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大法官的“人设”太完美!民主党只能干着急!她将如何改变美国?
资讯

特朗普大法官的“人设”太完美!民主党只能干着急!她将如何改变美国?

2020年09月27日 09:53:50
来源:冰汝看美国

传奇式的美国大法官金斯伯格RBG悼念仪式在25日全部结束,特朗普分秒必争,26日立即正式宣布了他非常满意的大法官提名人现年48岁的巴雷特法官(Amy Coney Barrett)。特朗普对巴雷特有多满意呢?在面试完后,特朗普直接取消了与另一位呼声很高的人选,佛罗里达州的Barbara Lagoa的面试。

特朗普为何如此钟意巴雷特?我们看一下今天特朗普宣布提名仪式上,巴雷特可圈可点的表现就知道了。

第一,盛赞前任。尽管巴雷特与自由派的RBG的观点非常不同,但是她在提名致辞上,开场白就是称赞自己的前任是多么优秀。巴雷特说,她会时刻提醒自己她的前任是谁,RBG的去世,是一个伟大生命的终结,直到现在美国都还在为她降半旗默哀。RBG的职业生涯始于法律界对女性仍然极度歧视的时期,但她不仅打破了天花板,还砸碎了它们。RBG赢得了美国乃至全世界妇女的钦佩。

第二,角色承诺。巴雷特说法官并不是政策制定者,必须摒弃政策观点。现在最高法院有9位大法官职位,而她正好习惯了一个九口之家。如果获得任命,她将会履行司法誓言,实现司法公正,忠诚履行宪法职责。

第三,完美家庭。巴雷特是一名保守的天主教教徒,还是7个孩子的母亲,其中有一位患有唐氏综合征,还有两位是从海地所收养。今天他们全部都来到了现场。

特朗普政府确实不乏“彪悍”的女性,从巴雷特,到有四个熊孩子的前白宫顾问康威,有三个孩子的白宫前发言人桑德斯,再到刚生完娃就担任白宫发言人的麦克纳尼。

而巴雷特是如何兼顾事业和家庭的呢?她说自己工作的时候是法官,回到家就是母亲,司机,生日聚会策划者。在新冠疫情爆发后,学校只能远程上课。于是她和丈夫成为了“家庭在线学习学院”的联合校长。而丈夫是他坚强的后盾,抢着干家务,厨艺还比她好。

面对这样一位有虔诚宗教信仰,事业家庭两不误的完美大法官人员,民主党对她的攻击显得非常乏力。比如,有民主党活动家质疑巴雷特是否通过合法程序收养海地的儿女?不过这个质疑反而引发了人们的反感。

就连CNN在巴雷特发表完提名讲话后,都称赞她精彩的人生。面对这样的一个“完美”提名人,民主党怎么办呢?既然不能攻击人设,就只能攻击她的立场和特朗普的决定。而民主党找到最有力的一个说辞就是如果巴雷特获得任命,她将会推翻奥巴马的《平价医疗法案》,让2000万美国人失去医疗保险。如今超过一半的美国人希望奥巴马医保应该扩张而非废除。《金融时报》认为,2018年时共和党对这项医疗改革的讨伐,一定程度上也导致他们在2018年丢掉了众议院多数席位。

嘲笑民主党攻击巴雷特的政治漫画

拜登的回应就更弱了,他说最高法院的决定会影响到每一位美国人,所以大法官的人选应该在大选以后才敲定。

不过共和党这边已经磨刀霍霍了,巴雷特的任命将进入快车道。听证会已定于10月12号举行,任命投票将在11月1号前完成。

大法官任命程序

与特朗普之前提名的大法官卡瓦诺(Brett Kavanaugh)被指控性侵,并当庭对质的“抓马“相比,目前为止巴雷特并没有太多软肋。而且2017年她被特朗普提名为上诉法院法官时,已经顺利通过了一次任命听证会。

还记得当年的这场he said she said听证会吗?

为什么是巴雷特?

毕业后的巴雷特先是遇到了人生的第一位伯乐:时任美国哥伦比亚巡回上诉法院的劳伦斯·席尔伯曼法官,之后又成为最高法院大法官安东宁·斯卡利亚的助理。

这两段职业经历,既对巴雷特的法律进阶路提供了巨大的帮助下,也对她的政治主张产生了重要影响。巴雷特的这两位恩师均是著名的保守派:斯卡利亚是一位虔诚的天主教信徒,素来反对堕胎,被称为保守主义法律运动的“旗手”。巴雷特自己是印第安纳南本德市“赞美之民”的基督教社区的会员,而不少批评家甚至将这一教会与邪教进行比较。

2002年巴雷特返回母校圣母法学院(Nortre Dame Law School)任教,并且颇受学生欢迎。

在重大议题上的立场,巴雷特的纪录如下:

奥巴马医保:巴雷特认为奥巴马的《平价医疗法案》存在致命缺陷。她对其中控制生育的要求是坚决反对的,她认为这是严重侵犯宗教自由的行为。2012年她还签署了一份请愿书,称避孕措施侵犯了宗教自由。。

堕胎立场:这是巴雷特上任后,民主党最担心的问题,就是她可能会推翻Roe V. Wade案件,这也是2016年特朗普的竞选承诺,巴雷特反对堕胎合法化。不过在2017年的时候她还是小心翼翼地告诉参议院,Roe V. Wade案件已经结案。

这里补充一下小知识:Roe V. Wade是美国历史上最轰动的堕胎案件,有人形容这个案件的影响力等同于第二次美国内战。1972年,得克萨斯州两个年轻的女权主义律师萨威丁顿(Sara Weddington)和科菲(Linda Coffee)试图挑战当时的堕胎政策。她们选中了一名希望堕胎的21岁女子,(化名为Roe)作为原告,起诉达拉斯县的检察官韦德(Wade),因为Roe无法在得州合法安全的堕胎。1973年 1月22日,美国联邦高院以7比2的表决,确认妇女决定是否继续怀孕的权利受到宪法上个人自主权和隐私权规定的保护,这等于承认美国堕胎的合法化。这一裁决推翻了美国46个州的堕胎法。它肯定了怀孕第一期(头三个月)孕妇做决定的自主性。但十多年后,Roe 在1987年公开表示她只是一个诉讼工具,并且为争取堕胎合法化而编造除了自己被强奸的故事。

移民政策:巴雷特在移民案件上的主张大部分都与特朗普政府一致。比如在Cook County V. Wolf案件中,特朗普政府禁止颁发给可能利用美国社会福利的移民发放签证,还比如在Yafai V. Pompeo的案件中,巴雷特支持美国国务院拒绝向一位也门籍的美国公民妻子发放签证。

死刑:在第七巡回法院时,她曾经投票通过允许执行死刑。但1998年巴雷特与美国天主教大学校长加维(John Garvey)共同署名的文章中建议,天主教法官应该回避审理与宗教信仰相抵触的死刑案件。

枪支权利:巴雷特支持缩小持枪限制的范围。她曾经对威斯康星州的Kanter V. Barr案件提出异议,这起案件维持了威斯康星住州法,剥夺非暴力重罪者持枪的权利。巴雷特认为,历史常识告诉大家,立法机关有权禁止危险的人拥有枪支,但是这种权利只应该用于危险的人。而非暴力重罪犯应该享有持枪的权利。

其实早在2018年时,特朗普就曾认真考虑任命巴雷特担任大法官,不过她在同特朗普的一对一会面时,输给了现任的法官布雷特·卡瓦诺。

据NPR报道,当时特朗普与巴雷特的会面“进展的非常不理想”。当时巴雷特患有结膜炎,这也导致她在与特朗普会面时,全程戴着墨镜,当时的巴雷特也不在自己的最佳状态。最终特朗普选择了卡瓦诺,不过当时特朗普告诉巴雷特说,他会留一个位置,由巴雷特来接任金斯伯格的大法官的位置。

特朗普与共和党选择巴雷特,最主要只有两个原因:1.足够保守 2.足够“年轻”。足够保守意味着一旦巴雷特担任大法官,她将会成为共和党与保守派坚定不移的一票,而足够年轻则意味着巴雷特可以成为未来甚至30年稳居大法官之位。

美国最高法院的格局

目前共和党总统提名的大法官总共是5名,分别为老布什提名的Clarence Thomas,小布什提名的John Roberts和Samuel Alito,特朗普提名的Neil Gorsuch和Brett Kavanaugh,而在民主党的金斯伯格去世后,目前偏向民主党的大法官只剩下了三位,分别是克林顿提名的Stephen Breyer和奥巴马提名的Sonia Sotomayor与Elena Kogan。其中Stephen Breyer也已经是82岁高龄。

由民主党总统所提名的法官,偏向左翼和自由派,在法律问题上做出的判断会更加的开放与进步。而共和党所提名的法官则为右翼保守派,在社会与伦理问题上会偏向保守和传统,在法律文本的诠释上同样会选择保守。

在金斯伯格去世之前,美国法院的投票中,右翼共和党也会以5:4占据优势。不过近些年里,小布什提名的保守派法官John Roberts,在许多重要投票时倒向了左翼/自由派,也让民主党和共和党在最高院的争夺中互有胜负。

不过在金斯伯格去世后,原有的平衡面临被彻底打破,如果共和党能够迅速的提名自己的法官,保守派将有6票,自由派只有3票,即使保守派的John Roberts“投票倒戈”,保守派依然也会以5:4占据牢牢优势,从而右派共和党将会在美国最高法院里占据绝对上风。

而在美国,最高法院法官的任命都是采取终身制,所以如果特朗普政府以及共和党能够迅速任命一位右翼的法官,将在未来几十年影响美国政治社会的走势。 (顺便提一下,年薪在26-27万美元)

美国社会上所面临的各种问题,例如“持枪的权利”,“堕胎的权利”,“同性婚姻的权利”,“对于移民的政策”,“奥巴马医疗改革方案”,“美国税收政策”等所有与美国民生息息相关的政策,最终的判决权都会在美国最高法院里。

为何提名如此顺利?

共和党参议员罗姆尼在提名巴雷特的程序中起到了关键作用。9月22日罗姆尼公开表态,支持特朗普在大选前任命大法官的决定,这也为共和党在年内任命新任大法官铺平了路。

罗米尼支持巴雷特的声明

为何罗姆尼的一票如此重要?美国对于法官的任命,必须要由参议院来投票,而目前白宫和参议院,都被共和党所把持:总统特朗普与副总统彭斯自然不用多说,在参议院内部,共和党人席位53,领先于民主党的47。如果在任命大法官的程序上两党打平,则会由参议院议长,现任副总统来决定。

因此,民主党如果想要阻止共和党在大选前任命新大法官,不仅党内部所有人意见一致,同时还需要从共和党那里拉倒至少“4人倒戈”,才有机会阻止共和党人投票通过提名。据《华尔街日报》的统计,目前共和党的参议员中已经有2人明确表示反对年内确认大法官人选:分别为阿拉斯加州的丽莎·默科夫斯基(Lisa Murkowski)和缅因州的苏珊·柯林斯(Susan Collins),另有还有两人态度暧昧,参议院多数党领袖麦康奈尔(Mitch McConnell)则做起了其他共和党人的“工作”。

此前,罗姆尼被认为是共和党内重大的“不确定因素”。要知道,罗姆尼素来与特朗普“不对付”。在弹劾特朗普期间,他是参议院中唯一投票支持弹劾的共和党。今年闹得沸沸扬扬的“BLM”运动中,他也是共和党内参与游行、与特朗普唱反调的人。此外,罗姆尼在6月7日公开发表言论,表示不会在今年大选中支持特朗普。

见识一下塑料友谊

不过这些均属于“内部矛盾”,当共和党遇到提名大法官这种能给党派带来巨大政治利益的机会时,罗姆尼“摆正”方向,一致对外。前众议院议长瑞安(Paul Ryan)指出,虽然罗姆尼属于温和派共和党人,但他所代表的犹他州是美国典型的保守州,他也同样需要来顺应民意。

特朗普的福音

特朗普目前的诉求其实很简单,只有两个字:连任!

巴雷特身为美国中西部虔诚的天主教徒,无疑将有助巩固特朗普在重要的“铁锈带”和福音教派的票仓。一旦巴雷特成功进入大法官流程,也将会分散媒体的精力,不再只针对“疫情”,“经济下滑”以及“BLM抗议运动”这些让特朗普焦头烂额的事情上。

共和党的目标更为长远:提拔一位年轻且坚定的保守派法官,使得最高法院在未来的几十年中,共和党都拿到主动权。于是,巴雷特的任命,让特朗普的短线目标与共和党的长线目标交织在一起,共和党内也更加团结。这一次,黑天鹅事件罕见给特朗普带来了政治福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