普意外赢得但如今颇为失望的摇摆州选民。

在众多摇摆州支持率保持显著领先的同时,拜登也吸取了四年前希拉里“大意失荆州”的教训,不仅选择来自加利福尼亚州的卡玛拉·哈里斯,继续稳住少数族裔、妇女选民和民主党最大票仓——加利福尼亚的稳定优势(而特朗普在共和党最大票仓得克萨斯州的优势岌岌可危),并不止一次前往铁锈带——威斯康星、密歇根和宾夕法尼亚(2016年均被特朗普意外赢得)造势,确保不再翻车。

|从竞选搭档的选择便可看出,拜登不想重蹈希拉里的覆辙,图源:Carolyn Kaster/AP Photo

由此可见,今年大选中拜登的选举经验和能力再次得到充分体现。他清晰地看到了当前全球性危机(突发疫情)之下国际形势大变局和美国社会分裂的大环境,作为“古典时代”走过来的政坛活化石,以拨乱反正之姿态,塑造了修复裂痕的最佳“调和剂”形象。对于急需安全、团结和生存的美国社会和美国选民来说,拜登的履历和他在竞选中打造的形象,显然比特朗普更有可能说服选民实现这些诉求。

拜登在与特朗普的直面交锋中也能做到不吃亏。在目前仅成功举办了一次的电视辩论中,拜登基本达到了其预期效果。正如BBC分析,“如果说拜登的目标是向美国人证明他虽然年老,却仍然可以抵受压力,也能在面对正面批评时保持冷静,他周二(首场辩论日)就成功达成这个目标”。经过一番政治上的“泥泞战”,拜登反而扩大了自己的支持率,成为身上泥泞较少的赢家。

不可否认,此时拜登仍未稳操胜券,“十月惊奇”仍有可能不断出现。经过参议院司法委员会历时四天的听证会,艾米·康尼·巴雷特基本确定得到所有共和党参议员的支持,10月22日通过投票任命几无悬念。随着最高法院保守派大法官占据绝对多数几成定局,不仅未来会影响堕胎、持枪权和监管机构权等事关美国政治社会的核心争议议题,更会直接影响不到一个月之后的大选结果:如果此次大选的最终结果出现争议,将由最高法院9位大法官来做出裁决(2000年大选布什和戈尔的竞争结果便可见一斑)。

|经过参议院4天的听证会,巴雷特进入最高法院似乎只是时间问题,图源:Getty Images

除了拒绝承认可能的败选结果、将拜登与激进左翼挂钩、阻挠邮寄选票等手段外,特朗普仍在寻求利用自己的行政资源和影响力加大攻击拜登。 近日《纽约邮报》曝光的邮件,揭露了拜登也曾参与次子亨特·拜登与乌克兰能源公司的会谈,成为特朗普进一步攻击拜登“通乌门”的武器,而邮件及其它涉及拜登次子的私照全部来自去年12月被联邦调查局取走的其个人电脑和硬盘。

|《纽约邮报》曝光的拜登“通乌门”最新邮件,图源:New York Post

虽然邮件无法证明拜登直接参与了其子在乌克兰的商业活动,杀伤力也尚未达到四年前同期的希拉里“邮件门”事件,但特朗普领导下的美国行政部门在未来两周内是否还有进一步针对拜登、杀伤力更大的行动或曝光,仍未可知。

更不用说一旦发生其它意外事件或紧急情况,具有行政权力的特朗普可以利用职权和行政资源,采取更多手段予以应对。对于拜登来说,未来两周确保自己不减分,是走向胜利最重要的因素。

无论民主党支持者是否喜欢拜登,不可否认的是,从选举实力和执政能力来说,他是目前党内的最优选择。民主党人选择了实力最强的拜登,而拜登也将他从政半个世纪累积的经验和能量发挥到了极致。能否在两周之后如愿以偿,这已不只取决于民主党和拜登自己了。毕竟这就是政治选举的吊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