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庄变“孤岛”:小学成安置点 村民划船出行
资讯

村庄变“孤岛”:小学成安置点 村民划船出行

2020年07月14日 22:53:31
来源:新京报

△ 7月14日上午,航拍鄱阳湖及其周围村庄受灾情况。摄影/新京报记者陶冉

△ 7月14日上午,航拍鄱阳湖及其周围村庄受灾情况。摄影/新京报记者陶冉

12日0时,鄱阳湖水位突破1998年历史记录。鄱阳湖周边地区防洪形势严峻。江西省水文局14日10时继续发布洪水红色预警。

“孤岛”生存接力

位于鄱阳县城西南方向的莲湖乡是鄱阳湖东南岸边的一个岛乡,7月12日和13日,莲湖乡两处圩堤接连溃口,致龙口村3个自然村被洪水围困,当地紧急转移村民116户463人。目前村内断电,村民只能乘船进出,留守村内的1000余名村民使用发电机和水井维持基础用电用水。

△ 莲湖乡及周围3D地形图,图中可见莲湖乡地势中部较高,四周较平坦。

△ 莲湖乡及周围平面图

△ 7月14日,航拍紧邻鄱阳湖的上饶市鄱阳县莲湖乡龙口村。受灾村庄区域水质较混浊,鄱阳湖区水质较清澈。摄影/新京报记者王飞

14日上午,由浙江赴赣的公羊救援队15名队员携3艘冲锋舟抵达江西省鄱阳县莲湖乡,与其他救援队一起,协助当地向目前已成“孤岛”的龙口村运送物资,并接送人员进出,展开一场“孤岛”生存接力。

△ 7月14日,航拍水中“孤岛”——上饶市鄱阳县莲湖乡龙口村。摄影/新京报记者王飞

△ 7月14日,航拍鄱阳县龙口村,洪水自位于电排站和自来水厂之间的溃口进村。摄影/新京报记者王飞

△ 7月14日,绿舟救援队队员乘坐皮艇进入龙口村。摄影/新京报记者王飞

△ 7月14日,龙口村龙口小学安置点,这里安置了五户受灾村民,据介绍,村里大部分村民都投靠了亲戚。摄影/新京报记者王飞

△ 7月14日,龙口小学安置点,李女士一家七口人暂时住在这里。中午,孩子们在午休。摄影/新京报记者王飞

△ 7月14日,龙口村,由于村内暂时停电停水,很多村民都饮用井水。摄影/新京报记者王飞

△ 7月14日,鄱阳县龙口村,村民划船回家。摄影/新京报记者王飞

△ 7月14日,航拍鄱阳县龙口村下属的自然村藕塘村,为方便村民进出,村里调配了四艘铁船,预计明日投入使用。摄影/新京报记者王飞

△ 7月14日,藕塘村的文化中心,成为了进出村的“临时码头”,救援队由此为村民运送物资。摄影/新京报记者王飞

△ 7月14日,藕塘村文化中心,村民拎着自己购买的物资回家。摄影/新京报记者王飞

△ 7月14日,藕塘村,小朋友们在家门前吃西瓜。摄影/新京报记者王飞

△ 7月14日,藕塘村,村民将渔船上的发电机拆下来供周边十几家村民晚上用。摄影/新京报记者王飞

△ 7月14日,龙口村下属自然村邹家村,70岁的邹先生将从洪水中抢出来的家具摆在儿子家院中晾晒,为防止雨水打湿,他还为其加盖上了一层塑料布。摄影/新京报记者王飞

△ 7月14日,邹家村,因村内断电,二楼比较闷热,村民便在一楼搭床睡。摄影/新京报记者王飞

撤离江洲

7月12日,江西省九江市柴桑区江洲镇防汛抗旱指挥部发布撤离通知,撤离对象为未满18周岁的未成年人,65岁以上的老人,18-65岁之间常年有病、体质虚弱、不能参加防汛的人,残疾人。18-65岁之间的劳动力,需留下参与防汛。

新京报记者从柴桑区相关部门获悉,截至7月12日,江洲镇已经撤离4400余人。

△ 7月14日,九江市江新洲渡口,由江洲镇撤离的村民乘坐轮渡抵达新港镇。摄影/新京报记者陶冉

△ 7月14日,九江市江洲渡口,准备撤离的村民正在等待轮渡。摄影/新京报记者陶冉

新京报记者了解到,乘坐渡轮是江洲镇上居民出行的唯一方式,渡口运行的渡轮一艘船可以运载50辆小型汽车和300位乘客,单趟航行时间约为20分钟,撤离通知发出后,镇上居民有序撤离,轮渡船只延长运营时间运送撤离人员车辆。

△ 7月14日,抵达新港镇的江洲镇村民。摄影/新京报记者陶冉

△ 7月14日,九江市江新洲渡口,撤离江洲镇的车流(图左)。摄影/新京报记者陶冉

九江市江洲镇位于长江上的江心岛,四周堤坝高,中间低,形成了一个“盆地”,最东侧正对着鄱阳湖湖口。水利部长江水利委员会的数据显示,7月5日8时,九江站的水位是19.68米(超警戒水位0.18米),7月12日,记者在江洲镇防汛指挥部得到的数据是,当天8时水位是22.74米,14时达到了22.81米。也就是8天时间,长江九江站的水位涨了3米多。多位江洲本地人表示,即便是1998年也没有这么快涨到这么高的水位。

△ 7月14日,九江市江洲镇,武警战士在镇北面的堤坝上巡逻。摄影/新京报记者陶冉

△ 7月14日,九江市江洲镇,武警战士在加固村北面的堤坝。摄影/新京报记者陶冉

△ 7月14日,九江市江洲镇,即将撤离的村民回头看正在加固堤坝的武警战士。摄影/新京报记者陶冉

△ 7月14日,九江市江新洲渡口,大批救援车辆由新港镇搭乘渡轮前往江洲镇,据介绍是为了应对之后可能会到来的洪峰。摄影/新京报记者陶冉

△ 7月14日,救援车辆搭乘渡轮前往江洲镇。摄影/新京报记者陶冉

一线进展

九江江洲3000游子返乡抗洪

△ 江洲镇青年参与抗洪工作。7月12日,因水位持续上涨,当地已组织江洲镇老人小孩于13日前分批先行撤离,青壮年劳动力则继续投入到防汛当中。摄影/新京报拍者赵晨露

△ 九洲村高三毕业生参与抗洪。摄影/新京报拍者赵晨露

△ 江洲镇六号村村民返乡参与抗洪。7月10日,江西九江市柴桑区江洲镇人民政府在官方公号上发布了一封《致江洲在外乡亲的公开信》,呼吁江洲在外18至60周岁的父老乡亲迅速回赴江洲抗洪。据新华社客户端消息,截至7月13日晚,当地已返回3000余人,且数字仍在继续扩大。摄影/新京报拍者赵晨露

中洲圩决口封堵进行中:已进占14米

△ 截至14日下午16时,鄱阳县昌洲乡中洲圩已累计填筑土方5076立方米,长约170米的决口已进占14米。摄影/通讯员谭明裕

△ 7月14日,鄱阳县昌洲乡中洲圩决口封堵现场。7月9日21时35分,江西昌洲乡中洲圩发生溃堤,影响昌洲乡15个行政村。13日10时许,江西鄱阳县昌洲乡中洲圩决口处正式开始封堵施工。摄影/通讯员谭明裕

△ 7月14日,鄱阳县昌洲乡中洲圩决口处,中国安能第二工程局投入154人、14台套装备,采取“单戗立堵、双向进占、机械协同、快速处置”的双向机械化进占立堵战法,从上下游两个工作面进行决口封堵。摄影/通讯员谭明裕

△ 7月14日,鄱阳县昌洲乡中洲圩决口处,河堤溃口现场满载土石的翻斗卡车来回穿梭,挖掘机、推土机轰鸣,决口封堵作业有序展开。摄影/通讯员谭明裕

鄱阳县问桂道圩堤决口成功合龙

△ 7月13日23时8分,随着最后一车石料推进决口,被洪水撕裂127米决口的鄱阳问桂道圩完成合龙。摄影/新京报记者逯仲胜、李阳

△ 7月13日23时许,江西鄱阳问桂道圩堤决口完成合龙。摄影/新京报记者逯仲胜、李阳

△ 7月13日23时许,江西鄱阳问桂道圩堤决口合龙后,抢险人员还将组织进行反滤黏土及加高培厚工作,确保堤防结构及防渗稳定,大堤在新一轮降雨来临前固若金汤。摄影/新京报记者逯仲胜、李阳

鄱阳县城筑起防洪“第二道防线”

△ 7月14日凌晨,保卫鄱阳县的防洪“第二道防线”从鄱阳卫生学校门前经过。受持续强降雨和上游来水叠加影响,7月12日零时,鄱阳湖水位突破有水文记录以来的历史极值。13日傍晚,鄱阳站水位仍超历史最高记录4厘米。摄影/新京报记者王飞

△ 7月14日凌晨,保卫鄱阳县的防洪“第二道防线”距离昌江圩约一公里,新堤坝的迎水坡用沙袋垒得严严实实。鄱阳县昌江圩朱家桥段是保卫鄱阳县城的第一道防线。摄影/新京报记者王飞

△ 7月14日凌晨,鄱阳县城,抢险人员检查下水管道。摄影/新京报记者王飞

△ 7月14日凌晨,鄱阳县城,防洪“第二道防线”上一台挖掘机正在施工,路口有警车值守。据鄱阳县政府官网消息,鄱阳县已发动全部劳动力上圩抢险,执行24小时值班、不间断巡堤制度。摄影/新京报记者王飞

水利部长江水利委员会水文局今日(7月14日)12时起,将长江中下游干流九江至湖口江段、鄱阳湖区洪水红色预警调整为洪水橙色预警,继续发布长江中下游干流城陵矶以下江段、洞庭湖区、鄱阳湖区、水阳江洪水橙色预警,发布金沙江石鼓江段洪水黄色预警。

据水文局公布信息,长江中下游洪水洪峰已通过城陵矶至大通江段,中下游干流各站及洞庭湖七里山站、鄱阳湖湖口站水位缓退。预计未来几天,金沙江石鼓江段、长江中下游干流城陵矶以下江段、洞庭湖区、鄱阳湖区仍将在警戒水位以上。水利部长江水利委员会水文局提请长江中下游干流沿线、洞庭湖区、鄱阳湖区、金沙江石鼓江段、水阳江沿线等地有关单位和公众注意防范。

△ 7月14日上午,航拍鄱阳县城受灾情况。摄影/新京报记者王飞

摄影 新京报记者王飞 陶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