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人间 | 69岁经历4次大洪水,有3次房子都被淹
资讯

在人间 | 69岁经历4次大洪水,有3次房子都被淹

2020年07月28日 12:59:10
来源:在人间

在人间 | 69岁经历4次大洪水,有3次房子都被淹

凤凰新闻客户端 凤凰网在人间工作室出品

这是邵仁妹人生中第四次经历洪水。这一次,房子照样遭了殃。

慕礼,是邵仁妹所在村庄的名字,位于江西省上饶市鄱阳县莲湖乡,在当地方言中,是“低洼”之意。不幸的是,邵仁妹就住在这村子最低洼的地方。

洪水来的那天,2020年7月10日,撤离前,69岁的邵仁妹一个人做了两件事,把大儿子张强家一楼的大电视搬到二楼,把养了多年的猫关进二楼的笼子里。她还有一条狗。狗看到洪水涌来,最早跑到了岸上。

平常,她一个人打发时光,有时看电视,有时逗一下猫狗。现在,大儿子一楼的家门几近淹没,水深近3米。此前,村里通知她要注意,洪水要来,但她没想到会这么严重。除了电视机,所有家具都被泡进了水里。

在人间 | 69岁经历4次大洪水,有3次房子都被淹

蓝色房顶处相连的三座房子为邵仁妹三代的家,均被洪水包围。分别是大儿子去年建好入住的新房,中间几乎完全淹掉的老瓦房以及1997年建成的老房子,目前是小儿子的住所。

这座三层半的楼房是去年刚刚建成的,所有家具都是新的。就在今年春节,这座楼房里还是热热闹闹的。由于疫情的缘故,邵仁妹夫妇和两个儿子的家庭,一共12口人,在新房里过了一个最整齐又最长的春节。

两个月前,疫情有所好转,两个儿子带着各自的家庭纷纷出去打工。大儿子去了福建,小儿子去了四川,老伴也跟小儿子去四川看孙子。以前她是和老伴一起带孙子的,前年她患了类风湿,脚一直痛,行动不方便,她更愿意一个人待在老家,不做孩子的负累。

在人间 | 69岁经历4次大洪水,有3次房子都被淹

邵仁妹在村民的帮助下回家取生活物资。

因为洪水时只有她在家里,只能让乡亲们帮忙把一些生活物资运回岸上。左为张庭根。

现在,房子泡在洪水中,没法住了。她只好搬到地势较高的舅舅家里暂时住下。弟弟、弟媳和其他村里人,偶尔会陪她回到房子里收拾家具和粮食等物品。

在人间 | 69岁经历4次大洪水,有3次房子都被淹

2020年7月7日,受强降雨影响,鄱阳县遭洪水袭击,连日来水位上涨,截至7月11日8时,全县61万余人受灾。莲湖乡是重灾区之一,住着10万以上的村民。

在人间 | 69岁经历4次大洪水,有3次房子都被淹

莲湖乡一度断水断电没信号,村民与外界失联了一周。

莲湖乡紧挨鄱阳湖,被昌江隔开,莲湖大桥是村民出入的唯一通道。洪水来袭,供电设备受损,手机信号中断,莲湖乡一度成为孤岛。

邵仁妹无法向外面的家人报平安,停水停电三天后,大儿子张强才通过了好几层熟人关系,得知母亲现在很安全,但家里的房子被淹了,这座三层半的房子几乎花光了邵仁妹两代人的所有积蓄。张强决定还是回家看看。

在人间 | 69岁经历4次大洪水,有3次房子都被淹

大儿子回来后,邵仁妹带着儿子撑船回家一件一件地搬家具。

在人间 | 69岁经历4次大洪水,有3次房子都被淹

邵仁妹和儿子回家喂猫。

大儿子回来了,邵仁妹惦记家中二楼的猫,让儿子带着回家喂猫。她从水中架起的梯子爬到二楼,差一点儿掉进水里,最后总算是有惊无险,把食物带进去,足够猫吃几天。

在人间 | 69岁经历4次大洪水,有3次房子都被淹

邵仁妹去被狗咬村民家赔钱。

在人间 | 69岁经历4次大洪水,有3次房子都被淹

邵仁妹教训自家的狗。

而她的那只最先逃离洪水的狗,则给她惹了一个大麻烦。村里一位妇女在地上捡东西,这只狗上去咬了人家的屁股,留下一个疤痕。邵仁妹只好拿出500元,带同村的女儿去卫生院打针。赔钱后,邵仁妹给了她的狗一棍棒,以示教训。

“1954,1983,1998,2020”,村里上了年纪的人都记得这一串数字,这是莲湖乡乃至整个鄱阳县历经大洪水的年份。当地人都是靠老天爷赏饭的,只要洪水来了,稻田会被淹掉,这一年甚至到下一年,基本上就是白忙了。

1954年,长江流域发生特大洪水,这是村里的老人印象中最早的一次洪水记忆。当时邵仁妹只有3岁,她不会想到,她的家族命运会与洪水牢牢地捆绑在一起。

1983年春末夏初,长江流域出现全流域型的反常多雨天气。邵仁妹家的瓦房刚刚建成一年,却被洪水淹没了屋顶。

1998年,长江流域再次发生全流域性大洪水。邵仁妹家靠种地收入再次建起的新房被淹。这次洪灾后,村里也有相关的政策,安排村民集体往地势高的地方搬迁,但需要村民自己负担一部分费用。邵仁妹的弟弟邵仁新都迁到高处,但是邵仁妹一家一年前刚刚建完新房,几乎花完了所有蓄积,只好把这个事情搁置。最终,村里80%的人都搬入新村,只剩下20%的人留在旧村。留在原地的村民大都是经济条件比较差的。

在人间 | 69岁经历4次大洪水,有3次房子都被淹

邵仁妹现在只能暂住在舅舅家里。

在人间 | 69岁经历4次大洪水,有3次房子都被淹

邵仁妹的弟弟邵仁新1998年在地势较高的新村建了房子。

在人间 | 69岁经历4次大洪水,有3次房子都被淹

新村因为地势比较高,房子基本上没有受洪水影响,农民抓紧收割高处的水稻,也躲过了一劫。

她在新村也分到一块地,她采取了抓阄的方式,让两个儿子来选择,最后大儿子选的是旧村的地块,小儿子选到的是新村的地块。大儿子经过12年的打拼,夫妻俩在福建的玻璃厂打工,赚到了钱就回家建房子。这栋房子花了40万,是他们所有的积蓄。而小儿子因为经济条件的原因,新村的土地一直空置。

在人间 | 69岁经历4次大洪水,有3次房子都被淹

被淹的三座房子近景。

在人间 | 69岁经历4次大洪水,有3次房子都被淹

邵仁妹用竹竿捡起被吹落在自己瓦房顶上的孙子的衣服。

在人间 | 69岁经历4次大洪水,有3次房子都被淹

邵仁妹老宅的门被冲到离家几十米外的“湖面上”,她紧握着门框,试图把它拉近家里一点,但没有成功。

在人间 | 69岁经历4次大洪水,有3次房子都被淹

邵仁妹大儿子房子的二楼,外面被水淹没的地方是农田。

在人间 | 69岁经历4次大洪水,有3次房子都被淹

邵仁妹大儿子的房子只装了一二层,三层还处于毛坯状态。

2019年,邵仁妹大儿子三层半的钢筋水泥房子建起来了。1982年的老瓦房,1997年的旧居,2019年的新居,三座房子刚好连成一片。

邵仁妹两个儿子都已经成家,他们这一代,出门打工是唯一出路。打工赚的钱,第一件事就是回老家建房子,以此证明他们的成功。房子的门面一定要很好,一楼的装修一定要加上一副装饰画以表气派。2019年的新居只装修到二楼,三楼以上都是毛胚状态。这是村里面很多人的做法,等有钱了再接着装修。

如今,老瓦房是邵仁妹和丈夫住,1997年的旧居是小儿子一家春节回来的住处,2019年的新居是大儿子的家。今年送走外出打工的儿子时,她心里想,假如小儿子未来能把旧居重建,那就圆满了。

作为一介农民,邵仁妹对生活的追求非常简单:获得充足的粮食,有一个安稳的居所。房子仍在旧村,邵仁妹心里一直都不踏实,结果最坏的情况真的来了。它们没有躲过2020年的洪水。

洪水就像一个坎,总是在她充满希望的时候给她当头一棒。

在人间 | 69岁经历4次大洪水,有3次房子都被淹

望着眼前的洪水,邵仁妹想起自己的父亲。

在人间 | 69岁经历4次大洪水,有3次房子都被淹

邵仁妹兄弟姐妹都保存着父亲的遗照。每一次洪水,都是摧毁性的破坏。

在人间 | 69岁经历4次大洪水,有3次房子都被淹

邵仁妹在父母墓地。

1998年,洪水来了,父亲要搬东西转移,不小心弄伤了后脑勺,得了破伤风而死亡。那年,他72岁。

埋葬父母的土地,当时因为洪水切断了通道,等了一个多月,父亲的遗体才下葬。

她常常说当年好苦,父母还没有享过福就走了。

她来到父母的墓前除草,说了一句,“我来看你们了。”幸好,这次洪水没有淹到通往墓地的道路。

在人间 | 69岁经历4次大洪水,有3次房子都被淹

因为洪水积聚,水质已被污染,很多像邵仁妹经常接触洪水的村民,都会出现不同程度的皮疹现象。

60岁的张玉英回忆,1998年的洪水,那时大家还年轻,全村壮丁都会自发去抗洪。20多年过后,他们已经无能为力。

如今,邵仁妹、张玉英这一代人也老了。

尤其在旧村,居住的多为老弱妇孺,老人家又占大多数,像邵仁妹一样,她已经完成了家族的任务,生儿育女带孙子,等儿女们能独立了,便回到村里,守着一座气派却了无生气的房子,这是他们最后的财富。

在人间 | 69岁经历4次大洪水,有3次房子都被淹

莲湖乡被淹的农田。

在人间 | 69岁经历4次大洪水,有3次房子都被淹

洪水来袭,大片水稻被淹。

在人间 | 69岁经历4次大洪水,有3次房子都被淹

邵仁妹连同兄弟姐妹的农田全部被淹。

在人间 | 69岁经历4次大洪水,有3次房子都被淹

退回岸上的黄牛和损失千万的鱼塘老板。

7月底是水稻收成的季节,还有十几天就能收割时,无情的洪水却来了,每个农户靠着一亩三分地作为每年的口粮,这下全泡汤了。这季的水稻没了收成,下一季的耕种也变得毫无意义。土地已荒,要施加比平时多一倍的肥料才能复耕。

“起码还有一个多月水才会退吧,明年还会继续种水稻。”张庭根是为数不多还对种植充满激情的老人。70岁的他种了54年的地,用余生捍卫着“鱼米之乡”的荣光,就如上天让他生在这片土地肥沃的地方,可以通过自己勤劳的双手去获得粮食和蔬菜。当地人喜欢称农民为老表,而老表们的后代似乎不再对这种苦力活感兴趣。

在人间 | 69岁经历4次大洪水,有3次房子都被淹

村里的义务守庙人张训曹。1999年,他带着妻子到温州打工,当四个女儿都长大成家后,他们便回到村里度过晚年。

7月9日,69岁的守庙人张训曹接了一通电话,是村委干部打过来的,吩咐他把汪公庙里的佛像转移到戏台上。张训曹叫上20多个村民,每人给了一包香烟,大家一起把合计上千斤重的八座佛像从汪公庙里抬至安全的地方。

第二天,洪水如期而至。

在人间 | 69岁经历4次大洪水,有3次房子都被淹

莲湖乡拥有两百多年历史的汪公庙依然浸泡在水里,它每次都挡在洪水之前,每次洪水过后,都会被风吹倒。

“这次还能搬迁吗?”没有人能回答邵仁妹的问题,干了半辈子农活的她风湿经常发作,行动已经不便。她现在唯一能做的是,每天托人撑船带她进到房子里,擦掉墙壁上洪水渐褪后留下的污渍,尽量把房子的损失降到最低。

在人间 | 69岁经历4次大洪水,有3次房子都被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