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葫芦岛两家庭称坟墓被掘开焚烧,此前均违反土葬规定拒缴罚款
资讯

辽宁葫芦岛两家庭称坟墓被掘开焚烧,此前均违反土葬规定拒缴罚款

2020年10月13日 19:13:19
来源:新京报

新京报讯(记者 海阳 实习生 慕宏举)7月12日深夜,辽宁省葫芦岛市建昌县老达杖子乡,已故村民田守业的坟头蹿起了火苗。家人闻讯赶到现场时,发现田守业的遗骸被烧得只剩头部。2个月后,同乡村民王希恩的坟墓也被发现有掘开焚烧的痕迹。

10月10日,田守业的外甥女田树英与王希恩的儿子王玉奎向新京报记者讲述了这一遭遇。两家均属于违反当地殡葬政策实行了土葬,并拒交罚款。

10月12日,老达杖子乡派出所一位民警对新京报记者证实,确实接到了两起声称家族坟墓被纵火的报案。目前,建昌县公安已经介入调查,暂未发现关键证据。

民警在现场勘查。受访者供图

民警在现场勘查。受访者供图

坟头离奇着火,家属怀疑同村民政专员

王希恩家在老达杖子乡青龙源村,于今年2月去世。随后家人们对其进行了土葬。5月,乡民政所工作人员王虎(化名)找到王玉奎,称土葬违反了殡葬政策,需要缴纳2万元的罚款。王玉奎和王虎就罚款数额发生争执, 双方没有谈拢,王玉奎便离家去沈阳打工。

今年9月8日,王玉奎的亲戚上山打枣时,发现王希恩的坟墓被掘开,且有焚烧痕迹。在王玉奎提供的其父墓穴照片中可以看到,一个土坑中散落着碎石和泥巴,边缘露出一层黑黝黝的框架。王玉奎称,这是被焚烧后棺椁的残骸。

王家人很快便报了警。“第二天派出所就来人了,对现场进行了拍照录像。”王玉奎表示,过了十天左右,家人在当地派出所的同意下,对坟墓进行了回填。

王玉奎对记者表示,事发后没有家人见到过尸骨残骸,他推测纵火者使用了柴油或汽油,将尸体烧得一干二净。对此,一位北京地区殡仪馆工作人员对新京报记者表示,一般而言殡仪馆火化炉使用柴油作为燃料,炉内温度达800度,才能将尸体烧尽。

老达杖子乡杏花村村民田守业于今年1月去世,家人也对其进行了土葬。4月份,田守业的外甥女田树英收到了乡民政所工作人员的电话,同样被要求支付2万元的罚款。田树英以下葬时间太久为由,拒绝支付。

7月12日晚间,田守业的家人接到乡亲电话,得知家里坟墓的方向正冒着浓烟。家属们赶到现场,发现田守业的坟头正在着火。“火太大,没法扑救,只能这么看着。最后尸体烧的只剩头骨了。”田树英声称,家属们在现场没有拍摄照片。火灭后,家人们又将田守业的头部残骸重新落葬。

田守业的坟墓。受访者供图

田守业的坟墓。受访者供图

民政专员否认参与纵火,公安部门称缺乏直接证据

王虎向新京报记者表示,没有与田守业一家交流过,但确实曾向王玉奎一家索要2万元的罚款,这一罚款数额源于上级民政部门制定的统一政策。“葫芦岛市殡改条例是16个部门一同制定的。2万元罚款是县民政局制定的,付款地点在财政局。少一元不行,多一元也不收。”他还透露,上半年老杖子乡有大约150人死亡,其中有120多人的家属选择土葬,并缴纳罚款。只有田、王两家拒绝缴纳。

王虎表示,自己和王玉奎是远房亲戚,曾多次上门做其工作。但是,王玉奎和弟弟都想让对方承担罚款,不肯出钱,最后不再理睬王虎。在王玉奎提供给新京报记者的一段录音中,王虎劝他道,“你就差这3万2万是怎么的?老人家拉扯咱们一辈子也不容易。”王玉奎则不愿意:“我整不了,要么(我和我弟弟)一人5000块钱就完事了。”

王虎将王希恩家的情况及坟墓的地理坐标上报县民政局,他表示此后便未再过问此事。对于王玉奎的指控,他予以否认。“咱们也有爹有妈,谁能干这种事?良心也过意不去。”

王希恩的坟墓。受访者供图

王希恩的坟墓。受访者供图

10月12日,老杖子乡派出所一位民警对新京报记者证实,确实接到田守业和王希恩两家报案称坟墓被烧,目前建昌县公安部门已介入,将两起案件并案调查。

上述民警对记者表示,已经多次约谈了王虎,但是目前此案缺乏直接证据。“没有人看到谁去点火了,现场看不出来哪部分是尸体,现在也都已经埋上了。”他表示,下一步公安部门将争取获得家属同意,再次打开坟墓,对尸体进行取样检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