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民危机与二次疫情“共振”,欧盟“太难了”
资讯

难民危机与二次疫情“共振”,欧盟“太难了”

2020年09月27日 20:22:44
来源:新京报评论

美国的单边主义和干涉主义所造成的负面效应持续外溢,也使得欧盟长期背负难民包袱,这也为欧盟发展和稳定注入了更多不确定性。

▲希腊最大难民营大火犹如地狱,疑为难民不满防疫措施纵火。 新京报“我们视频”出品

文 | 董一凡

“移民问题很复杂,欧洲处理这一问题的旧制度已经行不通了。莫里亚难民营给我们大大地提了个醒。”这是近日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在发表上任以来首份年度“盟情咨文”时发出的警示。随后,欧盟提出一项移民法修正议案,希望推进成员国共同承担难民接纳责任,缓解边境国家的难民收容压力,避免难民风险失控。然而,提案推行,困难重重。

莫里亚难民营位于希腊莱斯沃斯岛,是欧洲规模最大的难民营。这座营地本月9日被一场大火夷为平地,大火导致13000名移民和难民无家可归。

难民危机和二次疫情的“共振”

自2015年欧盟爆发难民危机以来,难民问题持续对欧盟内部社会稳定和外部安全治理带来震荡。随着新冠疫情的暴发以及二次暴发,管控和解决难民带来的挑战也难度激增。

目前,欧盟仍然面临巨大的难民收容压力及其衍生风险。2020年1月-7月间,共有26800名难民或移民通过地中海抵达欧洲,与去年同期相比减少了近1/4;47250人试图通过非法穿越边境进入欧盟,同比下降15%。

虽然新增难民数量同比在下降,但这主要是受到新冠疫情给国际交通和人员往来冲击的影响,而非得益于难民来源国经济和安全形势的趋稳。事实上,欧盟新增难民仍主要来自其周边中东、非洲的动荡国家,而这些国家政治安全、社会形势恶化并未因疫情而降温,反而出现更多的动荡苗头。

比如一些大国相继在利比亚民族团结政府和军事强人哈利法·哈夫塔尔领导的“国民军”两方之间押宝,双方武装冲突持续升级;非洲国家普遍经济形势在疫情冲击下急剧恶化,百姓温饱遭遇严重威胁;阿富汗在美国做出逐步撤军的战略决定后,前景面临更多不确定性。

与此同时,周边国家为欧盟分摊难民的不确定性也在上升。黎巴嫩因贝鲁特港口爆炸,导致政治动荡和经济压力陡增;土耳其则因地中海划界争端问题处在与欧盟翻脸的边缘。

▲希腊难民营数百人确诊,此前难民纵火抗议封锁致万人疏散。 新京报“我们视频”出品

难民牌一直是土耳其自认捏住欧盟的要害,在黎巴嫩、土耳其等国境内都有着数百万来自叙利亚、伊拉克等周边国家的难民,其对难民的失控将给欧盟带来难以想象的冲击。

成员国分化离心,难民问题“难解”

在欧盟内部,难民问题与疫情肆虐交相共振,进一步造成成员国之间政治分化。

疫情背景下,长期低烧延宕的外部难民不仅持续对欧盟社会文化造成影响,而且大量人员从边界外涌入欧盟境内也给各成员国的防疫体系增添了极大的压力,其中最靠近欧盟外延的国家压力最大。

希腊莱斯沃斯岛难民营火灾造成1.3万难民失去居所,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亲自考察灾情并呼吁其他成员国伸出援手,结果应者寥寥。

与此同时,欧盟内部就难民问题的分化也不断发酵,奥地利联合波兰、捷克、匈牙利指责欧盟的新版难民治理规则是“强制摊派”;中东欧国家原本就坚持其关于难民和移民问题上的保守立场,在抗疫压力和经济衰退的背景下,接纳难民的意愿进一步降低。

目前,欧盟各国正迎来第二波疫情高峰,很大可能将再次启动封锁,而经济走出衰退低谷更是遥遥无期。同时,民众的不安全感和疫情防控带来的消极情绪相互作用发酵,使得各国对于共同承担责任的民意基础更为脆弱。民粹主义和本国利己主义的政治思潮与政治势力也因此获得了更丰厚的土壤。

不仅如此,难民问题还会导致各国因抗疫和经济而高企的财政赤字“雪上加霜”,财政债务水平更趋脆弱。识别、管控、登记、分流难民也将给民政、公共卫生等部门增大工作强度和防疫难度,欧洲国家提经济、保稳定、促抗疫的进程将遭遇更多不确定性。

欧盟当前面临的难民问题,很大程度上与美国21世纪以来奉行的单边主义和干涉主义中东政策密切相关,这些政策余孽使得欧盟成为仅次于中东、北非地区的最大受害者。而本届美国政府在中东政策上更是以甩脱责任、偏以抑阿、打压伊朗为特点,将单边主义和自身战略私利彰显到了极致,却完全不顾及政策背后外溢的负面效应。

长期来看,欧盟因周边乱局而背负的难民包袱恐怕难以甩脱,难民和疫情共振将持续给欧盟发展和稳定注入不确定性。

□董一凡(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欧洲研究所助理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