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性率高、信徒出逃、教会造谣!韩国疫情全面告急?
资讯

阳性率高、信徒出逃、教会造谣!韩国疫情全面告急?

2020年08月21日 20:46:39
来源:东方网

韩国第二轮教会群聚感染事件仍在持续发酵。包括首尔、京畿道和仁川在内的首都圈新冠疫情正在以惊人速度向全国蔓延。韩国总统文在寅表示,这是自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韩国面临的最大危机。

据韩媒21日报道,引发此轮感染的韩国基督新教教会 “爱第一教会”方面仍在继续生事:信徒拒绝接受检查、闹事甚至从医院出逃;教会人员在社交平台传播“政府迫害”等不实内容,拒绝提交信徒名单,严重阻碍并触犯当地防疫红线。

1

吐口水、出逃……疯狂的信徒

韩国《每日经济》报道称,本月17日,京畿道抱川市的保健所工作人员试图向一对曾前往首尔参加光华门集会的教徒夫妇采集样本,却被对方吐口水。

这对夫妇年过五旬,在当地经营餐厅。当保健所工作人员提出采集样本的要求时,他们情绪激动,逼问道:“我们见过这么多的人,但凭什么只要我们接受检查?”

“既然找上门来了,那你们也必须去检查!”妻子刚说完这句话,就一把抱住保健所工作人员。随后还跑去餐厅外,向工作人员的车内吐口水。

第二天,检查结果公布,夫妇二人均确诊感染新冠病毒,但他们以“不敢相信结果”为由,突破隔离守则,驱车前往附近医院再次接受检查。之后被当地警察逮捕并移送至安山生活治疗中心。

据悉,这对夫妻在出席集会的第二天,还曾前往抱川教堂,致5人牵连感染。京畿道和抱川市方面协商后决定对两人采取刑事起诉。

确诊信徒出逃的情况也频频发生。本月17日,在浦项被确诊的一名40多岁女教徒得知自己确诊的消息后,咬伤丈夫的手,出逃至公共场所。4小时后被警方抓获,押送至当地医院。

18日,在京畿道坡州医院住院治疗的一名50多岁男信徒逃出医院后,乘坐巴士前往首尔,徘徊于钟路、新村等人群密度较高的地方,还进入咖啡店等封闭性空间,约25小时后在首尔被警方逮捕。

同一天,位于南杨州的一名60多岁女教徒接到保健所的确诊通知后,直接掐断一切联系方式并潜逃。她乘坐出租车来到位于首尔江南的severance医院,在等待接受新冠病毒检查过程中,被当地警方逮捕。

京畿道知事李在明20日表示,“阻碍防疫行为,是直接威胁道民生命的一种犯罪行为,必须采取严厉措施”。他表示将联合各市、郡采取同样的严格方针。

2

散布假消息、拒绝提交完整名单……

气焰嚣张的教会

教徒们滋事搅乱防疫进程的背后,离不开“爱第一教会”的推波助澜。

据《首尔经济》报道,近日来,如“在保健所被判定为阳性,自行到医院复检的结果却是阴性”、“保健所将所有参加集会的人都判为阳性”、“听说政府在采集样本的时候,会注射新冠病毒”这样的假新闻在Youtube、推特等各大社交网络服务平台广泛传播。

20日,“爱第一教会”牧师全光焄还在日刊报纸上刊登广告,声称是当局无限期地强制检查,导致确诊人数激增。

针对阳性转阴的偶发情况,中央防疫对策本部诊断分析组长李相元(音)此前曾解释称,“检查和采集间隔两日,有可能会出现病毒阳性化这样的转变。”

韩媒指出,虽然在政府委托下,民间医疗机构、公司也参与诊断检查程序,可能会出现细微偏差,但充斥在网络的流言蜚语有些假的离谱。

目前,韩国当局正就网络虚假谣言问题进行法律层面商讨。韩国中央防疫对策本部本部长郑银敬呼吁该教会信徒相信防疫当局,迅速接受检查,“诊断、治疗推迟,不但危机你们的生命,连家人也会陷入危险。”

从20日到21日凌晨,首尔市方面展开强制行政调查,要求“爱第一教会”交出信徒及访问者的完整名单,但因教会相关人士的强烈反驳和抵抗而失败。

防疫当局于10日上午10点左右首次访问时,教会相关人士以“律师没有到场”为由,拒绝配合。当天下午5点,防疫当局再次来到教会,但教会委托律师及相关负责人以“没有扣押搜查令”为由,再次拒绝防疫工作人员进入。

僵局持续3个多小时后,防疫当局才得以进入教会内部,但一些设施已被上锁。在教会方面的持续抗议下,防疫当局于21日凌晨3时30分左右撤走了部分人员。

据悉,该教会在全国范围内均由组织,势力庞大,但此前提交的名单只有900多人。

“拒绝配合,用武力阻止(外人)进入,这些人都是现行犯。”今天,京畿道知事李在明在社交平台Facebook上发表长文,严词指责“爱第一教会”。他强调,自己作为最高安全负责人,即使受到指责,也会尽全力找出感染源。

3

文在寅:若首都圈沦陷,

全国防疫网络将全面崩溃

韩媒指出, “爱第一教会”群聚感染事件,是自大邱“新天地教会”以来,确诊人数最多、规模最大的一次集体感染事例。韩国总理丁世均表示,本周将成疫情大流行分水岭,如果无法遏制疫情的扩散势头,将有可能在全国范围内发生大流行。

8月15日,"爱第一"教会的负责人、韩国基督教总联合会会长全光焄无视疫情和政府禁止集会的行政命令,在光化门附近组织信徒集会,并摘下口罩进行发言。

他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声称教会内的病毒感染来自外部的"投毒"。2019年12月至今年1月20日之间,全光焄也在光华门多次参与或主持召开集会。

据介绍,全光焄此前因性骚扰女性教徒、滥用职权、无端使用教会资金等问题,被"大韩长老会"除名,并被剥夺了牧师资格。此后,他自行创立教团,但并未正式登记在册。因此,全光焄负责的"爱第一"教会,也可归属为"异端"。

而 "韩国基督教总联合会"与其说是一个宗教组织,不如称之为是一个隶属于极右、极保守阵营的政治利益集团。据韩媒报道,该联合会与未来统合党的前身"大国家党"、"新世界党"、"自由韩国党"有着密切关系。

韩国《韩民族日报》宗教专业记者赵贤指出,韩国有数百个新教教团,每个教团都拥有很强的特性。在信徒管理、传教、捐献等方面倾注的热情远远高于其他宗教。

教徒们也极为“疯狂”,每天凌晨聚集在教堂里举行晨祷,礼拜后还要一道进餐,“这种场面在其他国家是看不到的”。

他还特别指出,相比其他宗教建筑物,新教教堂能容纳的教徒人数更多,“如果不戴口罩而进行礼赞、齐声祈祷或一道进餐,很有可能会飞沫四溅。”

特别是大型教会,10家组成一区域,100家编成一教区,以点(细胞)组织为中心,每周举行几次聚会,教民之间的接触频度与其他宗教相比要高出很多。

据韩国中央防疫对策本部通报,过去24小时,韩国又新增324例,这是自3月8日以来韩国单日新增病例首次突破300个。截至20日下午6时, “爱第一教会”相关确诊病例累计达739例。除济州道外,全国16个市、道均出现确诊病例。

防疫当局指出,“爱第一教会”相关人士的阳性率约为20%。其中60岁以上高龄确诊人数,占全部确诊人数的38%,相比“新天地教会”多出近3倍。

同时,此次传播的病毒,很可能是GH型病毒。该病毒的传播力是新天地相关流行病毒中发现的V组病毒的6倍以上。

韩国中央防疫对策本部本部长郑银敬在21日下午召开的发布会上指出,交叉感染的情况不断发生。

当天,韩国总统文在寅在首尔检查防疫工作时说,对目前状况非常担心,“这是自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的最大危机”。

他表示,首都圈人口密度极高,如果首尔防疫体系崩溃,意味着全国防疫网络溃败;只有守住首尔防疫系统,才能守护国民安全。

他还指出,新冠疫情在全球大流行的背景下,韩国成功防疫,并将经济冲击降为最小化,这是由国民创造的奇迹般成果。“但现在稍有不慎,就会面临崩溃的危机。决不能因为一瞬间的松懈而导致之前的所有努力都化为泡影。”

针对个别宗教机构等不配合防疫工作,文在寅强调,可动员地区全部行政力量,坚决采用法律手段。

目前,韩国正全面升级管控措施。青瓦台决定从21日起,启动全天24小时应急响应模式;首尔市政府宣布从21日0时起至30日24时,首尔禁止举行10人以上集会,要求婚礼等活动推迟进行。

韩国国防部21日宣布,取消原计划从9月1日开始的年度预备军召集训练,并以远程教育取而代之。韩联社指出,这是韩国1968年实施预备军制度以来,首次取消召集训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