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尔市长雨中出殡:支持者落泪,前秘书突然要声讨他的罪行……
资讯

首尔市长雨中出殡:支持者落泪,前秘书突然要声讨他的罪行……

2020年07月14日 02:55:30
来源:环球网

【环球时报记者 刘媛 丁洁芸】就在已故首尔市长朴元淳13日出殡当天,声称曾遭其性骚扰的前秘书突然召开记者会,放出被“朴元淳持续4年性骚扰”的爆炸性内容,并主张查明真相。一时间,韩国舆论的关注点也从出殡转向性骚扰案件的真实性。朴元淳生前所在的共同民主党党首当天首次就此事表态,称为朴元淳身亡事件所引发的一系列情况致歉,并对声称受害的女性表示慰问。在野党和一些女性团体也发声要求继续追查真相。

据韩联社报道,13日上午朴元淳的送殡活动从首尔大学医院殡仪馆开始,遗体告别仪式则在首尔市政厅举行。出于防疫考虑,仪式线上线下同步举行。朴元淳家属、各地市长及道知事、执政党领导班子、首尔市干部、公民社会代表等100多人参加了告别仪式。在告别仪式上,共同民主党党首李海瓒评价朴元淳是一位像邻家大叔一样的市长。朴元淳的女儿代表家属发言称,父亲以市民之名,凭市民之力成为市长,对父亲来说,每一位市民都是弥足珍贵的,朴市长已经不在了,今后在场的市民就是市长。遗体告别仪式后,朴元淳的遗体被送往首尔追慕公园进行火化。“50年后离开首尔的朴元淳市长,回到故乡昌宁”,韩联社以此为题的文章称,朴元淳骨灰将被送往家乡庆尚南道昌宁郡。此前朴元淳曾在遗书中表示,希望将自己的骨灰撒于父母的墓地。当天,首尔市政厅前挤满了送朴元淳最后一程的市民。一些市民在看到灵柩队伍后,一边哭泣一边跺脚。

就在朴元淳出殡当日,声称遭其性骚扰的女秘书A某突然召开记者会。13日下午2时,A某的律师金在莲(音)和韩国女性人权举报中心以及韩国性暴力咨询中心等相关人士出现在记者会上。“(A某)迫于(朴元淳)的权威,持续4年遭到性骚扰”,A某一方在记者会上放出这一爆炸性内容,并将朴元淳涉嫌性骚扰定性为“典型的利用权力和威力的性骚扰”,并主张不能随着朴元淳的死亡而结束调查。A某一方还表示,他们在向警方报案的同时,调查情况就被告知给了朴元淳。记者会上,金在莲还详细介绍了A某控告朴元淳的过程等相关情况。

据金在莲的说法,受害人原先作为公务员在其他公共机关工作,之后首尔市政府突然联系她参加面试。面试通过后,A某便担任朴元淳秘书。从始至终,受害人都未主动申请过市长秘书一职。金在莲还表示,受害人在从事秘书工作的4年中以及被调离至其他部门之后,不断遭受朴元淳的性骚扰,地点包括市长办公室以及办公室内的卧室等。具体性骚扰行为包括要求和A某自拍并紧贴着她;看到A某膝盖上淤青竟借口疗伤,用嘴唇触碰被害人膝盖;未经允许拥抱A某;发淫乱短信和只穿了内衣的图片等。由于难以忍受性骚扰折磨,受害人也曾提出过调换部门的申请,但这依然没有摆脱朴元淳的骚扰。

记者会后,朴元淳生前所在的共同民主党方面做出表态。党首李海瓒通过首席发言人姜勋植致歉,称因出乎意料的事件导致施政出现空白,对此深感责任重大,并对声称受害的女性表示安慰。韩联社称,这是共同民主党首次对该事件表明立场。姜勋植还表示,共同民主党此前对A某报案一事并不知情。 另一边,虽然韩国青瓦台官员13日被问及立场时三缄其口,但青瓦台发言人姜珉硕在13日的记者会上否认了青瓦台曾向朴元淳通风报信的说法,“青瓦台绝对没有(向朴市长)通报过相关(性骚扰案)情况”。此前有媒体援引首尔市政府高层的话称,朴元淳9日凌晨收到了来自青瓦台的通报,并得知自己因性骚扰被举报的消息,随后取消了日程并选择销声匿迹。

在前秘书一方召开记者会后,韩国舆论一片哗然。韩联社称,未来统合党13日瞄准了朴元淳的性骚扰嫌疑,向执政党发起全面攻势。统合党表示,为查明真相,准备在国会层面展开全面调查。报道分析认为,此前较为谨慎的统合党当天转为猛烈攻势,是因为前女秘书一方召开的记者会。而另一在野党正义党13日也主张,首尔市应该成立调查团查明真相。

此外,一些女性相关的组织也出来发声。韩国女记者协会强调查明真相的重要性,并对受害人可能遭受二次伤害表示担忧。《韩民族日报》称,还有女性团体要求执政党撤除首尔市内悬挂的、为朴元淳制作的横幅,认为这可能对受害者造成二次伤害。